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82|回复: 0

[2019] 随思辑:段落而已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9-12-5 14:1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梦里有一壶酒,我许你饮尽,不允你带走。我的记忆中有一次出走,我不是为了寻找,而是为了怀旧。岁月一直在为喧嚣的人伦悄然消瘦,因为蒙尘的灵性已不再浓厚。那壶酒你还没有饮尽,你已醉眠到了时间以后。握着风的手,你终于醒在了另一个开头。

  老办法可以鉴用几次,但每次一定要有所翻新的。但老是翻找过往的药方,只能耽误新毛病的疗治。

  云影不定态,观者各画图,心怡开繁花,情怠阴如许。

  甜桃一枚无心尝,独处清欢寂西房,花猫无言陪一侧,深闺相思秋夜凉。

  高耸的楼宇,抵挡不了城市的迷茫;闪烁的霓虹,掩饰不了岁月的荒凉。白昼的喧嚣引动着生命的慌忙,黑夜的光影搅扰着灵魂的安详。躲在厚厚的混凝土墙内,依然无法摆脱心绪的仓惶;蜷缩在温软的大床上,仍然无法坦然地进入梦乡。企图在手机屏上找到情怀的透亮,却总是以心烦意乱结束了期待和妄想。那一曲空旷的音符在夜的流淌中兀自徜徉,地球上所有催眠的故事,都讲的一模一样。

  老同学发给我一个视频,内容讲述的是克罗地亚一个小镇上,八十老头与一只受伤的雌白鹳的故事。他们相依为命,悠度时光。直至一只雄鹳闯进了雌鹳的生活,它们相亲相爱、不离不弃——雄鹳无法抵御候鸟迁徙的天性,但它却是每冬走的最晚、每春回的最早的一个。有一年春季四月,雄鹳未能如期返程,小镇的人们怀疑它是被沿途猎鸟者捕杀了,由此引发了国际社会保护候鸟的广泛舆论。令人意外并欣喜的是,那只雄鹳终于又回到了期盼已久的雌鹳身旁,虽然它迟到了几个月,且身上沾满了血迹——人们忍不住又相信了爱情的力量,它能超越本能和凶险。天地同心,万物有灵,一对白鹳和八旬老人的情义,已超出了世俗的解释和理解,可故事确实发生了,真真切切不容置疑。十六载,人和鸟、鸟和鸟、鸟和人,牵挂着、感念着,只是因为心中有爱情、有善良、有恻隐。单翅难飞情相依,老翁陪伴父爱稀,万里有缘来相会,邂逅世间勿相欺。

  有一种自私是一个选择,无非是选择了为谁而活。有一种善良是一种姿态,既不落井下石也不恻隐过错。人世间各有经历,遇到止步石止步,或径自绕过,皆在心念一页。当下只是当下的当下,而明天却是无垠的明天。只要把心境扫干净,岁月自呈简单,愿本原心,不沾俗尘,自在的人,不羡虚神。

  浏览摄影网站各类图片时,被一幅我给它起名为《专注》的图片所吸引。图景似乎定格在南方留存完好的一个旧村落,一条老街的沿街老房前面,一个女孩独自专注地坐在小竹椅上,她以高圆凳为桌,好像是在写作业。看天色应该是暮晚时分,天光还亮,云天晴好。女孩的年岁约在小学二三年级的模样,她一手握着铅笔,一手拿着课本,大概是在审题。风静,街静,人静,整幅图景里,仿佛能听到女孩均匀的呼吸。心无旁骛、凝神定睛写作业的女孩,一刹那把专注二字的字义诠释到了极致。看着她的那个姿态,不禁联想——专注是一种忘我,无关穷富贵贱,不论年长年幼,只要沉心入净、只要心无杂念,就能抵达那种近似禅静的境界。那个乡下的孩子的课业,也像城市里的重点学校的孩子的课业一样的负担沉重吗?她除了专注学习的时间,还有闲暇与小伙伴们一起享受轻盈自在的童年时光吗?

  年轮虚度未觉愧,酒热茶浓待闲友。阴天观云测雨势,晴阳看景懒无求。四季不算得与失,昼夜恬然忘喜愁。红尘为客随心过,殊途同归再从头。

  命中独自待星移,尘世孑然梦数奇,道源巧点灵犀到,恰在山水相逢时。

  有消息说,首都开始拆除城市街路中间的隔离护栏,中央要求整治“城市亮化”面子工程。看了心里很欣慰:社会治理就应实事求是解决问题,发现一个要求改掉一个,不给那些花里胡哨的乱破费以机会,把公权力和公财力用在得民心、解民困的地方,不让忽视民望的懒政者存有侥幸。

  汉承秦,黑变红,砖瓦相衔,江河同。采一朵霞红,涂媚眼影,启朱唇,诉与英雄。泱泱帝国,万里星空,赋十行,唯君独钟。恍惚一梦,忆千年古风,今犹是,汉文化语,共谋复兴。

  世间许多事,是天生注定的秘密。比如有的迷茫无处分装,比如有的思念难以分享,比如有的喜悦惟只独斟,比如有的苦楚默然自尝。所谓歌以咏志,所谓借酒浇愁,所谓指桑骂槐,所谓借古喻今,自欺无解,欺人无益,不过把戏耳。敞怀与风,凉也罢,暖也罢,总要心胸对长空。英雄拔剑向谁指?山无言,水无语,最是寂寞渡情虚。红颜抚琴声声慢,蝶恋花,忆江南。百年沧桑无到有,有亦无,客走茶凉壶。汉赋唐诗皆相忘,词穷尽,曲送魂,何必怜世悯人心?

  地面过水处,已结冰了。由此可确认,冬天已是身外“局部世界”的短暂常态的气象。站在阴冷的楼影里,我忽然看见一位娇艳欲滴的“网红美女”,体态孱弱地从路面上薄薄的一层冰面上夸张地滑过……一个闪失中,她尖叫着、尖叫着,声息像划过千年时空的吴侬软语,一如她代言产品时歇斯底里的渴望。虚拟烟花,长亮不冷,只不过,下一轮观众尚未长成。

  套路翻新,手段抄搬,能否创造出新的价值?包装神奇,传播迅速,能否衍生出物质的新芽?一张白纸,折叠一万个花样也还是一张纸,它变不成煎饼,可以吃进肚子里,可以转化为糖分,可以支撑热量。冬天来了,折纸不如修沟渠,因为挨过凄冷的冬天后,更难熬的漫长春困,需要果腹的庸俗。

  一个字诗。标题:嗯?正文:嗯!一字标题加数诗。标题:一,正文:两眼就心里知晓,三生跟它一起,四季不恼。一字开头诗。闲可打油:一瓢一饮尽,一走一咣当,一泡一泄净,一趟一人生。

  蔷薇说:花为尔开。桃树说:梦为汝做。狸猫说:我心花开,我梦我做。老牛说:你爱开不开,你愿做不做。燕子说:花开我来,梦起我去。白鲨说:花为鳍开,梦是泡灭。村里光棍说:花开东墙,梦踩西窗。诗人笑了:风花雪月,皆因梦多。

  对面邻居大爷忽然驾鹤西去,从此无关世态炎凉、季节变换。人生一世无论短长,皆是一梦耳。只愿在世众生,能在那个梦里找到欣喜、遇到欢愉、挣得满足,能在“大梦醒来”时留点忆念。

  其实人世间所有的的经验,都是角色扮演。每个人的全部都是场景的细微,每个人的全程都是情节的铺垫。大家都不过是时空长篇的一个段落而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1-19 09:36 , Processed in 0.04788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