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140|回复: 0

[2020] 意识流:宇宙一秒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1-12 08: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情和友情中,有一部分潜伏着同情。因缘而生的同情是复杂的情感触动,解读这种情感,是需要理性的深刻辨认的。无论血缘亲情还是各类友情,都本不相欠,但心宅仁厚者总是由于于心不忍而源源施与。施和受之间,珍惜的人会格外小心,前者不自负后者不辜负,相互间形成了心意相知的融合。而那些心胸狭私者是意识不到自己“被同情”的处境,所以每每把一切都看作了理所当然。深里背后实际上处境很是孤单的人,从来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一直都是怨怪处境和际遇——他们终究不明白的是,人生乃咎由自取。

  越是自己不争气的人,越是指望旁门左道,越是找关系靠熟人,除了求来钻去自己一无作为——可笑的是,中国世俗社会竟把这种苟且之能喻为情商。而那些有关系却从不扯关系的人,一直锲而不舍靠自己。量化成功与否的重要参照系,不是功业大小,而是那一路走来的行迹。资源系数占比越大,其功业占比越小,反之亦然。

  心有雅境蕴气华,情牵山水意无狭,莫道桑榆晚近暮,书话灵感慰生涯。

  离崇拜越来越远,舞者像被流放的出世英雄,迎着风吹来的方向,寻听始起于最古老的号角声。岁月深处,猛兽早已闯进心灵,掷出矛杆的姿势不可撼动。放情地敞开心胸,拥抱从不虚空。一千首歌也诠释不了源自神灵的灵通,一万句诗词也说不清爱和虔诚的初衷。画符为字,也只是为了记得曾经的曾经,而舞者向天的问,可传递永恒……直到星光闪过,匍匐期待的身形。

  世间如一缸,光影其中,形踪其中,感觉其中,生死其中,更替其中。谁懂其外,那苍茫到空的无穷?一叶知秋,是叶知秋,而非人知秋。看一眼,只是能看到看见,心觉与视觉的尽头,没有再远。

  智者已非辨真伪,虚拟人格裹阴鬼,霾遮清光心蒙尘,唯有自悟不藏悔。

  一花是一花的一世界,一草是一草的浮屠,一人是一人的故事,一鸟是一鸟的宿命。看似都在天地间,却不归一个境界。

  信你的人,也许是懂你的人,而懂你的人也应该是你信的人,否则就会出现人伦悖论或其中某个体的悲伤。

  有网民很忐忑:感觉已到来的这一年,要么是平常的一年,要么是极为不平常的一年。不知斯人的站位在哪个高度、哪个广角,如果针对的只是某个人、某种人、某些人、某个地方,那么哪年都是极为不平常的一年——某年某个人来到了这世界,在他本人及其家人看来,那年就不是个平常的年景;某种人在某一年失了势、落了难,对他而言,那一年将使他终生难忘;某些人、某个团队在某年终于等来了成功的喜悦,那一年对他们而言,就是里程碑、转折点;某一地区,因为时局动荡,人们开始流离失所,对那个地区的人而言,那年就是厄运的元年。个体之于群体、局部之于全局、年代之于世纪、国家之于世界、民族之于人类,平常只是无常的间隙,无常只是有常的片段,而对于人类整体的命运趋向,只有极少数人才会经常思量,他们要么是无能为力的深思者、要么是导致灾难的始作俑者。平凡人生,只能随着流年际遇,经验惊喜或悲苦,别无去路。

  年年小寒雨雪连,岁岁腊月盼亲还,天若有情人有情,万物同源心同源。

  用心,表现在舍得时间、千方百计、构思巧妙、锲而不舍、不吝财物……甚至,甘愿牺牲而成全。实实在在的人,甚至几十年如一日。用心爱,用心做事,用心奉与,不是一句俗话,而是一种作为。

  爱和给予,等于奉献。而受和索取是为了什么,才是奉献的意义。情感领域,无法数说,一万块可能是倾其所有,而一百万可能是九牛一毛。没有物化的情感,也许无价,也许无关,授受之间,取决于是否缘在一个同心圆。

  这世上没有看开的人,只有恍然者。也没有放下的人,只有无可奈何撒手去。

  占小便宜吃大亏,是一句近年来世人不常提及的但稍有点岁数的人几乎都耳熟能详的俗语。许多人其实并不以为然,他们甚至能说出很多反证事例。这不难理解:只盯着小便宜的人,是看不到“大便宜”的,领悟不到“小得大失”的要义,因为那些大得是他们的目光无法触及的。太多人,只把自己看成了自己,一个物理意义上的完全独自的自己。这就是拘囿所在。

  生活并不美好,甚至还有些残酷。可以说,不美好才是生活的真相,美好多是偶尔泛起的小浪花,且昙花一现。正因如此,人们须更加懂得珍惜那稀少的、短暂的美好。

  苦难决然不是什么“精神财富“,而人们总把它当成砥砺,企图在历经磨难之后苦尽甘来。但大多数情况下,人生是被苦难、甚至灾难压垮的,且再也没有爬起来。遭遇苦难,是没办法的事,人间总有死结。众生皆苦,包括那些看似飞黄腾达、甚嚣尘上的人,也有无可替代的困难。各地区各族裔信奉的“神”也曾想过很多招数,力求帮助解脱人们解除精神忧苦和身体病痛,直至它们自己也归于寂静,亦然无解。大千世界,万物消长,自有道循理化,非人脑里被锁定的智慧所能破解的,所以平常人的平常心,就是不勉为己难,不报妄想企图。换句话说:福享罪受,认命心安。

  岁月是一种际遇,有汗水,有泪水,也有其它唯有自知的苦乐经验。虽然世间有因果,却不是所有的因果都可自主选择,被动接受的或许更多。如果人们皆能安然于接受,就能找到随遇而安的心灵恬然。

  眼下一切能够控制人类精神的东西,将来一定会被科技应用逐个击碎。但是科技应用发展到一定程度,又会产生新的控制……介质决定趋势,趋势总有尾声,人类一直都在进程上,一代代跌宕起伏、一茬茬迂回曲折,碰到什么际遇过什么日子。可料见的未来,当下填鸭式教育手段、记忆型训练行为,都会被无情淘汰、被彻底摒弃——发散性、创造性、妙想类人才必然成为半人半物社会的顶层群体。从已达武器级的无人机多次屠杀事件想开去,邪恶一旦与科学技术达成默契,现实人类畅想的那个美好境界,似乎只存在于暂时还算“独立”的个人想象中了。

  小国寡民可以勉强、可以苟且,大国民众只能担当。毛泽东说过: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换新天的代价就是牺牲。用一百年太长,只争朝夕。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否则如何对得起子孙后代?历史教训太多了,错过的坚挺太多了,如果众生依旧沉迷于位子、房子、女子不能自拔,须知道,倾巢之下,焉有完卵?抗美援朝打出了威望,其它战争稳住了和平。大国崛起,就是要强壮雄立。不要看他人颜色行事,而是相反。人心齐泰山移,老话至理颠覆不破。

  忽略了时间成本,是人命不值、生活无趣的基本原因。把美好搁在想象里,把惬意寄在虚托里,一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昏天黑地不知为何。等都攒齐了,才发现已毫无用处、毫无益处。

  仰止高山风谣传,沉思如潭投石深,远年未抹过往事,旷达总随无忌心。

  世代不洽意自沏,风华未老情犹冽,莫怨沧海忘潮汐,幽谷溪边禅茶涩。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在当今之世界大势之下,这句话更有重大现实意义。小我知我小,大我知我大,秦横扫五国惟富庶齐国不战而降。富与强,于个人于族人于社稷,完全不是一码事。所以人们应该这样理解:心存忧患、备战备荒,才有生息繁衍、强大安稳的机会,安于小众富足而大众之间却狗撕猫咬,外侵至必沦亡,一切都将化为乌有。怀忧而生,迷乐而死,如此严酷的生存法则,竟然又一次挑动了地球人的神经,只可惜依旧触及不到那些麻木不仁的心灵。

  岁月易逝,可它成全了故事,留下了痕迹,给人伦以因果,给昼夜以维继。每次去殡仪馆瞻望仪容,都会忍不住想象逝者曾经鲜活的日子;每次握住一只苍老的手,都会联想到他们青春时的蓬勃朝气;每次看到妈妈精心照料牙牙学语的孩子,都会忍不住猜想那时的自己。都在岁月中,来了,走了,欢了,哭了,然后兀自消失。每个人的意义只在存续的段落里,一百年活着,再以一百年时间被忘记。两百年的肉体和记忆,足够一个人为此付出全部心思和体力。看着几千年不死的那些名字,竟然替它们指代的他们,感到惋惜——不被忘记的曾经,何时才得轮回的恣意?

  当下许多垂死挣扎的事物,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成为“非遗”,那是谁也阻挡不了的大势所趋。让过往的过去,才能让必来的早来,去的去不了,来的会很慢,但只是时间问题。之所以有的人心里仍觉得“有价值”的不愿松手的东西,不是那东西有价值,而是放不下自己的经历和记忆。时间变了,受众变了,平台变了,介质变了,审美变了,那么“供给”的就要适应性改变,否则必然要被迁行的车辙碾碎。俗话说“好汉不提当年勇”,斯言从一个角度折射出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岸滩上”的残酷定律。“舍“的目的是为了“得“,个人如此,地区如此,族群也如此,往前走是唯一的去向,不管前方是什么。

  日照海岸渔家人,一般把大网叫作“张网“。用法是:在近海迎着潮流打桩,把大网架在桩柱上,张网以待,靠涨潮落潮的海流“拥“鱼虾入网。毋庸讳言,近些年海确实越来越穷了,虽然采取了休渔生息,可自然繁衍能力已明显抵不住现代化捕捞手段的贪婪,跟不上人类饕餮般的大嘴。渔民们每天赶着潮水早出晚归,辛辛苦苦在海里架了几十张大网,也仅仅能“拿“几十斤的“风蛸“。如果有一天自然会说话,或者人类能听懂风语,一定能捕捉到类似这样的信息:人的美好生活是基于有节度的索取,否则就要被失衡的枯竭的未来给活活“饿死“。

  不管智者们分析出了什么原因,人类社会终究还是进入了瓶颈期,它扼住了几百年来人类思想、科技和经济势头迅猛的爆发期,人类社会也快速陷入“中年危机”。这个左右为难、进退维谷的徘徊过程,让享受着“发展”带来的快感的几代人,甚觉不适。季节是慢慢转换的,从冷至热如此,从热至冷也如此,但从冷至寒却是加速度的瞬间,那彻骨的寒意是要命的。必须保持温度才能生存的人类世界,终究抵不过自然的选题,冻极了会寒不择衣,而一着选择不慎,后果很严重。

  人贵在有明朗兴趣而又专注。专注的兴趣无关名利,而是自在心的欢愉。一般情况下,只有抛弃了功利心的人才有专注心,也只有专注心才能心身和谐。可惜人伦深处,太多靠膨胀心支撑躯壳的人,他们安顿不了那颗浮躁的空虚的灵魂,因此他们要么一直浮着,要么被沉淀而逝。当这世界容忍虚伪和假象太久了,专注之美就成了需要特别修行才能得到的稀罕物。

  穷不等于贱,贱命不等于穷命。穷大多是客观因素造就的,而贱则是主观品性所致,所以,人固穷却不可贱、人虽富却因贱态而不立。心穷是贱命之因,而有俩钱、有点权就嘚瑟的人,则是心贱。穷日子穷过,干干净净、利利索索,亦是精神贵族。那些借祖上阴德攒下的一点福气而贱癖太多的人,终究还是逃不过世态炎凉。

  有人一生只有我见没有我想,有人只有我想没有我做,有人只有我愿没有我智,有人只有我活没有我生。挪开生命的基座看众生,皆拴了一把锈蚀的锁。其实不过是角色,履行了这方世界“凑情节”的活儿。人间潜伏中,唯有套路不可破。

  千年百代,世间大大小小的因果从不是一个人的始终,而是至少三代人的完成。而三代人完成的小因果,也不过是中因果的因起……所以算不清“大账“的“环节人生“,或因一人之为,贻害其它“环节人生”。这不是迷信,这是可数化的算计,可惜人类没有能力整理那么大的数据,连”神们“也已露出局限——如果它们真的存在或存在过,毕竟在它们的调控下的人间,越来越令人沮丧。不知大因果是什么,人类世界终究成了一个有极限的猜想。

  也许人世间,最保值的应是人,虽然最不值的也是人。但情感人类偏执于情感定义——因为千丝万缕的情,人身和灵魂有了承载,而它们承载的却是最贵重的。所以,当毅然决然来临,我愿以我的去,换取你的来。红尘万丈,比肉身和灵虚更难得的是,我愿意,且为此再无不舍。

  古语云:好战必亡。如果不战不亡,那定然不是“西方文明社会“的逻辑呢。不战,野兽们饶不了;不战,病菌们饶不了;不战,觊觎之心饶不了;不战,冥冥之中饶不了。也许兵戈是人类注定的命运,籍此生籍此死,生生死死,也是更替。站生还是跪生,不妨问问那一只只羚羊、一头头虎豹吧。

  同事搞到一截树干,是被大火烧到根部的被表土掩护下了的那一截。幸存的一截树干被收藏,或许就是一次新生——它以生命之外的另一种价值体现,完成了涅槃。

  遥问冥空何来风,游荡红尘为谁倾,催芽晃叶演四季,归去来兮诉孰听?

  德性教育,应是蕴含在社会活动的方方面面锲而不舍的人类首要智慧,没有德性的人类社会,科技越发达毁灭的越快。德性教育的深邃渗透,包括政权阶层、技艺技术行业、学术科研领域、文化思辨人群、装备制造行业等社会地位稳定和专业性很强的群体,都要作为前置教化内容。但现在的问题是,随着金钱手段的刺激和生存压力的加大,加上各业从业者自身的局限,几乎都已远离了德性教育的自觉。当国家竞争日渐激烈的世界危局初步形成,在人类能力远远超出丛林法则的自然条件的大背景下,无德失智的人类选择必然导致灭顶之灾。但愿这只是危言耸听。

  法治如果违背常理,程序如果逆反道义,就是对人心向善的倒行逆施。当资本家榨干了最后一滴血汗钱而拥肥自富,当社会人群向底层挣扎的人翻起了白眼,当怜悯之心被粗粝的社会风气和金钱利益蹂躏成泥,当所谓的文明只是牺牲一部分人的尊严而只为照顾既得利益者的舒适,那么被深情诅咒的未来只能是飘雪的六月。

  百代痴一梦,梦中君无情。春蚕丝吐尽,秋风凋叶零。雪煮夜半茶,残诗绕枯藤。生路天涯远,命程越长岭。大势驱众小,左转阻右行。怜见桑榆晚,潮汐隐狰狞。雕像锈蚀处,废墟蔽图腾。因果皆定数,一念即永恒。

  扶东墙,倚西床,一句咒语重千遍,自诩荒唐。缝缝补补,掖掖藏藏,等你忘。根断枝枯嫁新芽,樱梅花,无果尝。磨刀霍霍,向风狂,砌不起的关隘,不容退防。豁一场哀伤,重写诗行。

  偶然读到一句话,觉得斯言很武断:不要和说话声音大的人交朋友。而生活是最富耐心的老师,它会慢慢地用一个又一个情节,为觉悟者提供辨析的线索。人伦的微观生态中,声高者每每隐藏胆怯、虚假、浮躁和伪作,声厉内荏的人往往看不懂自己的分量。一个人的世界,一群人的世界,一族人的世界,一国人的世界,地球人的世界,靠声音控制的能力越来越弱,而数字和代码必将扼杀视觉和听觉,待到那一天,声音和朋友那俩词及其含义,将很寂寞。

  地球人类的未来,形势正在趋向明朗,而是福是祸已不言自明,但人类一直还存有侥幸。如今之天下已非从前之天下,如今之兴衰已非早年之兴衰,如今之得失已非旧时之得失,如今之生死已非过往之生死。人类已创造了自己完全无法把握的利器,也推倒了自己再也无法重建的信仰与敬畏,人性之恶像从地狱放纵出来的九头犬,企图吞没一切,乃至吞没自己。也许人类应该明白一个道理:倾巢之下绝然没有完卵。而推倒人类暖巢的,其实只不过是那极少数的人。如何遏制住那极少数的人,应是人类社会的共同追求——哪怕仅仅是为了求存这个最低级、最根本的愿望。

  玛雅预言曾说那一天傍晚“太阳落下后将再也不会升起”。那一天过去了,人们在次日早晨开始嘲笑古玛雅人的妖言惑众,因为人们发现天际线上依然还有旭日东升。可是人们真的能确认,那还是“新的一天”吗?

  有的人不关心伊朗、不关心台湾、不关心客机、不关心导弹、不关心灾难、不关心道义,因为自己的事、身边的事已忙得不可开交。有的人即便是关心了,也只是出于隔岸观火唯恐世界不乱的其它心态。有的人虽情怀宽远,却止语自隐。有的人闪烁其词,却总摁不到点子上。可无论是什么人、什么年纪、什么观点、什么立场、什么心计,都逃不出岁月给出的大结局。

  一个人的皮囊之下如果还有天然的铭刻,那么红尘深处一定会有读懂的人。

  除了悠然自得的人,除了牢骚满腹的人,除了贪心不足的人,除了得过且过的人,除了碌碌无为的人,极少见到心怀深切忧患意识且为此未雨绸缪的人。而那才是趋向危难的最严重的隐患。

  历史总是出题,人类总是解题。每一道题都是因,每一答案都是果。但所有的因,最终导致最终的果。今天的选择,明天见分晓,明天的故事,还有明天的明天接续,就怕有些故事没有接续,而戛然而止,就怕所有的故事,都到了尾声。而此前,人类以为不会,人类一直侥幸,回眸一眼,其实时间并不长,只不过是几万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4-10 21:10 , Processed in 0.04370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