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62|回复: 0

[2020] 意识流:声声近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1-24 21:4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人问我:现在干嘛都提不起精神,越睡反而越困,却不知到底为什么。我说:你曾因期待而翻来覆去夜不能寐吗?你曾因为紧张而精神高度兴奋过吗?你曾因为担忧而坐卧不宁寝食难安过吗?那是你寻找答案的线索。

  见网友质问:还有穷苦人说话的份吗?想这样回答他:怕就怕不远的将来,在怎么定义“人“的问题上,“人“都没有说话的份了。

  留不住青年人的乡村,留不住青年人的城镇,留不住青年人的城市,留不住青年人的国家,就是进入了岁月之秋。

  在人人都靠运气活着的时代,你要试着让自己远离“幸运”,以最贴近地面的步履走出充满诱惑的路段。

  心里装了什么是藏不住的。比如心蕴善意的人几乎看不见坏人,这个“看不见”不是盲目,而是不坏恶意的揣想——这是一种能量场的互应,能改变和影响。比如心储歹念的人会在不经意中露出叵测的目光,这种目光具有损伤力,既干扰了他人也自戕的灵魂。古往今来,无论帝王将相还是各阶层人士,只要心术中正,就会得到民众和史笔的褒彰。

  社会风气行进到一定阶段,人们在有意或无意中会发现,有的人只要手里有那么一点点小权力,就会争取哪怕一星半点的小便宜。哪怕帮一下他人,换取一个人情。那些人伦细节被习以为常后,便化作了人之常情。

  破绽百出的岁月,竟不见有人抓耳挠腮。从容到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日子,何必躲尘埃?如能熬过冰天雪地,可见春风又来。颠沛流离的世代,总是怀有一个指望,期盼抵达美好世界。

  一个人伦社会在交朋友问题上,可见其文化底蕴。如果人们相互珍惜的是志趣相投、平淡熟识、人际善待,不在乎身份、职业和背景,不为相互借重,那么那个社会就有公德和私交的界限,就能形成规则、原则和道德背景下的个人自在。凡只有私交、没有公德意识的社会,无法明朗友谊的意义。

  普通人想抵达心中向往的境界,主要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学绘画或摄影,一个是安寐沉眠入梦中。将梦境呈现亦可通过绘画或摄影。视觉的完美也需要心灵的再造,领悟力差和心宅狭窄的人,无法实现与像素的共鸣。

  年轮是螺旋的曲线,时而上旋,时而下旋。处于上旋时段,人们会感到“推背感”;处于下旋时期,社会矛盾凸出,人的感受会格外低沉和无力。其实个人的命运与天下大势密切相关,包括小情绪大起伏,都在旋律中。如果命逢大势所趋,不必强逆个人走势,而要学会顺随、安顿内心。

  雪晶飘扬海曲城,天公抖擞润地灵,瑞象吉岁迎金鼠,愿憬人寿年大成。

  暮雪夹雨飘入夜,车马慎行人慢过,但愿来往皆安好,暖床酣寐梦无惑。

  夜半浏览新闻,又读到了因为把注意力放在了看手机、回微信、拍目睹、晒圈群等行为上,而造成的诸多祸事。那一桩桩、一件件着实令人痛心,尤其殃及孩童的意外事件,每每揪到心疼。那么多那么多那么多的人总觉得自己是例外、自己在界外,而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一旦祸事临头,真真是悔之晚矣、痛之晚矣、恨之晚矣。驾车行路、拖老带小,一定把手机揣兜里,天大的事都不如眼前的事,再急的事也不碍身旁的事。当今国际形势已是百年不遇之变局,可谓瞬息万变、云诡波谲,而城乡发展之迅猛,亦然是处处危险潜伏。莫说大意失荆州,就是留意、留意、再留意,也难免遭遇突兀。走在高楼下都能被坠楼者砸到,怎么还敢被“拴狗链”一样的手机牵扯那么多精力呢?年轻的父母更是要摆脱手机的控制,多用心照看孩子,再好的玩具也不如父母的陪伴,那应是天道人性的本能。

  视线里,一条恬然幽静的林间小路,惹人遐想、甚感浪漫,如果约上老友或牵着女伴徜徉其中,不啻是一种别样的惬意。然而,假若那林间的某棵树后潜伏着狙击手,能一枪毙命;若是那枝叶间隐藏着猛兽,能瞬间夺人魂魄。同样的一条风光旖旎的林间小道,谁敢去走一遭?这世界的场景不是一成不变的际遇,有些经过不是个人的选择——岁月一如既往,命运却别有安排。

  一场积蓄薄薄的雪,既让不少人欣喜,亦使不少人烦恼。除了孩子,欣喜者大多无须奔波,烦恼的人一直风雨兼程。无奢望,只愿年关寒天,人人顺安。

  包容,其本质是容忍、迁就、放纵。包容的原因很多,但不外乎情感和理智。基于情感故意的多属迁就、放纵,而基于理智的包容则是有目的性的选择。

  年味已无味,年景已褪色,年俗已不俗,年轮刻皱纹。习惯的惯性,终究会远于疏离、止于淡忘。

  人们一直以为是自己选择了生活,而其实是生活选择了自己。

  且向冬晨迎朝阳,漫随年轮趋春黄,寒梅展枝待风至,凌冽时节见端详。

  越来越须习惯于不习惯,是人类社会大趋势。其原理就是,无论远的还是近的未来人社会,人必将遭遇前所未有的遭遇。莫谈天经地义,莫谈天生固有,莫谈古往今来……当造物主造的物成了造物主,凡尘俗世芸芸众生,亦步亦趋地追随,也是一个必经的时空阶段。

  最古老的文化与美学,就是生和存,其中生即是目的也是手段、存即是手段也是目的。美字象形意义中体现的美学,就是强壮和硕大,就是雄性之求生求存的基础元素的视觉外显。后来的一切衍生物、衍生态都是虚无和幻象,且已化作人的自以为是。

  多因一果,一因多果,每每让世人陷入反思和展望的迷茫。万川归海是殊途同归,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是命运之滥觞。我们皆在因果的环环相套中,浓云清风,涧溪巨浪,无非迂回无非曲折,涌起寂灭间,起伏聚散。

  我有一壶酒,足以浇心愁。君若忘平生,醒来难回头。我有一壶酒,醉月伏窗口。君若梦春风,莫随蝶影走。

  从前慢,我可以等,等过花落迎秋风。从前冷,我喜欢冰,红扑扑的脸蛋很生动。从前亲,婶子大娘,总以笑容送我背影。从前远,山外的故事,让我憧憬。而如今,我更愿意,一个人沉寐,一个人徜徉梦中。

  生活对于一群家养的鸡,就是活着,且饮食无忧。虽然寿命是按月计算的,却不影响那一刻之前,日日夜夜、分分秒秒的欢愉和静宁。

  山村腊月夕阳迟,路遇邻嫂脚步急。惑问啥事形色慌?言称千里儿回移。可怜天下父母心,一年只待团圆时。

  水从哪里来,流到何处去,似乎世上成人皆已司空见惯。可是,人们真的都知其然,且又知其所以然吗?源头缘起谁舀淌,汇流入海怎不满?裹沙带泥填无底,尝过苦涩莫问盐。

  我是我,我非我。我爱我,我恨我。我想我,我忘我。我凭我,我弃我。我梦我,我蒙我。所有的我都是我,所有的我都不是我。所有的眼睛里看到的皆是他人目睹的我,所有的耳朵里听到的皆是他人耳闻的我。但是我终究只是一个身影和躯壳,承载着不知来自何处的灵魂,我只是某种介质的宿主,我从来都是身不由己,虽然我以为我能把握自己——自己这个词,我却无法定义。

  今日辞灶阖家福,立春人间又大年,猪岁安稳四季去,子鼠丰足运势还。

  馋是人类第一耻。从馋吃到馋喝,从馋财到馋色,皆是贪念之始。馋也是人间第一恶。从馋心到贪心,从贪心到歹心,皆是恶念之启。馋还是尘世第一险。从觊觎到窃夺,从妄图到奢求,皆是祸害之端。馋更是灵魂第一罪。从僭越到欺瞒,从忤逆到背叛,皆是堕落之为。戒一馋则免无妄之灾,解一馋则陷万劫不复。有句古话很能说明馋的社会隐晦性:又馋又腼腆。揭开腼腆的表象,几乎人人都有程度不同的馋。馋是人性的弱点之一,尺度把握不好很麻烦。所谓心中一闸,开与关,即有可能赋性命悬一线。

  千年古刹迎新雪,老僧独自扫惑结,人间本是修行路,不向迷茫忘心学。

  老同学喜欢转海港小市,他很了解海产牧渔的劳作流程和规律。他说,牡蛎和海螺都是秋季投放沿岸近海,等养大育肥后,恰好到了深冬腊月,眼看就要过年了,若海产“个头“适合此时出笼,就卖上个好价钱,食客吃的满意,养殖者也开心。海越来越“穷“了,海水养殖业自然就成了海产的主要补充,味道日照,总有四季各品,肥鲜牡蛎和别味海螺,都是可口的下酒菜。温酒吃牡蛎,斟杯挑海螺,当然比不上温酒斩华雄,却也能唤醒英雄气概。

  平时熙熙人群挤,祸来攘攘逃命急。纵使位高财万贯,生死之间撕画皮。粗茶淡饭知真伪,世态炎凉梦中疑。水漫金山终无解,红尘万念随风起。但愿玉壶光转去,墨色古香情枯离。

  人到底需要不需要“真相”?包括宇宙的真相、物质的真相、能量的真相、引力的真相、意识的真相、智慧的真相……以及人类社会折腾来折腾去的真相。其实不需要,因为没有人能了解、理解全部和所有,所以无从瞭知真相。但人们应该关注那些关乎世界大势、国计民生、生死攸关的大事,因为那是可一瞬间改变生态、一刹那夺去一切、一忽儿就把生活搅得一团糟的关键。汹涌而来的若是漠不关心,那小河汊子里的鸡毛蒜皮、你情我愿,又能苟且几天?抬望眼,你看那大国角力的跌宕起伏,你看那民生底线的弹性幅度,你看那医药和疾病的对峙程度,那才是真正需要追问的真相,涉及当下和子孙后代的大是大非、大得大失。

  你腿麻过吗?曾麻到无能为力、举步维艰的程度吗?若有此经验,你就会明白,因病患、因伤害、因战斗、因恐惧而导致的剧烈酸痛和局部失控,是多么痛苦和无奈。别靠凭空想象,高估自己的勇气、毅力和能力,仅仅感受一次腿麻的滋味,就能使不少人明白一刹那的绝对困顿和毫无办法。同理,人间际遇中,许许多多的遭受不是旁人以所谓的理解所能理解的。由此可以想见,战场上那些受伤不下火线的勇士,实乃常人不可比。

  长长的海岸线上,每个抵达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有跌宕起伏,有宁静安详,有激情澎湃,有孑然不语。而岁月从来不留痕迹,它喜欢把过去交给过去,把未来寄往未来。此时此刻的你,是你自己自导自演的真实。

  做豆腐,是庄户手艺中的“三难”之一。但若能自己动手,泡豆子、磨豆腐,待煮开了的豆汁舀满盆,轻轻点上几勺卤水,那一筛子的鲜豆腐,着实是人间一道美味。一碗大豆腐,按各人口味用辣椒、香菜、葱末拌出一小碗蘸水,把软乎乎的麦子面煎饼一卷,哎呀呀,一桌满汉全席也不换。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爱吃胜珍羞,春福满庭户。

  气象战,细菌战,贸易战,舆论战,信息战,黑客战,科技战,文化战,宗教战……只要管用,那些唯有私利毫无道义的人群,可以无所不用其极。而这个“文明世界”的不文明行为,正在让人类社会走向动物界的原始选择。撕掉画皮,美的背后是血色狰狞。防人之心不可无,杀心亦应向豺狼。仁义与凶狠,必须兼备,否则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一代代人,都会遇到一段很难走的路。而一代代人终究还是走过来了,只不过走的姿态大不相同——屈辱地走过,还是光荣地走过,悲怆地走过,还是壮烈地走过,史书上用的关键词定然不一样。百年不遇的大变局中,如何洗好牌,如何拿到好牌,如何打好牌,能否决战决胜,已不止是当事几代人的事,而关乎一个国家民族、一种文明形态的生死存亡。泱泱东方古国,自应担当,决不指靠任何外力。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这才是大无畏的英雄民族矢志不渝的中国心。

  过去老人们喜欢说:大锅蒸馒头时,不能在旁边大声说话,会惊扰了发面馒头,怕大馒头发不匀实。这种朴素的传统理念,既蕴藏了“天人合一”、“万物有灵”的狭义宇宙观和直白的自然观,又敛藏了一代代人对粮食的敬畏之心。大千世界、五彩缤纷,除了阳光、风水,就是粮食与人须臾不离。我们可以放弃一切,却放不下粮食。正所谓是:春到“枣山”知味甜,众生望福一年年,人珍岁月岁惜人,发糕香糯情黏连。

  人生莫做葫芦僧,情在人伦心在胸,端水装酒持真味,千古宝物绿季风。

  人伦是人际关系的总和。而春节过大年、清明节、重阳节等重要节日,最助于分清人伦传统的基本脉络。那些关键时段,正所谓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风大浪急的时候,试着躲避不算胆怯。这世界上,庞大令人惊惧,微小亦使人恐慌,因为前者是可见的不可阻挡、后者是不可见的无能为力。所以长袖善舞着多是顺势而为,知难而上的英雄多是一去不回。大自然的神秘之处,就是很多看似反常的、灾害的东西,其实是一种保护,人们每每因为急着“趋利避害”而失去了保护。举个不恰当但同此机理的例子:一定幅度内的发烧是为了杀灭毒菌,但人们每每急着降温。放大到天文气象和地理演变,总有人们理解不了的突兀——哪怕那是自然的“善意”。人类应该懂得,自己还很幼稚。

  让忧愁驻留过往,随春风追逐希望,勇敢是唯一的信仰。勇于表达,敢于爱恨,明天超出想象。岁月如枪,早已瞄准了方向,亮出胸膛,人生必须敢作敢当。从来不信神像皇帝,立于潮头搏击风浪者,激发了榜样的力量。红尘一路,灵魂有光,学会自己拯救自己,瞳孔明亮。人间值得闯荡,活着,就要坚强,活着,必须顽强。

  向年问风命如何?风拨云翳见阳光。光暖人间众生喜,心性明亮离怵慌。

  天地相伴人间醉,醉在年关梦相会。遥问云风过往事,烟消雾散雪拭泪。

  生命起源于冰冻,灭失于烈焰,这就是俗话说的冰火两重天。所以世世代代的人,一直乐见爆竹炸碎于厚厚冰雪上的景象。如今除了北方以北,大部分地区很少见到积厚的大雪,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莫名其“妙“的政令更是抹杀了古人传承下来的冀愿。人类太自以为是,这就是末路的表征之一。

  把自己隔离在红尘凡间,像一棵树上的叶子,任风吹雨打,随季节零落。只愿用醒来的方式逃离,再次以波的形式与你一起涟漪。

  只要你身边还有贫困,炫富就是一种罪。只要你眼里还有不幸,得意就是一种罪。只要你耳旁还有哀愁,笑声就是一种罪。只要你心中还有良知,恶念就是一种罪。只要你明白注定死亡,活着就是一种罪。

  年年除夕辞旧岁,人人逢春迎新生。但愿时光同一路,山高水长共云风。

  人生的背景是由一个个生活的背景组成的,生活状态组成了人生状态。人们大多在不知不觉“深陷”了习惯和风俗,并籍此浸淫了一生,如果不遭遇突兀,几乎没有人意识到自己的人生惰性和思维惯性,直至离开亦无怀疑。

  为人清淡是长福,不做饕餮不添堵,莫学贪嘴惹祸精,惹出病毒染世俗。

  岁末年首共斟酒,杀毒灭菌敢风流,华族世代豪气壮,放眼天下谁头筹?

  世界为何日趋“肮脏”?根源于人心“不干净”。人心得不到清净,这世界无处有净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2-18 14:07 , Processed in 0.04666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