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61|回复: 0

[2020] 意识流:花会开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1-31 17: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山雨欲来风满楼,去伪存真欲从头。莫怨天公不作美,世道仓惶必添愁。英雄挺身走天涯,凡尘勇者敢激流。庚子岁数三六六,闰出一日藏缘由。但愿祥风吹来时,春暖花开梦寰球。

  遇事先思自身全,旁观何曾揪心头。私利俗世各顾各,几家欢乐几家愁。

  冷冷清清,战战兢兢,一次煞是罕见的冬春交碰。无处遁形时,直面人生应该是自己对自己最英勇的支撑。如果有的信,就坚信不疑;如果没的信,就笃信自己。人类个体的错误,有时候需要众人买单,即使如此,也难挑一个无辜。都说平安健康即是幸、吃饱穿暖才是福,对此人们曾经只是知而不详、闻而不解,而到了大难临头、大祸逼近,才明白那是生命存续的必要条件和根本基础。新春伊始、紫气东来,阳光下,可待可期。

  宇宙万物,一物降一物。鹰吃蛇,蛇吞鼠,环环相套。所以古医药学锲而不舍地强调“仿生”平衡调适,以此疗治世人。古法在今天看来似乎幼稚,却牵涉根本。所以中国古传的医药方法,应该按照其独有的原始机理,深入研讨探索,而不是摒弃前智另图西方模式,不是一个路子,别夹生硬凑。条条大路通罗马,何必邯郸又学步?

  这人世间,没有治不好的“病”,只有解不开的心“病”。万事万物皆有“芯”,只要其中一颗“芯”出了问题,众“芯”都要跟着调适。调适不到位的,就会出现所谓的“病”。

  生物技术迅猛发展对人类的损益,站在人类整体命运的高度上,目前还看不透利弊孰重孰轻。但基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部分人的狭私利益,基因技术、细菌技术、生物化学……对其他人群的控制和损害是“肆无忌惮”的。看得见的战场有你死我活,看不见的战场同样有灭绝人性的丧心病狂——医药领域、种子垄断、网络安全、气象干预……凡是能带来恶果的能力,都是危及人类生存的。其实从人类诞生之日起,地球就成了“战场”,含情脉脉的“民族融合”,甚嚣尘上的“全球化”,积极迷惑性的“共赢”,融合了什么?化变了什么?最终赢了谁?就这么大一个地球,人类膨胀到近天文数字,生存压力之下,谁耐得住此起彼伏的诱惑?

  死亡威胁,对死亡的恐惧,是最具效力的动员令。在死神的镰刀下,在黑白双煞的锁链面前,无论贫富贵贱,不管男女老少,都无路可退,要么奋起一搏,要么匍匐受命。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心不死,战争无处不在,斗争无处不在,哪怕迎风而上的,是看不见的敌意。跪着不生,站着亦死,何不仰天长啸慨而慷?

  人情之淡,淡出传统,淡出血脉,淡出缘亲,淡出民族,淡出文化,为只为,个体与群体的新适应能力。当这个世界走向后科学、后宗教、后契约、后文明时代,人情世故、人情冷暖、人情价值,只剩下了最内核的部分,情愿,或不情愿。

  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危害,再次检阅了城市化、超大城市化的弊端。城市之脆弱、之危险,城市人群密集而应对突发紧急情况能力之低下,城市在有形战争、无形战争面前的不堪一击,已不需要再叨叨了。城市病城市自己治不了,广袤的大地上那田园化的小城镇难道容不下攘攘众生么?

  从同学那里听到一个老词:“忙死集”(亦说“忙四集”、“赶四集”),而“忙死集”的意思是专指有卖无买——看上去人很多,却是假繁荣、瞎忙急。猪年年底几个重要集市上,他又看到了“忙死集”现象。他不无担忧地说,市场最能反映经济状态,实际购买力和刚性需求关乎民生啊。

  人间无非起与伏,心觉难免甜和苦,惟有内明坦然客,悟得因果谅世俗。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古医学的箴言值得现代医学参鉴。备战备荒为人民。老人家的谆谆教导要牢记在心。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这是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颠扑不破的至理名言。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都想称雄,难免一次搏杀,山中兽如此,国际间亦如此。不怕不慌不侥幸是危难之时的做人原则——怕没有用,反而因为惊呆而误事;慌没有用,慌了自己反而误了家人;不侥幸,是对自己负责对家人负责对他人负责的正确态度。趁乱发财的人要相信,不义之财得之是损,至于损了什么冥冥之中自有分辨。熟人社会,要珍惜不熟识者奉出的善意,反而要警惕熟人和套近乎者的歹心。自然无辜,人心叵测,这次病菌的最初传染源一定要查清楚——如果是外来力量肇始的生物战,那要痛定思痛、亡羊补牢、杜绝后患、以牙还牙,如果是境内人祸,那更要追究到底。吃一堑长一智。老祖宗的语重心长,永远不过时。中大城市的精细化管理、突发事件的应急能力——制度、机制、人头、装备、器具、储备应该列入专项课题认真研究了,不然总是以人命交“学费”,人民要不答应的。中国医学科研工作者、装备科研人员要加油干,要有使命感,那些靠玩花哨套取经费、套取补贴而一事无成的人应该感到耻辱,中型救护和警用无人机该上马了——城市拥堵、高楼难登的问题,需要足够多的快捷装备和工具有所作为。城市化和城镇化应该互为补充,城镇化与庄园化必须战略统筹,一定要深刻认识到乡村振兴是个宏远的战略布局。一座城市、一个城镇、一个庄园、一片乡村、一个社区,要有个中心广场(权威核心点),那应该是硬性规划——告诉居民那是信息和救助的中心站。人民需要一个心灵支点,它比宗教、钱财、权力更可信,而它就是一以贯之的一套程式,反复演练直至日臻成熟并印记在一方民众心中,才会形成凝聚力、组织力、拯救力和战斗力。

  冷冷清清的时节,冷冷清清的街道,冷冷清清的人文,冷冷清清的语境,拦不住春风临近的遐想。这一颗蓝色星球上的所有颜色,都是最好的安排,这不是宿命论,而是大实话。大实话还有一句:该来的一定会来,该去的一定会去,岁月留不下什么,年轮亦然。此时此刻是唯一的,它不是经过,而是总和的摞叠。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肺炎,忽然就让许多人变得疏远了,刹那让不少人走得更很近了。它必然会改变许许多多的认知、逻辑、习惯和判辨,没有无缘无故的突如其来,来了必然会产生影响并导致新的因果。因为一场前所未有的传染病,而能使人们沉心思考一些机理,病就没白得、人就没白死。却原来,这就是人间。

  在世人用口罩紧紧捂住嘴巴和鼻孔的时段里,天公不妨降一场大雪吧,厚厚的,晶莹的,像医生们颀长的白大褂,像素荷花一样的护士帽。离生最近的是大夫、是护士,距死最近的也是他们,他们冰冷如雪,也温暖如雪,在最是一年春好处,不在浓芳。人世间无处不功利,却无法回避生与死。我希望有一场大雪,盖住丑恶,呈现纯洁。

  抖一抖身上的晦气,迎风曳去,春天已来,未来已来,弥勒佛的笑容荡漾着玄机。坦然的面对,和气拂面,胆怯的心思,难以自抑。红尘一念,如是,如不是。

  清幽海岸漫步独,瞭望东天曦光徐,已是春华回暖季,只待花开喧世俗。

  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最后一年,一开始就显得格外凌乱。万事开头难,不止于悲欢。数学家能否算清楚,时间已度过的百分之七,这星球上已发生了多少大事?它们的因果关系中,藏了什么玄机?无聊的人活在想象里,不甘的人活在憧憬里,奋斗的人活在忙碌中,平凡的人活在希望里。而岁月之旅,却容不下清醒的孤独。

  天不藏奸,人世自造。这次新冠病菌一定要查清楚源头。如出蹊跷,自然界不背锅。如是人祸,必须给出一个承担——哪怕承担不起。

  自然界有相生相克,不突兀,少反常。而超自然和反自然的未必还循着这个规律,只能克服了一个麻烦的同时,造出了新的麻烦。

  不少病毒是怕高温的,开水消毒、蒸汽消毒、见火无毒的老经验还是有一定道理的。除了人造生化物质,自然界没有不怕火的。一道霹雳闪电,都能灭了千年老妖,其它玩意儿更不在话下。

  新病菌是一种更凶猛的“夕“,除掉它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很需要家家户户关好门,守住新岁新气象,待正月初六灶王爷回宫“开火“降吉祥。岁月不会一直安生,总时不时弄出点麻烦,让世人反思——人世间,什么最重要呢?

  尽到本分,是人类社会每个人的社会义务和角色责任,也是最基本的职业担当,不管是特殊时期还是平凡日常。战士就应勇于牺牲,医护就应救死扶伤,教师就应育心铸魂,戏曲就应唱念做打,警察就应守正护法,乡亲就应邻里相助,和尚就应专心念经……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呢?所有人的最起码的、最世道的、最本分的行动,若是当作美德无节制地喧嚣和夸张,那人性的底线在哪里?社会生活与个体私人的审判标准不一样,别混淆了概念、搅乱了辨别,人在社会,就要以社会的使命去履行责任,否则就在公益公德上失去了功用。走出家门,就是家国天下,每个大写的正派的人,都是在尽本分而已。

  防疫形势严峻的特殊时期,宣传媒体,包括个人传播,都要守个底线,这个底线就是不夸张、不煽情、不无度悲悯、不掺杂揣测、不自以为是。守心持正循理,才是众志成城。

  每次遇到突兀之灾,山东人总是一马当先,冲在前面。说山东人厚道、仗义,是经得起历史考验的。与其说山东人忠义果敢,还不如说仁义山东富有牺牲精神。哦,还需要举例子吗?想一想还是免了,公道自在人心。

  防疫时期,“瘫“在沙发上看手机,浏览全球美图,也是一种流浪。平时闲暇时大家不也是如此吗?就是走到了自然风景里,又有几人揣起手机,是用肉眼亲切目睹风光的呢?

  鼠年需要一点虎气,不要学鬼鬼祟祟偷粮吃的小老鼠。勇敢不凭条件,而是一种意念。背水一战之所以不好对付,就是因为那是一种向死而生的大无畏精神。都说不打无准备之仗,可哪些仗许你准备好?突如其来的局势,必须斩钉截铁、孤注一掷、置于死地而后生。刘邦一首《大风歌》喊出来气势: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华夏神州,近年来缺的就是这种小自我而立大人格的素养。有一味中药叫“独活”,起什么功用暂且不究,想用它提醒的是,世人不能苟且“独活”,而要敢于“为有牺牲多壮志”,进而“留取丹心照汗青”。一年之计在于春,只有以希望为马,心劲一齐,复苏的汉唐之风一定能重振豪迈。

  万众齐心挡疫尘,画笔倾情塑忠魂,谁说书生意气短?绘颂英雄如亲临。

  历史上发生的每次重大变故,都会深刻影响世道人心。变故就像一把锉刀,要么磨掉了心上的毛刺,要么磨出了情智的尖锐。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国已几次出现大面积流行传染病,既有人与人的传染,也有禽兽之间的蔓延,还有动物与人的传递。引动举国防控的,包括正在围堵中的这次已有两次。这次将怎样促动人们的心性转折、习惯剧变,目前只可揣测,却难出明断。变化一定会有,且将巨大,这点毋庸置疑,不妨拭目以待。

  看一个人有没有耐心,看她(他)摘菜,看她(他)做饭是否糊弄、是否精细。缺乏耐心的人,其实在任何方面都不会细致、不谙情趣。一个“好场面”的人,大多私德一般,比较自以为是,且对家人不上心。帅气好看的男人很多,心怀有温度的不多,中看不中用的本意在此;靓丽冷艳的女子不少,秀外慧中的很是稀缺,再美的花朵也不如一块烤红薯。在病床上,不少人明白了,原来自己也是肉体凡胎,权力和金钱帮不了孱弱的灵魂,也塑不了“金身“。时间从来没有改变什么,它不参与,它是旁观者,到后来你问它你错过了什么,它将以沉默,湮灭你的所有假设。对一种有致死率的传染病的恐惧心理,使人们明白了“距离”,人伦之间必须有适当的距离,距离不只产生美,还利于健康;也让人们明白了远与近的因果关系,明白了有难未必同当、有福未必同享。当死亡无法避免,比死亡更强大的是尊严。不必鄙视人的惧怕心,因为这世界上敢于直面惨淡的人,一直都是凤毛麟角。自然界的冷暖起伏,不止是温度的高低,还隐藏着兴衰和生死——包括人们看不见的微观世界里起决定作用的那些存在。

  华夏农历正月初五是古代俗称的“牛日”,也是近年从南蔓北的民间“财神日“。这一天不少人以不同方式供奉财神,而对次日回家的灶王已不是那么恭敬——人熟无敬,神熟了竟亦然。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所以每个妄图取财、费心敛财的人,都应该明白,非必须的“财贝“不要贪求,因为财是“富”之源也是“祸”之因,甚至有可能要以生命为代价。“花不了”的钱、“吃不了”的饭、“穿不了“的帛、“用不了”的物,都是“数字”,是满足“安全感”的数字,亦是堆积“虚荣心”的杂物。你名下有十套房子、有十位数存款,你还是像狗一样趴那么大点空间、吃那么一碗饭食。占有而非必须用,是人性之恶的起始。财神如果真是神,它应该清楚资源分配的合理性,而不会因为某些人的意志为转移,神若有“私心”则不称神位。

  恩格斯曾说过:一个聪明的民族,从灾难和错误中学到的东西会比平时多。这其中的关键是灾难和错误——灾难让人类认识自然、适应自然、共处自然,错误让人类认识自己、克制自己、改正自己。如果人类摸不透自然、看不清自己、找不到错误,即使经历再多的天灾人祸,虽吃百堑,也难长一智。承认错误,是长进的第一步。

  每个成功的人,必有一个传奇故事。每个传奇故事里,必有传奇的人生。不是传奇造就了故事,就是故事造就了传奇。人生回眸,讲起来容易,那时一分一秒地过起来很难。

  日照日出海上风,齐鲁齐心守山东,仁孔义孟安国泰,人杰地灵迎春兴。

  疫情突兀侵人世,九州儿女陡雄起。又见骠骑霍去病,再遇英杰辛弃疾。文心韩愈呼退之,华夏山水铸传奇。小小病菌奈我何?众志成城泰山移。

  芸芸众生,遇可心者止。三千大千,得圆满时终。

  公与私,内和外,亲或疏,惟在危时难处才显真质本性。假大空和真虚伪,已被无形的利刃彻底刺穿,压倒谎言和骗局的稻草不是一根,而将是一根接一根。不是墙倒众人推,而是破绽百出掩不住,自己不争气,怨不得邻居。

  老百姓的俗语中有一句是这么说的:实成人不爱听假话。摄影界也有不喜欢摆拍的人,他们喜欢等待时机,或干脆抓拍,他们喜欢记录事实,而不造“真相”。在讯息飞快、手机拍发及时的当下,客观、真实和良知,应是言行举止的根本规范。

  坚壁清野,封闭割据,要维护理性选择下的人之常情。隔离不是隔断,要考虑相关人的日常照顾、关怀,比如被隔离人家里的老人和孩子、其他需要人管顾的老弱病残,决不能没有帮扶,否则就会出现特殊时期的另类悲剧。

  如果为了自己安生,而不顾一切让他人尤其是陌生人自生自灭,那才是一种大恶。且是恶生于心,此恶能灭魂。

  身上生病了可以治,治不好也只是身死而灵魂不死。心里生病了,就不好治了,这种心病一旦荏苒开来,就会把人蚀成了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大灾大难面前,可陡见人性的光辉。我个人不喜欢把冲向火场、奔赴一线的消防员和医护人员叫作“逆行者”,我更愿把他们形容为挺身而出的英雄。英雄不是超人,而是具有超出常人勇气的敬业者。他们搁下小私成全大我,他们向死而生担起角色,他们心里即使有一万个理由,也不能停下前进的步履,因为他们是对得起平凡二字的英雄。

  人生每时每刻都在赌。醒来,一睁眼就进入了赌局。开车上路,不知抵达和意外哪个先来。喝口水,也难免被呛到。喘气呼吸,难料哪一粒飞尘中有毒菌。乘飞机,一切交给概率……人活一辈子,能高寿,就是奇迹。

  每逢重大危险,除极少数人是为自己担忧外,大多数人之所以惧怕,全不是为自己,而是因有上老下小的家人。中国有句古词:投鼠忌器。这个器字可引申到任何事物——因源顾忌,曾让多少英雄无可奈何,甚至不得不屈服。所谓人间即天堂、人间即地狱,换个温和的说法就是人伦即沙漠、人际即绿洲,时境和际遇、追求与造化,给定了命运。命运转化为文字,人们读出的就是因果演变的情节。生灭之间,人一生都在情节里,悲喜交加、惊恐喜嗔,经验着,经过了。

  生亦何欢?有你;死亦何惧?无你。你是什么?爱,自由,希望。当然这仅仅是我自己的答案。至于你心中的答案,唯只问你自己。

  该悲剧的时候,别弄喜剧;该正剧的时候,别搞闹剧。岁月不停留,以后会回头,荒唐者即使已死去,它们的灵魂也将愧羞。悲伤不需要借口,痛苦无必要理由,一切都已糟透,年轮在切除腐朽。扯去那块漂亮的桌布吧,砧板上摆满了鱼肉,其实很早以前,智慧之刃已戳破了金灿灿的甲胄,虽然一张张虚伪的脸皮很厚很厚。魔幻终究还有尽头,即使时光不送,它们亦会悄然溜走,而我定在未来的某一天,为坍塌的过往斟满一杯酒,以此祭奠那逝去的生命内里,一层层当时无法倾诉的忧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2-18 15:00 , Processed in 0.05216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