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77|回复: 0

[2020] 意识流:春始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2-4 16:5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能力不够,勤奋来凑。毕竟勤能补倔。怕就怕脑袋空空全填了些惯常套路,况且心里还没有一点责任感——平时混天聊日倒也没什么,可到了关键时刻总是掉链子、使绊子,那可就怪不得鞭子和板子。尤为可恼的是,火烧眉毛的接口上,某些脑袋被驴踢了的不识时务者还浑水摸鱼、假公济私、趁火打劫,那已不是家法伺候的份儿了,不动刑不足以消民愤。潮涨潮落,淘尽无数真伪,滥竽充数和害群之马,需要快手剔除,这世道太需要真真的清净了。

  时间去哪里了?去了孩子们那里了。孩子们的时间也将去他们的孩子那里。人世间仿佛是一场接力赛,只要棒儿一直递下去,进程就永无尽头——时间就是如此蔓延,很像一圈圈螺旋梯道上的轮回,绵绵不绝,直到永远。而一旦演进的轨迹断掉,轮回也就终止了,时间也由此失去意义。

  细节是如何决定成败的?举个极端的例子。路人甲发现街道上窨井盖被压翻开了,于是主动将其搬到原处盖好,兀自悄然离去。其后,很多骑车的、驱车的,以及两眼盯在手机上的步行者,渐次无意识地走过窨井盖,大家都安然无恙,没有人往前联想、能算清楚,路人甲的一次自觉行动,那个无人注意的细节,到底拯救了谁,造成了什么因果。同样的事,路人乙虽也看见了却没有作为,后面随之而来的一个骑车人,为此送命。舆论哗然,谴责某些人、某些机构不作为,却无人在意到路人乙视而不见的细节。人世间,无非是耳闻目睹的辨识,心觉就那么大、那么多。

  人在江湖,远离病毒,病毒是人,病毒是物。病人挠心,扰攘神素,病物侵体,痛苦难御。非缘不近,非亲不故,世间一趟,走好生路。疏而不弃,密而有度,时空无门,各有归处。

  出现了疫情,“会赚钱的人“纷纷冒出来了,凭奇货可居,玩一个噱头,借助某种资源,几倍几十倍甚至百倍的利润哗哗哗地敛入了囊中。那些令人瞠目结舌的大手笔,或许让不少人恍然悟懂:原来太多“合法“的不义之财,还真是带着原罪。

  修行的核心,就是以我忘我。所谓出关,就是挣脱了心锁。

  文艺介入抗疫,笔触要慎重,歌吟要拿捏,不然会留下尴尬给后来。其实在疫情面前人人都是守持,这个时间段里,只有医护人员是主角,安静下来专心听他们讲些啥。不掺杂音、不戳痛痒,也是一种理性的节制。浮躁太久了,也许惟有寂寞才能逼人陷入深沉思量。

  总有豁上的人,他们却是为了他人。总有麻木的人,他们却是为了自己。疫来如潮水大浪,一时间,淘出了真金,撕开了裂痕,露出了破绽,拣出了草包,辨出了奸佞,看出了私心,分出了胆怯,挑出了病根,冲出了缺陷,写出了荒唐,唱出了浅薄。但也站出了英雄、擦亮了慧眼、明白了人性、搞清了自我、比出了高下、解析了内外、作出了选择。到底谁病了,病在何处,冥冥之中自有诊断和处方。

  非常时期,人们应该记住那些特别的人。其中,既有奋不顾身冲向前线的人,也有心怀鬼胎投机取巧的人。历史的笔迹中,总有一些写实的,刻画好细节,以供未来审阅。

  时空对人而言,是这样一种存在:只要有憧憬在前、有期待在心,无论多久、不管多远,都是一步一步踏踏实实经验着的此情此景、此时此刻。

  庚子年春节前后,几乎没有时间拿取手机多看一眼的人,大约就是极度忙碌在抗疫前线的军地医护人员了吧。在他们身后,是不计其数的保障、供应、治安、物流、科研、宣教人员,他们无论角色大小、不论年龄性别,奔赴的是一个共同的目标:克服疫情,还原安宁。一段夜以继日、废寝忘食的日子,是最值得记写的情节。古代原始社会,曾有众生敬仰的护法使者,如今那些看不见面孔的“陌生人”,就是斩妖除魔的当代“护法使者”。为他们塑像,是现代汉语不容推卸的责任。

  对帮助过自己、守护过苍生、拯救过世界的人的最好的感恩,就是尊重智慧和劳动,就是恪守本分、尽到本职。因为那些令人敬佩的有名无名的人,一直就是那么做的。

  早晨道一声早安,晚上道一声晚安,看似简单成习惯,其实每一句都是幸好、都是安在。而维护好一个“安”字何其不易啊。远眺那纷争不断的地区,近观疫情凶险的城市,细思人性深处的狰狞,人们应该倍加珍惜平淡且安宁的岁月。人以安得全,斯是福命辶畅达的根本矣。

  老牌外交家基辛格曾说:“中国人总是被最勇敢的人保护着。”他说的没错,但他这话中的另一层含义令人深思——被保护的那些人,可能恰巧缺少了勇敢,他们理当无需保护,因为如果他们也勇敢就能保护自己,而不用“最勇敢的人“一次次牺牲、一次次奉献。孱弱固然能苟且而活,苟活而得衍续,但那是动物性世代。指望他人出头、旁观待势者太多,侵害未到自身而默不作声、躲躲闪闪者不少,那就是世俗的惨淡。眼下强传染性“新病毒“疫情,逼使社会倡导隔离、推行隔离,人伦之间刹那就变得“很陌生”、很疏远、很猜忌,这其中荏苒的微妙的心理变化,将影响“疫情”消散后的世人心态。金钱甚嚣尘上的日子太久了,人们似乎忘记了这世上还有金钱买不到的东西,忘记了还有权力无法替换的东西,忘记了人的动物型属性与本性。这次汹涌的新病毒、新气氛、新理念,将唤醒人们内心深处的检讨、反思、探问和觉悟——大家曾经以为活着很容易,所以个个想要更多,可是拥有太多是一种难以承受之重,往往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不是一个人的生命,而是很多人的生命。个体百分百的灭顶之灾,与群体的百分比大小,没有可参照性,只有警示性。恪守自我,其实不难,如果人们都以强大的自制力为拘囿。不奢侈、不浮躁、不跋扈可以活的更仔细、更真实、更清醒、更完整,这应该是“疫情”激使社会产生化学反应的同时,附赠给人群的严厉告诫。当今社会那么多行当,摆设太多、浮华太多,真正有用的屈指可数。所以未来如何强化具有重要社会功能的行业,弱化摆设性的无用的且浪费资源的行当,值得社会管理者和社会资源供应者精心鉴别、精确施策、精准扬抑。

  人的社会属性太强了,以至于在科学家、社会管理机构一再强调居家自隔、不要晃悠、安守本分的时下,一些人、一些行当仍迫不及待地寻找社会存在感。这真是一种别样的悲哀。曾经是,今后还会是。

  今日算是立春了,准确时间是今儿下午五点三分。现世人群从来没像今年这般强烈地期盼立春时节早点到来。等春姑娘露出大半个脸的时候,估计会很妖艳——因为它把红袖一挥,就能给世间带来别具意义的和煦。与它一起到来的,除了妖冶的花草、青翠的树木和清列的河溪,当然还有庄稼、菌类、野生动物及人类看不见的微生物。这世界一直都不是人类的,而是大家共享的,如果人类逼的其它生灵没有活路,其实也就是把自己推向了绝望。春姑娘心细也心软,它不似热情似火的夏大哥、不似冷峻无情的秋大叔、不似残酷凶狠的冬大爷,但它从没想过要偏废哪个生物品类——是人类不知天高地厚、唯我独尊、张扬跋扈,完全不在乎天造地设的这个世界万物之间相生相克、相互依存的内在逻辑关系,完全不警觉唇亡齿寒的古久教诲。时空叩响了春姑娘的房门,它就要走出深闺,再启春光,只希望它不会紧蹙愁眉,为自作自受的人类担忧。七十多亿的人类社会,不过也是一朵花开、三季兴衰,人类自己不珍惜,地球又何必自扰呢?况且,它和春姑娘一样,已惯见来来去去的生灭,哪一茬不是自命非凡?春之困,是为了让人们梦见,梦见不必强求的明天。

  其实外国人一直没看明白中国人,就是中国人也没太看清楚自我,除了个别年龄段和极少数人,中国人不怕事、不怕死、敢豁上,但中国人普遍不愿连累——怕辱没了祖先,恐殃及了子孙,怵伤害了亲朋,就单杆一个,就齐心一帮,你试试。中国人纯粹自在地为独个活的,少之又少,这就是中国人最大的烦恼和背负。当然如今在这方面大彻大悟的人逐渐增多,那些人正在摆脱传统的束缚,企图活出自愿的样态,他(她)们将给中国未来史,增添浓墨重彩的一笔。

  明天还要继续吗?是的,明天必须继续。明天是哪一天?明天就是再也没有后天了,之前的那一天。

  遇到新情况,不知干什么、不知怎么干的人不在少数。他们着急啊,总不能闲着什么也不干吧?于是幺蛾子就孵出来了,这些人做的那些事,将来必成笑料入野史。

  风吹瘦枝听芽醒,潮涌空滩邀翅来,心野春耕情莫迟,四月飞花见诗才。

  让惊弓之鸟活下去的意义,是基因的传递,哪怕以后弓早已锈蚀,那对弓弦嘭响、死亡箭至的教训,能使世世代代警觉不忘。可是人类做不到那种传承,人类是一种“好了疮疤忘了疼”的动物,所以隔一段时间就会重蹈覆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4-8 13:15 , Processed in 0.04717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