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87|回复: 0

[2020] 意识流:人非圣贤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2-9 17:0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干干巴巴的语文,大概都是从欲望深处硬是挤出来的吧,要知道惟有真情流露才有拨动心弦的旋律。站在紧闭着的寂静的窗边,旁观者听不到窗外凄风的呜咽,十年磨一剑说的不是年轮,而是厚积薄发的灵感。脑海里翻搅的功名利禄,酝酿不出磅礴的动感,心绪中企图僭越的悱恻,勾勒不出传世的缠绵。踩在娴静的小城市的街道上,太多自命不凡的人终究摆脱不了平凡。

  你的心胸真的没有那么宽广,所以即使你希望敞开胸怀拥抱明亮,也只能抱一束阳光,把噩梦遗忘。你的灵魂真的没有那么顽强,所以即使你愿意站成导航,也只能多一句琐碎,让世人迷茫。大势如潮,你挡不住雨疾风狂,落汤鸡的模样,惟有你孤单的影子无声地拥向你的臂膀。宋朝成千上万的才俊渴望在史书典籍中留下印张,却只有苏轼的词、欧阳修的文笔、李清照的哀伤,陪着落寞的李煜悄然感叹国破家亡。连陆游的伤愁、辛弃疾的悲怆,也只是应景时的摘句借仿。红尘客栈里,若是你还有个座位,从容地喝一碗清汤,那已是岁月荏苒的里程上,命运之神对你的垂青与犒赏。吃饱了不知饿滋味,喝足了不谙枯黄,得三分清闲者,不必追逐毫无意义的仓惶。

  岁月遇坎坷,日子还得过。居家炸香脆,品味即生活。惬意何处来?相信有因果。疫情在窗外,定心对坎坷。莫道年轮痛,勇气壮山河。待到山花红,捧酒敬英杰。

  你没想当英雄,也没想趁机逞能,你只是按捺不住冲动,冒着各种风险和诘问,去做心中确定有用的事情。你筹款募捐,你采购物品,为只为那些急需支援的前方,让“战疫“的勇士们不至于两手空空、毫无支撑。要名气你已家喻户晓,你却以另一种姿态,尽显本色真容,我本来不善襃赞,可是我忍不住想以粗浅的文字记录你的英勇,毕竟你的作为正在感召诸多仁义之士,唤起情志趋同。你的义举义动,让我想起了伏尔泰的一句话: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伏尔泰的寓意令人惊醒,人世间应该趁着春风化雨的时节,汇流汹涌,以冲垮那肆虐的“疫情”。你却早已挺身而出,奔走在了毫不犹豫的前锋。春寒料峭的日子,你像一丛独俏山崖的映山红,恰似一个滚烫的火星,温暖着凄苦,点亮了憧憬。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总是春风吹又生。我的文字没有指名道姓,而人们一定会深谙你的真诚。

  祸来时,检讨一下德性是否是肇因,很是有必要。口德是第一德,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关系到自身性命,关系到社会风范。有所为有所不为,早就有先人教诲过,可当耳旁风的人依然故我。不知敬畏者,必要大灾,如果是个人自作自受也倒罢了,怕就怕那些能惹不能挡的,真真是害人害己误苍生。

  他:人在做,天在看。天:谁叫我?他:大家都那么说。天:你们人类都在各人忙各人的事,你让天没事盯着看?我也很忙。他:那你到底看不看?天:看什么?看你们的人间大片?鸡零狗碎?来回折腾?千篇一律?你以为我很闲?他:那天道何在?天:天道自在。他:此话怎么讲?天: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不跟你瞎掰了,我还要去比邻星上看那里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呢。

  一端是老化的年轮,一端是急切的岁月,中间的尴尬和无奈。跟不上的守不住,急吼吼的刹不住,黑瞎子掰玉米,有的只管种,有的只顾收,却不知天已老地渐荒。

  正月的街道稀疏冷清,目及之处少见人影。豁然宽敞的路,一途畅通,却不知何处有抵达的热情。信号灯还在执拗地变换着,观念中深刻的规矩仍然坚挺。岁月深深,刹那无凭,彼时此刻,即使刻意,也终究记不清。昙花一现,犹是烟花易冷,有名无明,并非滞重。轰轰烈烈的年代,史书一丛,好汉吃酒,饿殍枕风,不过是,无可旁观的虚空。经历是人生唯一的验证,隔心不懂。如果情断不疼,那就揿摁一次人中,撕裂般的觉醒,能戳破一切幻影。

  学者说地球上有个黑洞,哲人说宇宙里有很多黑洞,人类生物学家说,人心本就是空的——血液循环的目的只有一个,让肌体活着,只是为了循环。

  歇斯底里的日子,请让我安静一会儿,我想在寂寞中听见,是谁在横笛竖吹,是谁在装神弄鬼,是谁在放任妖魅。收割生命的镰刀下,憾泪如水,恨齿咬碎。我知道,时间未必会审定谁有罪,历史未必能确认谁有愧。但我相信,你用眼花缭乱的伎俩挡不住透彻的视线,那些冤死鬼魂,必有作为。痛到深处,岁月无言,沉默者隔着时空,也能让年轮振聋发聩。德失道伪,自会凋敝四垂。我仿佛看到了未来那大潮汹湃,几欲冲决塑碑,再也无处谄媚的哀嚎的鸟儿啊,唯有惊飞。史笔瀚海,定有一页伤痕累累的记述,无忌无讳,我似乎已读到了那其中犀利的究追,比手术刀更尖锐。就终止你那言辞丑陋的表白,我愿用冰冷的泪水陪着无力的双腿,向苍天一跪。

  春寒料峭,犹在抖瑟时。莫扰专力,成败令驰急。盼了又盼,春风又来迟。且平心静气,宽度日复一日,不随怨戾,迷失心意。明月照千里,情寄战衣,咬紧牙,前赴后继。那一路征尘,不仅是命关生死,不可见的荏苒,非只病疫。山河犹在故人去,更待追记,判官笔,不允分歧。

  都说“公道自在人心”,可众人心都已塞满了票子、位子、房子、车子、孩子和裙子,公道没地方搁啊,所以只好暂且把它挂在嘴角上了。

  善良不说话,因为善良是深植于灵魂的天性基因。它只是慈悲的一部分,可转化为行动,而所有善良那微弱的光暖一旦聚合起来,就足以舍弃自我而成全世界。不管这世界还有多少美好,也不论曾经多么坏。

  乐观是自身安稳的现实处境,而悲观才是前瞻才是理性才是睿智。所以即使憧憬在眸也要时刻警惕在心,唯只如此,方能搏得最后的微笑。眼下所有的迫不及待、按捺不住,都是“自以为是”。侥幸心理要不得,老经验大多没有参考价值,每一次面对都是第一次面对,大意失荆州,自负者往往功亏一篑。倾巢之下,没有例外的幸运儿。有些事情没有距离和时间,刹那咫尺,就关乎成败生死。未雨绸缪,论持久战,只有你的坚守才能拯救自己。

  前人有个理念,叫作“往好处使劲、往坏处打算”,这个思想策略至今仍不过时。无论高低贵贱,凡遇大事,既不能怨天尤人、风声鹤唳、哀鸿遍野,又不能懈怠侥幸、躲闪无为、痴人说梦。努力去做个有用的人,才会无憾无悔,为只为,那可期可望的春风里,世俗众生脸上的阳光明媚。

  这座城市开始下雪了,从南逐步飘撒到北。细细密密的雪晶,像一种思绪,像一份牵挂,像一次忐忑,为了荆楚大地、江汉重镇那一片困境中的人们。看到师长转来的视频,小哥在视频中表彰山东各地的人们,以各种物资无偿支援武汉,像一位义气的老大哥,要什么就努力输送什么。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同根同脉同源的同胞兄弟,这不是应该的吗?春雪降吉祥,这吉祥希望是华夏九州普遍的吉祥。这块生生不息的土地上,山水相逢,人心向善,从来就没有过不去的坎。最近在网上,被一段古词打动: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岂曰无衣,与子同裳。这是日本捐赠物资时的附言,引用并改编了《诗经》中的文言,简短意赅,强过百句乏味的口号。人心不古,才是当今科学时代最是令人担忧的趋向。春雪还是以最古老的姿态飘然而至,那是一种启示:你变还是不变,它依旧还会与你不期而遇,依旧用最是纯粹的质地滋润万物、清白人间,直至钯犁翻开希望的日子。

  窗外,是空空的街道,是兀自飘撒的小雪,是聚堆寻食的麻雀。今天是农历正月十四,街道两旁没有挂灯笼,估计挂了也没人没心去赏。安康,却原来才是人世间最根本的吉祥。

  有一个词叫“蠢蠢欲动”,看似有点文化的人都对这词耳熟能详,其实不少人就没把握住这个成语的逻辑“重音”——蠢蠢,应是欲动的起初肇因。尤其是那些不合时宜的举动、那些企图锦上添花实则是画蛇添足的、那些故作姿态却不知轻重缓急的花招,一不小心就会激发社会抵触,甚至招致斥责。当下各机构、每个人都要把心计、心机、心力专注地用在“防堵、守持、御控”突如其来且不知前景如何的大事要事上,不要为了表现出有想法、有姿态、有作为,而急着弄出些幺蛾子,去自触霉头、去招惹众怒、去引起反感,说不准哪个环节出了纰漏,就被骂的狗血喷头。特殊时期静待不为,也是凸出主题、避让通道、不发杂音、专注目标的一种克制和理性。特别是那些本来就属于帮“吃饱了撑的”人消化食的机构与行当,别舔着着个脸去蹭已是忙不迭的冷屁股们,收拾心思积蓄点新鲜东西,等时局、氛围和场面合适了,再出来找存在感、添喜庆味儿,那才是恰当的智识和格局。

  一心笃定者难夺其志,两眼无神者心无热情,三观不合者不相理喻,四肢不勤者多生奸佞,五官端正者心底仁慈,六神无主者必败大事,七窍淤堵者天生蠢才,八面玲珑者难脱俗世,九龙治水者好事多磨,十全十美者必有隐患。十里桃花红目不暇接,九折不回心笃定圆满,八字不冲时君心如愿,七情思望人红尘苦困,六畜兴旺年天下太平,五彩斑斓日共度闲情,四季无忧行天地可鉴,三生万物处惟只道源,二人世界中神不守舍,一场大梦兮迟醒已晚。

  浊酒浓情邀风尘,清茶淡墨拒殷勤,看似同在山水间,终究不是同路人。

  当伪善挤入主流,苍天也瘦。一唱一和,矫情客让春风垂袖。小道道图的是大收益,不止名利,且还私心暗筹。小人常戚戚,总是环环相扣,君子独来往,从不随惑诱。古往今来,仁者多愁,扯不断的人伦,唯智者不勾。独斟一杯酒,寂寞望空楼,仿佛有你,此生逢又。

  像个凡人一样,不,本是凡人一个,以一颗朴素的心,守望寂寞,寂寞中有深沉的无奈和同情,远远地,躲在这座城市、这个楼层、这间房子里,想象着那个城市里、那个房间里,那个人的无助和苦痛。无以相陪,无以抚慰,我只有闭上嘴,瞪大眼,等时间流逝,等春风复来,等鲜活的日子,重新开始。这世界看似很大,而其实只有我自己,只有他自己,只有具体的一个人的哀伤、一个人的生死。整体与个私,不是比例,不是多和少的数字,而是全部和一切的真实。有一个人的名字褪去了颜色,他的离去让我彻夜未眠,他让我感到深切的疼痛,让我忽然就想起了兔死狐悲,让我孱弱且敏感的心壁上又积攒了一道伤痕,它的意义如同《天问》。夏虫不可语冰,悲愤无须具形,殇情擦亮的不止是瞳孔。一段时间以来,我不喜欢听歌、不喜欢读诗、不喜欢看画,我甚至厌恶路上横扯竖挂的标语、楼宇上大屏里的口号,我只想聆懂哽咽的风,只盼着树梢上早些吐露嫩黄的芽影。在超市买菜的时候,发现鸡蛋又涨钱了、蒜苗又涨钱了……售货大姐脸上挤出了歉意的表情,我不等她跟我解释,我按了按口罩轻声对她说我理解。她也许不知我理解的是什么,我恍然的不是钱多钱少的原因,我明白的是我自身的命运和我自己的免疫力,才是人世间最值得珍惜的东西。更子年的春暖仿佛比任何时候都来得晚,但是我愿意所有所有的人,都能遇见。

  他死了,却让死有了新的意义。但是他的确死了,孤单地,孤独地,不甘地,他真的死了。他的家人,比谁都明白,死而不能复生,哪怕他有一枚温软如玉的灵魂——他的灵魂不会跟任何人告别,因为他已经把最想说的,告诉了世界。世界会记得他,在一段或长或短的时间里,他的名字和事件,会引起同理心深处的一种感激。一个人的生命,他一个人的生命,在他死后,竟然极速增值,那是一种无法以货币衡量的价值。也许他的死,能唤醒什么,能改变什么,在未知的时日。

  丑陋不是个美学概念,而是一些人的故作投入的应景表演。历史清扫垃圾的时候,始作俑者将最先视而不见。

  狂澜力挽山不倒,挺身而出迎风跑,春扶社稷冀秋满,痛定思痛从头找。

  形势不乐观,打好持久战。莫道居家憋屈,前方度日如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别侥幸,勿慌乱,人心不扰自安然。一个战字,足以证烈惨,无硝烟的争斗,亟待凯讯传。关山明月今夜圆,几难眠,问苍天,坎坷不平为哪般?人间烟火惹尘埃,路迢迢,不胜不还。

  不正常时,也有别样的正常,不知道中,自有另类的知道。不信的其实已信了,不服的逐渐也服了。人世间,自如即不自如,如是如不是,不究其因,任其成谜。

  看似很远的事,或许近在咫尺。看似别人的事,其实也关涉自己。看似机密的事,大概路人皆知。看似很简单的事,搞定却很不容易。看似无缘无故的的事,内里可能敛藏玄机。看似很有把握的事,转瞬间就可能落入闪失。意外一定会到来,无非比预期的要早或更迟,那一次不只是他,下一次不止是你。

  撕开口子脓出来,割到高粱狼出来,掏出心窝话出来,揭开面纱疤出来。疫情来了,不只是抗病毒,还要下决心、下气力,疗治因此而暴露出来的很多很多“病”。这一次,匹夫有责。

  非常时期,人们也许更容易弄明白:有学识者如果作奸,要比庶民犯科的罪过更大、祸害更甚、更不可饶恕。假如学识没有涵养出良心,必生恶毒。过去有句话值得寻味:知识越多越反动。从某种极端截面上审思,斯言并非毫无意义。

  那些曾经十分厌倦喧嚣的人,如今竟然开始诅咒寂静。这世上究竟有多少“叶公”?

  没心情也是心情,没机会就是机会。静止和驿动本是物质世界的自然规律,精神和意识的纠缠亦然构成生活片段。凋敝不是结束,绽开不是开始,人类不只是环节,还是被创造出来的创造者。万亿年和亿万年的没有什么不同,唯一的区别是错过或遇见。

  人民是永恒的力量,民族魂是深植灵性的非漫长岁月无法篡改的内质。国家、阶级、地域、环境只是触动人文的外套,披上它或脱下它,心志不可撼篡。即使作恶的人,也需要给自己找理由,也知道那理由是否真的成立。傻子和骗子不一样,前者不可救药,后者是故作高深。人民要想成熟,需要有胆量和思辨,敢于一次次追问……

  一个特殊的元宵节,让团圆成了事实。围坐在一起,包一顿饺子,煮一碗汤圆,静守一个没有灯笼照毛虫、没有焰火耀天空的正月正。有心人可托更子年第一轮满月,遥寄祝福给拼搏在各个岗位上的敬业者,祝福也是一种能量,汇聚起来就是希望,愿那些舍我成他的人们忙碌和疲惫的身影,能安康吉祥。

  想象的痛苦,想象的幸福,想象的勇敢,想象的恐惧,想象的疲惫,想象的坚持……都不如遭遇中难以言表的真实。想象加形容词的描写,想象加线条的勾勒,想象加修饰音的放歌,只不过是旁观者基于自我经验的创作。生死之间,每个人的独特,每件事的独特,皆不可说。

  人活着,就有情绪。情绪是一个人的最真实,也是情感人类无法剥离的本质,就像地球上绝大多数生物是碳基生物一样,情感是人类的碳基,碳基就是人类的情感。因为情感而情绪,因为情绪而情感,人类社会为此色彩斑斓、缠绵叵测、爱恨难离。所谓宗教和信仰,其初衷和目的都是劝世人舍蔽一些情绪、淡化一些情感、专注一种愿望,从而远离烦恼、敢对苦痛、忍受平凡、释然生死、恪守敬畏……但是近几百年来,人类社会已无法以情感的节制压抑情绪的流淌,借助科技力量的爆发,人类已逐渐见到情感人类动态的全貌和静态的遗迹,人类忽然发现,失去情感的人类将被重新定义——混合于机器的“新人类”诞生并蔓延的那一天,碳基已无法阻挡未来世界中,概念、观念、理念和信念的质变,情感已无法维系人伦、缘分和血脉的承传。当数值抹灭了语文、更替覆盖了繁衍,情感的不可知性,必然让位于目的性遴选。所以在人类尚能自如体验和运用情绪的有限岁月里,不要暴殄情感,珍惜每一份情缘,尽情地赞美花之娇艳、爱之温软吧,明天的明天,不会比当下,更自然、更悠恬。

  少了觉得稀罕,多了就成了殃患。世上不少事就是那么诡异。水多之年涝,水缺之年旱,均匀搭配、合适分布的年份,人们反而忽略了它的样态。大自然是不以人类的意志为转移的存在,却每每被人的作为所影响,而发生暂时的短暂的迁变。忽略或重视,漠然或注意,地球时空一直都在曲折、蜿蜒、盘旋、绵亘的演绎进程中,人类如果珍惜环境和节制自在,或能存续的更久。

  蝠,古人曾取其谐音,借寓为福。其实世间万物,皆是相生相克的,人类却因为自身生存的需要,在很多环节打破了平衡、扯断了维系,妨者视为害,碍者必清除,这就是以人为本的文明进程。而这个进程对大自然循环往复、生生不息的妨碍,正是人类不自觉或不愿自觉的过往和现实。大自然的启示从来没有停止过,虽然表现的相对温和,而一旦它呈现出了剧烈的样态,人类就会遭遇浩劫。就像人类诞生不是无缘无故,那么人类的波折也必有因果。企图把过错推给它物的做法,不是人间学识秉持理性的中允选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4-8 13:45 , Processed in 0.04649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