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65|回复: 0

[2020] 意识流:梦流觞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2-15 11:0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来,总是在忆味魏巍的那篇题为《谁是最可爱的人》的经典文本。保家卫国,人民子弟兵当然是最可爱的人,毫无疑问。和平时期,人民子弟兵救灾救难,当然还是最可爱的人。新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当前,不顾自身安危,冲锋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是不是最可爱的人?当然也是。其实我想说,无论战争还是和平,不管冲锋还是后援,坚守各业尽职尽责的人,都是最可爱的人。理性基线上的感性人的观念,不应该拘囿于功利性概念中。不负人民,不负最可爱的农民工人、军人教师、医生护士、法律工作者、文化艺术家、有良知的学者、企业家、苦读的学生、快递小哥、公交司机,等等等等……不负所有怀揣良知和梦想的中国人,一定也是最可爱的人。只有可爱又可敬的人聚集到一起,才能建设一个可爱的、充满希望与力量的、令各民族国家敬佩的伟大中国。

  一场突如其来、迅速蔓延的肺疫,是一场盛大的磨砺。它既磨砺医生护士、官员警察、普通人民群众的意志,也磨砺病患者及其家属的意志。焦虑恐惧、耐心决心、得失压力,像一把锉刀、一根尺子、一面镜子、一次修行,它让不同处境里的人,都变了许多——勇者更强,弱者渐硬、能者逞才、智者无畏。懊恼和愤怒无济于事,冷静和坚韧才有前景。一张考卷发给了每个成年人,希望所有的人都不得零分。

  从前人们弃如敝履的东西,近来忽然变得稀缺珍贵了,而原来不以为然的事物眼下似乎紧俏起来。记得有人说过:不知天上哪块云彩会下雨。这话套用到现实,很值深味——性命攸关时,一根稻草都会去拼命抓住。从牙牙学语到耄耋之年,一个人从小活到老真是不易,要躲过多少凶险才能得以寿终正寝啊。此一疫,也许能使人更注重根本性的问题,少一些无谓的妄图。生命之旅,坦顺抵达才是最终极的福分呐。

  在确准鞭炮不是造成污染的源头之后,适当放宽鞭炮禁令,倡导人们有节制、有分寸、有时段、有规划地燃放鞭炮,对那些不自觉、不识趣、不合规、不要脸的人从严处罚,也许会得到大多数人赞同。鞭炮声光及其燃化物到底能祛除什么、震慑什么虽然我难以列举,但我总觉得衍续了那么久的一个重要动作,其中必有人们暂时以所谓的“科学”无法诠释的玄妙。有些事在没彻底弄明白、说清楚之前,不要以任何名义武断地否定它——古代先民们某些方面的见识未必逊色今人,有些玄机也许只是他们受当时的信息量制约,哪怕心知肚明却无以言表而已。

  同事赵远方先生治了一印,印文为“最美逆行者“。这大概是他近期被一线抗“疫”的医护人员和保障维护者们的诸多事迹所感动,进而激情创作的作品之一。以古老中国文脉的迹象表达对现实境遇的感慨,亦是一个书美方家的一番情义。他的做法就像山东日照东港区西湖镇环卫工人袁老哥倾其所有援助武汉一样,就像潍坊菜农无偿送菜支援武汉一样,就像烙饼无私支援武汉的民企老板一样,他们就是想力所能及的尽点心。走到大街小路上,他们都不曾贴着标签,都是平凡的人,但是他们努力去做了自己觉得应该做的事情,并因此而心安、而踏实、而觉得理所应当。他们就是生活中有情有义的人,就是真实的普通的长了人肠子的人。此前赵先生还速写了几幅职守于隔离关口的农民形象,生动、写实又不乏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每一幅我都为其忝加了配文,虽然词不达意,却也是一种态度,为防控阻击疫情做点什么,乃至什么也不做而不去惹什么乱腾,都是值得襃赞的。人类需要一种精神,需要一颗同理心,为这段跌宕起伏的冷冽岁月,加一把柴火,添一丝暖意。

  有汗牛充栋,有倾其所有。总是最底层的人最懂得活之苦难,也最舍得成全。

  一切依靠人民,一切为了人民。人民是谁?就是芸芸众生,就是你我他,就是各业职员,就是工农商学兵,就是男女老少,就是乡亲邻居,就是官差警民,就是你喜欢你厌恶你须臾难离的世俗百姓。所以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为他为我为自己。人民浓缩为一个字,就是人,人是人的麻烦,人是人的希望,唯有人靠人、人为人,才会有人的全部和所有,才能有生生世世的爱和自由……

  青灯向佛,不是为了我。念珠如泪,每一颗都是悔过。红尘是错,错过了不该漠视的因果。人世有惑,惑出了不应起动的纠结。当零落成泥化土埃,归向何,是了却?

  回眸过往没有错,如果是为了更利于冲刺未来。可沉溺其中难以自拔,又咀嚼不出新的味道、咂悟不出新的豁然,那倒不如轻装上阵的好。以古滋今固然妙巧,若以古囿今则实不可取。当然,思路千条皆通达,只要不陷死胡同就行。如果速度只是标新,而沉稳却会立异,那就选择立异,开创出不同以往的境天,需要立异,五十步笑百步,没有质的前途。

  等疫情消退,或可猜想,一切又将一如既往,一切又不再是从前模样。有的行当必被加强,有的行当必被削弱,有的职业必被抬升,有的岗位必被裁减。新的动作将就化为习惯,旧的做法将被弃换。人与人的距离将被重新定义,曾经的人伦似有疏间。道路交通事故、生产经营事故将成倍增长,放纵者依旧放纵,自律者还是自律。以前忙碌的业态或许萧条,过去不被看好的产业利润翻番,服务业将脱胎换骨,餐饮质量愈发被重视。道德底线将上浮,情感内涵将充盈。政府管理的效能和套路,或许能有修葺和提炼。每一次另类的“狂欢”劲儿过去后,社会都将陷入一种别样的沉默。沉默中,有智者的省思,有仁者的宽恕,有凡人的懈怠,有百姓的期待,也有好事者的厌倦,当然还有罹难者的寂灭。沉默不是宁静的本态,沉默只是短暂的停歇。当万物复苏、草木葳蕤,心源的滥觞又将汇流。喧嚣之后必然消极,消极不是坏事,冷静之后的活跃,将划出新的标线,这条线更贴近生命线的基准。世道人心仓惶浮躁的太久了,很有必要敛收。

  求“知”渴望症已是手机社交时代的社会性心理强迫症,它大量占用了人的注意力、时间和能量,在看似提升了诸多效率的同时却降低了人的深邃悟力。碎片化“知“无法帮助整体性有深度的“识”,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普及还将在人不会觉察的过程中逐步取代人的诸多属性、剥夺人的个体自由,进而侵占和改换、乃至取代了人的整体意愿。温水煮青蛙的规律,在未来一段时间将造成不可逆的后果,除非不可控的战争打断进度,否则人必将陷入被动的数值秩序中而无法自拔。无法自拔这个词在此不需要刻意解读了,因为到了那般地步,自拔的用力基点已经被彻底拆掉了。

  人和物到底有什么区别?人和器械、工具、物件、环节、节点在终极辨识中有什么不同?不过是观念渲染出的概念分歧罢了。

  通过一个突发事件,不由叫人定睛审视着一些税金供养的机构和组织,它们还不如一块鸡肋,可谓是留住无用甚至碍事,弃之亦不足惜。若是以此为检索、筛查和梳理,去除杂芜、整编精要,把公财力用在刀刃上,既减轻养人压力、瘦健机体,又让社会资源与市场手段活力流动,相得益彰。把要害处紧紧攥住,让公益事归公众,让市场化归市场,把二混子、半吊子、四不像、蹭皇粮、公私不明、没事找事的机构裁撤去,使鹰展长空、鱼游大海,让混天撩日、吃里扒外、滥竽充数、僵而半死、狗拿耗子的,一筐蛤蟆倒在滩涂上,鼓励各自奔前程,岂不诸事顺乎?

  近来频见倒在工作岗位上的人,高压快节奏的忙碌,检验了不少人的身体状况,慢缓时尚且凑合,急迫起来就可能戛然而断。或许因为集中报道的“井喷”专注效应,才凸显那么多不幸和意外,亦或者速率的变化和处境的跌宕还真会让劳心劳力者难逃猝然。留得青山在,怎怕没柴烧?凡事皆有其规律性的轻重缓急。非常时期希望人人保重自己。

  听不得响,闻不得味,碰不得皮,提不动水,干不得活,受不得屈,顾不得笑,慢不得拍,怕不得热,挨不得冻,静不了心,醒不得神,生不得气,随不得愿,守不得穷,修不得真,养不得老,入不得土。这是什么人生和际遇?

  千山寂寞待游魂,万水憀然期雨淋,孤帆远影望风尽,又是夕照独行人。

  山东老大哥,危难站出“我”。自古重仁义,齐鲁多英杰。战“疫”敢出头,支前命敢舍。传统美德继,泰山永巍峨。

  抉择面前,惟怀一颗赤子之心,才能忘“我”。红尘一念,仰天伏地,只为遇见赤诚的愿意。

  忽视那些默默无闻的,没有惊天动地事迹的,不愿煽情炒作的,为防控阻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勤奋工作的人,是小情调和大手笔一贯作风。塑造英雄、凸出重点且强调主题,从来都是生搬硬套的传统做法。这才是人间烟火中最是细腻的忧伤。大势所趋之下,个体的苦痛和绝望经不起时间的颠簸,尘埃落定,唯口口相传的信任在努力维系着真实的过往。人伦社会,情节是自己的,章节是年代的。“朋友是被子,温暖自己的只能是自己的体温。”平凡人生,艰难时刻,能在保全自己的基础上,扶一把他人,递一床被子,已是难得。

  活人切勿替死者谈感想、说愿望、讲道理,那其中难免掺杂崇高或卑鄙。死者已解脱,不要借沉默编故事。苍天不语,风云再起,活人的话语权也是刹那即逝。信与不信,毫无意义。

  再优美的词句,再抒情的歌谣,再亢奋的呐喊,再笃定的誓言,再热忱的承诺,再荣耀的铭牌,也打动不了死去的人。活着的忧伤没有解药,只有残余的时光可兀自消耗。

  游戏规则会变的,恐怕不止一个人在等那一天。有一种洗牌器,一直不曾掌握在人的手里。

  今天老同学发来一组照片,就附了三个字:发芽了。一刹那间似乎就明白了他的心思:春天真的悄然而至,风气和地温已能让敏感的枝杈按捺不住。春天来了,阻击肺疫的人们胜利在望,那盼归的窗口上翘首以待的孩子即将见到爸爸或妈妈了。大学生和中小学生想早一点返校与小伙伴们一起读书的愿望即将实现。如水岁月虽时常波浪汹涌,却总能给出希望与不屈不挠的人类。春意无言亦荏苒,开篇跌宕未阻暖,人间正道健步走,敢向沧桑挣丰年。

  据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所以很是希望历尽苦难的人别好了伤疤忘了疼。多问几个究竟为什么,然后再沉心去找深层次的答案。可以就事论事,但要明白任何事都不是突兀出现和孤立存在的。终极问题自己回答不了,去找那些能回答的人问,去找网络搜读,去找几个接近深层次的因果来恍悟自己。然后搞明白自己如何助纣为虐、麻木不仁的。不要跟着虚晃弄套者昏昏然以为然,也别随着那些特别会利用时势去蹭热度、寻便宜、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人愤懑、感动、甚至忘乎所以,反而要警惕和远离他们。当然,如果注定是一个长了脑壳却没有思索、表情丰富却没有智识、有点闲空就陷入手机死循环的人,那还是把身边人、身边事看清楚、弄明白吧,五米以外人畜不分,对某种宿命苟且者也是有情可原的。岁月不饶人,尤其不饶操纵善弱而恶行不愧者。大自然早已且正在加快失去耐性。一条鱼虽然只有七秒钟的记忆,它亦然会遭遇只需一秒就彻底失眠生命的厄运,而在此之前的那六秒已足够它经受所有的痛苦。

  专家和政要预言,“肺疫”大约于西历四月底、更子岁四月初逐渐退却。于是某些惶惶不可终日的机构和业者迫不及待了,誓要等到开门出户的日子,把“失去的初春”夺回来。以下文字决不是笔者站着说话不腰疼,只是从另个纬度思忖:在这个突如其来的一场全域“肺疫”中,人们真的失去了什么吗?肯定的答案,一定是雷同相似的,与“失“相对应的那些“得”,无非是可量化的钱财器物和不可量化的情感意愿。但是人们也得到了曾经被忽略或很期盼的,此起彼伏间,心宅宽厚者自有别样的省思和觉悟。暂时失去自由,却得到了安宁;一时失去了行动,却得到了静思;财富失去了一瓢,陪伴得到了满分。这世界应该什么样子?那原来曾经什么姿态?如果可以如果,假设又怎样假设?也许惟有死者才是真的失去,他们失去了生命和活着的全部可能,但是他们也随不得不服从的命运,得到了解脱和永恒;未亡人失去了亲情,无法拒绝地得到了悲伤、忧愁和思念,甚至更多。其实这红尘每天都有来来往往、每夜都有浑浑噩噩、每时都有幸运和意外、每刻都有惨淡与得意,因这次“肺疫“来的突兀,故而格外集中、夸张、喧嚣和嘈切。“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总是令人窒息、窘迫、恐慌、忧愁,但时间很快就会施以淡化,淡化到似未发生。有史可查的大瘟疫事件影响深远,但早已是过往云烟,即使那些史料有人仔细读过,也无非是读者个人的惊魂一刻,而非亲历者的际遇和感受。无论昨日、今天还是未竟,时间一点都没少,命程一点也没多,心跳还是不停、呼吸犹在吐纳、阳光时有时无、饥饱交替经验、冷暖惟有自知……尚能计较所谓得失者,首先应该庆幸的是自己还活着,健康体面地活着,且能走向很多很多明天。如是如来,又急吼吼地,抢什么?夺什么?

  看到网文提出不收贫弱辛劳者的善款,或者退回他们捐出的全部积蓄,我个人甚表赞许。不收或退回,不是拒绝贫弱辛劳者的善意和心愿,而恰恰是呵护善良。当然要注意方式方法和区别对待,如果没有世人共识的办法,不可轻易退款——我们自己也有体会:真心的力所能及,被生硬拒绝是别样的痛苦,甚至能造成别样的间隙和疏离。如果不可退回的,这其间地方政府应该跟进“倾其所有”者的后续保障与关怀,不能因其“发乎其心”的“冲动”,造成格外拮据的“新窘迫”,甚至走投无路——那才是善良的弱势群体的莫大悲哀。都说莫让“英雄流血不流泪”,谁能保障?唯有政府和相关机构,形成已有制度之外的配套制度。写到这里想起了孔子与子贡涉及是否领取奖赏的那段对话——好的制度得到好的遵守,人伦才有章法。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人之心不外乎情愿,但情至尽头必是理,不合理的深处一定是情难堪。

  词汇贫乏,又难以潜心研读古籍,单薄和浮躁纵容了网络语文的生造。中华语文的扁平化,让歌词、公文、广告、口语日益咸粘和直白,极难惹人寻味、令人深思。拉呱式表达,套弄式叙述、口号式鼓动、唐突式强调,直把杭州作汴州。原因何在?外来水土不服,原生几近枯萎,融合滋生别样的硌涩。于是凑拼缝纫,成了一张夹不进佐料的单饼。硬抠的年代,没有内容和渊源的滋润,只能是搁爪忘、转有空,闲情不如听风声……

  前路阴晴昼夜间,一场春雨一场暖,待到风和日丽时,幽静庭院聚茶缘。

  风华渐,山水青泛,星朗月明,紫李梢芽似可见。料峭春乍,囿依窗扇,待燕舞莺歌,筝影剪剪。人间庚子,几多愁,不可算,一剪梅绽。花香蜂聚日,唤友会,素饮浓茶亦尽欢。

  美好和不美好,都是“暂时”的。对具体的人而言,可能一辈子都没美好过,但在世世代代看来,那不过是某个时候的某个人的几十年光景而已。我个人很喜欢折影作品中的景致,纯净的极地高海拔缓坡下,浓郁夏季里,那清澈的滥觞、葳蕤的小草、青翠的矮树,尤其是在晴朗的早晨拍出来的照片,每一幅都似仙境。摄影师朋友告诉我,那里的美景几乎就是瞬间的存在,因为那里只有两个季节,冰季和夏季,而夏季时间很短,一如白马过隙。到了寒冷季节,那曾经无比美好的地方一个人绝对无法生存。朋友的话告诉我一个道理:美好,只需要遇到,即使是一刹那,已是因缘修来的。企图占尽世间所有美好至永恒,也许只有人这个物种,敢有那奢望。

  奔向大自然是个莫名其妙的词,人类本在大自然,本是大自然的一部分,片刻离不开空气,每天离不开昼夜,半日不喝水就渴得不行,广袤田野上长的粮食,树枝上结挂的累累果实……哦,还有阳光源源不断送来的能量,大地上承托的道路、楼宇、山川,哪一样不是自然,哪一样跳得出自然。如果非要把自然和不自然区分开来,那就是人类可能不是地球自然的产物,但也还是宇宙自然力量基于地球自然条件做出的调试品罢了。

  此一“肺疫“,看到了软实力的不足,希望惊醒相关业界,包括基础科学、医学药学、哲学思维、智能程式研究等软科学方面,还需要付出百倍努力,以期在“壮骨“之后能及早“强筋“。大国崛起,需要既富又强,民族复兴,哪个环节都不能容忍“软肋“。

  忠孝一回事,爱国即爱家。家国天下同,惜我必惜他。自古英雄泪,迎风开星花。

  三生三世之后,我还在那个路口等你,只不过这一次我已化生为一匹孤独的狼。我浅蓝色的瞳孔里,只有你姗姗来迟的身影,能让我想起过往的诺誓。你不必躲闪,只须径直从我旁边移离。你的身后,将再无追击的往事。你再不认识我了,也不谙我为何让开道路等你远去,更不知我为何要拼了为狼一次的缘机,而从此了却前尘后世。只因为你的心头已长出了新的芽叶,那是你再无牵挂的开始。三千大千世界,惟有永远的别离与忘记,才是完满的终止。

  风气太冷了,不能怪人们畏手畏脚;格子画细了,每一步都得走到恰好。冻罐头也会爆裂,烧烤食品看不到真颜色。海阔天空竟自由,横捆竖绑无作为。人类社会是个直线螺旋的死循环,所谓真理不过是片段中的偏见——从来都是瞎子摸象,人类一直看不全因因果果,只好任由那言之凿凿者,辩证对错。

  春初海水映天色,礁岸空廖待风声,尘世花期迟未至,独听鸥鸟唤潮轻。

  每一次听到重大题材的歌曲或乐章,总希望闻听到的口水白话词少一点,重量级有渊源的句式多一点。还希望配乐和编曲及音乐素材浑厚一点,除了震撼耳聆、心弦、情怀以外,能让云风动容、山水共鸣、日月可鉴,古老中国从来不缺提神的乐件和旋律,也不缺壮怀激烈、铁骨柔情,更不缺经典吟咏、悠远境界。力量和情感从来都是互通的,乐器和诗词一直都是和鸣的,山高水长看世代,大风歌罢云吞月,壮士温柔剑峰冷,九曲十面惊魂破。之所以诸多方面出现理屈词穷、千篇一律、西风东渐,是因为缺少厚积薄发、自如意志和神性追问。也许更虚心一点、更知心一点、更激情一点、更悲怆一点,以穹空无垠之探索,以雨打芭蕉之专注,以刀枪剑戟之英勇,以春水抚柳之温存,中国声音,应该也必须一直源远流长、振聋发聩的。

  别与自己的心背道而驰,哪怕你有超越宿命的智识。执着自有执着的因起,而放弃亦有放弃的前提。如果拗不过那一念,就是挣不开注定的轨迹。我这“一生“都在“即时战略”游戏中,你这“一世“也终将看不见那个操盘手。

  因为放不下所有、舍不得一切,所以我们打不开那扇超越的门、进不了境界的彼方。即使放开了世界和本我,却因心念里那一缕似无还有的执意,即便闯入了彼方境界,也不谙虚无之有、大有即无,终将不适其妙。于是绝大多数的我们,还是凭了性命安素于世俗之乐之苦之得之失吧,以七情六欲人之常情,历尽全部的宿命,直至断开和灭失。

  良性文明素养抵达一定高度,就会以智识涵养出同理心,同理心与朴素原始的同情心不同之处在于同理心更靠近理智的选择,让情感之花开的更匀称更自信更执着。人们都有同情心,却未必都持同理心,前者是本性,后者是人性,都是心性的组成,只是不同的层阶。富裕和高贵的区别亦然如此,高贵从来都是修养的结果,而不是有了财富的堆积。

  除了蝗灾、肺疫、地震,另有磁场偏移、极地融冰,这是“大自然”想启动什么还是想阻止什么?隐隐约约感觉到,好像是要或早已启动了什么。冥冥之中那些人眼和人智看不见想不到的力量,只需“动一念”,足以让这一季人类社会猝不及防。昨夜瞬间风力估计超过十级,那就是可见的力量,却是由不可见力量的肇引。特殊时期,不止显出了各色人等的嘴脸和本质,也触动了少数智者的省思——他们不是学者,而是不碍世俗的寂寞人。也许只有换个乐观心态才能爽朗愉悦地活下去,“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她去吧”,“天塌下来还有高个子顶着”,那是身外的因素,自己如何解读自己的选择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3-29 01:22 , Processed in 0.04228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