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60|回复: 0

[2020] 散笔:问时醒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2-23 15:2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茬茬长大,人间世代,惯见生发。
  鱼肥了,杀了吃;羊肥了,或烤了品或煮了嚼。没有人注意鱼的眼睛、羊的哀鸣。
  澳大利亚的山火,将一群群野兽炙成了尸体,陈列在麻木者的视线里。

  非洲蝗虫聚集掠飞,数量超过七十亿,它们以夸张的速度,模仿了人类文明的“行迹”。
  借人之手,凭人之欲,细菌跳跃式迁徙——它们的好奇踩塌了人的好奇,幸免于病疫者只学会了忘记。
  街道本是用来拥挤的,你追我赶的日子,仿佛可从开始到开始,似乎大地从不颠簸,岁月笔直。
  追鸟的飞机超越了鹰的身姿,人类傲慢的嘴唇,撇出了神祇一样的贬义。

  庞贝古城已在海底,复活节岛上的石像孤苦无依。金字塔下的人面狮身雕塑,还是默默数着沙粒。
  古老的象形文字被束之高阁的年轮中,频繁搅动的狂风已让高楼大厦无动于衷。磁极位移的速度越来越急。
  也许物联网全部接通的那一天,人寰不再是一个完整呈现的故事。

  众生沉溺于人的法条太久了,直把法不禁止则合法的事,做到了极致。
  然而悬在头上的自然法则片刻未曾迟疑。只不过亢龙有悔,世间从来是“惯子如杀子”。
  人类的惯性接近尾声,不信去问周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3-29 01:37 , Processed in 0.04423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