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43|回复: 0

[2020] 意识流:苦等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3-7 22: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世情缘,以淡为散,以散离远,以远疏忘。因为缘于情,而不怨,而不恨,而不戾,而不惦。虽回不到初见以前,世俗常温下,可做到不相关。

  天气状况影响心情,年前年后,不少人似乎更有感触了。天色明丽、气温和暖,心情就开朗些,阴霾雨雪、冷冽风寒,神情就紧蹙些。心态决定情绪,而气象影响心态,看来说到底,人与天地物候还是有机的同在。麦子已经返青了,期望春脖子再短一点,以丽日和风给暖人间,召年轮回归祥瑞。

  欢悦从哪里找?自古至今,人世众生踏遍千山万水、历尽春夏秋冬,尝百草、酿百物、觅知音、敛金银、翻典籍、览朝夕、觉冷暖、思枯荣、辨成败、计得失、经聚散、问生死,结果还是一无所知、一无所获。蹲在田间地头专注地吧嗒着烟袋锅子的老汉,那一刻眯着眼最是享受,感觉赛神仙;搂着小蛮腰走在都市马路上,小老板觉得自己是最成功的人;捧着孩子的入学通知书妈妈喜出望外,没读几天书靠保洁和拾荒维持生计的她第一次觉得生活有了光亮。这些都是身外世界的互动性快乐,而非内心寂静的怡然,内心的祥和之悦只能从心底悟见、只能从自心滋生,那其中既有天命,也有修行。

  动辄以“名义”说事是一种乱象。比如,以患者的名义,以消费者的名义,以历史的名义,以法律的名义,以人民的名义,以国家的名义,以民族的名义,以健康的名义,以公正的名义,以道德的名义,以善良的名义,以家长的名义,甚至以上天的名义……其实很多时候,那名义背后,就是一个人自己的意愿,就是几个人的想法,就是一伙人的意志,就是一个机构的欲盖拟彰,就是一个集团的利益规划,就是一个阶层的共同追求。名借义指,无非是声势和氛围,无非是名正言顺。但那被名义的人是否愿意?不愿意的话,又如何以自己的名义维护自己的名义呢?

  年轻时,很是讨厌家里长辈替自己做主。那么请年轻人一定要记得,等自己也成为长辈时,必须克制自己,不要再替年轻人做主。唯只如此,才能打破死循环。

  少换一件新衣服,少买一双新鞋子,少点一个菜,少吃一口饭……这是克制自己并适应未来社会的前瞻意识。“新冠”必将带来“新态”,非常酿非常,非常启非常,非常致非常,非常至非常。也许有人已彻悟。不要,不要,不要,就是以另一种方式,修抵了完美世界,简约适度的生活,不再千头万绪,而是淡如水、清如许、自如来。变了,变了,变了,变可变非常变,非常变非得变,醒着的人惟有攥着心念里的最本真,才有本我的初衷不改。

  人类从什么时候开始“烧包”的?这得静心回忆一下。大约是从神离开地球以后,约过了三四百万年,从人折腾人、人喜欢折腾人、人折腾自然万物开始的吧。东方有燧人氏,它发现了钻木取火的技法,但它没有告诉后人,一切皆有化为灰烬的时候,没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道理,没有一棍子打不出个屁的永远驯服,没有不散的筵席,没有一成不变的章法,没有世世代代的福气和运气。一个人如此,一群人如此,整个人类亦如此。

  南国油菜竞开花,齐鲁野草亦发芽,待到莲峰映山红,去向乡村讨杯茶。

  仰首望天云风渡,低头见叶兀自绿,谁说春来鸭先觉?弗如草根知暖处。

  发一张图片,供网友们通过直观,去联想庞大的泰坦尼克号倾覆事件。图中有巨大的游轮,较之并不算很大的浮冰,显得那么微小。人类之于自然,说高山之与尘埃,不算夸张。

  蛮力只为儆俗人,迁就惯坏东西邻,兵有兵法诗押韵,秀才不谙英雄魂。

  黄昏落日大明湖,寂静冷峻水宽余,惊蛰过后生机再,垂柳邀荷绣春图。

  当人类看到其它物种走向末路而无动于衷的时候,人类的末路已经启程。风来得早,雨来的早,它们见过的忧伤,如恒河沙数,只好不再计较。岁月的背影,凄美而渺遥,云知道,人不知道。

  疫情会过去,但灾难不会绝迹。暂时的庆幸之外,应该在智识的卷册上,用大字刻上痕迹,那不是疤痕,那是不该忘却的痛。

  寒季寻山遇农庄,圆囤戴雪福满仓,素裹虬枝迎稀客,檐下灯笼唤春光。

  假如岁月不断,期望用余年等到一个结局的突现,那一刻若真到来,实不知该笑该哭。倾斜的节奏早已起动,大势无力终止。未来必有一串名字,会被历史反思者篆刻或扔弃。腐烂或坍塌不是讳莫如深的定义,滋生新的奇迹才是废墟的价值。

  油煎黄脊鱼,扑鼻炸脆香。少年深记忆,闻味思家乡。岁月不曾老,食客已半荒。山高水长流,心念行无疆。

  所有想找到或已有存在感的人,必须明白一个道理,一旦被命运注意,那就再无挣脱之时。要知道,命运像一根绳,两股交织,一股是幸运,一股是厄运。欲得者,须有失之准备。

  在深冬捧一把雪,就想到了麦子。在盛夏流一滴汗,就想到了枯竭。我们离不开粮食,我们也是粮食。

  最踏实的寐眠,是枕着自己的胳膊。侧着睡可能有梦,仰着睡或有鼾声。无论乡村还是城市,唯独无垠的黑暗,最敛静宁。

  最深沉的冬眠者,该是原野上那棵非常苍老的树。即使春风软化了冰雪,摇醒了鸟兽虫鱼,它依然酣寐不苏。只有大雁惊扰了天空,它才会舒展虬枝,撑开一树婆娑。但是它却是睡得最晚的那个,直到斗转星移,不愿凋秋。

  广播里说,来自社会各界层的志愿者群体是凡人善举。这话一点儿都不夸张,他们不只有善举,还有义举。不计报酬,不图回报,只是为了内心深处那固执的信念:让无助的人、病困的人、老者和孩子,能适得其所。他们就像当年推起小车“支前”的庄稼汉,都是平凡的无法再平凡的人。不少靠自己打拼才能生活下去的人,这次成了志愿者的大多数,就是平时人们惯称的社会底层,可他们最热爱生活、最敬畏生命、最信奉良善、最崇敬义气。“春江水暖鸭先知”,因为他们就在水里,一直泅渡在岁月的河流中,只是为了心中的念想、生活的如愿。平凡人的世界,自己是自己的指望,而不执奢望。

  人间生活大体可分为两块,一块是表演,一块是支撑表演。大多数人的大多数时间是处在非表演区的,那其中没有人活的很容易。一根根绳子勒着,一份份心牵着,一天天熬着,不管念想里那点光亮有多大。脱下甲胄,虚弱的人依旧虚弱,脆弱的人伤痕累累,得意的人只是一刻麻醉。即使靠表演支撑生活的人,亦然苦乐自知、苦多乐少。做人好难,可众生从一开始就没得选。

  人生是一场秀,秀完了立马走。许多恋恋不舍的人不愿离开,总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事没有实现。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角色就是如此安排,未完成就是注定的剧情。

  所有的冠冕堂皇,全部的理由和借口,一切掩饰和标榜,归根结底就是为了活着、为了生活、为了想要的生态。人一旦伸手想要了,立刻就会陷入社会的泥淖。岁月荏苒,几乎都活成了遗憾。

  彻底心灰意冷、真正身陷绝望的人都走了,这世上剩存的都是心存侥幸、抱有指望的人。

  许多人之所以轻易就对耳闻目睹的人和事件报以同情,是因为他们总觉得自己好像活的较之更好一点。

  自欺欺人很可怕,因为自欺欺人者不知骗过了谁,却自以为已瞒天过海。

  日出不忆梦与谁,夕阳无悔错几回。望向潋滟心潮落,花芽蹙影情隐帷。

  地球是盘棋,落子无悔。不少自大者以为自己是棋手,却在不由自主的趔趄中恍悟:自己只不过是一枚棋子。哪怕上苍已沉默了一千年,人类也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候鸟一直比人聪明:它们知道何时离开何时回来,从没把自己当成主人,也知道这世界有多大自己有多渺小。它们只把自己当过客,绝不让自己当房东。

  知性公民应该学会识别骗局而不说破,但绝不让它得逞。

  穷没有流浪的自由,富没有闲暇的快乐,那么这一隅表象之下的一切,都很可疑。

  不择手段的人,只能滋生于不择手段的社会。权力只能恫吓惩治危及权力的顽劣,却对善弱毫无助益。

  今天节气是惊蛰,你看到苏醒的人了吗?他们只不过换了个姿势继续做梦而已。

  接了个电话,是某保险公司推销贷款的,没听完如何快捷取得贷款的程式就挂掉了。心里对自己说:贷款花是方便,难道不用还吗?近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借贷经营、透支消费以异乎寻常的速度灌输到了人们的思想意识,以借贷为荣、以积攒为蠢的观念业已形成。寅吃卯粮、消费膨胀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如此美好生活是否值得追求?吃不起不吃,住不起不住,上不起不上,难道不是量力而行、安身立命的知性生态吗?心野了,就会忘乎所以,人间烟火中,妄念是最难消弭的祸端之一。

  无论信仰什么,总还要低头看路,总还要俯身劳作,总还要繁衍生息,不然的话,信仰的客体都没了,图腾谁识?

  寂寥的大地,已有迫不及待的青葱。勤劳的人不忍土地荒凉,犁春的劳作播下了希望的种子,岁月不虚,定有回馈。追求是人类的强迫症,虽然说不清终极的意义。一畦畦青菜泛着绿油油的光,那是能量转换的表象。惊蛰惊醒望红尘,春风十里暖俗人,本是自然造一物,竟向气象讨心神。

  人生弗如初相识。这情结表现在人间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人们发乎本性地喜欢小孩子、小狗狗、小猫咪、小嫩芽、小玩意。这也许是自然之力内蕴的一个伏笔,它导致了故事的衍续,为成年人的世界、成熟物的互动、成品状态的冲突,夯实了基础、要素和条件。世间万物,皆在一种逻辑中存在,而那绝不是人的观念中的理所当然。

  即使有一天,人们脸上的口罩可以摘掉,而心中的口罩不妨就一直戴着吧。

  有时候,某些触动会让人们十分厌恶自己。因为,那时候人们会发现自己少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那恰是自己内心最渴望的。

  抚摸着自己的坟墓,灵魂最后一次仔细瞻仰了碑文,碑文是朋友们给他的结论:曾经他是个人。凄冷的世风中,离去那一刻,灵魂终于选择了相信,相信人世间还有温暖。

  成年人看不懂孩子的眼神,也看不清耄耋之人的瞳孔。于是他们只好去揣,直把童真和漠然解读成了弥漫功利的世界。

  童话都是成年人写的,他们以为孩子们能听懂能理解,直到孩子们也长大成人,回忆起童年时的疑问,成年人才明白,自己曾伤害过孩子们心中的世界。

  专注地做好实业吧,只要产品是众生须臾不离的,就不会被人们离弃。别被一夜暴富心理绑架,以钱生钱的行当没有创造价值,那只能导致自己架空了自己。企业家最开心的事,应该是世人对产品的信赖和依靠,而不是参与纵容和鼓励欲望无止。更子年的突发事件是个刹车片,它会惊醒不愿沉沦的灵魂。如果重新洗牌后实业家还拿不到一手好牌,那这世界必将在浮躁的路途上,失去未来。

  更子年爆发的灾祸对旅游业涉及的行当带来了重创,这已定局,而且还开启了多米诺骨牌效应。当经济基础支撑上的服务业陷入空转的时候,人们会反思自己的消费观念是否被魔幻现实主义误导太深。历史一再证明,好奇心和放纵情态,会抹杀人的自我本愿,盲从意识只会让自己误入瞎子点灯的怪圈。生有百年已是上苍的容忍,其间到底需要什么,才是觉者必须反向内心的深刻追问。欢乐是一瓶酒,你不喝它就会一直在那里。

  对有些人来说路通向开始,在有些人看去路接洽结局。人们决定不了开始和终局,所以人生的本质就是过程,就是在路上迁徙的过程。这个过程中发生的故事,自然也就无所谓开始或结束。

  尘世一回,没有原始的标签,每一段都是际遇。人形走动的日子里,惟有心向所指,才是情思所依。生灵之旅,先从相信自己启明,进而相信它。希望是每日升起的阳光,向往是一股股紫气,入了魂的年轮,每一圈都是更深的镌刻。无所谓少,无所谓多,心动一刻,不可改写。

  曾经,众生崇拜过谷神。后人认为那是落后和愚昧。他们心里可曾领悟,那决不是迷信,那是对劳动的最具仪式感的虔诚赞美啊。如今人们崇拜不劳而获、崇拜一夜暴富、崇拜一串数字背后的价码,却忽略了勤奋的无限价值。楼房越摞越高,自由和快乐却越来越少,空虚的心灵和贪婪的嘴唇,已越来越吃不饱。古人知敬畏呀,敬天敬地敬父母敬大人;古人知信仰呀,信山信水信兄弟信万物;古人知珍惜呀,惜器惜物惜时光惜真情;古人知禁忌呀,忌心忌口忌狂言忌妄语。今朝世人皆忘形,及时行乐断子孙。望着山坡上那棵老槐树啊,孩童的眸光可曾看到微弱的灵犀?蜷缩在钢筋混凝土框套的生命啊,还能找到土堆的坟墓吗?灯亮了,谁数到了那第九十九颗星星?远离虫鸣蛙唱蝴蝶翩跹的世界,人类距离如机器一般的存在还差几年?搓了一把麦粒让我尝鲜的大娘已死去三十多年,她那双粗糙的大手至今我还记得,而麦香的味道我已忘记。吃饭不香、拉屎不臭的现代人,无尽的苦恼还能向何方祷告?

  如果传统的精致的农业文明体系在相当长的历史阶段中无法从世人根深蒂固的思想观念彻底剔除且不愿全部泯灭的话,倒不如尝试乡村依旧传承农业文明的习俗久远且又印迹深邃的精要而城市则完全推行从工商文明转向科技文明乃至后科技文明的生存模式,其间允许两种文明如基因螺旋一样绞缠却又各自保持独存还可跨界交互以达到优势互补的崭新境界。当人类发现穿越了多维空间局限或自如地往来于古今相连的时间和地域,那么时下所有的谜面与谜底都将以全盘透明的样态改写意识的执拗和智识的断义。

  盘古开天地势坤,断崖碎石刻年轮,莫以岁月计失得,转眼物事化风尘。

  树藏精灵侧耳听,石压密码待春风,物象随性慧眼读,刹那觉悟进虚空。

  若你不是一朵众人注目的艳丽的花,不如做一棵安然的小野草,这世上最难求得的是自在逍遥。瘦豆角有瘦豆角的味道,肥菜椒不耐炒,炖不老的豆腐块啊,怎比得上炝油皮的咀嚼。天地万物各有各的蹊跷,我的爹爹就有耐心伺候那只懒惰的大脸猫。

  所谓走出世界,其实就是走出自己,以陌生的视线观察自己的思想意识和言行举止。这能做到吗?能做到,每个人灵魂深处都有一面镜子,哪怕痴昏的人也能发现它。对,它就是不喜欢自己的那种情志。

  意识不到这个世界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那是愚蠢,意识到这个尘世正在发生深刻转折而无动于衷那是麻木,意识到这个人间正在发生不可逆的变革而无能为力那是黯然神伤,意识到这片天地正在发生改变却不置一词那是厌倦……变化是变化的起点,转折是转折的动力,变革是变革的无奈,改变是改变的过程,而最终还是一场枯荣,挡不住升温的风与撕扯的寒冷。

  每次遇到不适的转折,人们都期盼早点回归“正常”。而其实哪有所谓的正常?只有被动地习以为常罢了。

  有一种人的结局是被敬而远之,有一种国家的处境是被敬而远之。敬而远之就是孤立,孤立者,寡欢也。

  一茬人有一茬人的活法,一帮人有一帮人的弄法,无关是非,只有成败。古今中外没有可借鉴的经验,只有断章取义的模仿。聪明人选择的是不在乎,偏执者谋取的是侥幸。但最后都是一瓢泼出去的人,或入了缸、或汇了河、或渗了土,或进了锅,结局不一样。

  死的轰轰烈烈,比活的默默无闻,哪个更符合生命体的意识选择?也许答案莫衷一是,但说出口的都不是真心的意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3-29 01:20 , Processed in 0.04230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