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26|回复: 0

[2020] 散文:梦里流觞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3-14 09:37: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昨夜梦很长,没有任何逻辑,只有灵魂游走的任意。
  在梦里,我梦到了一朵尚未开到极致的玉兰花,月色中,它泛着白光,像一只振翅欲飞的白鸽。它仿佛已听到我靠近它的脚步声,听到了我并不匀称的呼吸。一阵轻风抚过,它似乎朝我点了点头,那一刻,我忽然记起了一个句子:为了那一刻,我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水中的白莲,枝上的玉兰,还有世俗中的栀子花,都是以司空见惯的姿态,隐约在时空的迁延中,它们也许是灵魂的转寄形式,为了一个心愿而形化于一段时间的陪伴,哪怕只是一瞬间,只是一眼的看见。

  梦里我还听到了大海的叹息。是的,是叹息,而不是潮汐的涨退声。
  我以心语与大海作了一次问答。它没有回答我,又仿佛回答了我。我只在类似自问自答的境况里,完成了意会。
  波光嶙峋的午后,我看见了海鸥的交尾,那一刻我明白了什么叫注定——从混沌之处的一枚蛋,到相遇风中的呼唤,没有哪一种生物体,能抹去规程中的使命。有时候,因本身就是果,在不可揣测的岁月深处,刹那不是人类所能理解的时间长度,而是情节的改写。

  不知身在梦中的境界,我看到了流星。
  它们像是一个队伍,七八条弧线划过我的视线。我对身边的你说,你可以许个愿了。我不知什么时候,你出现在我身旁的,而我也不确定是否认识你,而你就那么自然地出现在了那里。你看了一眼疾驰而去的流星,又看了一眼我,然后不可置否地笑了。
  你的笑容唤醒了梦中的我的“记忆”。哦,你到我身边,不就是我的心愿吗?

  迷迷糊糊的不止是梦,还有行走的方向。
  我在梦里,竟然走到了垓下。远远地,我听到了一阵楚歌:今夕何夕兮?搴洲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中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歌声像那一只只火把,若隐若现又句句入心。
  这世界是真的吗?我是在梦里吗?我问自己。

  梦醒来时,我犹在念叨:这世界是真的吗?我是在梦里吗?
  此刻,我已落笔成字,我还是不甘心地问自己:这世界是真的吗?
  而我此生,将无法回答自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3-29 01:49 , Processed in 0.04063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