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38|回复: 0

[2020] 意识流:不说穿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3-15 22: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听海知悠远,追梦忘眼前,松枝指向处,白鸥逐风船。沧桑刹那去,回眸望桑田,只盼暖阳照,思念化团圆。

  春风吹面不寒时,愿在礁岸看到你,你像天使临世,告诉我那个好消息。我已发出邀约,愿能从花开的正午,饮出满杯的欢喜。心净的岁月,只想与年轮和经历,吟诵一首安详的诗,我想其中必有一句期待,落笔于彼岸那时。

  品德和才能,本是相得益彰的一体。分开说是有目的的。

  艰难刚刚开始,世俗人生必须摁住火急。燥怒易生极端,忧愁很伤心肌,揣一颗过日子的心宜望长远,顽韧耐磨才能生生不息。荠菜知春到,出土舒青叶,不久它们就会开出素白的小花儿,它们不问西东,借一股暖风就完成了一茬一季的机缘和使命。凡人如草,不必眼高手低,吃干饭还是喝稀粥,总要熬年度日,为只为,那明天的希冀又希冀。

  世上有一种无能,叫不忍。红尘有一种无为,叫不愿。人间有一种无力,叫不期。因为不忍而不能,因为不愿而不为,因为不期而不力,斯是人生另一种真相,旁观者亦为之不解也。

  其实你不耻下问的任何问题,心中都有答案,之所以问,是为了尊敬,是为了求证,是为了共识,是为了虔诚。可是你只选择了符合心迹的融通,而暗地里否定了那些不同。人世间没有辽阔的认知和判断,一切都会绕着自心的原点偏移。客观无我者绝不存在,达成自以为是的公约数已是难得。

  堵了口,换不了心,世上还有明白人。捆了手,拴不住神,红尘还有不屈魂。融化需要时间,冰封需要过程,此起彼伏的那一天,才出英雄。

  活着,真是一场侥幸。不信回眸看看来时的一路,任何一个意外都可能使生命戛然而止,任何一次病患都可能让器官罢工,任何一个因起都可能导致极端,任何一种际遇都可能噬魂碎魄……从婴儿未被一口奶呛死到儿童未被一次跌倒磕死,从少年未被一辆车撞死到青年未被一架飞机摔死,从中壮未被一瓶酒醉死到暮年未被一棵树压死……平安健康活到老,想想都是奇迹。人能发着牢骚、受着憋屈、算着得失、品着悲欢,见到生命的衍展,望见夕阳西下,已是大福报矣。

  芽绽花开,本是一种忧伤。过往已往,梦醒红尘又一场。但是你却如此喜悦,仿佛前世不曾漠荒。果垂叶落,本是一种安详。缘因达成,果然岁月不空谎。可是你却如此寂寞,恰似今生未曾激扬。世间是一次又一次的淘洗,人生是一段又一段的释然,根本没有承传,只有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替换,这次你扮演了幸福,下一次你可能要出场辛酸。假如把追究缩微到原子、放大到行星,你一直存在其间,不再计较冷暖,动静化变之间,无非是,灵感一闪,无非是,本心一念,或纠缠,或无关。一杯茶从烫手到凉透,时间已丢,记忆已丢,形入定,神远游,一任云风流散。

  生命与意识的缠绵,在一个古老的原点上启动,人生自诞生之日起,就怕死,就怕疼,就怕失去,就怕未知和不明。那年六十一岁的老哥哥失去了唯一的儿子,摩托车是无辜的,却被他诅咒了一次又一次。摩托车是人类科技前行的产物,它曾经代表先进性。一位好友醉死在五十二岁,酒是无辜的,却被他的妻子怨恨了一次又一次。酒是人类瞭知化合作用之后第一件神奇的发现,它象征了人类从本能走向了懵懂。小伙伴在人生的四十三岁时毅然作出离异的决定,如醉如痴的爱情曾让他激情如风。人生其实没有选择,能选择的全都是规定的剧情。我们在这里,我们也在那里,我们或许只存在于意识,肉体和形式的载荷,不足以当做凭证。然而我们只能选择信,因为除此以外,除了茫然就是虚空。阳光以我们可见的波长、以我们可感的温度,照射着我、暖煦着我们,它以我们并不在意的机理给我们和我们感知的世界以能量,启明了我们的眼睛、触动了我们的神经,我们在慢的呼吸、缓的心跳、雾状的思绪中,陪衬着岁月,趋向生动,趋向完成,趋向过往和未竟的通融。

  近日读到一句诗:我见众生如故,缘来总是重逢。鲜明的轮回氤氲悦然入目,仿若能量守恒,恰似四季更替,好像昼夜衔接,如是似若如来。可是桃花依旧,已非那时一朵,故已故矣,物回人非。三千大千世界,无难生有。

  制度源于人,所以不是真理,不牵涉神圣。它是人制定,也是人知通,还是人遵循,更是人支撑。拿掉人制度是什么?那是机器和自然物所不能理解的。

  人工智能越是普遍运用,职场人的效率将越低,个人自理能力将越差,程式化思维将越严重,除了极少数精英大多数人的创造力将越差。这个闭环式的“前行”模式对普通人不会是福音。

  大国政权崩塌、疆土离散、民众分裂,大多是源于内部的“反作用力”,而不是外部因素的力道。但天不时、地不利和外部干扰,起到了推波助澜的造势之功效。“反作用力”是由精神颓废、文化虚无和经济低迷的合谋共鸣达成的。

  疏慢下来的世界,安顿不下的灵魂,嗷嗷待哺的肉体,日渐窘迫的生活,仿佛是刹车,恰似是减速,更像是转拐。回不去了的过往再美好也只是记忆,追不到的未来再奇幻也只是憧憬。但是力量的积蓄是需要发泄的,情绪的乖张是需要排遣的,心理的压力是需要释放的,怨愤的气息是需要分流的,生活的压力是需要支撑的,一时的突兀总会终止,可后续的负面影响将不断膨胀和凸显,引导和疏通、稀释与支援,将比封堵更艰难。不漠视,不拖延、别招惹、别激化、勿侥幸、勿套路,体制内外、上下左右同理心,才能度过更大的难关、更暴躁的危险期……

  有人活的像垃圾,有人活的像美玉,有人活的像刺猬,有人活的像面团,有人活的像演员,有人活的像观众,有人活的像冤魂,有人活的像菩萨,有人活的像英雄,有人活的像蛆虫,有人活的像贵族,有人活的像市侩,有人活的像机器,有人活的像蝉虫,有人活的像游侠,有人活的像耕牛,有人活的像酒鬼,有人活的像居士,有人活的像诗人,有人活的像厨娘,有人活的像南瓜,有人活的像鱼翅,有人活的像神仙,有人活的像囚徒,有人活的像山泉,有人活的像染缸,有人活的像种马,有人活的像僵尸,有人活的像他人,有人活的像自己。好像那是命,其实那是命,似乎是修为,其实那注定,荒唐满纸泪,阴干阳不净。

  地球上只要还有人的欲望,人类就不会灭亡。人世间只要还有追求,就一定会有信仰。人心中只要还有恐惧、祈求、寄托,肉体上只要还有饥寒、痛苦、死灭,就一定会有宗教。人类只要还有好奇心,就一定会有哲学。如此而已,简单的因果,原点只一个,表述各不同。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诗经中的一个短句因为日本捐赠附言,重新唤醒了中国人对古籍文本的记忆。其实那是已经文学加工了的语文,因此而把古人朴素的情感升华成了诗意的表达。其实先秦时期及春秋时代人们那坦白直露的爱恨,没有现今文人解读的那么复杂。如今有些话我们还能听到:有我吃的就饿不着你,有我穿的就冻不着你……哥哥你先上路,小弟我随后跟上……拿去,一家人别说两家话。铮铮铁骨里,中国人从没丢弃那个义字,哪怕金钱像魔法一样为所欲为,仍还有摸着心口血气不冷的人,在为这个本不可救药的世界,走向了信仰的祭坛。听中国之声——我是志愿者节目,为那个曾经是皮划艇运动员的志愿者娓娓道来的话语所感动,出生于六十年代末的地地道道的湖北人,疫情来临时,她怡然挺起病弱的身体去当志愿者,却对来自全国各地援鄂的医务工作者深怀感恩之情,她含泪拍下了挂着“汶川感恩有你,武汉要雄起“条幅的四川农民支援武汉的车队的照片,她动容地对丈夫说到了一首歌:你不站岗我不站岗,谁来保卫祖国谁来保卫家……修我甲兵,与子偕行。闻擂鼓而出,擎旗号而冲,人世间,总有活出人样的人,他们与雄狮与战马一样,即使倒下,也不曾放弃生命的尊严——为子孙后代竖起路碑的人,连风声都为他们颂歌。红尘一路,别矫情,别说那些阴恻恻的话,活着都很艰难,艰难的人一直不屈地活着。不抱怨而深切热爱生活的人,常常很粗糙,但始终秉持本真的性情。他们才是支撑人类繁衍生息的真实力道。

  自愿且主动帮助他人的人,却时常自己陷入困境而不愿求告。这种人世沧桑,每每令人唏嘘。所以常见有人忿然:都说好人有好报,可为何祸害到百年?

  有人不动一锨一锄、横草不拿竖草,却养尊处优、怡然自得;有人每天汗流浃背、年年入不敷出,仿佛这一世是来偿还。这其中的机理真的是命运的安排吗?是也不是。大多数人活的无奈,正如一个词形容的:投鼠忌器。因为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完全是自己。

  所有懂得爱人的人,一定曾被爱过。

  心地善良的人,一定会有遗传基因,或一定曾被善良的人、善良的事例打动过。心灵是一张琴,一旦被拨动了,那或凄厉或柔和的音符,将绵延无尽。

  这次新冠病毒提醒世界,这个地球上,不只有人类,也不允许只有人类。

  把这世界上所有的突兀,都看做是对人类的惩罚不算妄言,因为那是一种人类智理意识中最是难得的自觉。

  一杯浓茶自品酽,听风晃柳扰寂然。孑然漫步山水画,何必邀月凭楼栏。原本红尘一念起,晨升红日夜星船。

  落潮捡拾裙带菜,蒸煮熟透凉拌吃。海岸风味宜下酒,可惜趔趄无扶依。

  也许最是精致的一直不曾消匿的传统习俗中,暗含一种可驱寒祛病消灾的机理。鞭炮隆隆过除夕,火色暖亮迎新岁,“闹春”唤起精气神,红纸楹联祥气会。如果通过所谓的一时之偏见和傲慢,以过度的解读和非自然之强力刻意稀释世俗规约,其后果就是心散意散信仰散。传继久远的民俗是一方族裔心中最大的仪式感,它们像一种人文脉络里不可剔除的“生物钟”,到了那个时点,心灵深处就会醒来一份惦念、怀念和信念。民族是个文化概念,灭了文化含义——不管它多么古老和陈旧——就是失去了民族性。一些人或许出于无意,但也许是出于故意,那很是值得警惕……

  许多人希愿世界日趋美好,并为此全力以赴去奋斗,根本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为了她、为了他们、为了她们——所有热爱的、珍爱的、挚爱的人。如果缩小成个人相关,那也是一己之私,如果放大成族群一体,那就是共渡苍生。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而其实每个人都不是完全的自己,就连一只蝉,也离不开一枝期待和一个夏季。

  从全球新冠病毒蔓延情况看,即使隔绝所有人员往来,也无法断开那些无症状的多渠道、多途径的传染源,况且一个地域一方人群无法做到长期断开国际往来。那么如果此病毒不会在高热季节自行消失而隐性潜伏的话,就一定会卷土重来。因此对缺乏免疫力抵抗病毒的人的唯一希望就是疫苗的诞生和人工抗体的补充。

  从南亚国家传播情况看,新冠病毒虽然忌惮热度,却不会销声匿迹。因此民众心理应该调试对应情态,否则不只口罩摘不下来,阴影也将长期笼罩在意识里。寄望于新的生活习惯,祈望于医学科技攻关,希望人人安然无恙,就要从自心从容开始。我曾说过,未来已来,并不美好,但此刻已是难得,彼时无须忐忑。走着走着,大约就是归宿……

  一次次关键时点、重点人群、相关国家的病菌袭击,不管是人的还是畜禽的,难免令人感到蹊跷。无论是否涉及阴谋论,都应宁愿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看不见的暗战早已开始,从网络到基因,从组合到套路,人类社会正在以不可逆的趋势走向搅拌与澄清的分界点。只希望尘埃落定的那天,多数众生皆安然。

  世界在大洗牌,各大国都在加紧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小国只会也只能选择机会主义模式。越是变局当前越是要完善机制队伍,必须形成一呼百应的阵势。以变应变、以果断做决断才是王道。

  沿着路走,还是随着心走,都是在走。也许路向与心向一致,也许南辕北辙,但总有抵达的时候。只需要回眸时,忘却忧愁。

  如果那条路,能迎来你归回的身影,我愿站成一棵树,把双脚扎进泥土里,从此敛藏流浪的心和追寻的梦。如果那个礁岸,能等到你归回的风帆,我愿化作一块青苔,把思绪印染在礁石上,从此只把昼夜交替数成天老地荒。生命湍急,而灵魂不死,意念所指,时空无止。红尘滚滚云飞扬,谁先放弃?

  心念深处,一直有一盏灯。惟只自愿的人才能点亮方向,进而走出阴影下的彷徨。神说要有光,那就点燃心灯吧,所有的觉悟者都能看清世界的模样。

  不必纠结命运的底牌,只需看清桌面上的牌,打好手中的牌,到后来,已不用猜。

  三月的山水田园,渴望蓬勃的绿色荏苒,在花与花、叶与叶之间,等春燕翩跹。过往的日子熔留在心中的阴霾和寒冷,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冲淡,一个突兀的恐怖纪年,无法以忘却而推远。庚子岁,全球记忆都刻上了荆楚大地,身在其中的湖北人,也将把亲身经历,向一代代人笔记口传。齐鲁大地回暖很慢,走出门户的人皆有一丝茫然,仿佛劫后余生,又像大梦醒还,昨日的祈愿,今日的期盼,是否还能重启勇气和憬愿,笃信广袤的土地与晴丽的天?不管人们信不信、发现没发现,很多很多将要改变、正在改变、已经改变,遗留的后续已经显现,以后还有什么无法预判。只希望借春华夏茂,化哀愁为释然,以期向前行远,以期静好安然。

  了解了什么是大千世界的人,就明白所谓“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愿望,一如井底之蛙的憧憬和遐想。人体内部的世界也很大,那其中也有驿动的生命“想到处看看”,可结果也只是“想想罢了”。心念一动不如一静,静之极致就是入了无限,无限无印才是值得“看看”的境界。

  人生如花,最美的实现是绽放,绽放即是全部完成。但是如果绽放没有阳光雨露的欣赏,还是会留下了遗憾。吐芽到绽放即是因果,而绽放到结果则是另一个因果。独立完整的人生其实只有前一个因果,而动物性原型机理则是为了后一个因果——人类亦然坠入了那个轮回而以为是天经地义、不能自拔。

  一位老哥曾对我说:孩子被他惯坏了,动手能力特别差,虽然混了个不错的学历,而至今仍无一技之长,看来只好让他考公务员了。听他的话好像听幽默段子,但他的话却并非没有一点道理。他的话不是黑公务员队伍,而是对社会分工专业性越来越强的映射——拼生活除了要进门槛,更需要技能,有技能就是有本事,有本事就是有了一定的本钱,尤其是想游离于体制之外自立生存的人,资本之上,没有脑力和体力,想活的滋润很难。别奢谈所谓资本的力量,善于发现、善于独创、善于探索社会趋向和生活必经,才是勇立潮头、长立不败的能量。而今非常可惜、令人耽忧的是,不应当官的人当了官,不会当官的人当了官,不能当官的人当了官,不可当官的人当了官,如此下去很要命……官场的非专业杂烩型结构,既让官员排斥了对专业咨询机构应有的尊敬,又出现外行瞎指挥的恶果。敬业精神不止是专业行当和经济领域,政治领域的职业操守和敬业精神更是需要深耕——繁文缛节、规程格式并不是很深奥的难题,最难的是知民心、顺民心、博民心、聚民心,解忧助困、清明世道。居庙堂之高不思进取、不悯苍生,当官做老爷且又混天聊日熬资历,终究抵不过人间岁月的人心所向、大势所趋。

  文化的尴尬在于,原来的近百来丢的丢、毁的毁,而新的又多是邯郸学步、西风东渐。所以往回找一片茫然,精华的没了脉络,糟粕的实无味道,往前看吧,都是人家嚼过的,除了水土不服,还有隔靴挠痒的感觉。创立新的体系谈何容易,那需要时间和力道,更需要找到原点、基点和支点。根不正则苗不壮,四不像雕刻令人沮丧。

  一个人,一个行当,千万别有博取贪天之功的心思,因为那是自毁福禄的觊觎,那是违逆大势的僭越。唯有锲而不舍,才有金石可镂。专注学沿、顽强经营,自有天道酬勤、水到渠成的收益。该来的总会来,不该有的有了反是祸,此言历来不虚矣。

  看到很多自媒体制作的全国各省驰援湖北的视频,大多很感人很震撼,但都未能涵盖所有驰援地区和民间人士,希望国家有关机构将全国各地的照片、视频和事迹梳理汇总制作一个专题大片,配上国产的背景音乐,发布给全国人民观看,以提振民族精神和中国豪迈。全民抗疫的亢奋情绪很有能量,希望国家和各级能珍惜这份爱国之情、同胞之义,全力引导好、爱护好、延续好,把它转化为振兴经济社会、改进发展模式的巨大动力。

  生活不全是吃,生存又必须吃。吃是生活的选择之一,既满足于生存需要,又是生活质量的体现。吃能鉴别一个人的品味,更能辨认一个人的品质。不把吃当大事的人大多能成大事,一心盯着吃的大多吃不出什么格局。所谓美食家,无非是想在满足口舌之快的同时,再弄出门道,博取格外的收益。粗茶淡饭与食不厌精并不冲突,而是不同处境的自觉选配。物质条件虽然决定意识形态,却无法抹杀意识形态改写物质条件的反向作用。食色性也,其实说的是食色动物性也。人性之光,只取决于心灵,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也是已经有人做出来的史实。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没有人敢武断所有的结论。

  猪肉白菜炖粉条,解馋充饥好酒肴,北方一餐香滑菜,世代口福记忆牢。

  春水柔光映晴天,荒草新绿未说穿,闲垂钓钩不羡鱼,一壶淡茶品清欢。

  魔幻现实已不是理论上的概念,而是一些人的当下际遇。在选择性忽略和刻意掩盖下,许多苦难被稀释被轻薄,而孤注一掷后的重生无以言表,习惯性的感恩却十分沉重。历史总有揭开伤疤的那一天,因为病根将在时间面前无法藏敛,当苍白的华丽与虚弱的宏伟如烟消散的时候,人类已有勇气和能力,还原那一张张丑陋的脸。

  本来是大祸临头,却因祸得福。这福不是某个人的福,而是一个族裔的荫德所致,然则这其中隐含着教训,启发着反思,如果依然故我、傲慢自大,试问苍天饶过谁?一人一群一类之荣辱成败不足挂齿,一方一境一后土的祥瑞才是至高的图腾。所谓但愿人长久,还需未雨先绸缪,万勿沾沾自喜误了苍生。机会只有一次,再无侥幸转圜。

  不知死者不谙生,冷暖自知梦已惊,俯首谦为孺子牛,方有春犁迎和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3-29 01:18 , Processed in 0.04417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