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67|回复: 0

[2020] 意识流:必须承认是我们误解了世界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3-28 21:27: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莫把岁月当跑道,你追我赶鞋跑掉。慢行悠钓听风远,尘世安然心缓跳。勿将手段作目的,活到不妄不楞要。春柳明知秋扫叶,慷慨枝条赠柳哨。解甲归田采菊时,方悟半世瞎胡闹。疮疤未愈别忘疼,人生苦短梦一泡。淡酒清茶言不多,相忘江湖时辰到。

  所谓美好和幸福,相当一部分来自于个人的想象。如果没有想象催生出的那些希望、假定、期待、侥幸和梦愿,人生只有物欲可以慰藉。给自己一点想象力,生活可能多一些滋味。

  绝大多数人并不了解什么是苦难,个体敏感度的不同更是分歧了概念的厚度或宽度。真正痛不欲生的人只有一种,那就是逝者。

  自古至今,认知度低的人,一直都是被收割的对象。一个人虽然跳不出时境,但应在内心深处保留一份质疑、批判和抵制的独立“空间”,以区分生活和心灵的反差。所谓独立思考,其本质就是对所有“真理”、“合理性”、“必然”、“论断”和“信仰”都保持足够的距离,籍此距离感而能较为全面的、大尺度参照系中的观察。一时一地一事无法辨认因起是啥、导致何果,只有超出场景的思考,才能接近大意,避免盲信盲从,不至于落入被卖了还帮着数钱的状态。

  总习惯把花开的模样,想象成你笑容满面的脸,所以从来不会采撷花朵,怕看到花儿离散枝条的样子,继而联想到你忧郁的眼。不少人喜欢将自己的情绪强加给花草和云月,甚至以季节的变换衬托自己的悲欢,可是他们不知道太平洋岛国上的一场葬礼与北极圈国家里的一场婚礼,在绝对同时各自举办。南国的一孩儿出世的那个时刻,北国的一老者正撒手人间。世界并不大,却隔了万水千山,心灵的距离无法测量,却可以咫尺天涯或量子纠缠。我把绽放的花朵看作你笑容满面,归根结底是期愿,你永远属于春天。

  人类以为春天属于他们,而其实他们都是从芽叶和花朵吐露与盛开的样子,看到了春意。春天属于复苏的万物,而只有万物才明白它们为何复苏。

  那一刻我离樱桃树很近,我就站在它边旁,我静静地看它们开花,却闻不到花香。那一刻如果你忽然想起我,会把我和樱桃树,刹那变成了远方。

  人一辈子,都是在场景里、人伦中,求证活着的感觉,哪怕场景很大、很多、常换,亦然逃不出既定的迷离。可梦里的故事中,谁能说那知觉中的自己,已离开了肉体尘世?庄周梦蝶,终究还是追问了一个深藏不露的“我”,一个我也无法摆脱的“我”。佛说苦人儿啊,三生三世足矣,别攥而不弃,那是业的藩篱。

  从单细胞起始,人类注定是一个延衍悲怆的故事,欢乐和喜悦一次次诱惑着,诱惑人类走向下一个更大更麻烦的苦劫。当然百丈红尘一念间,无关是非对错,只需一环不缺的经过。人的感受、人的意识、人的辨析、人的定义,一次次瞒了心识,一回回隐了本质,一次次相信了藏于“暗处”的它们让人类笃信的“事实”。然而怀疑从来就没有被敏锐的灵魂所忽视,哪怕一次次轮回中,被抹去了过往的痕迹。所以不要轻易把突如其来当作偶然,而应以超于“常识“的勇气和智慧,探究大因果之外的秘密。人为的因素可以忽略不计,“大自然”的意图才是根底。科学家和政治家们醒来吧,别让人类被“暗处”的力量毫不怜惜的绞杀。

  如果有幸遇到,就尽情享受春天吧。别以为它年年如期而来,就可以岁岁走到。许多许多春天,总是在人们感觉它尚未完成时,就倏忽让给了夏季。而夏季是一首雨水和绿色肆意印染的诗,常常不明主题。

  未来,假如人类有未来,一定是弱化成了“寄生虫”的状态。智能世界里的“新人类”之所以还要保留并供养“寄生虫”,目的就一个,凭证来处,视作活标本。

  是为自己清爽地活,还是为人伦黏连背负而行,这真不是自私与否,而是人生的选择,只要是选择面前允许自愿。只可惜,除了心性果敢者,历来就没有允许自愿的时境。而今天,也许时境给出了机会,剩下的就是个人的自愿,本心的选择。

  整数双年遇浩劫,悲观审慎乐天活。听闻莫当耳旁风,勿使飞沫沾门锁。祸福只隔一层纸,纷乱世道不敢戳。凡尘如沙浪淘尽,真魂不怕筛网萝。风雨之后现彩虹,跨越坎坷见清河。

  传染的概率和致病的后果,让明白人不忍深思明攀。也许把每一天都当作最后一天,才能过得真诚自愿,想了就做吧,不妨凭心而断。在人们觉得命愈发值钱了的时段,忽然有一张几百年一遇的考卷摆到了面前,而出题的机缘,是人们无法识别的玄关。这一道坎,将绊倒许多人,谁觉得自己是个例外,谁最有可能被首先兑现。历史的巨椽只是轻描淡写地画了一条线,却拦住了所有的自命不凡。事情很突然也很简单,但不是为了拐弯或折返,而是为了改变。

  有一个规律就是,你觉得很糟糕的事,实际上更糟糕,你觉得很麻烦的事,一定更麻烦。如果发现本来说话斩钉截铁的权威,忽然变得犹豫不决、语义含混的现象,务必多问自己为什么,那其中,要么隐有无法坦白的苦衷,要么遭遇了不可启齿的难处。自从人类使用了语言文字,就慢慢失去了心灵感应能力,但还是有明白人能听或会听弦外之音。这种敏感虽然会有利于作出接近正确的判断,却也增加了思想负担。大势滚滚,怎能只有倏忽之间?烈日晒干雨后水泽都耗时不短。紧绷着的神经,即不可使之成为疲劳的弓弦,也无须弄到绷断。应变之法,无非是多加一个小心,谨慎到底,或才有现世安然。

  小世界,情色漫境,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人形皆在其中,人性皆在其中,人心皆在其中。形为体,性为属,心为意,于是你感知了我,我认识了你,我们因此而确认了这个尘世。从眉眼到眉眼,从口鼻到口鼻,人与人的纠结和传递,无法弃离,无法疏避,谁也替不了生,谁也替不了死,即使复制了形,即使仿写了性,即使换上了心,亦然无法重复共识,亦然无法重走经历。回不去的过往,追不上的未至,逃不开的今日此时,注定了每个人只有“此刻这里“。每一秒都是唯一,每一瞬都是绝笔,每一念都是启始,一直到未完成,一直到全消逝。所以人类渐渐懂得了珍惜,却原来似非而是的人世间,没有重逢,惟有随机。

  时间一分一秒地消失,日期一天一夜地积摞,忙碌的人觉得充实,闲荒的人感到寂寞,忙的似乎有意义,闲的仿佛在丢弃。可是所谓意义和无意义,如何评议?无为和嘈切,最终导致了什么印迹?人类之所以从洞口里探出头来,是因为听到了响声和亮明,这个大洞套小洞、一层叠一层的究竟是怎样的世界?无限微小之于无限宏大,行与止,谁给出的终极含义?都说随心,而那心里缘起于谁的预制?也许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只因为未知,只因为可能永远都是未知。未知的下一秒,又如何就比前一秒更有价值?

  地球上的人究竟有多少,只有“人形”的人吗?所有的人都是同样质地同样类型的灵魂载体吗?病毒是地球上的原生物吗?它们寻找寄宿体的目的又是什么?是为了取而代之吗?如果不站在人本位定义生老病死,那么人又是什么类别的存在?人类是宇宙的进化代表吗?如是代表,宇宙的核心追求又是什么呢?假如人类活动的终极驱动是自然意志和自然力的显性表现,那么人类社会的曲折离奇是否只是高级提线木偶的表演?假定人类本是自然的人格化,那么人类的诞生和熄灭的全程,可否理解为就是宇宙的始终?

  谁敢说,人祸不是天意?那一念念缘起,不会毫无来由。

  农历三月三,王母娘娘诞辰日,却只见风大雨漓一整天。道路两旁,处处都有被风摇落的花瓣,竟似秋日景象。也许病毒肆虐的全球危机非出天意,乃是藏于人类的“坏种”捣鬼。气象是天意的表显,不悦之态昭然若揭。这个地球上,人若害人,必遭天怒人怨。现世报将如何兑现,兑现方式是什么,兑现在哪些宵小身上,需待时日。没有害人之心者,不可无防人之心,这其中的“人”可不是一般人、正常人、普通人,有可能是披着人皮的其它什么东西。中国古代贤哲早就有话提醒世人:知人知面不知心。也曾警示:听其言而观其行。有时候人们更应该反思这句话:(不少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就怕一半是魔鬼而另一半是异类的所谓的“人”,有了搅扰人类整体命运的能力——它们会借用人类社会运行机制,以人之道还治人之身,这才是很难被看破又令人堪忧的。“又是一年三月三,风筝飞满天……”曾经是安然和煦的节气,曾经是孩子们欢笑的日子,今年却是凄风苦雨、闭门不出。一场全球浩劫,如果还不能引起全球人类的共同反思,那人类还有什么脸面自称“智人”呢?

  世界人文中有个词叫趋势,似乎那是自然界与人世间的共同作用。却忽略了人类共同意念达到一定程度的集合时,对各类“场”、“能”和“波”的引动。如此一想,人又何处说无辜?

  料峭春雨夜,裹紧被子暖梦深,让自己忘掉那个凄冷的季节。所有的希望都源自从容和笃定。

  人间世,都活动在三个区域中。那就是情界、物界、心界。玛雅文明把这一季叫作情感人类,说这茬人会使用情感。但奇怪的是,这世界竟然物欲横流。如果人们不在心界觉悟到一些自我拯救的玄机,那么这一季人类必将在弱化直至抛弃情感的未来,失去未来。

  这方水土,既养育厚道,也滋生薄凉。刚有点活泛气,就见故态复萌。故土上扎了深根的老人家告诫子孙:活着就是最大的福利,其它的都是偶遇。他搓灭短短的烟头,嗫嗫地说:别说我这把老骨头,就是那群人。他指了指街道远处的几位中年人:能安稳地活到下一个十年代,也算烧了高香。老私塾的底子,他说话仿佛还有千年的底气。是啊是啊,余华写《活着》,不也是对艰难人世的悲悯吗?除了活着,一个人、一群人、无数人,难道不是一无所有吗?

  强光一样的注意力,暂时转移了深藏的一直在发酵的诸多社会矛盾。但都是暂时的掩盖,是不容忽视的一股股反作用力。当普遍性压力消除后,深蕴的戾气将再次泛起,而且因为曾经沧海,而更加无所顾忌。人类社会的安稳,不是靠无止境的物质满足,而是靠平等和均衡,气顺心通才能甘苦同行。如果全人类都明白了什么是最重要的,就不会妄图那么多,就知道哪是自己不必要的。

  社会生活越来越需要人之外条件支撑,智能化程度越来越高,光鲜和简洁的“面板”背后的程式越来越复杂,那其中隐潜的危患必将越来越多。“网络黑客”、“智能黑手”、“全球暗网”、“有组织的网军”,都是可通过网络互联、智能物联“制造病毒”、“操控暗道”、“改变常规”的力量。当这世界越来越离不开密集的管道、线路、程序、密码和数字的时候,当人们不在依靠情感维系和心灵感应的时候,无论群体和客体,不管盲从或抵制,都无法独存自在。如今再提简单生活,需要很大的勇气和巨大的决心,需要大舍得的觉悟。否则只能是随波逐流,只能是随遇而活,只能是命非自愿。

  戴着口罩,不苟言笑,薄凉的世界,以心自在,以梦逍遥。不奢望最好,活着已是傲骄。如果你问我为何满含泪水,我摇摇头,直把情感憋成海啸。自然没有秘密,因为它已预告,迟钝和麻木的生命,不相信时辰已到。

  执着物欲者别求神灵,因为血液里已是物欲横流,再找灵犀已不恰通。不是指望大数据吗?这世界不是谁靠数值聪明就能算清,情润处,唯有感性和冲动,才能缔造自明。慧能大师说过一个途径,即顿悟。而顿悟却不是堆砌和积累的结果,只能是有缘相逢。

  灿烂夺目藏不住,斑斓柔媚亦无诉,可惜年华婉娩处,犹有疤痕血丝露。

  逢春启开柔软心,一点相思一根湷,霞红半抹飞眉时,愿望如风云翼分。

  言尽则心疲,文寂则意懒。世上事,不愿而不为,无情而无谓,非不能也,实不冀也。知或不知,悟或不悟,同途而至,皆不及也。春花秋月复又再,暖水亦曾寒凝冰,哪是平常?哪是无常?恍惚间,梦一场,终归灭忘。

  以为某个季节可实现夙愿,所以期盼了又期盼,所以希愿了又希愿,直至夏季的炽热,消退为寒冷的雪原。一炉火,终于烤干了心酸。

  寻一场晴暖的风,追了一只风筝,飘向星空。耳畔有一个声音,唤醒了读梦的心境。却原来这个春夏之交,允了思念,逃之夭夭。

  许多人并不喜欢等,以为那是被动、消极或困顿。而静心不燥者,却安然寂守其中,怡享界外的达观。滚滚红尘,一个等字,最是接近灵魂的清欢,觉悟的况味,像是一杯茶,端起而未喝之前的那个片段,不搅无念。

  网络论坛时代曾用过一个网名,叫单翅独飞,其意映射了残缺的美感。直到领悟了独立人格的本质,才明白:文化和宗教共同塑造的人格,其实是一种能力。人格不同于身份和角色的,只是对自我的坚持的意义。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来得及,而所有的来不及都因为迟疑。怕字耽误了的一切,都将以悔字焚为灰迹,人的世界,悖逆本心的都是自己。

  理所当然之后,还是理所当然。令人费解的是理所当然之前,也是理所当然。那么这其中的理和当然,究竟有什么意义?难道是无常与无常之间可忽略不计的缺失?

  人间没有终极裁判,所以人类社会没有真理。人的生与死只是人的定义,因此对天穹和地球没有参考价值。

  自诩是世间一粒尘埃,这是基于分子的放大,也是参照人体的缩小。如果一个人经常仰望星空、远眺大海,就明白亘古至今,过往了的那上百上千亿的生命,其实皆可忽略不计。

  一个人活的太舒服也许不是好事,而一个人活的不舒服一定不是好事。

  经年之后,你很为当初一个所谓明智的重要选择而心藏懊悔,但那未必就是错失,而恰好是一次醒悟。醒悟没有迟来,只有果然。人生不以功利塑灵魂,而以幡然助飞升。所以这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修造出不堕轮回的空灵。

  春韭叶嫩引食欲,虾皮鸡蛋味清素。水沸下锅几分钟,盛盘细品慢下肚。韭菜水饺传统饭,待客之道老礼数。

  只换汤不换药,治不了病根。喊劈了喉咙,而暖风不来,难逢盛放的春。

  乐观留给岁月,眼前步步惊心。感觉自己不是超人,就要学会以距离躲避任何人。古语说祸不单行,防字在前,备字随后,防焦躁人防天气变防陌生客,备战备荒备空仓。事情没有那么不简单,一切只是短暂的未然。要想往前看必须注意脚下和身边,喘气都害怕的日子里,小心为要,方才坦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6-5 07:30 , Processed in 0.04343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