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54|回复: 0

[2020] 意识流:浮生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4-6 16: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撒一把种子,你不是在播种,而是在埋葬。你在埋葬灵魂,只有你埋葬了它们,它们才会在缘来时那一刻,吐芽开叶、抽穗拔节。灵魂摆渡者不是虚无,而是一季盛开、一季凋谢。如果你有心情相逢一朵小花,你也许就是读到了一个灵魂,亦或许是你温柔的目光,解脱了已轮回了三生三世的思念。不要辜负遇见,因为那就是缘启的夙愿,而那唯只一次的了断,也已铺垫了一千年、一万年,或更漫长更遥远……

  人间许多事,因为不知怎么开始的,所以也不知如何结束。自始至终,太多人只能经验过程,而这个过程中,许多人的生命却以不谙所以然而怀憾告终。但有一条宇宙真理一直是显露着的——凡有开始者必有结束,有的开始是人们所期盼的,有的结束是人们很期待的。生于开始,未必就比生于结束更幸运。

  桃源恋歌随梦醒,再无山下种菊花。抬头只见风声紧,世道沧桑心无家。

  明白人更明白什么是糊弄,可是除了糊弄没有人有胆略和能力置身事外。糊弄不下去的那天必有灾难,可也许,那或是一种解脱和释然……

  众生人面藏兽心,多少歹意未现身,胸有万千阴图谋,只因胆瘪怯当真。

  一哥们指着烂尾的开发区、烂尾的城中村改造规划、烂尾的某领导推动的所谓创新发展战略、烂尾的机制改革……叹着气对我说,这些“烂尾”竟没有一个人承担责任。我笑了。他瞅了我一眼,说我没心没肺。我说笑也是一种态度,就像你的叹气声,你的忧愁——这世界都是烂尾工程,你能举例说明哪个事物不是烂尾的呢?连造物主造出的人,都是半拉子,瑕疵和缺陷一个巴掌数不过来的。

  世人言及的“看长远”,不过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再远没人感兴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只顾眼前,甚至连眼前也看不明白、想不明白、办不明白,糊里糊涂又到了下一个眼前。这样做的好处是吃饱了上顿不惦记下顿,忧少愁淡,坏处是每每逢难全无措,终是憾不当初悔已晚。

  昨夜一梦遇见佛,质言人间多传讹,生搬硬套非觉悟,勿将世故当禅学。

  习惯了荒诞,反而对拘谨产生了怀疑。不要轻视玩世不恭,那也是不留情面的看透。

  什么才是岁月静好?一个核心字是静,就是不慌张、不张狂、不嘈切、不虚妄。树木静待,禾苗静待,云水静待,峰岭静待,沙土静待,风来了,摇曳多姿却恪守根系,移徙千里而不忘初起,尘埃浮游亦不改本质……时空幻化亦不化,无非是,随风随时,不持偏执。春夏相接,走近一株株麦子,听它拔节,看它荡漾,感受丰茂时节,寂然如痴……

  亲近泥土,依赖泥土,是农耕文明社会主体生命的情感和理性。哪怕到了现代社会,农事依旧是生命的底层基础支撑。生长于自然界,生活于自然界,最懂得自然的喜怒哀乐,最理解冷暖交替的真义,兴衰四季,没有得失,只有轮回——见到吐芽的香椿、返青的野菜,农人们自然就会远眺到落叶和凋敝。这世界如此平滑,不似人心的粗粝。

  春水贵如油,无论天霖还是泉溪,不管雾气还是湖泊,都是生命的滋润。俗话说,春近水秋上山,道不尽人与自然的信赖。除了人的有意识,一切与自然无异。生命就是自然的进程,即使人类企图反其道而行之,终将脱不了干系成不了气候。古人喜欢依水而居,因为水是生灵的源泉,也是最基本的生存条件之一。回眸历史行迹,文明一路,皆是沿着河走,离不开碳水化合物的人类,亦然是碳水化合物本身。潺潺流水,泱泱众生,连梦里都能分辨得出哪是风声哪是雨声哪是河的流淌哪是海的涌动。音乐之所以被称作艺术,是因为它能让人们只听声响缔造的意境,而不纠缠于发出声音的器具。水没有永恒的常态,人形生命何尝不是如此?看懂了水的来源、去处和流向,就能恍然人生。

  父亲这个角色,决定了自己有责任告诉孩子,这世界是什么,自身是什么,人和世界在一起是什么。如果未把这一点跟孩子说清楚,那么父亲就失去了教化的要义。塑造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目的,不是让孩子循规蹈矩地误读世界,而是要在基于常识之上,质疑和探索世界与接近真理的途径。前方未必就是前方,而身后未必就是来处,拿掉本心执拗的原点,生命的观照,才能自由发散到辽远的宏观、细密的微观。人从站立到行走、从独行到结伴,只有一个目的,自立自强地活着,能承担,能致远。

  谷科植物是人类最早实施的培植和农垦的食物来源之一,它们含有碳水化合物,能提供生命的养分与能量。后来它们也成了白酒逐步替代果酒的原料。广袤的土地上,看到它们旺盛的样态,古人们心里就踏实。如今人类的生产力水平大幅提高了,食物供给的多样性,让人类似乎对谷科植物表显出了轻淡之态。但是人们如果用智往深了捯饬,捋一捋食物链的构成,就会发现,人类和其它生命终究还是离不开谷科作物的供养——它们若是缺位,链条不止于断一根。古今中外,食为天既是生存法则也是社会管理要点,仓廪实心不慌,对大自然馈赠的感恩之情,塑造了人类最基础的信仰。

  应急系统和装备现代化,是摆在各级社会管理机构面前的很迫切的问题。高楼大厦救火、病弱老的转移需要专业自动化和机械化;火车货车等车辆事故的现场救援装备的迅速移动和大型机械化,需要研制开发和装备;大中型移动高科技医院,需要尽快研发和建成;洪涝灾害及滑坡等重大天灾快速机动应急队伍的专业建制、装备现代化常态化建设,应该成为一种存在……大型无人机,大中小专业机器人,家用各类应急工具和设备,加快进度实现定制化量产吧,平时不准备遇险瞎忙活,代价更高。每次看到应急救援人员靠手拉肩抗脊背,就觉得仿佛又回到了解放前。这个世界越来越复杂,突兀事件越来越多,这是不争的趋势,把能预想到的先做在前面,民众的安全感才能得到保障。

  四季分为十二月,默数已去四分一。虚度未觉何时悟,年轮如刃刀刀急。椿芽转眼长成叶,满目春光照疮痍。

  全球动荡看似距离很遥远,其实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春暖花开让人陶醉,和煦的风里隐藏的危险,别不当回事。险象丛生的年代,务必先把终极的基础的东西搞清楚,新变化带来的后续效应已不再收容糊涂。

  在一个时期内,需要对有了一定岁数的人加强公德教育,使他们强化自律、学会体谅。这是一件很利于社会文明进步的不大不小的事。上了岁数,多学学日本老年人的精神状态,看看他们整体上的知书达理,或许能让那些思想言行、习惯举止依旧停留在过去的粗私境界者,能节制任性。不然就会惹人感叹:都那么大年纪了,说您什么好呢?

  病毒肆虐,地震频繁,野火吞噬,海啸汹涌,武力冲突,经济崩塌……如果突兀气象继续跟进,自然生态异常突现,极移引动巨变,大规模战争爆发,这个熙熙攘攘的地球社会,恐怕不止是苦不堪言,简直就是渡劫。造化造化,既有天地自然的律动,也有人类自己的肇致。

  如果有幸一直活着,就换个活法吧。几万年以来刹不住的贪婪已养成了习惯,几千年以来自相残杀的思维已深植了是非之观念,几百年以来突飞猛进的所谓科学技术终于变成了失控的双刃剑,进化到近似完美的人体和脑洞大开的源源不断的智慧终于抵挡不住驿动的大自然。天道是什么?这问题如今人世应该有了答案:那就是,永远也找不到答案。

  看过不少时政评点类视频,画面大都是已有资源剪来剪去,极少看到有创见、有新知、有思悟、有条理的作者和启发意义的东西,拼凑讯息念稿子的居多,真个是越弄越碎……久而久之,就连惊人的标题都懒的多瞄一眼。尤其是那些以“刚刚”、“怒了”、“震撼”、“震撼、“快转发”、“很快就删了”为字眼抢眼球的视频,令人生厌……这么搞简直就是浪费流量,也浪费人们本已无聊至极的无眠时间。

  什么民族融合,什么正义战争,什么发明创造,什么发展进步,什么仁义慈爱……说到底还是求存。为了求存人类、物类可“不择手段”、可“穷尽一切”。只有存在并延续,才是生命本体的终极目标和终极意义,其它都是为了求存而“忽悠”出的冠冕堂皇。

  从前造物主用山海河流把人类隔开,后来它用语言文字差异把人类隔开,再后来它用文化理念和宗教信仰把人类隔开,再再后来它用疆界国家和资源争夺把人类隔开,如今它用病毒传染和死亡威胁把人类隔开。所以这世界“背后“一定是有造物主和协助造物主的存在,不管它以什么介质和机制影响和管控,它是怕人类恍悟、顿悟和觉醒的,因为聪明又善质疑的人类一旦凝心聚力团结一致,就有戳穿真相的那一刻,它就会因此失去“资源与领地”。人类肌体、心识和作为上的一切瑕疵都是造物主的故意,人类必须思破隔膜、灵刺拘囿,才能跳出结界。人的数量多少并不是突破的关键,极少数灵敏和觉悟者的智慧契合和长期传递积累才是最大的希望——看清且学会造物主的伎俩,人类才能抵达天地人一体的自在境界。

  前路漫漫莫气馁,背负后世梦葳蕤,俯首甘为孺子牛,昂头升帆勇不悔。

  人间四月清明天,海波潮退礁岸宽,一只小桶盛拾物,两眼望尽云水间。

  四月梨花三月开,阴阳两历渐次来,遥望天穹忆远年,清明时节寄情怀。

  四方盼归俱泪颜,官民夹道迎凯旋。战疫初捷事未了,八面硝烟魔凶残。苍生共济同船渡,不可轻敌忘毒顽。天道无情众自救,华夏英烈佑人寰。

  老友问我:怀旧意味着什么?我答:年岁大了阅历多了反倒更忆往昔;感觉现实很不完美很不顺心;对未来失去了憧憬。回毕老友思绪未宁,一代代人越活越长寿,过往就越攒越多,也就有了历尽沧桑忆当初的时间和年岁,急切短促的生程来不及回眸。其实李耳老先生也是个思古怀旧的人,他曾写道:小国寡民,使民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徙。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使民复结绳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中国第一代哲人老子的怀念之情,掺杂着向往和警示,可大自然岂能顺遂人意?它自有惯性的推演,不会容许走回头路。老子深谙其理,所以他骑青牛出关西去后,亦然未再回返。美好只是个心念,经历只有跌宕。而也许,正是因为还有一份忆思,才觉得人生仿佛连绵……

  很希望有一个好朋友、真知己、莫逆交而未得的人,不妨逆思而为,你没遇到那样的朋友,你为何不让自己成为那样的人?成为他人期遇的够朋友的人?哦,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做不到为成全他人而牺牲自己?做不到知彼舍己?做不到宽谅包容屈自我?如此这般,那你为何抱着妄图呢?噢……原来你想有小人之乐,却让他人受君子之苦?

  有人留字问我:什么是双标?能简明扼要地解释一下吗?我答:双标,就是双重标准的简称和简写,换算成我老家故里的方言俚语说起来很通俗很上口:一面子。——这世界上,虽有程度不同的表现,但可以肯定,大家都是一面子。一面子是人类求存的本性使然,所谓相互妥协、两相成全,不过是为了互利共赢——亦然还是为了求存得续。

  本族人融于外邦社会,与外邦人民一起同甘共苦,哪怕为本族挣得荣耀,也难免被嘲讽被诋毁。而外邦外族人融入本邦社会,与群众打成一片共克时艰,则不吝赞美之词,这也是双标,缺乏大家胸襟。

  牺牲这个词,原指敬奉神灵的祭品。后来它演化引申,移用到了人文语义,常喻与英勇无畏的献身者。一直以来,牺牲不可亵渎,无论其原意形容还是引申的语义指向。哪怕是战争敌对的行为中的牺牲者,都是烈士都不可亵渎。春秋晚期,胜利者对溃败者的追击均不可超越百步——这是五十步笑百步的最早出处,当时道德规范中的君子风度令今人汗颜。如今世界,冲突和战争已彻底泯灭人性,哪里还称得上牺牲?不过是利益和观念争夺罢了。和平年代与和平地区,那些为拯救在突兀事件、灾难事故中深陷绝境的人而壮烈献身者,尚担得起牺牲二字,其中既有责任,也有超越责任的甘愿。只要为了他人献出自己唯一一次生命者,皆是牺牲,皆不可亵渎。

  人不够吃,马不够喂,就会出现歇斯底里。如果杀马救人,谁助人力?慌不择路,饥不择食,就毫无德性可言。恐慌和绝望是推倒多米诺的第一张牌,这也是全球危机的核心触点。往最坏里打算,往最好上努力,一直是众生深处顶尖智者的远虑。实话可以不说,实事一定要做,低调不会惹烦恼。骨子里的民族凝聚力,是源自魂牵梦绕的镌刻,这才是摧不垮的华夏脊梁。几百年来前辈们因为不争气而遭受的屈辱,不可能如烟吹散,历史书上累累苦难,今人应该时常把它重温惕鉴,否则这几代人又将对不起后人。防止那些狗急跳墙的利益集团露出穷凶极恶之态,也应是健儿们枕戈待旦的警觉。“把敌人搞得少少的,把朋友搞得多多的。”老人家说的话振聋发聩。“备战备荒”,箭在弦上,决不打无准备之仗——秦汉之凶猛与唐宋之典雅塑造出的世世代代,血性不改。往而往矣,继往开来,数风流人物,必看今朝。

  不点名人们也清楚,浩劫已启元年,许多技能、职业和行当,撑不到下一个“春天”。怎么办?坐吃山空吗?当然不行,都往一条船上挤吗?显然不可能。出路有两条,一条迈开腿,一条伸出手,都需要动身。机会有两个,一个是等,一个是找。经验已不可靠,习惯必须得改,巧法子没有用笨法子,实法子没有用死法子,如果换不了脑子,就换换角度吧,往前无路,回头是岸。两把黄豆做三碗豆腐,还能赚一盆豆腐渣吃,逼急了,反而能看到生机。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老婆有还隔了一只手。活着,以最谦卑的姿态,步步莲花,岁月不枉。

  人民是真正的英雄,这是伟人们的诚恳之言,也是被时光所鉴证了的史实。但是芸芸众生深处,也是良莠不齐的,那些可套用诸多贬义和负面词汇形容的顽劣之徒,确有不可小觑的比例。“哪有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负重前行。”任何年代都有负重前行的“人民”,都有只要“岁月静好”而一无是处者——而他们丝毫没有愧疚和觉醒,所以时常闻见天道不公的英雄气短。时艰在前,需要人伦深处泛启爱憎分明,不能任由寄生虫、败家子、游手好闲毫无用处的人,享受负重者带来的福利。记得一部科幻片上有个桥段,未来社会实施了对“废物人”进行剔除的策略——也许不远的将来,那些动不得手、用不得脑的人,或将遭遇淘汰机制。众人划桨开大船,而若是一直容忍袖手旁观的牢骚鬼“占了便宜还卖乖”,大船一定闯不出惊涛骇浪。

  日照,因日出初光先照而得名。对,这是个很有画面感的地名。它位于鲁东南,北邻青岛,南毗连云港,百里开阔海岸线,恰是苏鲁接壤处。疫情态势虽依然吃紧,但若是趁着发烫的夏季徜徉于阳光海岸,让清澈的阳光扫除一身的晦气,来一次全免费全方位的光照消毒,岂不是个上好的选择?从前旅行是为了游玩,疫情未了时,亲近阳光,聆听海曲,却是一次安魂定魄的体验。晒晒更健康,洗洗没毛病,月朗之夜,唯枕涛寐梦,才有充满希望的苏醒。

  这个缤纷的世界,忽然被一个病毒叫停了喧嚣,时光不急,在慢慢分拣。抬头看看天色吧,命运在眨眼。读懂了的人,从容安然,读不懂的人,魂飞魄散。其实都是尘埃,随风飘浮,寂夜落还。何为永恒?一瞬间。

  其实病毒不止于侵害人类,其它领域病毒也没闲着,只是当病毒沾到人身上了,要了人的命了才引起人群的惊慌。病毒的起源未必晚于人类,有可能众生同源,或早于人类之初。亦或者,病毒是地外的游客,落难到了地球,为了求存只有穷尽演化。这个宇宙人类并不孤独,但是能以同样形态存活并与人类“对话”的几近茫然。宏观的人类也可以称作“病毒”,也在以求存欲望支配下侵害其它物种和生态,微观的人类何尝不是寄宿?站在人的角度看不开的事,对一缕星光而言,微不足道。搞清楚病毒从哪里来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看清楚整个人类社会要到哪里去。

  好好活着,一定要好好活着,哪怕历尽磨难,为之为,见一回水落石出。

  别在心里压上“石头”,那会让人愁的抬不起头、惓的真不开眼、烦的啥也不想听。这个多难的世界,除了保持警觉,还要学会让步,多拿那一点你多不了多少,少吃那一口你少不了多少,彼此一将就,就是宽绰的路口。浮生一世,相逢已不容易,所以不必逼人太甚、不要泯灭良知、不能怨愤堵心。落凡尘,做凡人,淡水无味亦无害,不妨试着恭俭让,修一个完整的灵魂。

  转眼永别已二十年。二十年弹指一挥间,一个婴儿可长大成年。深陷最寂寞的时段,问自己,还记得什么?已忘淡了什么?还是只把一个日子刻成了纪念?倏忽如梦,须臾逝远,那几棵粗壮的松树,仿佛替我们站成了陪伴。依靠在心灵的暖处,孤独更接近完满。这世界所有所有的声响和景象,似乎不曾改变,似乎全已改变。可此刻,一个人的遐思里,惟有怀忆,最真实。也许我会忘记,但那时的我,依旧还能听得懂,风语云息,直到永远,直到走出循环。下一个二十年,是否还能以字为祭,默念你的名字,想起我深爱的你,我不知,你知。

  花团锦簇探春深,浓艳不曾入空心。浮影掠光攥不住,忆画人伦念有根。

  因为向善信佛,魂归西路时,地藏菩萨见了他一面:有何寄念?他看了看“眼前”无数条歧路和枯萎的树木:下一世是否允我托生为鹰鸟?菩萨说:难,你前世魂气中沾了太多“尘土”,即使你化身为鹰也飞不起来,那境况还不如一只鸡。他很沮丧:那我怎样才能得成夙愿?菩萨说:为牛,犁遍土石,尝遍苦涩,抖掉满心的贪嗔,或有缘果。他点点头:让我去最偏远的地域,我能自我救赎……醒来,它在田埂上嚼着青草,望着枝头上欢啼的鸟儿,它安详而自在。这一生,它已忘却幻想,只等又一次春耕。

  需不需要把有意愿回国的留学生、小留学生接回来,竟引起了网民活跃讨论。窃以为,这事一起根就不用讨论——接回来是必须的,无关母国强不强大,这是民族大义,这是核心价值。“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所有的华夏族裔皆是祖国之儿女,不管他们身在哪里魂飘何时。有人数算为此付出的高昂代价,有人担忧为此承担的巨大风险——置海外游子的呼唤而不顾,只图苟且偷生么?倘若如此作为,一个民族的颜面何存?是的,有人挑出了个别不懂事的孩子的言行,确实令人不悦,但对待他们,只能是父女、母子之间的相处,岁月会叫醒他们的。相信不少人看过电影《拯救大兵瑞恩》,难道我泱泱中华,还不如伪善的唯利是图的资本主义集团吗?今天我看到了外事机构包机接孩子回家的消息,忽然心生酸楚——刹那涌出汩汩思念,思念已逝去二十周年的母亲,那时她魂脱病苦的躯体孑然西去,从此杳无音讯,但我笃信无论她在哪里都会牵挂自己的孩儿,就像我笃信我已衍续了几千年的伟大古国不会放弃自己的孩子一样。

  也许一直以来,我们太讳言死,而只祝福生。可这个生生死死、世世代代更替的世界,没有因为我们的禁忌,而放过任何一个人——不管是长命百岁,还是胎死腹中。相反,正是那种向死而生的大无畏精神,为人类前行的脚步,竖立了向标、丈量了里程。为了爱,伴生陪死者像天上的星光、清晨的太阳,点亮长夜,照明人心。死不是诅咒,也不是灭亡,而是离去,而是沉睡,占据了忆思,刻下了图腾。人类社会应该是承继的社会,在基因在血脉在文化在信奉,在生生不息的缅怀与崇敬中,化作了永恒。念一个名字,就是一段不朽的历史,寂静的心灵最深处,轻轻一声呼唤,就会走出酩酊。

  这世上的人活的越来越市侩,功利心几乎已彻底取代了平常心。不是没有企图独善其身的人,可是在大势推搡之下,只好随波逐流。翻开那言之凿凿的所有理由,都合情理——合的是私情是私理,无非是,迫不得已。而世道人心惶惶不可终日时,有些人反而籍此挣脱了世俗的圈套,走出了特立独行的步伐,走向了内心深处最是渴望的姿势。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但有一刻如愿,何惧丛中笑?

  清净,空旷,听风声。距离,狐疑,人心惊。花开,叶绿,草木旺。鸟飞,虫爬,田野青。得失,沉浮,人间世。兴衰,生灭,噤刀兵。山高,水长,沧桑变。一朝,一夕,一梦通。

  花开了,下一站花谢。叶绿了,下一站叶枯。所以花开不喜者,所以花谢不悲,所以叶绿不趋者,所以叶枯不避。心热者就热到底,心冷者就冷到底,一以贯之,不与改替,方才有红尘各自、年轮四季。

  让英雄气短的,每每是儿女情长。但若是没有了儿女情长,英雄竟无来处。人世间是一个巨大的悖论,除了追问还是追问。

  春潮涌,追风情,海天一色画心景。君在彼岸,是否亦然,伫听寂聆?红尘有苦,极目无凭。幻象遮蔽处,谁执法器,佑太平?岁月无边,惟有痴等。海角眺远,连波净层,声声诉,无人懂。时光无色,幻化不明。只愿君心似我心,一半酩酊,一半醒。

  伫立礁岸风摇醒,痴眸观涛心悸情。亿万年似一瞬间,幻化何必无尽穷?

  衣服可以宽松,鞋子必须合脚。粗心娘养了个细心子,各家各命。人生皆是天安排,愿意就一同,不愿意就两散。远水解不了近渴,但有些渴,即使有近水也喝不进去。宇宙再大,也靠有情物的认识,人是有情物,万物皆陪随,清照问情为何物,情就是人——这人或那人。

  人类也许真的一直忽视了很多东西——墙上的壁虎,枝上的鸟儿,山上的猴子,水里的泥鳅,难道它们就不是以我们惯常认为的生物载体而隐藏的监视器?到底是源自何时,人们执拗地认为,肉体才是意识寄附的最高形式?情感难道不通过肌体、表情、言语、文字和物件就不能传达吗?人类是谁给惯成这样了?科学到底要把人类引向何处?

  原本生命是鲜活的、具实的、生动的、亲切的,可有时候就变成了冷峻的数字,增累着,减消着,仿佛一条鱼、一根芹菜……似乎存在过又难证存在。这世界我只是我的我吗?这红尘你只是你的你吗?我们为何偏要追究谁是谁的谁?二三十岁的人左右孩子的命运、六七十岁的人影响三四十岁的人的命运,这是天意造化还是人伦刻意?而最终谁又能决定谁的命运?如果任何人、任何物都不替他人它物做主,那三千大千世界是否就毫无章法?地球上本是一物降一物、一物滋一物的编织,但是人类社会把它撕裂了、断掉了,且无法弥补。也许这就是中医理论的基础,也是人类参与循环的起初,而今时今日,人类已无力回天。数字化是冰冷而凄凉的,但如果连计数的生命也不存在了,连最后一丝情绪化的发端和受体,亦然灭失殆尽。

  “人是人他妈养的,狗是狗它妈养的。”此言有错吗?没有错。那么从生物性角度审视,除了求存求续求活的本能,这世界何来道德?而人性却是需要良知的,虽然良知羁绊了人的动物性渴望和满足,但能确保人类不会因为无极限的争夺而造成毁灭、同归于尽的毁灭。中国人强调和为贵,可这世界上理解其深远含义的人很少很少——太多人把它浅解成了社会交际的策略,而没有把它深刻领悟成人类本是命运共同体的要义。除了和合而生,人类哪有出路?

  说粮食够吃没错,说粮食不够吃也没错。前者是乐观的判断,后者是悲观的预警。粮是什么粮,食又怎样食,这是需要辨别的。只要在一个时间长度单位内,粮产稳定、流通顺畅、餐食均匀,则百姓无忧,否则时过境迁后必然物是人非。这个世界皆有保质期、有效期,从宇宙到地球,从大象到人体,这段时间长短需要作为粮食安全的参照系,因为粮食和水是人类不可或缺须臾难离的能源——碳水化合物与蛋白支撑的人世,最基本的满足,不可轻视,不敢轻视。

  一种病毒的滋生,迅速把人的社会诸多虚荣和浮华打回了原形——无论是高官、巨富、大咖,还是贩夫、走卒、名角,生命体本身的样态如何成了至关重要——其实它本来就至关重要,自身的造化精度是唯一的凭借。都说城市套路深,再深也深不过那些细微的侵害,它让世界变得迟缓、谨慎、惊悸甚至静止。病毒没有赶尽杀绝,大多数人体也不是束手无策,但个体的消灭对整体的恐吓,在精神和意识上的摧残,比核弹更指心理——当视听无法感知和预测的时候,心灵就只能袒露尘世。于是世象变得异常诡异——原来美丑善恶只是隔了一层薄薄的窗户纸。曾以为这世界很大,空间中有距离,时间有无尽的日子,如今却发现,心念一起,脚步一动,就是抵达,就是时日。曾以为各色人等良莠不齐,如今却发现,在恐惧面前都是怂包一堆。以后别奢谈什么优势、优越、优质了,从一个人体到一具尸体只差了一种运气。

  在说木有就什么都木有了的年代,别计较自己木有什么,而要仔细品咂已有的。纸币真的不如一个温暖的拥抱,金银真的不如一把花生米。可惜那些笃信不疑的人,已无法对此确认。

  “大潮退去,才知谁在裸泳。”这世界,正在大退潮,退的很匆忙很严重,经济下滑的直接后果就是失业、囊空、债务违约、衣食困难。这倒还是其次。怕的是其后涌来的“海啸”,不管它是以什么形式泛扑而来,都将是雪上加霜、屋漏逢雨,让普通地球人愁不聊生。“疾风知劲草”,可如今却是木然者居多——也许大伙儿都想开了?你看那自诩优等民族的人坚持不戴口罩面对病毒传染,真像鲁迅笔下的“横眉冷对千夫指”。你看某景区刚说免费就聚集到人山人海。你看那不可一世的国度疫情面前依旧调兵遣将、颐指气使,俨然一副底气十足的样式。其实谁心里慌谁知道,生于忧患的民众大概更警惕于危难、更理解什么是未雨绸缪。只可惜那些没有历史感的人也不在少时,他们习惯了得过且过和活在当下,完全不顾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当然他们也没有那个急转弯的脑筋。海边长大的人,最清楚大落潮的后果,知道汹涌而来的涨潮不是闹着玩的。全球疫情涨潮了,海边那野生的小“海红”没人捡了——本地人不稀罕,外地人又不来,倒是给那些小小的顽强的生命以喘息的机会。往年,涌来吃海鲜的人倒比海鲜还多,七十七亿人口,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忍不住想问一句:熙熙攘攘的尘世,到底要活出个什么姿态呢?

  提篮赶海受海赠,沙底石缝贝壳动,汪洋恣肆亿万年,岸滩百里养百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6-6 12:47 , Processed in 0.04570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