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49|回复: 0

[2020] 意识流:适变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5-4 21:42: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隐居山林内,无世无争否?抬眼望云风,为谁煮茶肴?

  全方位检讨,策略是否兼顾眼前和长远,筹划是否防微杜渐,机制是否亡羊补牢,做法是否适销对路,措施是否文武兼备,这些都至关重要。若再出一次大错,那将是彻底的致命的。好运只有一次,祸事从不单行。沾沾自喜、好大喜功者非愚即蠢。有些闪失一旦出现,其后果绝不是一个人、一群人、一代人所能承担得了的。

  有没有用,好不好吃,伤不伤人,值不值钱,中不中看,顺不顺耳……这就是判断的基础,这就是选择的参鉴,这就是世俗人间。

  哪种人造飞行器能比得上苍蝇、蜜蜂、蚂蚱、家雀、苍鹰、候鸟?哪种房子能比得上田螺壳、螺蛳壳、海螺壳?哪种能源能比得上阳光?哪种饮料比得上水?……人类有什么可骄傲的呢?把自己当做神的都是什么人呢?

  未来是个虚幻的概念,它其实并不存在。今天也不真实,它从不等你。抽掉时间,看看你还有什么,想想你可曾失去什么。过去是过程的一段,今天是过程的进行,以时间作了标记,其实对记忆没有意义,因为记忆无须按时间标签递进或递减——它想怎么翻找就怎么翻找。我们也许全都活在感觉中,肉体的丰熟和衰老不影响意识的自在和飘移。

  以生命中最真切的表达,探寻着心之领悟的最寂静处,企图接通意会的频率。舞者诗歌,凭借古老而执着的象形,传承了源初的灵动。

  过往不必懂,因为那时的风,不挡风景。古旧的月光,汩汩流淌,每一条河的干涸,都伴随着遗忘。五千年很短,却隔了一次次望眼欲穿。

  人生苦短,所以很多人一生几乎没有幸福可言。但上苍不曾吝啬,它给了所有人一次机会,只一次。抓住了的人很少,而他们从此没了烦恼。愚人不死心,一次次向天祷告: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一定抓住它。夏天来了,愚人在车站旁捡到了一个小包:里面满满的全是金银珠宝。愚人大喜过望,提起包裹就奔向了机场,他要去大城市买大房子,娶个美娇娘,从此逍遥。飞机出事了,他成了孤魂。它愤愤不平问苍天:为什么?远方无声,但它看到了另一个景象:他等来了失主,失主准备把珠宝典当了救助遭受水灾的人们——他因为等人耽误了行程,错过了一次夺命车祸,而失主卖掉了失而复得的财宝救济了几百人。机会有时候不只关系到幸福,还关系到生死。

  当世界快速进入违原则、破原则、无原则的历史阶段,就是重塑新原则的时候。因此在从破至立的过程中,如果还固守成规、按图索骥,就会误大事、吃大亏。只有以变应变、以攻为守、借变造势,全体族民齐心突破,才能实现自我周全,才有光明的前途。也许到了文攻武治的时候,暂时先搁下温文尔雅,以狰狞开路吧。

  当今世界大洗牌的大势早已开始,除了谋略为前导,剩下的就是拼狠劲。谁咬住了牙关,谁舍得了鞋子,谁豁上了身家,谁就有可能赢者通吃。一定要放弃鱼和熊掌兼得的侥幸心理,必须打破贵在和气的企图,东郭先生和狼、农夫与蛇的前车之鉴,不是童话,那是你死我活的选择和结果。

  这世界已没有了遮羞布,只有恼羞成怒,还有孤注一掷。 ​​​

  运动之态显生机,力量技巧不偏倚,羽坛挥拍光影快,阳光海岸深呼吸。

  梦有很多种。既有日有所思导致的夜有所梦,也有不期而来还能兆见未竟。“梦中人”不受时间、距离、场景、愿望和主观意识控制,情节也不一定“符合”世间“逻辑”,就那么发生了、演绎了,且来无源、去无踪、了无痕。周公曾传有解梦秘籍,却少有解读明白的人。看过电视剧《西部世界》的人,难免遐想无限——也许人类解开梦之玄妙的那一刻,大概就找到了“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的答案。

  曦光抹红的云天,像少女时代,你羞涩的脸。一万年的伫望,一千年的思念,都在海岸线上,画遍。海有多深,心有多浅,情不相瞒。那低下的头颅啊,压不住高昂的夙愿,从古远到永远,不过是,为你执了一念。

  人性之初,什么也看不见。一颗纯净的心,未染醎酸。你为什么谅解一切?因为拿掉了基于个人的是非判断,一切皆情有可原。这世界正在向死而生,全部和所有,都已化繁为简。请睁开你的眼,随阳光看穿,幸福和苦难都是欺骗,惟有最后的悲悯,能为未来铺垫……

  各有各的活法,恰似各有各的死法。始作俑者不会告诉人类个体之间、群体之间存在差异的源因,因为那是超级秘密。如果拿掉利益冲突,削弱求存之外的贪奢之心,人类相互倾轧的理由将荡然无据。可是那样就不好玩了,神秘力量和它控制的野心家们,不喜欢。

  朋友问我天堂的模样。我说我没去过,也无法猜想。本着将心比心的原则,我说或许人间某些境界,可作参详。比如,静谧的田野,安逸的生灵,晴好的光景。际遇顺畅的人,其世俗生活不比天界生活逊色。

  艰难时代,人和人,要倍加谅解、倍加包容、倍加惜悯、倍加关怀、倍加成全……为了千秋万代、生生不息。一时一事、一地一方,“没有什么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深刻领悟天地之间,人类本是命运共同体,人类不在了,地球、太阳系、无限宇宙,人格化词汇中的“意义”还有意义吗?因此,对那些反人类、歇斯底里、我不好我就盼着你们也不好、反正我不想活了拉着一块都毁灭的阴暗力量,不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那才是大糊涂。

  波及全球的这么大的疫情的冲击之后,乃至后疫情时代可能产生的常态化的处境感受,还不触动人类灵性深处的反思,人们还是只惦记着身边的小打小闹、你长我短,还以疆域、主张、利益、高低、优劣为尺寸,就说明人们仍然没有深刻“觉醒、觉悟、觉性”。一个人不见棺材不落泪可以谅解,整个人类也那样懵懂,我们人类有什么脸面自诩灵长?道佛和所有宗教、神话传说、诸子百家意味深长的告诫,岂不成了耳旁风?人类共同祖先那用一辈辈人的苦难换取的经验教训,岂不是白费?往昔的全部价值,就在于:他们以混沌初开、东撞西闯、归纳总结的苦心积虑,只是为了世世代代,一起好好活下去,而不是为了你们活的好让他们(它们)活不下去——我敢打赌:那绝然不是人类先驱们迁延三千大千世界的初衷。

  一般情况下,我们只注意因花而果,却很少探询因籽而芽,更少追寻因土而芽而籽,芽籽是鸡和蛋的互为因果关系。物理学界当然已索源到了夸克甚至更元深的地步,但那是所谓的“科学”的范畴。而鲁迅先生却说“从来如此,便对么?”社科之域如果探讨到终极,也许能给所谓的科学以更宽泛的导引。我一老友说过一句土的掉渣的话,却不乏启迪:搞不明白的事,别急着咬牙切齿,万一弄错了呢?

  若能以漫长的时间为参照系,那就不要怪你一时之为,被人们一时之见的偏颇所“误读”。无论你以什么身份什么观念什么愿心做出的事,都不是真理。既然如此,你凭什么说别人的评价就是谬误呢?不要动辄自诩你是这世上最后的良心,也别咋咋呼呼地标榜自己才是洞察者、揭露者、批判者、救赎者和反思者,大是大非、全景总体上,图一人之快去人心里楔钉子的事总是让世人不舒服。一滴水其实真的不代表大海,可能连个水坑都代表不了。嘘……世俗人讲不了天道地理,能发现和认识已是不易。

  一刹那,有的人就忽然理解了父亲,他的怯懦和软弱,不是没有勇气,而是投鼠忌器;一瞬间,有的人就顿然懂得了母亲,她之所以吝啬或铿锵,全都是为了成全家人。很多时候人是被岁月点醒的、是被情景触动的、是被挫折启发的、是被不幸感染的。平常的日子里,人每每陷入理所当然的际遇,缺少体察和觉悟的主动。很多的人遗憾是,理解了,懂得了,或许已晚了、已迟了。

  夕照暮归光景好,思路遥迢念紫瑶,世间寄愿随风去,千山万水情不了。

  防疫时期,人们可以不见亲戚,却必须见同事,这就是红尘转折之一。有人已预言,后疫时代,世间不少伦理关系将被冲散、释淡,朋友、同学、邻里、亲戚……将被赋予新的定义。也许战友情、同业情、同志情必会增添新的内涵——距离感产生的人格独立性会明显提升。心理影响心灵,这是难以躲避的拐点。

  无序有时就是效率,无序有时就出效率。比如,抄近道,两点之间直线最短。比如,反套路,一招制敌唯快不破。比如,直言不讳,你愿不愿嫁给我,你想不想娶我,问答明确不拐弯。世间规序不是万能的,但那是不得已的公约数,妥协是以公平的名义造就的不公平。

  知性人生,无非是管控两个口,即出口和进口。管住了那两个方向,就会吐纳自如、诸事顺和,管不好就会出状况。

  扣心的叙事,往往从具体的人伦切入。人世间很大,人很多,而每个个体的人的际遇,才是生活的真实。无论叙事的背景多么宏大、多么细微,最是纠缠的总是爱恨情愁。红尘万千,拿掉其中的情字,人寰空无一物……电影《珍珠港》用的就是那个最老套却最扯心的路数,因为那种叙事最耐得住岁月、年轮和时光的磨损。

  前方有路,别犹豫,往前走。前方无路,往前走,自己趟出路。鲁迅说: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这其中,第一个、第二个……第十个走的人,才是开路的人。心中有“路”,四通八达,心中无向,寸步难行。红尘万丈,最难就是做自己、走自己的路。

  从前很不理解,人的耳朵为何要长得那么夸张,仅仅用于听声、感知平衡,不至于支楞出那么大个耳轮。后来看到越来越多的男人、女子上耳钉、挂耳环,才明白它们还有炫富和装饰的功能。这个庚子年春,天意造化深藏的秘密终于泄露,却原来,借耳轮戴口罩,才是它们的终极使命。正像村里老人家絮叨的:人身上没有多余的物件,指不定哪天就用上了。得,还真是一语中谶。

  牡丹雍容自典雅,月季轻盈色不假,人间审美有差异,千姿百态皆芳华。

  所有被动上当或陷入各类泥淖的人,都是因为心不狠。明明觉得不踏实,隐约感到不正常,因为心软、心善、心慈,而无法拒绝,这才是某些人深陷困境的最本质的肇因。

  人生一世,不少时候要给自己一个仪式感。唯有如此,才能使自己得一个华丽转身的机会。比如减肥,只要在乎,管住自己,没有人挣不出那个雍重的圈套。发一个誓言给自己,然后化变于红尘,斯一生,凡能实现的,都不是幻梦。

  皆苦,苦中有甜。苦有不同的解,甜有不同的义,智者苦中作乐,亦能乐不思蜀。仁者甜中知苦,一直未雨绸缪。人活着总要为点什么——为自己无过,为他人无我,只要深谙苦与乐的辩证关系,只需领悟悲与喜的互为因果。心为人之神,情为人之魂,神不散情不凉,那就勇于把百味尝遍。

  背对着风雨倒着走,一路都是身后。只有面对,前方才是愿往。闯出困境的唯一出路,就是鼓起勇气去面对而不是躲避。有些事,终究是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世上无两全,人们必须作出选择——要么苟且,要么一搏。

  命运者,命也运也。命是注定的那部分,而运则是大同小异的挣扎。大运势和小波折,恰似雨与河的互为因果。如果剧本已经写好,结局则无法改变。人阻止不了那只笔,不管那一生还是这一世。

  天气渐渐热,绿色慢慢多,这世界一如既往,人面却打了补丁。风中飘荡着忐忑,表达隔层,夏天就要到了,晴晒的日子,你是否走出了清冷的曾经。一望无际的岁月,你其实只截了一段给了余生,茶味冲淡了,也许才能品出什么才是一氧二氢。

  选择不是做决定,而是定义自己的轻重。人生不是一次尝试,而是寂然听雨、起身迎风。趁来得及,以所有的错过,换取未错过的所有生动。

  人生,不该活在是与非、对与错、好与坏、敌与友的境界里。人不是机器,只认“是”和“否”。情感人类正在被概念化、逻辑化、科学化、数字化,而那些混沌之美、模糊之美、朦胧之美,正在失去……

  春隔夏风望秋愁,绿寄金黄算去留,庚子岂止开篇序,兴慢衰缓在路口。

  不计较,不妄图,在跌宕的大势下,找一种小自在。水做的灵魂泥做的骨,终究还是流成河化为土。红叶石楠与翠色冬青,只相望,不相干。

  给自己一个机会,盛夏时光中,赶赴海岸来一次裸奔吧,不论灵魂还是肉体。涤洗后的岁月里,远离尘埃,还原自己。

  从动物学视角看,个体的人的苦难对人类没有意义,对个人更是如此。

  日照海岸晴光好,列队整休船抛锚。人与自然和共生,不惹苍天生忿恼。

  行下春风下秋雨,播下饱满收丰腴。蒜种埋土勤打理,采过蒜薹瓣成熟。

  没下过地,不是农民,不要凭浅薄的感觉去评价农事的劳动量,也不要武断地对庄户人说三道四。农民之不易,超乎想象。一辈子当农民的人中壮年以后,没几个有好身体的。为什么?找答案就跟着他们在灼烤天去锄草、在早春和深秋时节去田里趟水,然后就明白了。农民群体的平均寿命几乎排序最低,常见病都是累出来的、造出来的。粮油菜蔬果的价格一直没有达到应有的数值,种地养植没有发财的。即使将来全域实现了机械化甚至智能化,那也是注定的微利行业——终究还要照顾城市中低收入人群的承受能力。治理国家不易,治理农田更不易。所以,古人说粒粒皆辛苦,乃至理名言也。

  养鸡军事化,排队吃午餐。饭后齐步走,口号一二三。明天就是劳动节,忽然想起一句话:自食其力者得其享。这应该也必须是天地自然和人类社会给予劳动者最起码的待遇。无论虚拟经济多么强大、金融市场如何呼风唤雨、资本驱动力多么张狂、原子弹发射的多么快,都是建立在吃饱了的基础上的。虚拟拟不出麦子,钞币当不了面包、资本生不出豆芽、原子弹没法炖蛋羹……新冠疫情可以屏蔽一切、隔离一切、阻止一切、改变一切,唯独挡不住吃饭的渴望、咀嚼的欲念、吞咽的渴求、身体的需要……活着就要劳动,劳动才能活着,这是人形生命的基本。古语早已定义:食为天。万物如此。

  时光是善变的,岁月也留不住什么。能帮我们留住过往的,唯有我们自己,以及与我们有关的他们。历史长卷和人类社会,唯一可信的只有人。而悖论却是,最不可信的还是人。

  五一登高望小城,阳光晴好暖心情,南风拂面飞思絮,身静神动意远行。

  春意迟迟未别去,夏风悠悠趋近来。青春五月翠荏苒,望向云天放情怀。海曲光景怡人醉,日照水岸邀兄台。

  阔绰金沙铺岸展,微风抚影忘岁年。 海天一色剪鸥羽,阳光晒浪摇舟船。

  五月独步去观花,转角回眸遇见它,从前单翅影斜往,今世双飞翼展擦。

  礁岸凭望浪涌退,亘古至今谁忆谁?东临碣石遗篇在,英雄仗剑已无回。

  五月起,日照即将伴随飘逸的茗香,进入发烫的夏季。海岸边,身体健硕的帅哥,腿脚美艳的女子,又将以青春无忌的姿态,嵌入一幅风景旖旎的夏日长卷。虽然疫情尚未消停,一颗颗驿动的心,早已启念于四面八方。如果达尔文的《物种起源》推导无误,大海即是人类的母体,是它孕育和滋养了万物之灵。从这个意义上讲,奔赴大海的怀抱,就是灵性的回归。大自然中唯一的生命源头里,深藏着海的希冀,也潜伏着海的失意,读懂大海的人,就是读懂了世俗人世。

  一有人在我面前说“非遗”已死,我就想跟他谈谈筷子,除非他立即撂下筷子换使“凶险“的刀叉。因为一双筷子,我毫无条件地崇拜了华夏族的祖先们。你瞧,就那简单的一双筷子,标志着祖先们早早地发现和利用了杠杆原理,取之于自然最终也会回归于自然的材质,与万物毫无违和感。中国“非遗”普遍不造作、不矫情、不反人类、不烦自然,所以留下的“物证”反而很少,而正是这一点,折射了祖先们的仁慈——不以自己的侵占破坏子孙后代的生态环境。每当我和我们拿起筷子自如地品味生活的时候,都应发乎内心地默默向先智们致敬。

  忝加在知识分子堆里不一定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的基本特点是有智有识、独立思考、真知灼见、忧国忧民。从事大文化领域内的人也未必真有“文化”,表征上看去似有知识、有学历、有技艺的人,不少是没“文化”的。文化这个词好像很是容易理解,而它其实一直没有一个恰切的、共识的、绝对的定义,可以说一千个人有一千个“文化”概念,所以它极易被分解、片碎、误读,甚至动辄就被狭隘、被歧义、被泛指。当内核源是信仰、信念、信奉的文化不断被稀释、被摊薄、被碎片、被曲解、被捏塑、被适俗,其纯粹的、崇高的、源初的、神圣的、灵性的光芒,就蒙上了俗尘、沾染了功利、变成了工具。而失去了文化崇拜感的族群,必将六神无主、失魂落魄。

  重聚中医的元气,十分必要。毕竟近百年来传统中医被边缘、被偏废,是有其深沉滞重的历史原因的,而决然不是无缘无故,更不是国人西化思维后的遗弃。造成中医使人敬而远之、使之曲高和寡的一个根本源由是它包罗万象,却极少有人能全盘领悟,致使中医领域很多从业者终其一生都在瞎子摸象。越是博大精深的东西越是容易“失传”,不只是难度高、精义深、宽度大的问题,还在于灵气十足的人渐已凤毛麟角。西医重技、中医泥术,慢慢分道扬镳——这才是传统中医、现代西医的分水岭。幸好现代中医正在试着融会贯通,在思辨和技术、理论与实践、医理和药理、继承与探索之间,努力寻求新的平衡与同步。放弃偏狭互为借鉴,才是世界医药拯救人类的光明正途。人类一眼看见太阳、一眼看见太阳是不够的,还要两眼看穿宇宙及其运行真理,否则只会在固执的主观意识的笼子里打转。

  昨天晴,今天阴;昨天热,今天凉。阴晴冷暖哪个是正常?从前慢,今时快;从前少,今时多。快慢多少哪个愉悦?别说答案,因为一开口就是谬误。身外事看似我意欲,其实没得选择,心内事好像我念起,其实心不在焉。比如眼前这杯茶,怎么那么巧,一杯水、一撮茶叶千转百回,就到了我的手掌,我饮之、我化之、我遣之,我忘之,是一种怎样的机缘?不由想起佛理道法,真所谓我所欲必所欲、我所遇必所遇、我所见必所见、我所拒必所拒、我所喜必所喜……我之我,非我真。其然其所以然也。

  全在直播都在抖,镜头话筒通电流。从前怎知今日事,虚虚实实皆是愁。

  极目远眺天地间,风卷云轴时光缓,遥问仙境谁犹在?一只竹笛听虚禅。

  春夏之交观雨风,凝红淡黄寂然听,山河相间衍万象,日月轮回无始终。

  三世修持一生安,四代同堂儿孙欢,五福入户六神静,八面来风邀九仙。

  情怀和境界达到一定程度,就格外珍惜一个“静”字。其实与静境最接近的,是永恒。

  偷享社会发展福利而对家国毫无付出的人,如果心无一点儿愧疚感,那必然是别样的存在。

  做儿女的应当明白:父母并不是铁打刚塑的,也是爹生娘养的,优缺点不一定比孩子少。只是基于天性本能和人伦责任,才把毫无怨尤、义无反顾的人间至爱,当作了生命中最是坚韧的担当。一辈辈中国人就这样一代代传承,痛并快乐着。

  “成年人的世界,都是劫后余生。”忘了在哪儿看到了这句话,是疫情渐被阻控之后,在某篇文章里的嵌句。这句话入人瞳孔、触碰心灵的不是感慨万千,而是其内涵的尖刻。成年之前是新生,成年之后是余生,动物世界亦然如此。这个红尘人寰,总在匆忙与逍遥、苦痛和欢乐之间。既多彩生动,又毫无意义。

  一场浩劫,也许能使这尘世变得干净,身外干净,内心也干净;一场苦难,也许能让这人间变得宽敞,街道宽敞,心境也宽敞。进化不止是肉身的,还有心灵的、意识的、精神的、认知的。当可见的物质领域几近枯竭,精神层面的觉悟应当丰茂,否则那百分之九十七还是兽觉的人类,将无法忍受寂寥……

  诸多原因逼迫,致使许多阶层的人群在某些时间段内或在从事某些作业时被禁酒。这是社会管理的不得不的选择。其实自古以来,酒也是一种人生。当愁绪不展,当生涩难趋,当怯懦在心,当真性压抑,一壶酒可融而化之、可趋而同之、可勇而敢之、可吐而快之……世间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扼制了一种情态,就会出现一种拘谨。有时人们只盯一点不及其余,忘记了这世界需要一定的释放、需要必须的缓存。大自然启发人们学造的万物,皆有用途。

  现今许多多金者鼓捣出的小院,或很典雅、或很精致、或很禅意、或很清幽、或很简约,但多看几眼,就会有别样的观瞻,其中不少风格样态给人以做作的感受。包括苏扬的园林、圆明园复原图、泰越人造的庭院……不自然的地方无论假以什么审美理念,仍旧是不自然。人无法仿造岁月的流变,也难以妆补灵性上的不足,这就是自然与不自然的根本区别。由此可以料见,人类可能并不是自然而然的产物。

  与“崩溃从来不是一下子到达顶峰的”道理十分相似,茂盛也不是一夜促成。望着那簇山楂花,不由想起第一次吃山楂的年轮——那时大约四五岁吧,吃的还是罐头瓶里的山楂,美味极了。味道是人类记忆最深刻的感受之一,以至于到今天,偶尔还是会买两瓶山楂罐头吃,虽然新鲜的山楂果在市场上随处可见。认识山楂花的样态大概是从照片上,印象迷迷糊糊,至今只看花仍是张冠李戴。中国人看欧美人,欧美人看亚洲人,差不多就像我辨认桃杏李花的水平,基本靠蒙。而万物不会因为人的误读而迷失了方向,它们年年岁岁花相似,不管岁岁年年人不同。这就是物物之隔、物人之阂。所谓是:素白只为迎春早,嫣红不忧看客迟,蜂蝶自来探羞色,果然红尘藏神奇。

  人类活的越来越不自然,是因为人类尤其是国人理念中,受西方思想影响太多,慢慢放弃了中国传统文化基因中的“天地人”本一体的人生观和自然观。而蜗居在高楼大厦里、行走在冷硬道路上的人们,却又非常惦念自然的物象。估计不少人依然还会沉浸于“小桥流水人家”的诗画情境,依然还会向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远方,依然还会渴望“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慢生活。零零碎碎的努力能够看到——具备条件的人在小院子里不厌其烦地捯饬着菜蔬,没条件的人只好把各式各样的花草搬到了晾台上,有的人干脆到乡村和山坡上访旧寻悠。这是一种难耐的修补,就像梦中修补灵魂的玄机别无二致。人一直活的比动植物复杂,竟好似被注定的宿命。

  瞄一个胆大妄为的,来个一击致命,是大国崛起之路上,必须祭旗的必选动作。杀一儆百、铁腕立威,能震慑邪气歪风。如铁般的意志盈满的时候,就是准备好了。“东风吹、战鼓擂“,放眼世界,咱怕谁?积攒了几百年的血气、勇气和志气,定然是不可错过的战机。若是再只顾“三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到头来恐怕只有悔不当初。

  霸王为何别姬?因为四面楚歌。为何四面楚歌?因为自负的贵族气,因为不会耍流氓。为了赢天下,只有放下身段,只有牢记一个铁律,叫“楞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只是不知,已穿上了鞋子的,是否还有赤脚时的果敢和无畏。

  花欲迷眼人未醉,且向青翠问芳华。风雨兼程同行人,晨茶暮酒共天涯。

  英雄有两种:一种是还活着的,一种是已壮烈的。人们往往沉浸于活着的英雄讲述的大无畏,而淡漠了壮烈的牺牲。而那才是舍我的成全。

  灵魂没有伴侣,只有同频共振,只有和光同尘。渴望灵魂相伴者,心灵必有残缺。完整的灵魂是自带光芒的,也惟只如此,才能找见光谱相当的印证。

  似是到了敲山震虎的时候,不然就会形成养虎为患的局势。真到了饿狼环伺时,就力不从心了。自诩为超级大国的利益集团,其实早就未雨绸缪了,只是换来换去的头目的个性化,妨碍了顺序和规程。待到人类有了深刻的共识,才是晴空万里。

  后疫情时代,所有凭冲动的莽撞的不自量力的选择,都将是不可承受之重。

  为了不使荒野寂寞,野草野花天涯漫遍。每一次不经意的遇见,都是千年流转的源缘。

  月五日四,云后风急。街口行道,青年不多。车水马龙,行迹忙匆。疫消业复,期待旺兴。古国华夏,崛起亚东。怜悯它境,民不聊生。中华民族,齐心合龙。龙腾虎跃,擦亮五星。

  有时紧绷着,反而预期的危险没有发生,而当觉得踏实的时候,或突兀忽至。从容,不是麻木不仁,而是一半清醒一半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6-5 08:53 , Processed in 0.04487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