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38|回复: 0

[2020] 意识流:流觞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5-13 23:5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偏见为初,见啥都是偏。中道立本,则辩证识真。生命是有烙印的,这种烙印不源自生物学上的界定,而是因起于文化观念的导引——逆则叛,顺则从。心念只有本能,而意识更趋于有选择性的接纳或拒绝。意识决定了人生观、价值观,乃至于世界观(宇宙观、时空观)。人伦深处,主观下的一切客观都是“主客观”,而非“客客观”。红尘客栈,留下的是态度(人,肉身,坟墓),离开的是魂(鬼,信念,虚无)。扎根于一方山水间,美与丑无关种子,而是心性的选择。

  本心立基处,泥沙俱下流。清泉涌悟净,不觉泥沾喉。人神原共体,念起分两头。天有好生德,悔泪难洗愁。南橘变北枳,情异各相投。

  雨后放晴,阴影遁形。极目远眺处,静岸鸥鸣。欲与天公问道,风抚平。人间有寄,址不同,念起因起,果非盈。碧水漾暖波,潮汐已锁定。撩一抹光彩,漫画心境。

  把甲看成美的,就会把乙比照成丑的。把丙看作落后的,就会把丁视为先进的。观念立于何处,何处就是起点,而远方是选择的远方,而不是真知的取向。全世界是全世界的世界,所有宗教和信仰都是同源殊途,只是解释的语法、语系、语义因为地理的隔阂而滥觞。精致有精致的理由,粗糙有粗糙的源因,酸甜与香辣并非天造地设的规则,而是岁月的流变。在灵感的结界旁,年轮如闭环膨胀。谁在谁的敛藏,谁把谁遗忘,不必问茶,何须问酒,只需推开一碗孟婆汤。

  窗外晴雨后,绿意竞盎然。伫目身寂寞,心神已游远。岁月攒际遇,步履数急缓。待到自在时,诗兴画云船。

  雨后花色竞妖娆,院落缤纷如画描。石竹麦仙独绽妍,白雄黄雌猕猴桃。

  立夏之日晴雨替,半是兆涝半是旱,天公暧昧人不猜,两手准备防灾患。

  现代人,尤其是城市化(都市化)程度越高的地域上的人,特别是那些曾经在乡村驻留过岁月的人,虽然心中还有一幅田园图画,却难以摆脱现实回归乡野。原因很多,不言而喻。要知道,真正的乡野田园生活,且不说辛劳,只说处境,那可是人寂寞,狗也寂寞。

  腰里别着原子弹,手上紧握斩妖剑,放眼四海谁敌友?威武豪气我秦汉。

  至零再启磨砺多,一心不怕开头难。莫道前路无国士,为有牺牲逞英男。壮怀激烈向未竟,高天厚土立中原。拨开疑云见光亮,龙族抖擞凯歌传。万里红尘九州梦,华夏世代衍人寰。

  夏日复夏日,年年丰茂季。勤奋挥汗雨,智勇无难事。上苍开天眼,众生倍努力。奋起奔兴盛,华夏显灵气。

  夏已季,心无翳,眺望云天万里。七叶树,陪海棠,寸步不离待梦起。雀声婉转,意不歧,竟把羞红隐淡紫。竹虚空怀,只为缘及,年轮叠转处,光影共时。

  我需要一名战士,开枪,打中我的心脏。在我生命的最后,我的灵魂飞去希望。希望在你的梦里,开成花的模样。你看着花儿笑了,从此我无心伤。

  人要学会在心里,悄悄表扬自己,尤其是自己做到了自己希望做成的样子。自我表扬不是虚荣,而是自鞭自策,激励自己,一直修为在岁月的流逝。

  达摩悟禅净心境,文刀刻骨剔尘烟,花开花落示轮回,朝阳夜月又一天。

  天生我才必有用。斯言让不少人信以为真,于是冀望由此泛生、寄望宏大旷远,以为摩肩接踵、推推搡搡的七十七亿人口中,必然有一个显要位置留给了自己。直至生命日落西山,才发觉山坡上确实有个位置,但那是家人花钱买的。世间众生当然不是“天生”,而是娘生,就连那些超级大人物也概莫能外——各宗教教宗们躲躲闪闪的出身,亦然未落俗套。阳世做人,本是时空奇迹,没必要刻意神化,做普通人也好,当大贤哲也罢,贵在知性超拔的智慧和作为。有故事的人历史自有刻写,没业绩的也平凡自在,有用或无用,是个费劲周折的定义,且歧义甚多。做自己想做的那个人,才是本心我愿,如是如来。

  夏溢翠色至人家,流苏婆娑糯米花,一念如风穿枝过,曈光漫望未见它。

  务正业,就是专注。专注者可成大事,有定力的执着,必有所获。可惜如今,不少领域、阶层和行当,不务正业到了不知分寸的程度。不务正业的原因无非是:本业无所突破,就想碗外了找饭吃,因这个缘故失去专注力的,多是经济领域、专业单位;本业缺乏存在感,本职无一建树,于是创造条件或搞什么融合创新,在相关门类、相关事项上找价值体现,因为此故而搞形式、玩花哨、蜻蜓点水、做无用功者多是管理部门、某些边缘业务机构;找抓手、扯虎皮、搞协调,弄些似是而非活动博取社会眼球、要害人物注意的不务正业,最是贻误民生、劳民伤财、瞎搅和,此类做派大多出自法无明责、事无实权的机构的找事做。术业有专攻、人伦有比重,眉毛胡子一把抓的社会态势只能是纠缠不休,而空挡频显——什么都想掺,什么都做不好,瞎忙不是硬道理。主业该干什么就尽心尽力把它干好,才是社会化细分工年代里各行其道、精益求精的本分。

  越是沉迷于老套路,越是将来没出路。用心学习,领悟创新,才能开辟新活路。许多人意识不到“新活路”到底怎么找到,其实就一个标准可鉴别:前所未有、原创模式且“适销对路”,既不要把受众当小孩哄,又不要把对象当智者,这个变是常态的一段未来,被淘汰的是资本、是技术、是算计、是虚套,弄潮儿们只有两种:一种是敢于吃螃蟹且找到吃螃蟹绝招的人;一种是踏踏实实、专注求精、一件事一件事做到极致的人。除了这两种人,其他都是跟着喝汤甚至连汤都舔不到的新弱势群体。

  时下,许多界别之间,隔阂越来越大,越来越两层皮了。搞形式的越来越形式,搞实务的越来越实务,搞跨界的越来越跨界了,搞旁门的越来越旁门了。不融通、不兼顾、不意会、不交集,让各忙各事、各说各话、各行其是的相互疏离的样态越发严重。明知无益甚至非常有害的套路越来越多……用庄户人的话说:真愁人。

  这个世界病了,得的是心病。心病还须心药医,可是心药至今没处方。大杂烩式的“腊八粥”只治饿不治邪。有人说:抽风的时候,棍棒还是管用的,可是找个不抽风的能拿的起棍棒的,也是实在太难了,况且那个慧眼识英雄的人,一直藏匿太深。

  抽耳光是很野蛮,但是一巴掌可以掴醒半醉的人,一巴掌可以打愣装憨撸人的人,一巴掌可以拍哑耍混撒泼的人,一巴掌可以叫回痴迷不悟的人。当年老屠夫就是用巴掌挽救了范进。

  看世界不需要多长的时间参照系,只需要往前翻五百年,往后瞻五十年。然后眼下的脚抬起时,就不会犹疑。为何不是一百年或更长时间?因为五十年以后的事,决定于还没出生的孩子。

  即使你脱下高跟鞋,换掉时尚的装扮,也回不到童年。乡愁不是贫瘠,也不是朴素,而是纯净的认知和热忱的爱护。以为乡村就是乡愁的观点是偏颇的,大都市里亦有难忘的顽劣和天真。人类其实最难仿造的不是未来,而是远古的希望。

  无论去还是回,如果你一直在已有的路上,你永远也找不到别样的境界。

  抄袭作业,模仿景区,借鉴模式,引用套路,学用方法,其深层潜在的机理,就是照搬人生。这样的社会,不管流年多久,也还是没有新鲜的味道。

  人缘,本来是靠品行和质地作为出来的。但是现今它不再是品质的源起,而是借用了诸如财势、位置和角色的加持。这种新概念下的人缘就值得存疑了。

  不少人认为自己是信息的创造者、信息的辨认者、信息的借鉴者,殊不知,相当一部分人是信息的奴隶。

  风敲北窗夜听雨,远梦疑迟心归蜀,江川河海咸水是,山岭峰峦皆孤独。

  所谓的诗和远方,就是内心和脚下。如果内心空空如也,脚下慌忙匆促,诗不在,咫尺亦天涯。

  有宗教笃定人是有原罪的,这就是所谓人文的荒诞。罪是人的概念,人却借以“神”的嘴巴来瞎叨叨。若是人都没了,是不是无人的“世间“罪业全消?狗拿耗子是它愿意玩,而非在一旁遑论它多管闲事——难道不是人在说闲话、管闲事吗?

  其实每个人,每天都脚踩阴阳两道。醒是漫长的梦,梦是短暂的醒。最终人也没弄明白,到底是醒着还是梦魇。庄子只是做了设问,他亦未给答案。

  夏雨湿望眼,望眼心欲穿。麦稞得润否?饱穗身影弯。众生皆吃粮,食饭要靠天。粒粒皆辛苦,感恩盘中餐。

  不少人其实很厌倦平静如水的日子,难抑内心深里一种莫名其妙的渴望。岁月却总是跌宕起伏,它不像一条直线平铺到底。生活由此呈现对比,恰是那各向的对比,扰乱了心思。曾问过一百零四岁的人瑞:回看一生,最想要的是什么?她清晰地回答道:不受那么多的折腾。耐心听完她的含混其词,终于明白她所指的折腾竟然如此意味深长——困苦与磨难,三次破碎的婚姻,想得太多而想开的太少,儿女比她早逝,记得比不上忘却。人世间不过经年,长短天定,去留随命,其间惟有闲淡自在,才应是恬然我愿。

  由花到果了一生,世间皆是走马灯,若有心愿别埋默,坦白情意不走空。

  劳神费力不安魂,争多抢少无留存,劝君更尽一杯酒,来世莫做操心人。

  朴素的人对华丽没感觉,木讷的人对善谈不羡慕。动人的二胡独奏,不逊于嘈杂的交响。生命的质地,决定了审美的趋好。人生是一场自觉自愿的耳闻目睹,更是一趟不假思索的选择。芸芸众生,有迎合有拒绝,不是判断错误,而是方向不对。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至无数的人,不在多少,只有那个合适的人,才可心。

  看不到别人优点的人一般也瞧不见自己的缺点,不敢恨的人一般也不敢爱。刚愎自负的人一生很烦躁,随遇而安的人大多能长寿。但任何事情都有例外,可惜你不是。

  看上去,这世上似乎有真本事、真有本事的人不少,而其实除了命运的安排,别无它。命里是根草,你长成一棵参天大树试试?

  现今年轻人被生活所逼,变得越来越现实。搞对象审察条件几乎是必须的——样貌、家境、人伦和个人社会角色,总免不了权衡。估计新冠疫情发生后,有细心的还会琢磨一下遗传病史、健康状况。可是算来算去,还是得失难酌。依我说拉倒吧,说到底不过是有没有缘分。

  连夜雨,雾气罩,城市高楼如似岛。忽然想起晴天的好,暖阳当空,就像你的微笑。你的笑曾入了我的梦到,那时月季盛开,栀子香飘。仿佛一忽儿,风去寂寥,云去仙瑶。只留下一段岁月,兀自苍老。

  一路向西,披荆斩棘。狼子野心,贼念不死。图穷匕见,穷凶恶极。防患未然,从不大意。骄奢淫逸,神颓魂失。小富即安,必负后世。我辈担当,福泽后裔。舍小成大,命运共济。同仇敌忾,爱憎不疑。青春热血,英雄林立。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枕戈待旦,不误战机。富邦强军,民族大旗。前赴后继,大国崛起。万世荣光,华夏永继。

  不见棺材不落泪,进了棺材无泪落,人伦何必钻牛角,钻了牛角躲不过。

  弥留之际,九十老父隔着窗户,给毛发斑白的病危的儿子留了一个纸条:好好活下去。不久他先行逝去。遥向远方,一条即将倾覆的大船上的人,各自对自己的至亲默念:别忘了我,我曾深爱着你们。拉着娃儿稚嫩的胳膊,母亲用尽最后的气力亲了亲孩子温热的小手,默默在心里说:娃啊,妈妈不能陪你了,你要勇敢长大。望着她失望的表情和悻悻而去的背影,他胸腔里一阵阵共鸣:不是不爱你,是不能爱你,我时间无多,而你还天长地久。人间深处,有许多没有说出口的话,发乎灵魂,可至永远。

  梦里你拿了一个珠串,笑着向我走来。那是用星斗串起的爱情,传说了千年百代。你说珠串只可数捻,不可以佩戴。接过来我数着数着,只数到二十一颗,就从梦里醒徊。哦,原来生命也是一串数字,每个数字里又串起了缘分的颗粒,一颗不多一颗不少,只要情至意消,尘事便了。我们信吗?如果不信,那就让岁月验证是否。

  人类疯狂的意识,从人类看到亮光那刻起,就深蕴灵邸。不,也许滋生的更早。而一旦有机会、有条件、有境势,就会无限制、无顾忌地爆发。这才是人类的“原罪”……或是造物主的败笔,或是造物主的伏笔。人类想挣脱肉的局限就必须放飞灵的翅膀,物质是道路,也是笼子,正确的选择,是把它当跳板而不是攥着不放。生命的定义正在被人工智能悄然篡改,世间伦理亦然在慢慢“变质“。当意识被注射、被转移、被替换的日子化为“现实”,人们不得不承认自己未必就是自己。速度与激情已然产生质疑,在追去真理的路上,人类必须戳穿“真理”。不必追问终极,因为终极对人类、对时空乃至对宇宙,毫无意义。所以把眼前自己心甘情愿的选择的行程走到最远,许是凡胎肉眼比较明智的日子。

  谁生你,谁养你,谁教你,谁扶你,谁爱你,谁恨你……这是你必须搞明白的。你可以怨怪、恼怒、厌烦,却不可以切断。为有源头活水来,不止是肉身,灵魂也是有根的。天圆地方,你终归还在三千大千世界。

  看到有人在网上发提问:如果祖国需要,你愿舍生忘死奔赴战场吗?我回答只一个字:愿。这是自愿的愿,一个不需要思考就可以回答的问题,一个不需要权衡就可以给出的答案。为什么?人格的基础,心性的本能、生命的意义之一。祖国山河与同胞需要,人人有份;母语族群和家园需要,个个尽责。求生求存固然是万物的本质,但本质之上最底层的觉醒就是心念的智识,活着不只是为了活着,还要有为什么活着的追问,否则人生百年仍然还是物。

  人类情感已进入枯竭期,下一段就是沙漠。如何撑过最是难熬的荒芜,既是考验也是淘选。被淘了,湮灭于悄然,被选了,冷峻于前瞻。这个天地人交汇的境界,个体之上,没有悲欢。

  这一世,幸亏你没来,看到云散,静然不待。五月的风华,燕雀自在,正因为,无猜。

  一瓢泼下,岁月淋湿了过往。摘一颗星,摁在你目光的尽头。在没有语言的季节,我画了一条鱼,你把它放到了水里,然后我们忘记了自己。

  我们相信这是唯一的世界,我们相信这世界上所有说人话穿人衣的都办人事。我们于是只相信我们看见、听见和已知的,所以我们错了,错到无法修改。

  凡是追问文化有什么用的人,皆不可理喻。

  刻意在母亲节当天送达爱意的人,也许很有仪式感,却往往没有俗常生活的耐心。

  每个人的瞳孔都是一条阴阳鱼。每个人有两条鱼。一条追望前世,一条探察来生。而眼前的一切,却无法看见。

  每个人都是全能演员:鸟儿,虫儿,小草,大树,猪牛羊,鱼虾蟹……对,凡是世间有的,在人之前人之后,都扮演过。你不信没关系,因为那由不得你。

  高天象征父亲的品格、男人的追求,大地喻示母亲的品质、女子的胸怀。古今之外,山水有相逢、慈严有章法,为的是,世世代代,相亲相爱,迁延不息。认同一个日子,因为认同一种敬意,父亲和母亲,被定义成了节日。其实人人都一样,在这个情感世界,懂得了爱。

  种一棵长寿,绽放在初夏。成长是欢愉的人生历程,陪伴着慈心和天涯。这世界有无数个爱的形式,唯有母亲的掂挂放不下。游子身上衣,梦里又回家,人间情最贵,一棵长寿花。

  母亲去世后,我坚持不将她的坟茔用水泥和石块砌成,只用泥土堆包,任上面春夏长草、秋冬落荒。生命来自大地,终归于泥土,斯是自然。我的心愿得到了家人们尊重,除了在坟茔周边移栽了松树、柏树,安葬母亲的用泥土堆成的坟茔,就那么孤单的高高大大的立在山坡下,立成了我和兄弟们心中的一个纪念。喜悦或闷愁,我总喜欢一个人捧个花束,去母亲的坟茔前坐一会,抽几支烟,点开手机音乐播放器,听单曲循环,任忆思翩远……不知不觉二十年过去了,人世间有许多改变,记忆深处也有漠淡,唯一不曾漠忘的是妈妈笑着的模样和她高高大大的身影……小时候她打我打我,打我最多,不管什么原因,她总是先打我,因为我的淘气,因为我是哥哥,因为她所有的情感我都不理解,因为她寄托着希望着……从妈妈变作母亲,延续了我们对她生前身后的无尽惦念,我相信一切都是互为因果的,她也会,无论她以什么所在安顿了归宿。五月的母亲节,是雨后的山清水秀、风和日暖,枯叶与新绿之间,有一群大蚂蚁排队寻找食物。万物生灵,皆有来处,皆有去处,每次坐在母亲坟茔前,我总有新的答案。

  人间至爱是娘亲,岁月荏苒不老心,春晖依旧如故时,天人永隔魂失根。

  天地之间有离分,心灵相通缘聚真,长风丽阳浮云远,诗文默写刻骨深。

  五月榴花接流苏,河山崖刻迎日出,登高望远寄岁月,青翠仰天唤云姑。

  牺牲没有问题,问题是为谁牺牲。环顾四周,眺望远处,几乎都是纸醉金迷、权欲熏心、声色犬马。老父亲泪眼婆娑,轻轻抚摸着被称作英雄的儿子的灵柩,喃喃自语:你看看那些装模作样、胆怯自私的人,就为他们你奉献了自己,儿啊,你值吗?上苍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畔:他牺牲了肉体,换取了灵魂不死。他不是为了谁,他是为了完满自己一颗勇敢的心。

  莲山初夏溪水清,幽谷深涧涤清风,岁月化造自然界,樵夫游客各独钟。

  道山仙气净心空,静坐清神守丹中,纵使旋年轮日月,不沾俗念避虚风。

  最是朴实的花品,最常见,也最亲切。杜鹃花的品质,一直象征顽强坚韧,看到它们就会想到农民、战士、山樵和为家国献身的勇者。万事万物都有相似之处,也有灵性相通的地方,只是现代城市套路深,抹灭了人与自然相濡以沫的属性。生物的顶端和底端,都是生生不息的迁徙,但愿时空一路,一直相陪。

  绝望来临之前,人们总喜欢用这几个词表达的语义进行自慰:期待,希望,侥幸。所以,看明白了、看透了之前的全部状态,都是假象。

  这世界已经到了没有例外的时代,多米诺骨牌效益一旦启动,或已经启动,具体的人和国家所要考虑的是,自己在哪张牌上。大国有大国的麻烦,小国有小国的悲哀,但最终都是要面对的。睁开眼,醒过神,琢磨下自己以外的事吧:天气怎么了?大地怎么了?世道人心怎么了?天体和细菌怎么了?综合到一起,纠结到一块,是为了什么?蚂蚁按说不操麻雀的心,但要是天翻地覆慨而慷呢?

  倾巢之下焉有完卵。这句话值得当下依旧恍恍然不知深浅的人仔细琢磨。任何大势,都是缓成速至,而且祸不单行。不把事情想到最坏,届时只能是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些觉得事到临头唯有自己会囫囵的人,可能最先被突兀拍得稀碎。

  夜,随一曲云水禅心,漂泊灵魂。灵魂滴滴如露,蜷缩一叶,可听星光。灵魂薄薄如翼,沾云乘朵,可追风影。灵魂空空无状,非虚非实,可来可去。修一生风雨,养一世心性,只为洗净铅华、了却因缘,还回如初如来,轻飘故原。那一圈圈的涟漪,那一段段的历尽,漫似云水,一曲有声无字的音律,似有,还无。

  珍爱果实,是生命之初最是贵重的品质。它们不是轮回,每一季都是唯一的一季。它们与人类的妥协,是为了成全。但它们不像人类,总是寻求感恩和报答。如果牙齿和肚腹是超度,人类何曾感受过被咀嚼的痛苦?所以不必谈情说爱,亿万年的进化,不过是狰狞的本能。

  谄媚式教育和习惯,已是家庭教育和家风习惯的内在潜伏。讨好大人,讨好老师,就有好处。孩子摔倒了,怨怪绊倒的石头或椅子,甚至跺脚踩地面,说它滑。这是报复心理的起初。文化在这里成为可以解释为生活习惯,这种习惯贯穿于家庭和社会教育,它们互为因果,遮蔽了孩子们正视自我的目光。

  我们都曾深爱过,也曾冰清玉洁。只是世俗的风里,色香味俱全。我们眼馋了、嘴馋了、心馋了……后来我们怨恨这个薄凉的世道,好像我们不曾来过、不在其中一样。我们以为那百分之九十七的兽体叨扰了我们那百分之三的人性,可我们并没有自省——除了本能,我们如何放纵了生命和生命之上的灵性。很多时候,我们也想扪心自问,可是我们拍拍胸口,没有找到心,只试到了心脏,我们拍拍脑门,没有找到灵神,只感知了思想,我们揉揉小腹,没有找到魂魄,只意会了丹田……我们早已失去了那颗心,那颗带我们来这世界的心。没有它,我们哪儿也去不了,也无路归回。

  没有钱,你的身体哪儿也去不了。没有智识,你的思想哪儿也去不了。没有意愿,你的人生哪儿也去不了。而没有我,你去哪儿也不会温暖。是的,我就是亿万年来,从不吝啬的阳光,不需要钱买,也不会错过,人人有份,你和所有的人,都在我照耀的岁月。一座叫日照的城市,就是时间的开始,就是太阳的故乡。

  看到一句话:“有些坎坷对你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别人却是万丈深渊。”之所以引用此言,是因为这话说的意味深长。人生原本没有轻描淡写,普通人也不该被一笔带过。可是这世界人太多了,同质化又十分严重,于是光荣和耻辱、幸福与苦难,慢慢失去了被重视的质地,而事不关己、麻木不仁的世俗风气渐成征候。七十七亿人,还有看不见的其它灵性,充斥在并不阔绰的地球上,大家都想吃的好、穿的好、活的好,个个都要公道、善待、如意,但不是人人都体现了价值、价格、价位,妥协于是诞生,和稀泥、搅浑水、亮拳头、跪服顺就轮番上阵。而到头来,千万个道理言尽,什么都没改变。

  时下许多冷门的知识被翻腾出来了,很是吸引眼球,其中大多数的知识过去是某些阶层人群的常识,只因随着社会分工的分化而被偏废了,其中不少门道知了也无益、不知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翻腾那些事情的人,为此有了存在感和自我价值。知识大爆炸、信息大爆炸以来,人们最不缺的就是信息和各式各样的知识,接受的快忘的也快——小脑壳怎么比得了现代科技支撑下的信息海洋和知识滥觞?所以当下世人已很难找到很惊喜、很刺激、很动情的稀罕事了。强刺激之后的人们很无聊,于是往前找、往后找,就是麻木了现实、厌倦了此刻。

  你有个节,他有个节,连吃苦耐劳的农民也有了丰收节,真个是人人都有节、事事都有节、天天都过节。节多了,就把岁月过成了平常的日子。

  有了静处,你觉得寂寞;有了热闹,你觉得嘈闹。其实仔细想想看,也许是这个世界上,多了一个另类的你,你可能不适合这个世界。

  全球经济社会都要遵循盛极必衰的规律,新冠疫情只是加重了那种趋势。怎么了?试着日子累把了?那你日子好过的时候,你都是怎么过的?可否未雨绸缪?可否挣仨花俩攒一个?哦,原来你是没想到。上小学时老师不都教过吗?这世上没有一成不变的状态。五保户王大爷不曾说过嘛:细水才能长流啊。噢,还能知道那几年嘚瑟大了就好。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这不是世人分的、万物类的,是天道地理的规定。人的圈子只是命运的安排。所以,无论从哪里跳出来,骨子里还是那群人。道不同不相为谋,那还是有的选,没得选呢?

  有人时常不服不忿,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如果抽掉时境、权力、位置、行头、机会、平台,你耍个光棍试试?有句演讲词说的虽然主观了点,但可引申理解:离了公司你什么都不是。这里的公司如果不去狭隘领会,而是放大到国家、民族、社会和年代,其语义也许更有琢磨头。

  不是他瞧不起你,而是他觉得自己真不该去瞧你。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偶遇吗?相信呀。哦,那你能确定这世上有偶遇的念头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人之所以是宇宙间最复杂的构造之一,是因为当初那群始作俑者的意见,一直不统一。都想掺私货,结果掺成了千奇百怪。但幸亏人的适应力超强,挣扎着活成了各种模样。

  命运之神曾许给了人以希望,它叫明天。可是世世代代过去,人们发现世间只有昨天和今天。

  女人深不可测,男人高不可攀,都是很极端的自虐。浅浅一笑泯恩仇,恭敬谦逊君子风。岁月一场,别痴到酩酊化异形。

  写是东,读是西,只是时空迁徙。想是我,念是你,只因年轮改易。长袖善舞,不如遐思无忌,等不来的惊喜,不如追过去的愿意。在万丈红尘,一朵浪花,随见随喜。

  听一缕初夏的风,看一眼故乡的原风景,你可知流浪的灵魂,如何空了又空。生命是有烙印的,它深刻到基因簇中。别说你没有,如果你没有你就看不懂岁月的表情。

  无论科技界、文艺界,还是司法界、中介业,如果不打破圈子、推倒垄断、剪掉霸权、遣散门阀的码头文化,活水清流、新意妙音,就无法形成后浪。等不是办法,只要那种文化形态在,死了一茬又会冒出同宗同源的新一茬。

  下行,收窄,震荡……新词汇频出,却云山雾罩。是不想让圈外人听懂,还是不想让大多数看透?经济领域别玩文学,冷冰冰的严谨表达未必不是坦诚。

  未来交给未来,现在珍惜现在,时空是一条必由之路,由不得胆怯与恐惧。世上没有不怕死的超人,但活着的依旧活着,死去的必定死去。爱就痛痛快快地爱着,恨就露出锋利的牙齿。二十万年河东,二十万年河西,每个人与众不同的人其实都不足为奇。内心强大是最珍贵的强大,敢于面对才能敢于健步向前。哪怕沉沦,也有失败的体面。以前、当下和未来的人类绝然不是固定不变的智慧生命的唯一存在形态,被替代只是现有定义下的人类的悲哀,因为未来世界对今天的回眸,没有悲悯,只有庆幸。

  曾经叫海曲,如今叫日照,这座城市总是绕不开山海。远古以降,它藏匿了大段的历史,却掩饰不住过往的痕迹。两城遗址让人遐想,会籍山的传说波澜壮阔,九仙山的神话不是空穴来风,尧王城的故事笔笔浓重。后来姜子牙西行伐纣,后来莒国兴邦,后来城阳王偏安一隅……海依旧波光嶙峋,山依旧清雅俊秀,眺望着海平面,遥想齐长城的蜿蜒,感慨安东卫的惊涛骇浪,这方土地究竟经历了多少跌宕起伏?蚩尤的鸟图腾,东夷部落中那些追风的汉子,如今几近淡忘。来来往往,人伦流觞,挡不住梦里的月光。平展的沙滩上,一直有鸥鸟在等你徜徉,期盼与你一起踩出浪漫的诗行。

  对无能为力的事,不妨听之任之。这个世界总有一种力道,放得下,拿的起。绝大对数人看不到谜底,是因为人们都在以迭代和更替的衍续环节中,走向恍然大悟的那个日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6-5 07:51 , Processed in 0.04717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