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49|回复: 0

[2020] 随笔:问起,只是问起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6-8 15:4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听着王根林的一首首歌曲,忽然郑重地想问自己一声,我是谁?
  抬起头眺望远处,夏日午后的阳光,正慵懒地晒着风、晒着树、晒着楼侧。它们自然无法帮我回答我自己,因为我也无法回答自己。
  歌声一段又一段,忧伤而深情,仿佛歌者自己的情绪,却又荏苒了我的记忆。
  都在那时,都从那时,都经那时,尝到了少年不识愁滋味。

  往日的故事,早已沉寂,像那时的四季,起于预期,终于预期,以忘记忘了忘记。
  邻近的那个城市,也缺少大片的浓荫,那个“土埋半截”的老兄,是否还在半梦半醒之间。而他曾经,点亮了一个盲动的夏天。
  岁月之后还是岁月,可是歌词里,已经叫余生。余生从何算起?是直立行走的那一刻吗?还是秋黄遍野的时节?
  电话拨通后他关机。电话可以关机,不管是有意识,还是电池耗净。

  我想告诉我的老友的消息,一定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
  那个让他自青春年代至今一直魂牵梦绕的女子已经独自仙去。如果他再一次梦里见到她,那就是真的是她了。
  那一刻,我想他也会问自己:我是谁。甚至他还会问她:你是谁。
  风风雨雨镌入年轮的,终归是我们主观意愿的记忆、是我们无法选择的淡忘。

  我是谁,谁是我。
  这问题,也许只对编辑这个星球、导演这个星系、主宰这个小千世界的那些存在,才具有回答和不回答的意义。
  它们的意义,其实就是我的意义。而我,只是心思所至,问了我自己。
  我能坚持一次次问自己,这就是我的意义。我自己的意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7-7 14:36 , Processed in 0.04754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