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58|回复: 0

[2020] 意识流:岁月改写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6-19 22: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花不会无缘无故开,叶不会无缘无故落,但人们却说不清什么缘、什么故,让花开叶落成为自然。仅仅是春暖吗?仅仅是秋凉吗?仅仅是传递吗?仅仅是求存吗?一朵花、一片叶、一个人对于其它物景、物事、物理,会产生怎样的诱动和抑止功用,谁也说不清。放逐一缕风,就让它自如吧,我们都是离开了襁褓的灵魂。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豪迈,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追求,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后浪滚滚推前浪。我不会忆念清兵入关后那些乖乖剃了阴阳头的懦弱祖先,我只愿缅怀大漠残阳下浴血奋战西域的大汉男儿。老子跟你拼了,拼的是血性,老子身后有盯望父辈身影的孩童,他们的目光里老子是什么,他们的信仰就是什么。做了一辈子建筑工的老者佝偻的身影,在懂事的孩子眼里是悲怆且伟岸的;为救援灾民而献身的身着警服的父亲的遗照,就是孩子心灵深处最高的图腾;医者仁心的一言一行都印证了孩子们对父辈的崇敬。毛泽东为何在诗词中提及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为什么强调人民是创造历史的真正英雄,因为他读懂了历史,读懂了万里红尘中真正的智慧和力量源起哪里。饥饱贫富皆是人心的偏差,为富不仁与饥不择食、腾达忘本和落魄失心,都是灵性深处的恶,这世界上,能够抑制恶念的惟有自我,能够成全大义的惟有自我。我就是我的一切。

  阳光下,树木清翠,一座城市的面容,折射出了它的内容。对,那黄金海岸边层层涟漪,就是音乐的笑意。看,那海曲桥上走过的俏丽女子,就是诗歌里追望的相思。阳刚与阴柔,相接在岁月的起点,远眺与俯瞰,交汇与山水依存的纪年。从大阳升腾的那一刻,寂寞开始融化,灵魂开始苏醒,只为了等你,随风入境。

  不管你过的多么高贵,无论你活的多么卑微,不管你爱上了谁恨死了谁,无论你是木讷还是天花乱坠,总有那么一个季节,会苍老的如似鬼魅。上苍这么做不是为了讲公平,大地这么搞不是为了讲道理,这是宇宙季万事万物都无法摆脱的律条。其间旦暮,聪明的人,不装明白,也不装糊涂,活的坦然而从容,既不违背天道地理,也不逆戗自心。

  因为相信,所以看见。因为看不见,所以不相信。前者并不睿智,但虔诚如初;后者也许很聪明,但太功利、太世俗。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从来不是斤斤计较、患得患失、唯利是图、自私自利的芸芸。

  这世上充斥着太多死不足惜的人,如果非要找出一星半点儿的惋惜,亦然只是关乎血缘和亲近,那些牵扯决然不碍大局,地球依旧转动如常。当然死不足惜比起死有余辜,尚值得庆幸,因为死不足惜者虽无功德,却未留下骂名和怨恨。芸芸众生,如大英雄、如大科学家、如大贤哲的,只会是凤毛麟角,只会是世间翘楚,绝大对数生命存续,不过是为了衬托红尘的熙熙攘攘,像一场雨中纷飞的雨点,像蓬发的树叶和遍野的荒草,像泥沙俱下时的鱼龙混杂。所以看到你眸光里向我闪过的温柔,我忽然觉得这趟平凡人生,已然足够。

  发抖音却不愿看抖音,因为感动太累心,因为困难太伤心,因为意外太扎心,因为无聊太费心……纷杂信息汩汩涌来,不如而不闻。红尘本是悠然漫步,何必逼仄于昏昏沉沉?身边有冷暖,路过有悲欢,已够逼真。

  回头看看那风化的峭壁、坍塌的废墟、枯断的胡杨、套碎的沙粒、沉寂的历史,你能告诉我什么能留得住?哦,记忆?信念?传承?那要是人类社会也只是一个“瞬间”的偶然,谁帮我们抵达永远?

  甜少涩多泪咸酸,生死病痛看不穿,得失尽在盘算外,最是苦难聚人间。

  满足眼睛,满足聆听,满足灵魂,都是满足,但满了的只是人的主观,而足了的却是兽的欲望。假如红尘真是一个轮回,那么一切都是剧情的安排。可如果有一天造物主们确实看腻了,而出演的芸芸众生却意犹未尽、不想撒手,情况会怎么样呢?

  不要轻易允诺,因为海真的会枯,因为石真的会烂。你去海岸看一看,那一望无际的沙滩,就是破灭的心愿。

  盛夏丰足盈年轮,麦田机收车手勤,颗粒归仓粮囤满,时光不负庄稼人。

  岁月在身后,目光眺远方,谁追随?谁盼归?时空遥遥不可及,拂晓暖暖推影移。你在哪里?我在哪里?曾经在哪里?数不尽的颗粒,养了我,喂了你,在儿时,在经历,在眺望你的消息。来生啊,还要一世,相依,相依。

  摆地摊,竟然成了一个历史阶段中,一件宏大叙事。空地上,马路边,住宅小区旁,将陆续出现满足生计、为了生计的摊点。卖的方便,买的踏实,有人养家,有人糊口,又将是一段难忘的日子。改革开放之初练摊,四十多年以后摆摊,细想来,有些诡谲。城里处处有市,也许并不违背市场自由流动的大规律,也许这才是另类的烟火和人气。摊点多了,有车阶级群体不必厌烦,慢点走,等一等灵魂,走近摊主的朴实或精明,或许能使自己不疏人伦。

  艾青在诗中写道: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我为什么热爱这方境界?因为这片阳光海岸,沙粒像金子一样泛着光泽,每一颗都值得我珍惜——几百年前,她接纳了跋涉千山万水迁徙而来的我的祖先,用她的丰茂、宽容和成全之心,给了岁月以继续、以希望、以充实。愚公说:子子孙孙无穷尽也。基于爱和憧憬,这片土地上的青翠,这片海岸上的孩童,也许更懂得海的故事、泥土的肥沃、山的传奇,以及太阳崇拜的意义。天地自然与人心是相通的,众生心念里希望这世界什么样,这世界就真的会变成什么样,无非时间长短而已。所以像这座城市的乳名和学名一样,心漾海曲,情怀灿烂,才有和光同尘的亮堂的明天。

  凡尘未必全是尘,葳蕤入目清净心。自然天成造化秀,莫让妄图断源根。

  人类本是天然,所以心境趋向天然,即使梦深无垠,亦然在光景明暗间。都说相由心生,其实境亦由心造。当今时空里出现了那么多突兀诡谲,归根结底还是源于人类社会心念的共同臆造——戾气重的造暴力,怨念重的造抑郁……各式各样的念力搅合纠缠,人们就看到了当今世界的乱象丛生、杀伐暴虐、坑蒙拐骗……别怪上苍不开眼,世俗世界人人皆是自然,因果除了自愿还是自愿。

  词曲皆有红楼味,菊品何曾逊梅花?借问天籁谁希声,萍柳河畔古月家。

  人世间已穷尽奢悦,所以情思几近枯竭。于是找不见刺激的日子,惶惶不可,惴惴不适,空空无托。怎么办?臆造就站到了风口浪尖,而这就是末日迹象的发端。三千大千世界里,唯有小千世界有人形意识载体,他们的能量核心是欲望,欲望使其进取,也使其毁灭。灭了再启,未必不是一种崭新的游戏。

  是否你已察觉,自己内心深处,已对这世界失去了耐心?这不是你的错觉,心通神,神也已失去了沉稳。世界皆由心造,而所有的裂痕,都是怨气和烦恼。雨滴落下的地方,已没有鱼儿竞跑,各种各样的水草,已找不到。这人世间越造越“假”,祖先们听过的声音、看到的物象、向往的光景,现今茫茫又渺渺。压制不住的喧嚣,聒噪又聒噪。可是那寂静的夜晚,为何你又睡不着?

  隔山隔水看热闹,世人难免乐祸心。山雨欲来风满楼,不作防范拔了根。道理浅显谁都懂,内嵌机理讳言深。末世元年累积数,数到尽头无晨昏。人类惟有善念聚,境由心改命程抻。

  千古一瞬,我在其间。与你同行,叠心比肩。东观东海,西眺夕山。仰望北斗,憧憬南天。遍尝百味,历数千帆。蚍蜉三季,人生四欢。但求无愧,不执念偏。因果自造,轮回缘迁。

  生命进程中,没有此时彼刻的接通,只有遇山见山、遇水听波的豁然。豁然可开朗、可贯通、可了然,这就是禅门终极追达的那个顿悟。顿悟是老师无法教化的,也是生活难以点拨的,而是个人机缘和造化。如同梦里解题的数学家、菩提树下的行者、夕阳余晖中那个遐想的孩子,顿悟或不期而至、或恍惚而去。人生也许有很多次顿悟,也许一次也没豁然,郑燮的难得糊涂只是看透,伯安的心经也只是对世俗律理的洞察。顿悟像一个从雨后泥泞里走出来而继续赶路的人,它明白热风与日晒,将毫不留情地褪去两脚泥——泥和水,何尝不是生命的维持?

  阳光下听海曲,所以问:水知日照?梦中见月,所以问:我心何往?禅音袅袅,又回头,又回头,往事可回首?你的路过山水,我的路在命里,我如不是我,你如何是你?阡陌纵横万里,缘来并非如此。苏轼不写诗,板桥不送字,原来黄金海岸上,沙子藏不进心底。

  因源于果,果肇启因,因果之间仿佛事物的一个横断面,而决然不是事物乃至导致事物生灭的全部。一个富有生活情趣,且笃信“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之机理的人,即使懒得深究生活的终极,也不乏与时节的沟通。栽下一粒种,植下一株苗,并不是一劳永逸,浇水,间棵,除草,施肥,那是上了心的照顾。盛夏晴雨轮替,作物不负人,瞅一眼上搭下挂地上躺的果实,真正的收获是心情。红尘客栈,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亦同此理此情此心。有一颗平常心,加上一份耐心,因果自有定数,从青涩到丰熟,果实也,人心也。

  苍天不会饶过谁,苍天不负有心人,其实苍天很忙,但苍天也不拗人心。所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说的还是事在人为,我即我世界,我们即我们的世界,七十七亿人心中的念力,已经对容许了七十七亿人口的这世界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想什么来什么,怕什么来什么,求什么来什么,内心深处不可说、不可诉、不可见、不可辨的,已经、正在、亦将流变人类赖以生存的时空。时空不只是阴阳,还有看不清、说不透、悟不明的境界,而它即是晦涩之间的人心。很多时候,我们不如一株茄子、一棵辣椒、一架芸豆、一畦韭菜……从一开始至末了,初心不改、矢志不移,只为了践行一个物种的本分。天地为师可悟我,万物为友可忘我。大千世界,链条亿万,我们为何不扣好属于自己的那一环?

  人类社会熙熙攘攘,很多很多人虽然身体长成了,人格却依旧徘徊在路上。许多事其实无法以年龄划线,因为人伦机理不能“刷脸”。

  如你觉得这世界充满希望,请相信,那希望几乎不在远处,而是在你的心里、在你的脚下、在你和伙伴们孜孜以求的路上、在你思想所及与目光所及的与你一样抱有期待的人群中。把希望寄托于云风之上,寄托于虚渺的地方,就像你把心事写在沙滩上,哪怕是写了又写,依旧会被浪花擦了又擦。这世上唯一可靠的是你自己,唯一能骗你的也是你自己,唯一能伤害你的还是你自己,但能鼓舞你的决然唯有你自己。说白了吧,你就是你自己的希望。

  碧海蓝天晴日照,风清气爽人欢笑,老友新朋八方至,茗香一缕意会到。

  里子破了,面子也撑不太久;底子裂了,上层必将晃悠。只好让子弹飞一会儿,待那一刻穿透。杞人忧的天,也是楚人的近愁,雨很急,莫迟绸缪。韧忍有个限度,但须指望在前头,变局大势已始,原不再涛声复旧。

  别无妙招良策之前,摆个地摊糊口像是个不二选择。但问题是卖什么?谁来买?“逛”摊的不是买家,买家也在摆摊。有余粮的人余不到余生,富甲一方的未必敢开仓放粮。乍富又穷,心理上的痛苦比碗里的苦涩更难以下咽。全球无净土的岁月,人人都宜放下身段,别招惹,一起渡劫。

  夏晴云缕画苍穹,枝叶遥指万里风,寂然驻足静思远,刹那灵犀忘视听。

  网红红了谁?是那朵昙花吗?带货带了谁?是那块货色吗?直播播了啥?是那些老套吗?网商伤了谁?是那个圈子吗?摆摊瘫了谁?是那群苦主吗?仅仅是问一句,没指望谁能回答。

  想钻,到处都是空子。想躲,随口即是理由。可是倾巢之下,你又如何自成完卵?

  曾在文本中多次强调过一个词,叫情感安全。在百年变局中,这个词语的言外之意或许更应引起某些人注意。当今世界,大势跌宕,局部唐突,信息逼仄,心理阴沉,本来就有人格化缺陷的情绪化人群,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刺激,在此年代背景下的情感交互,尤其需要把握分寸、拿捏有度。适当的矜持、适时的宽容、适度的距离,已涉及到人身安全,凡事适可而止总比极端裂变要稳妥。善是感性的初衷,但要基于理性的判断,爱是心灵的感应,而不是盲目的触碰,斗争与妥协需要警惕为先。情感世界没有逻辑规律,只有甲胄在身,只有左矛右盾。若是没有底气的事,最好辄止于未发生。

  任何人都有“过把瘾就死”的选择权力和自由,只要其选择不妨害他人,且不会因为半死不活而拖累别人,更不会造成城墙失火、殃及池鱼的尴尬后果。当今不少人的问题是,其个人的肆意而为、任性而为、率性而为,导致了的却是自己无法承担的局面,这就是真正的不可宽恕的自私,甚至死有余辜。

  我们人类其实无法找到事物的“起头”,我们只是凭主观认知的“最大想象力”和“科学假想”去推导和研探那所谓的初衷。但幸好,这种人为主观的结论,已以所谓的“真理”满足了大多数人对元初渴望了解的欲望。当一个人坐在山坡上,呆望着融雪时节那滥觞的溪流,他真的会以为那就是河川的源头吗?

  城市里没有芦花鸡的晨鸣,所以醒来的人大多没有重装的魂灵。我们以为科技进步能使我们摆脱从前的许多束缚,能帮我们解开许多曾经的谜团,殊不知,我们正在舍近求远。我们忽视了心灵的感应,依赖了视听的佐证,我们忽略了直觉的判断,而笃信了科学的推导,最后我们必然褪化为一无是处的肉蛋,而把世界拱手相让了一簇簇智能模块——哦,斯言叙述的不准确,这里更正一下,将来我们已不需要自己动手,所以我们的手势必快速退化消失,届时我们已没有能力拱手了。

  假如人类还有未来,我想未来的人类社会需要重拾信仰,而且是凭着信仰结伙求存的。人类越是洞察了物质是什么,就越是觉悟到念力的重要性。举一个不算恰切的例子:物质是硬件的基本构成,但驱动力却是程序。所以在不远的未来,一定是心念把人类与物类彻底区分开来。

  小打小闹的民生,与女娲补天的筹备,是一件事又不是一件事。前者是现实,后者是现世。一篮子鸡蛋的是否安妥,关键是篮子,而不是鸡蛋。编好篮子、拿住篮子,才有前路漫漫。

  文不化力自羸弱,识未启智梦惘然,德无刚性心融水,法悖常理必肇嫌。

  晴一天雨一天,似是流年。流年不利,滋变化多端。问苍穹,为何命运多舛?长风一笑,浪花翻转,扪自心,境由念攒,无关云天。

  养心是最高境界的养生,治心是最高层次的医术,舒心是最好的生态环境,开心是最终的人生追求。这颗芯、这片心、这份心,即是命之根本也。

  有人说:整个社会都在淘汰老年人。联想到某些国家新冠疫情期间对待病患老人的态度,对照生活中处处不再顾及老年人接受新生事物的困难,不由感慨——人类平均寿数持续提升,而纠缠于高领人群的新发“疾病”逐渐增多,妨碍老年人生活顺畅度的事物也频频出现,人类长寿到底如何界定利弊?前面之所以把疾病二字加了引号,是因为那些“高领病”、“老年病”实在别无其它原因,都是因为不少人已活到了衰退的极限期。大千世界自有规律,当人类企图通过科技手段延展生命长度至难以想象的境地,那么规律的反作用力势必激活,老龄化人类社会,麻烦一定不少。过去有句话: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理是那个理,情也是那个情,只是前置条件被忽略了。当地球人口基数超过资源配置的合适范围,有些灾难性后果,将难以避免。听说科学家正在以加速度研发人类增寿的药物、技术,但不知大自然答不答应,但不知未来的负担深重的年轻人乐不乐意。

  腿软嘴巴硬,脚轻身子重,芝麻抓了一大把,西瓜丢了三大车。不是那茬人多么有本事,也实在是“青黄不接”成全了他们,可声厉内荏的一群人,生生断了生机、错了源脉,只把个大好风景,涂抹成了扭曲的世界。

  越虚的东西越炫目,越远的东西越朦胧,越败家的玩意越嚣张,越技穷的驴子越声高,到最后还是要落得个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

  “巷子里流浪的猫很自由,却没有归宿。”朋友为随拍而题的句子,触到了心灵——题者心境里到底蕴养了一种怎样的情思?另外,视频里那只自在的猫,是否也有对归宿的向往?是人格化的揣想印合了猫的思绪,还是驴唇不对马嘴?这红尘悠远,为何有别样的遇见?所有的偶然都是大概率,还是所有的大概率皆是必然?逆思维、横思维、直思维、曲思维、混沌思维,是不是皆是源于灵魂的自愿?

  凡品茶时手里还鼓捣着别的事,那叫喝水。凡觉得自己不是平常人的人,都程度不同的得了妄想症。平时不注意、不习惯保持卫生,收拾卫生的强度就会加大;若非得已,习惯把家务事攒到一起做的,过去农家人称之为“懒汉做”。遇事一惊一乍的人,是具有矫情模式的表演型人格的人。企图靠技术手段减缓生命衰败趋势,把自己的容颜收拾得与年龄不符的人,大多内心浅薄或别有用心。人们总把一些用不着的东西积累起来,统称它们为财富。面和心不和是现代文明社会里一种常态,有人习惯性地把它叫作修养。个体叫个人,群体叫众生,包括所有的人叫人类社会,为社会服务就是为自己服务,所以个人利益得到保障就是民众利益得到保障的基础。人的任何事都是干出来的,好事是干出来的,坏事也是干出来的,所以干出来的这句话是实话,也可以用到任何事物。

  青果变紫时,岁月缘已寄,莫道君行早,花落已往事。

  把太多人和事放进心里,会很累,会很痛苦。而放下,那又不是天赋秉性的选择。不少人因此生活的格外艰难。

  化危为机不是虚词,是能实现的一种努力。只是这其中缺省了时间成本和某些人群的代价,而那是一些人此生际遇中难以承受之重。幸好不少人有捉摸不定的信仰,可以众生皆是化变而来安抚自我,毕竟得失悲欢都是缘来缘去的修行。但是每一趟人生若以注定、以此此毫无选择的轮回轮回着轮回,轮回岂不失去了价值?

  被新冠肺炎疫情笼罩的世界,仿佛除了新冠肺炎确诊和死亡,再无其它的悲哀一样。其实全球被新冠肺炎夺去的生命,远远少于被其它的疾病、意外和心理压抑掳走的数值。对新冠肺炎的恐惧放大效应,严重影响了众生的思辨和选择。活着不是苟且理由,死亡才是最终的召唤。人类进化的从来不是肉身,而是灵心。

  日出旭日照日照,夕阳暮光映辉煌。海曲千年诗画在,唯有知音共梦长。

  晨望云天风游远,翅蹁跹,影浮船,又是盛夏光年。茶微凉,情疏淡,已非缘起时,意散智还。尘俗离离梦清闲,口诀忘,秘不宣,寄魂遣魄付阿难。

  如果有家可以回,如果有家能够回,如果有家必须回,为何不回?因为没有如果。所以心灵鸡汤不可入心,是因为它们都是建立在如果的基础上的。

  风已来,夏未至,云又开启。向一棵草问你,它摆叶不知;向一丛花问你,它摇姿无意;向一株藤萝问你,它垂须寂疑。扶着时光的影子,我只好问自己,青山犹在水依依,何必问,自有始。

  如果人类停用石油及其衍生产品,这世界会不会变得更美好?地球会不会变得更友善?科技会不会转向更明智的方向?设问而已,假想而已。

  作家不懂时政,却自以为是的以狭隘的文人个性狠劲玩了自己一把——问题是,现今时代的世界已不是当年世界。时候时候,档口档口,在错误的时间做了错误的事情,是双倍的双向的自戕。

  空有凌霄志,把酒问天涯。九龙治水,沁透物华。红尘二选一,只顾花开,从容残霞,怕与不怕,随遇随喜随它。

  闰年闰一天,闰月闰一月。闰在四月底,榴花红似火。但愿吉祥态,年轮不打折。

  数不清的人脉,算不清的家底,拦不住的名气,贴不完的标签,享不尽的荣华,赶不走的食色,又有什么用?风吹草动后,亦然如昨。

  晴空少云,雨落水涨。欲知阴晴,拨帘静看。人间沧桑,不过如此。佯装不谙,煮茶味淡。得来失去,皆是思量。生死一回,回头是岸。

  问一丛竹,虚心以待为了谁?阳光斜照,翠鸟悄悄,幽径寂寥。问一尺清荷,露滴珠玉为了谁?风摆叶蓬,池水漪摇,时节不恼。问一朵浮云,南去北往为了谁?天际无垠,碧草孤翘,岁月自消。不过一念之间,心到意到,红尘蜷一角。

  近了,就是远的开始;多了,就是少的开始;有了,就是无的开始;亲了,就是恼的开始。左右之间,是个中;上下之间,是个度;进退之间,是个留;取舍之间,是个空。不执拗于我,才有我们,才有承长继远,才有天高地厚,才有气口与弹性。人世间,理摆不清的人永远没有自在。

  习惯了索取的人,永远不知回馈;从不将就和顾及他人的人,只想要成全;有目的的人生,永远抵达不了目的地;功利思维无法摆脱自我,而最终会被功利扼杀了自我。

  世道跌宕起伏之后,这红尘已没有多少有趣的人、有趣的事、有趣的灵魂。那些自以为自己与众不同的人,其实根本没有什么迥异。这世上不缺攫取的手段,缺的是懂得珍惜和诗意情怀。

  越是说不执着的人越执着,包括那些执着于放开、搁下和撒手的人。越是说不在乎的人越在乎,人常常看不透自己如何欺骗了自己。莫名其妙的怒火、莫名其妙的悲伤、莫名其妙的喜爱……其根本问题是莫名其妙。所有的口是心非都是生命的原罪,被惩罚的是生命自身。缺乏幽默感的人不是缺心眼、少知识,就是心已死。不懂得给生活添趣的人,是最无趣的人,他们活得像僵尸,或者他们永远只活在自己心里。这世间所有的所有,都只是在用、用过,包括被用或用过的每个人,没有拥有。

  凡事只要有开始,就必然有结束。明白这个天道地理人伦,也许会对一切皆释然。所有的下一次开始,已与从前无关。

  红尘万物皆缘由,立人卧龟共星球,莫说草木无心性,世间众生似蜗牛。

  对待拐弯抹角的人,最好的办法是让其直奔主题。对待非分之想的最好处置方式就是干脆拒绝,不留犹疑。在要和不给之间,不谈情感。

  复杂的旁边,未必是简单,也可能是更复杂。麻烦的对面,未必是坦顺,也可能是更麻烦。用简单的办法能解决的复杂一定不复杂,只是看上去复杂而已。这世界已不敢玩得太干脆,因为人类已经快要干脆了。

  不少人看动画片看多了,所以才“老天真”;不少人玩游戏玩多了,因此坚信这世界可以满血复活;不少人听故事听多了,常把虚构的当作了现实……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日子,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如果不面对,那可能就成了对面。

  汹汹人流中,有多少人负“债”前行,有多少人“赖”活着,有多少“裝”幸福,有多少人为了活着而活着,估计“烧包”的人不知道,大约以为这社会已进入“中产”的乐观“盲“人不知道,也许还在酒红灯绿中迷醉的人不知道,抑或装不知道,抑或不以为然。这地球是圆的还是平板的,人们也不知道,得了“洁癖”的城市套路再深,也有穿帮的那一天,那一天将让许多人以最决绝的方式瞬间“醒”来。

  你凭什么不把自己看成普通的人、平凡的人?不能像众多的普通的人一样吃苦受累、委曲求全?不能像绝大多数平凡的人一样自力更生、安于本分?你是有天赋异禀还是有诸神护佑?你是有帝王皇权还是有超凡智能?世上所有伟大的人都是历经磨难、饱经沧桑的,没有人无缘无故的成全,也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就。一步一个脚印走过的路,哪怕再坎坷也足以自豪,梦里再辉煌的际遇也怕公鸡鸣早。普通人当然有憧憬、有追求、有目标,但绝不是去构建空中楼阁、绝不是去做黄粱美梦;平凡人当然渴望幸运、指靠人脉、希愿支撑,但那绝不是懈怠的借口、侥幸与幻觉和守株待兔。在日渐艰难的一段岁月里,你应该整理好心情,平心静气看待时局,把耐心和隐忍练达成生命的笃定、从容和自信,去为爱你和你爱的人,栽出一片绿荫、垒出一座堡垒,与岁月陪伴,与年轮同行,把所有的日子都一起承担。为人父母、为人子女,已是理由,哪怕只是为了自己的良知和心愿,也不能苟且偷安。一直忘不了朋友的诗,这里复述给你,愿你能在夜不能寐的片刻,品咂出其中的味道:一棵树,一旦有鸟儿在枝上筑巢,即使痛,也不能倒下。

  常见“常理”这个词的不同用法,但世间哪来的常理?常有多长?常有多真?君可见,岁月滚滚如逝水,三十年即分河西东,哪来的一成不变?君可见,不按常理出牌的竟然赢了,而恪守常理的输掉了裤子。昙花一现的红尘,还是洗洗手,祈求自己拿到一把好牌吧,更但愿,别把一手好牌打烂了。

  以生意人自居的老兄发牢骚:把情人关系炼成了夫妻之道,也是缘分的内伤。言及于此时可见他眸光中隐约的颓唐。尴尬之余,以打趣的方式对接了他的感慨:早知现在何必当初?他笑了:缘分环环相扣,哪一世才是当初?闻之絮语,竟无言以对。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除了奋斗别无选择。其实这句话后面应该还有一句使人更泄气的:即使奋斗了,也可能还是一事无成。但是,上苍既然安排了入世为人,总得把戏演到底把?人世间,“负能量”不全是坏处,起码它能帮助一些人人找到触底反弹的感觉。

  往事越千年,烟尘蔽从前。从前慢,只够岁月轻碾。一颗纯粹的心,执了愿,忘了缘,任由半夏,夕阳暮染。听蝉音唱梦,蛙声缠绵。翠色荼靡,婆娑恍惚间,幽静尽头,不忆苦寒。

  夜色不寂,车流不息。这就是所谓的城市,静处格外静,闹出分外闹,动静之间,有自然也有人烟。路旁一棵看不清品类叫不上名字的大树,得有十多米高,在街灯映照中,化作了一幅写意剪影。它也是有梦的,梦里它吸入氧气吐出二氧化碳,光合作用之后,它沉入“饱饱”的甜寐。也许它也像有些灵性充足的人一样,能在梦境中瞭见自己的前世,那时它或许长着翅膀,以鸟的形态驰骋于古旧的岁月,它可能见过山顶洞人,也可能听到了李白醉酒趔趄行歌,更可能飞过硝烟弥漫、尸骸遍野的战场……但它留不住那些记忆,亦无心思把那些经验带到一棵树的生态里。此刻它未必在意从它旁边驶过的公交车,以及公交车上低头深陷小屏的乘客,连徜徉于它树伞下的漫步者它也无意乜视。城市正在疏离传统亲情社会的纠结,规则正在隔开血缘的缠绵,宗族姻亲的烙印逐渐加速从人际关系中淡化,靠经济手段维系的年轮,情薄如纸。诗人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多么有诗意哲理的文字,可它们何曾诠释过黑夜为何要给人们黑色的瞳孔?黑色的瞳孔为何逐渐失去了辨别黑夜的能力?如果看不到光亮,心灵是否也将随之昧盲?穿着白色短袖衬衣、服装整洁的一位老哥,手里攥了一摞折叠过的废纸箱从我闲坐的台阶旁疾步走了过去,哦,他是一位业余拾荒者——也许是一种长期节俭养成的生活习惯,也许是迫于生活养成的习惯。岁月静好之内,也有烦恼,我看见的和我看不见的地方,命运一直在流淌。

  抽点闲暇去楼后台阶上坐了会,竟然喂饱了六只蚊子。酒足饭饱后,它们连声谢都没有,就悄然离开了。心里没有责怪它们,毕竟它们没有受过系统教育,更没有感恩供血者的优良传统,肚子鼓了拍拍翅膀走蚊,亦不算失礼。倒是有些按说应知书达理的人,不但不懂恩情,赚了便宜还卖乖,难怪世人渐渐少了热心肠。忽然想起一个段子:拔下了呼吸机的病人,拿到了账单,顿时潸然泪下,弄得旁边的护士措手不及,忙劝慰他别太悲观,病情已好转。他摇摇头,说自己一直不曾为呼吸交钱,上天从没出过账单,可我从没感激过它。

  心有多大,境有多宽;情有多深,意有多厚。莫问他人,莫比它物,一切缘来,缘来一切。谁替得了你?你替得了谁?此时无它,彼时无你。

  如果能量真的守恒,如果灵魂的本质就是能量,那么人口超速增多,势必灵魂供应不足。那么,一些狗呀猫呀、豺啊狼啊,就不得不拿来它们的灵魂以填充爆满的人世。所以人世间就有匪夷所思的人、瞠目结舌的事。正因为畜生托生的“人”渐多,因而“真人“只能沉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7-7 14:54 , Processed in 0.04412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