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212|回复: 0

[2020] 意识流:岁月有断章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7-18 10:1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路迢迢万里远,邂逅相逢随机玄,老友新朋无薄厚,阴晴圆缺如梦还。

  北方以北游子梦,心藏乡音望云动。但愿它年归途悦,忆海涟涟漪清净。

  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人生一趟,不过是稀释的漫长,仿佛是浓缩的概括。草木果蔬经春秋,红尘客栈转瞬间。南瓜几个,仿佛一个禅案。顿悟者自有如来,无心人见瓜是瓜。斯是自然,亦是而然,为然也。

  观天象,流年似风。看云图,图景诡谲。一瞬间的湛蓝,转忽儿的阴翳,阻了遐思,蔽了联想。竟是五月滚滚,逝如水。

  知了知不了,不知已知了,知了了不了,了了知了了。

  悠悠岁月旁观清,来去自如不追风。人间已是糊涂盆,不沾世俗行装轻。

  君子斗不过小人,书生治不了流氓。文攻武备之下,要学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然后果难料。自说自话于事无补,拳打镇关西才能镇关西。

  一车人的命运都在驾驶员一念间。惊悚的事故的惊悚之处不止于事故本身。古人警言已说过,倾巢之下没有完卵。惊涛核浪中,防微杜渐保的是果敢之旅慎行船,不然,乃不然也。

  招牌,广告牌,标语牌,像补丁一样,像膏药一样,像马赛克一样,影响了观瞻,妨碍了气氛,叨扰了视觉,破坏了构图。无论城市还是乡村,不管单位还是景区,从道路两旁到空地广场,从幽径林荫到山坡岸畔,那些不合时宜、无序切割,实在是安插张贴悬挂的不是地方。尊重历史、爱护环境、维持原态、清净目睹,就从杜绝画蛇添足开始吧。

  听不到真话,看不到真相,办不了真事,念不了真经,一个个排比,一段段剪辑,一次次躲闪,一串串空泡,一伙伙的折腾,一场场尴尬……如火如荼、忘乎所以、孤注一掷。风来了,雨来了,还有该来的总会来。岁月的颠簸,一定是为了什么,只是浑浑噩噩的世界还不知为了什么。如果不祥的预感是神经质,那么可以去医院,而如果不是神经质,竟是敏锐的先兆呢?又去哪里?

  站着生,跪着死,好像一直都是选择。这种选择曾经非常罕见,而后来却频频出现于世俗人间。究竟是选择多了还是选择少了?究竟是选择少了还是选择多了?这是选择吗?

  无人机是作秀用的吗?还是只能满足拍摄作秀的?防洪巡堤时怎么没见无人机值守?戍边巡界的长线上怎么不见无人机悬浮?这才是大数据、高中低空立体覆盖的重要领域啊。

  那一群口若悬河、两脚悬浮、故作高深、不谙世态、除了瞎折腾什么办法都没有的人,还能吃老本吃多久呢?

  那被捆的结结实实的像粽子的思绪,是在等一锅沸腾的肆意地蒸煮吗?那被剔得一点骨架都没有的肉体,是在等饕餮们的刀叉吗?

  人世间的狂欢几近尾声,大自然的盛宴已然隆重开启。什么叫此起彼伏?就是世人得慢慢伏了下去,不服也得伏。

  当一个人、一个机构、一个集团,只有靠不停地寻找借口、编织理由、推卸责任而维持体面的时候……历史只记得传说。

  世界上,走动着太多满怀失意、深藏遗憾、郁郁寡欢的人,他们有故事却不知从何讲起,他们有梦想却不知从何迈步。一代代人被青春和热血鼓荡着,为这个星球擦亮了一层层的色彩,而终究留不住温度、留不下痕迹。人们极少能从两鬓斑白的人的神态中识透青春刻下的印痕,因为失落的日子、遗憾的情绪和对郁郁寡欢的皈依,已彻底抹去了心性中最是活泼的往昔。芸芸众生的离去之言,大多是一个腔调:算了吧,散了吧,都是这样,都曾那样,人生不过是一场虚谎……

  仔细想一想,人世间归根结底是一个伤心的境界,终究没有人空心而去——非此即彼,即是所谓的换替。可是,唯一的一趟,无可换,无可替,只有疼的撒手时,那失去了勇气的勇气。

  冥听,就是闭合眼睛,让灵魂睁开。当音符转为“画面或图景”,时空就化作了超意识。其实每个人都在误读自己——我们只是一架接收器,接收了所有,却并不理解全部,更不懂得分拣。于是,我们每每丢了西瓜,攥了芝麻。音乐和声音,是人的世界里,唯一摆脱了光影、温度和各种力道的自在,它甚至就在灵魂的原质中。所以,如果声音能拨动声音,请屏蔽一切,回归无我。

  接近完美的过程中,人人都在“创作”,而“创作”是逼迫自己不重复、不抄袭、不模仿“过往”,不随跟平常的演进。所以灵魂像一朵花,它引诱了蜂蝶,而蜂蝶也给了它无数可能。无尽的无数的“创作”重叠的“剧情”的时候,人们以为那就是缘分、注定、宿命,却忽视了下一个“片段”,才是重点,才是高潮,才是矛盾,才是冲突。平缓和铺垫的日子,对所有的人,都不具被记忆的意义。

  他人的不幸,替代不了你自己的苦难;别人的幸福,满足不了你自己的渴望。幸灾乐祸无济于事,望梅止渴终将渴死。别靠听说过日子,别以等待度年华,不用别人脸色做取舍,不借别人的褒贬做选择。每个人都是一匹小马,每个人面前都有一条河,做自己想做的、能做的、可做到的。既然已生,就好好活。

  沉心似般若,寂声可近禅,慥心观流云,来去皆随缘。

  汽腾万米聚云飞,雾罩千里蔽山野,奔泄成川淹田埂,人间沧桑因后觉。

  两个圈子,终于走到了泾渭分明的境地。松开两只假惺惺的手,别找尴尬,无须再开口。阳关道,独木桥,无非枪炮与钞票。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外婆早已仙去了。刨啊刨,秘籍早已风化了。自诩君子,就敢于独对强盗,身后的寂寥,秋风不知晓。二傻子斗不过二愣子,群狼饿斗胖虎,结果可以料到。刚吃饱就要抢花轿,难辨迟早?也好也好,赌一把运气,日月不矫。豁得出的人,从来不惜代价。恼已恼,不如痛快燃烧。

  文明不过是胜存者的话语权。有实力的流氓可以奴役史笔,抓住了方向、喂足了功利、吓破了胆子,为所欲为的编造,就是文明的“真相”。华夏族的老祖先们有一句斩钉截铁的遗嘱:胜者王败者寇。古今中外,文明没有第三条道路。

  回忆是一条路,走得回去的是记忆,走不回去的是肉体。望着天空上熟悉的夏云,听着熟悉的淅沥声,紧挨着的日子里,谁又懂谁?不过是装模作样习惯了的面容,扮出的真诚。

  未雨绸缪说到底,就是早做准备。这个问题的宽泛度和深度,取决于每个人的心识。哲人从出生之刻就准备好了逝去,而有的人,只准备好了发财后如何胡吃海塞、左拥右抱的心理。这红尘落地,却深蕴着天意。靠透支和借钱度日者,只会惶惶不可终日。相信大德在上,它不虚不谎,任何人都看不清它们狰狞的模样。

  大概少有人注意到,反映在澳大利亚发生的那场熊熊大火的新闻视频中,一只刚刚学会蹒跚而行的小兽被火围攻时的绝望之态。我听不到它的叫声,即使听到了也听不懂它叫唤了什么。而我以同理心揣之,可聆知它内心深切的惊惧。时过境未迁,也许它已被火焰吞噬,也许它已侥幸逃出了生天,只希望它,要么痛痛快快地离去,要么快快乐乐地长生。苍茫天地间,自然或不然,未必由己,切勿自欺瞒。

  一个世纪以来,这个世界,你以为被透支的仅仅是货币、货币信用、环境、资源、信任、善良、同情和爱吗?

  以枪为守,所谓堡垒之权可夺人命。而其法院却以上帝为名假惺惺废除死刑。那么到底私权大于上帝,还是上帝也有私权?一直玩弄下层人民于股掌的本质,不过是权贵们的利益使然。枪文化强奸的是人类,带来的是生命与生命之间无法消弭的深痛隔阂。

  毛泽东说过: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老人家指的反动派,是站在民众的对立面、民族的对立面,做着欺压众生的勾当的利益集团。为什么是纸老虎?是因为它们除了钞票,没有力量也没有灵魂,民众一旦觉醒,一旦觉得为什么值得,一旦抱团,一旦豁上了决心和勇气,一旦前赴后继、不怕牺牲,历史的潮流将不可阻挡。风云激荡的岁月,唯有聚成大我的民族可生生不绝。

  一个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旦心中不再怕,那么,任何人、任何东西、任何际遇,都可以蔑视它。因为不怕后果的抉择,不存在后果。

  得民心者得天下。那么民心在哪?摸摸你自己的还有温度、还知冷暖、还分善恶、还存良知的胸口,它就在那里。因为,民众包括每个人,包括每一个自以为不平凡而其实皆在世俗中的血肉之躯。

  别再玩虚的了,把实打实的亮给百姓。多也好少也好,高也好低也好,优也好劣也好,善心良知的民众能谅解一切。端起碗一起吃糠咽菜,撸起袖子一起打桩,那才是领起队伍冲破关隘的无穷力量。

  一旦制约权力的权力没有了根本上的制约,终有一天会陷入别样的寂寞。

  早品一杯茶,晚听半城闲。何必恼圆缺?古来两难全。风花入伏靡,世俗话流年。十丈红尘外,无闻聒噪蝉。

  伏天起,白昼炙晒灼烤,夜里渐凉。直至农历七月,七月流火。心静自然凉,这话如今得正解——世上人心,是一切源起,如果人人心中清净不妄,环境与自然也会趋向和合顺畅。古人提到的根念,即“天人合一”,其深意正在被所谓的“科学”所识辨。我见与我识,若是成为众生之我见识,内化至顿悟豁然,则宇宙同体矣。

  一个爱护自己民族智慧、尊崇自己民族英雄、一以贯之敬奉高祖贤宗的民族,将来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数典忘祖毫不珍重的民族、家族、个人,可能是被诅咒的——理由很简单:它或它们最后没有再继续。

  阳光下,一切可见,皆可入念。一片海岸一片天,守经年,待云还。拥了思怀,抱了心愿。

  光影入眼唤忆醒,半杯冷酒映月明。那时故人曾对酌,今夜独斟寂无情。

  明湖晨色,阴沉灰暗,那一棵惺忪的垂柳,依然未曾梦境中清醒。昨夜的蛙鸣太吵了,耽误了它大半夜的追忆。写诗的女子早已老去,而熙熙涌来的一茬茬青春的如此陌生……城市之喧嚣,已无聆听。柳之絮,湖之漪,形境犹在,却没了往昔的净灵之气。

  向东是大海,愿来缘必来。朝日剪丽影,晚霞染夕彩。君若有情致,踏浪敞诗怀。最是月下吟,轻挽上礁台。古往多少事,临风鬓色白。

  渐已失去含蓄之美、柔润之美、矜持之美和娴雅之美的,正在加速变得犀利、妖冶、袒露、风尘。一眼看透、两眼看穿,像一杯不耐冲的茶,能止渴,却不耐品味。情浅色浓的岁月,褪光的时间很短,只可惜了往昔记忆中,那一抹羞涩和清白……

  天上人间梦一同,水滴石穿意无穷。更是云图画心脉,半是隐晦半是晴。

  几回雨中登楼台,望尽云雾期未来。南晴北沥不同天,西川东海共徘徊。

  阻止老年人群“更年期”的话语权和决断权,这社会才有活力;管控中年人群“失去锐度”的倦怠心和保守态,这社会才有张力;防止青年人群“颓废与狂妄”的冲动态和盲目期,这社会才有定力;鼓励少年人群“异想天开”的创造力和联想力,这社会才有新奇。各年龄段都有利弊,如何调节好是一个族群和社会的系统工程与智心设计,谁安排的好谁就有光明未来。

  岁月有断章,年轮切一片。独领风骚时,孤影离群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10-29 21:41 , Processed in 0.09570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