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29|回复: 0

[2020] 意识流:岁月必见分晓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一种人,他们的心性底线甚至高于一些人德性的“天花板”。智与善相互滋养于心识的人,从不违逆自愿。

  引进人才的初衷没错,只怕成为有些有便利的人安插亲近的机会。只要有人能设计和创造,就有人能寻出破绽加塞。连造物主都露出了很多败笔,况人间琐碎杂乱的整理?看过《美丽新世界》的人也许能悟出三分感触:如果代价是不可承受的,不如允许残缺之美,不如真实存活于一直有不满足、有生老病死的世俗红尘,而不必渴望抵达天衣无缝的无趣境界。

  一般人,没有超越存活的意识体验。那种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存在,与情感人类的感受与领悟总体无关。所以无论在何种场合遇见何种类型的人的生态,都不必惊诧,都不必愤懑,都不必蔑视,都不必自得,都不必傲慢,因为这世界包括了你,而你只是社会之海中的一滴水。一个人是无法在一棵树的面前寻求到虚荣心的满足的,也无法在一条小溪侧畔得到名利的快感,即使不喜欢所有的人,一个人也摆脱不了做人的属性。因而智者懂得适可而止,仁者试着忘却小我。而最终版版的善果不过是,一个人不由自主的灵肉失灭。

  我想办一个出租车牌照,专职负责接送来回穿越于时空的人。不是为了赚钱糊口,而是随之考察那过往与未来的境界,是不是像书本上史料描摹的样子,是不是科幻书籍和影视作品揣测的情形。我还有几个问题需要求证,比如当下流行的“汉服”靠不靠谱,嬴政的父亲是不是异人,武则天有没有掐死自己的小女儿。如果这世界上所有的问题都有答案,这世界还会不会存在?

  人生在世,所谓的不同,只是体验的不同,以及对体验的评价标准不同,而已。

  世上若真有菩萨,那也只现凡人身。他们也许素不相识,也许相亲相近,也许拯你于危难后悄然转身。红尘滚滚,风霜砥砺,做个好人吧,你会遇到一个个菩萨,或就是菩萨降临,只要揣一颗感恩心,就是养了一颗菩萨心,虽历尽沧桑,亦不怨恨。鬼门关前,你不会觉得末路上,恐怖阴森。

  秋之壮美,是火一样的熊熊。那是岁月的燃烧,以温暖最后的季节,让严冬峻寒,不至于冻透一切。

  总是在别离时,才忽然想起,往昔为何不懂珍惜。总是在得到时,才明白失去的已刻进心里。人世间,总有一个词,击垮了偏执,阳光下,比宝石更晶莹的,是一颗苏醒的泪滴……

  农舍一隅,几棵椒兀自结果。绿杆、绿叶、绿椒,散漫的近似附近的野草。一样的时光,一样的年轮,一样的时节,在秋的章回,寂然无声。世上因果无数,亦无尽,沿着各自合理的玄机衍化,不似人间,渲染了太多惧怕、痛苦和执拗,顺自然而自然,任而然而或然,在果然的果然中通达宿命。是的,大到无法梳理的演变就是宿命,它让目光遇见了秋,让路人遇见了辣椒,让缘分遇见了秋风摇曳的安好。

  那一刻的喧嚣,真的存在过吗?那时你的目光犹疑,那时你的笑容暧昧,那时你的身姿换变,那时你的妆容浓艳……这世界的真实,是因为场景里遇到了你吗?可经年之后,谁能证明记忆不是虚幻的误读?眼角的皱纹刻录着岁月和悲喜,岁月和悲喜后来又将把你刻写在哪里?

  别奢望遇到有趣的灵魂,先把平淡的日子过成生活吧。大起大落的感觉不是谁都适宜,厌倦平淡者可能更畏惧跌宕。切勿高估自己,跌碎的红尘可扫堆成山,耸立的丰碑底座平凡。三千大千,最原始的愉悦即是简单。

  靠海而居,竟不是贪吃海鲜者。但总是在目睹新鲜时,联想鲜活。生生不息与生生不息的环环相扣中,似是一种成全。秋收的海岸,不止闻到海的味道,还有缘聚的气息。那其中,深深蕴含着天伦、地理和人伦。

  听,也是一种修行。尤其是入情入境入心入灵的共鸣。特别喜欢印第安音乐那原始朴素的倾诉,仿佛可穿越时空、结界和今世前生。如果我是那其中的一个音符,我愿是最低徊的半音,为只为忆思和遐想,能缕缕不断……

  在红尘里,走着,望着,忘着……自然如画,不画心事,只画随缘。秋光、秋景、秋风,一路,一树,一浮图。

  有人感慨于人生失败,并提炼了几个关键词,大意是这不对、那也不对。其实那不是对错所能概括的,而是命。比运衰更悲催的是,有些人还非要给出自以为是的判断。如果人生是个故事,所有的悲喜完全不由己。即使那些知性之人有所觉悟,也只是主观里的认知,而非客观的演绎。人生没有真理,只有机缘合理的玄妙安排。

  逛展会小街时,觉得这也好吃那也好玩,于是零零碎碎地买了不少。拿回来放在那,没人吃也没人玩,久而久之,也就扔弃了。这就是不少人的一个特点:其中既有些许的好奇,也有好趣的情怀,当然亦不乏一缕占有欲、一丝恻隐之心。买成全了卖,而卖满足了买,交易因此而达成,市场因此而构建,消费因此而耗费。如果卖是为了买,那卖的就有目的,卖的价值有时仅仅是为了买,而不是真的有用途,卖也是耗费。

  看讯息,农家歌者“大衣哥”之子成婚了,“大衣哥”成了大衣叔,一段时间后还要成为大衣爷,其家庭生活将更加丰富多彩。除了遥向他们送去祝福,还隐隐觉得,“大衣哥”其实也代表了一个年代的一种现象,那既是传统媒体发现人、造就人、成全梦想的鼎盛时期,也是一场“告别”盛宴。后疫情时代,人的思维逻辑、社会形态、存活方式、选择取舍,都将或快或慢地发生巨大流变,虽然至今轮廓尚不明细,但趋势已经形成,“大盘”确已定好,曲线不容置疑。人心、气象、疫情、长寿……促成焦虑的因素越来越多。当岁月不再静好,调动所有人调整好心态,才是未来之光亮,才有“大衣哥”一样越来越美满的日子。

  依山傍水,灵秀宝地。倾听秋风送信,悠见紫气东来。生命与天地的关系,是一起,是一刹,是一生一世的陪伴。莫道凛冽又近前,且把本心以情暖,造化从不挡去路,只需信步执向前。

  时空之门,天地之间,万事万物皆有感应、都有“眼睛”,感知与“看见”,就会记住,就会存念,就会以不易察觉的因果应报转折了运程。所以无论何时何地,知性之人都要有慎心畏念,不以冲动鲁莽之为,在不经意中妨碍众生自然。

  八月桂花秋风熏,金豆碧叶添景深。昨夜嫦娥托梦时,玉盏飘香醉凡心。

  我本村边一棵柿,徙植城区站成景。秋深果熟如期愿,落向红尘渡苍生。

  海水有多深?空气有多厚?人心有多远?年月有多久?问题也许就是答案,只需要改一个标点。

  希愿是心田里的种子,只待机缘和岁月拂起和煦的“春风”,就会发芽长大,开出满天的芳华。人世间有多少颗希愿的种子,就有多少宏大壮丽的美景。心念就是气象万千的“大自然”,就是并不渺杳的宇宙,就是三千大千世界。人类社会的心念如何,决定了人类命运将如何。

  红尘烟雨晴晒,岂能事事如意?残缺是自然真相,谅解是智慧开端。几棵柿子树,高枝向云天,垂果跌凡尘,净叶是清欢。

  因为一片海,遇到一个人,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是因果还是互为因果,是因果成因还是果然起因?海是万物生灵之因,土是万物生灵之果,这其中木火金是化变之过程,为了这个斑斓世界鲜活生动,为了鲜活生动的岁月充满内容。旷宽的海岸线上,如果没有期待,那一定有静宁的初衷。

  秋如大师擎画笔,红果黄柿招人喜。最是留白意味深,悟读年景莫迟疑。

  秋是收获的季节,也是离别的季节。果实成熟了,就要离开枝杈和藤秧,自奔运途。成为桌上食品,沦为土中朽物,都是命数,换句话说都是概率。有缘人,自会邂逅那个果品,像五百年修造的巧妙,不早不晚不多不少,一口咬下去,味道恰好。

  身在其间,心在其外,是为性也。路在脚下,神在云端,是为命也。尘世,时也境也。跳出文化圈套,出界眺远,方为山上人。

  那时慢,水流慢,云游慢,风声慢。所以那时吃的慢、喝得慢、睡得早、醒的迟,所以那时心绪慢、活的慢,所以过往以往,终将被忘。

  心念不断,形影未离,即是地久天长。人伦深远处,不需要嘴上的声诺,惟有情怀的共永。谁也不是谁的谁,却又是,万里红尘不舍它。

  海岸,空无一人,寂无一鸥,孑然一身,静观波光嶙峋,静听潮汐簌簌,一瞬间,仿佛血水相通,恰似同频共振。天地之间,没有什么语言比得上沉默一刻,更默契,更透彻。

  千百年来,礁岸临风,观海听涛者不胜枚举。遗篇不少,忆记深刻的却寥寥可数。人伦不如海之辽阔,总是选择性记住,选择忘却,直把鲜活生动的过往,剪辑成了枯燥生硬的章节。心境干涩的时候,还是步趋海岸吧,在最是柔和的一隅,愈合所有的斑驳。

  留一刻自我,眺海浪卷起千层雪。记忆不可抹,灵魂是一首长歌,在涌动的年岁中,为前生今世来生,存一个可寻根觅源的线索。

  流过夏季,秋水就变了颜色。在岁月凋敝之前,以斑斓诉尽最后的热烈。所以的因都是为了生命的缘果,只求此生,不再错过。

  暮色盈秋,差一杯热酒。岁月静好,今世不够,抛一次水袖,愿与海曲共舞,一醉方休。

  橙黄柿果丰秋,心田悠悠。待寒露,霜打叶羞。人非草木,草木养众口,恩情无边界,敬畏不丢。生程万里,红尘一壶酒,敬天地父母,万物同俦。

  季节各有分工,如春发,如夏盛,如秋凋,如冬敛。春秋是故事,冬夏是高潮,而只有人间在刻画着敏感的细节。人生都是细节,悠悠闲闲是细节,忙忙碌碌是细节,跌有跌的细节,宕有宕的细节,大概唯只酣梦时,这世界和那个自我,可以忽略。意识、力量和主观意愿无法控制的生命片段,人们喜欢以所谓的感念,去创作,并把它们化为情绪、记忆,把以为的当作了事实,这种显意识的自欺,就是自我感觉。而季节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演进,不管人主动参与还是被动旁验,它们一直兀自循环往复又绝不全同。常数之上,人只能在无理数中寻找新奇和愉悦。光影中的颜色,明暗里的温差,造化了人心,也源起于人心,一步一念,一层一境,都归于此消彼长的季风。

  望长空,云水一色,直达九霄。这红尘离散而去的人,是否归宿于那渺杳又渺杳。不见船,不见帆,哪怕一次次东临碣石,亦无从前……

  轻浪堆雪映天穹,微风慢绪意无形。我在此岸沐秋色,谁于彼方思忆浓?

  几十万年一瞬间,沧海桑田未说穿。人寰何来忘情水,一口苦涩一口酸。

  秋写海岸旷风景,闲人从来不多情。远离高楼僻静处,我是如来入空灵。

  一棵树也有自己的命程和运势,如果它遵循了自然造化的因果关系,就会安然顺遂于注定的存续,如果它不甘于际遇和处境,就会悄然枯朽。活着,不过是毫无选择的经历,无论上一世如何修行,不管下一生如何狰狞,这一个回合的怦然或寂静,难避春绿秋红。

  因为春绿而秋红,所以有始必然终。万物皆在小世界,早晚一道归虚空。

  心力熬干体不受,脑力耗尽躯难留。虚名浮财催命短,荣辱是非醉人酒。

  通俗意义上的人性,一般分为先天与后天。生就的骨头长就的肉,是随命而来的造化,包括智识、性情和本能,这其中潜意识驱动的部分体量相当大。后天修行到的多是适应、辨别和选择,那其中主观臆断占了大头。老人们说,从一个人的样貌可窥见心性,不少人难逃相由心生的规律,凡是鬼头蛤蟆眼的人多藏奸佞。有个修仙的朋友曾言:端正漂亮的人一般不会是牲畜托生的。其言既包含了来源又敛藏了去脉,所谓人世间,根本就是一个“大杂烩”。

  托一枚落叶留寄,任凭风吹雨打,当雪化了的时候,只需看到捡起。春秋一梦,不怕醒的迟,只怕永归沉寂。造化弄人也弄物,人伦靠玄机,时空靠传奇。

  乍冷未寒雁趋南,望穿秋水盼回还。游子唤娘声声近,八月桂花香满园。

  权力造成的麻烦只能靠权力才能解决,但未必所有的权力都能解决权力造成的所有困境。只有假定人性本恶才会将所有人都纳入可疑范畴,以至于人心向善都成了表演。借用他人恶毒咒骂的语言范式来描述曾经是自己人的各种新表述,不止寒了一人一家的心。一方面把自己说成普通人一方面又以导师自居,其态不亚于伪君子。众生未必发乎内心地喜欢真诚和正义,但一定喜欢对自己的利好,“双标“几乎适应所有人。无论怎么撇清,人世间大多数奖励都掺杂着不宜名状的东西,奇怪的是越是深谙此道的人越是沉默不语,众生之苦此乃一种也。胡杨树的伟大之处在于它能以千年为时间参照系,去辨认世间发生的善恶真假,而不是惯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草率和武断。很多很多情况下,变革只是拖延问题的手段,也是回避尖锐矛盾的借口,如果权益性变革能克服所有困难,那已延续了几千年的各种叫法的变革措施早就消弭了诸多波折,可惜事实证明变革并不都灵光。

  天地之间有平衡,失衡必然露狰狞。安然岁月莫妄图,悲喜相抵终是零。贪得无厌难承住,清寂自在心不疼。

  那年夜长,月清朗光。电视天线上的猫儿,与梦相望。你剪掉了又粗又黑的辫子,离开了爹娘,也带走了我的惆怅。经年后,你操一口洋腔,路过村头的大树旁,没有看见躲在磨坊木窗后,我抹遍土墙的忧伤。一转眼就是鬓发染霜,我们相遇在岁月的暮光,伫立岸边,看海水泛起轻浪。我问你:你第一次回乡时,你可知晓我在磨坊里失魂落魄,独自彷徨?你笑了:那是命运的转角,那一刻只要你面对我,像小时候一样,叫我一声二丫,我就会牵你的手,天涯相傍。可是你避而不见,让我神伤。一刹那,我们忽然明白了命运的差池——灵魂深处什么都没变,是年轮的叠嶂,误读了心肠。秦观写过:错错错,莫莫莫……怨不得别人,都是各自打结,断了情约。假如可以假如,假如能重新来过,又会如何?不好说,不可说。

  气趋凉,斜影长,遥嘱添衣裳。零岁为始,念念不忘,待晴日,晒背膀。世间波折跌宕,躲不开争抢,寂心人,无思量,一杯青茶,静看叶黄。

  快与慢是相对的,对与错是相对的,动与静是相对的,生与死是相对的。舍此无彼,所以世间才有我和你,所以人心才有悲和喜。

  世间本无苦,倾轧戾气毒。弱者情不甘,强者元神散。渊源同一脉,歧路分成败。造化弄人伦,恩仇乱红尘。

  抑郁症,自闭症,神经质型易感人格,已越来越多人罹患此类症候。原因多方面的——个人天质,包括遗传基因是一个方面;人生际遇和经历是一个方面;突发性强烈刺激是一个方面;年代大势推搡是一个方面;城市化生活的窘迫是一个方面;信息化时代量速逼仄是一个方面……而归根结底,还是人心在某个方面被干扰了,到底力道来自何方目前众口各执一词,却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可是,无论人们如何认知这种症候,它们确是在暗流汹涌,且已吞没了若多敏锐的灵魂。一种现象的诞生,其深里一定蕴藏着玄机,轻视它或重视它,都不会减缓因果达成的进程。直至有一天某个智者恍然大悟,谜底才会戳穿,也许到那时蓦然回首——唉,祭品真是太多了,竟如此不值得。

  所谓文明社会,就是大家都慢慢习练成了“演员“,都担起了“角色“,还都喜欢要权——什么名誉权,什么财产权,什么隐私权,什么知情权,什么选择权,什么弃权权……所有的权利,一旦失去了生命权,万般皆归零。红尘众生,那颗拳拳之心,可知一个“权”字,本义是指秤砣,幺重量的一个铁蛋子而已,谁握在手里,谁就成了判决。那又如何?有些事,岂是斤重两轻所能鉴定的?自心空净,亦是大世界也,不皈权重称量矣。

  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都在绵延的红尘,欠着,还着,欠着,还着。亏与愧,讳与悔,没有成全那错过又错过、轮回又轮回的往而难追。善待老与呵护小,是两不敢误的承接和衍续,为有源头活水来,千年百代的互为因果,拳拳心,攥一把灵魂。

  一方境界,一隅人伦,一个机构,氛围压抑还是明朗,相处宽松还是逼仄,问题出在高位,也出在群众,但归根结底还是大环境。个涩的众生难造平和的世界,反之亦然。有人说,高低贵贱不重要,只要心情舒畅。平民社会,各自安生,才有思想滥觞、情绪素淡、诗酒恣意、甘之若饴的世道。

  有心别无力,信念赋意志。天涯在脚下,海角礁石屹。人生只一回,追梦当无忌。一瞬即是真,刹那戏中戏。春秋非虚言,花果因缘适。

  不需要目光多么专注,人们都可以看见,无论刮风下雨,不管严寒酷暑,城市里宽阔的马路上,被挤到道路两旁窄窄的非机动车道的,很多骑车接送孩子的女人,她们大多数人小心翼翼,努力把孩子遮好、挡好、保护好,尽量不让孩子日晒雨淋、风吹雪打,只为把孩子安好地送到诸如学校、幼儿园等目的地。她们多是低收入家庭的女人,可能真的买不起轿车——那其中未必是不努力,更多是命运编排使然,但她们依旧热爱生活、充满希望、尽力争取。所以那些有幸开上轿车实现城市交通的人,请对骑车带孩子的女人礼让三分吧,即使她们其中个别人难免偶尔有失当的时候。人生在世,真正的富有,是不断积蓄善良、真心成全。

  关于汉字优劣的国内外争议,我想以一段汉字书写的文字概之。源脉未失唯汉字,优劣待到后人评。文化传承非一世,留得意形辨真情。浮光掠影莫迷心,初衷不改显挚诚。嬗变人寰亦不变,华夏遍地识英雄。邯郸学步岂可取?包罗万象润心灵。勿将霸权作天理,我辈执念继远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10-20 11:26 , Processed in 0.04091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