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25|回复: 0

[2020] 散笔:默念时光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11-17 16: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兄生命中最后一天的晚上,我坐在他的病床前,听他用微弱的声息与我调侃。
  那个不惧生死的老男人,其实才刚满六十岁。他说:答应过你,领你去我大侄子的瓜园里吃一顿新鲜西瓜的事,看来要食言了。
  我说:你答应我的事,还有好多呢。他嘴角稍稍咧了一下:也好,多留几个念想。
  我攥了攥他的手:如果不得不离开,你有什么不舍吗?他摇了摇头:各有定数,没有舍不舍,我没有把自己看得那么重。

  他一阵喘息,大片的寂静,我仿佛能能听见白炽灯燃烧电能的声响。
  闭上眼睛,他歇息了一会儿,忽然睁大眼睛盯着我看了又看:好好活,活到够。三十年后如果你还记得我,为我写段话,哪怕把我描述的不堪,也算是兄弟一场。我忽然就笑了:你这是祝愿我长寿吗?他也笑了,消瘦的脸皮堆满了皱纹。

  次日上午,心里忽然涌起一种感觉:老兄就是“今天”。
  接近傍晚时分,妻打电话给我:稍晚点回家,与嫂子去买墓地。
  放下电话,我寂然走到了窗边,默默地眺望西天:您终于还是撒手了,竟然选了个工作日。
  老兄去世后,我一次也没去过他的墓地。他的墓碑在我的记忆深处,远远地矗立着,那个面对死亡依然谈笑风生的人,是个大写的男人。
  经年逝去,不少生活情节中,偶然会想起他、说起他,我只有一句话:他是个坦然赴死的人。那样的人,不多。

  庚子年病祸横扫全球,以至于,让生活中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生老病死,淡化了很多很多。
  个体的人的存无,在雪崩一样的灾难来临时,那么“微不足道”,那么“无足轻重”,那么“轻描淡写”。看似偌大的尘寰,谁为谁揪心,谁为谁殇情,谁为谁念起念消,只有自己知道,一切都不足外人道。
  那年突发“非典”时,老兄曾对我说过:人一辈子,总是要遇到自个儿解决不了的难题。但全人类总是有办法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当时我跟他杠:可死于“非典”的人,全部都归零了。他说:零也是个数,是最小的自然数,也是有理数。你把它靠在任何数后面,都具有意义。
  与老兄的对话,早已随风而逝。可他的信念,依然充满温度,在我此刻,在我此刻的忆念。
  此刻窗外是阴沉沉的天光,湿漉漉的云翳压得很低,连同雾气,重重笼罩着人间。
  “多事之秋”的庚子年还剩不足三个月,这期间,每时每刻犹在发生着生老病死。来的哭,去的哭,众生都是行者,都是过客。
  邂逅或错别,大概都是天意吧。没有人能以短暂的生程,追究到底。

  一棵树,芽生叶落,没有惊诧的声响。
  在茂密的森林里,自然如斯,自然如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0-11-25 12:30 , Processed in 0.04031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