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97|回复: 0

[2020] 随想随记之二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11-29 20:4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冬天不只是阴沉、消亡的季节,它也有喜悦的时刻,你等漫天雪花盛开了,你等河面上的冰花绽放了,就会明白寒冷也是温度,只是需要生命的适应。北方的城市里自从有了暖气,人们就怕了寒风,伏窗看雪的人,已耐不住寒冷。春天来临之前,冬麦比人类意志坚定,不管冬旱还是雪盖,它们用根系紧紧攒住泥土,像虔诚的信徒,因为一代代的基因传续告诉它们,和煦阳光和春意盎然,一定会普照大地、温润青苗。

  揣有禅心的人相叙在一壶茶里;义气相投的人快意在一碗酒里,情投意合的人亲爱在一张床上,志同道合的人坚持在一个梦里,风雨共担的人牵手在一条路上。而我和我们虽然都是不相信命运的人,却都活在因起缘来中。

  清澈的初冬,海水尚有温暖,游弋轻波之上的钓海者可敞开胸怀,感受辽阔与空旷。前方水天一色,回眸礁岸嶙峋,一时间,似出凡尘,恰似闲仙。岁月不沾一丝烟火,却承载了全部的日子,云风不染一颗尘埃,却搅动了所有的悲欢。一条鱼远远地眺忘着,它看到了高挑的钓竿,环顾四周,它看到了奔向鱼饵的同类——大千世界有一个定数,有无数个变数,但一直恪守着殊途同归的铁律,就像定数与变数的交叠互动。那条鱼离去了,再没回望那奔向鱼饵的鱼,也没怨恨放钩的钓客,沧海桑田之后,仿佛一切都已发生了,又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

  以海的宽度去丈量人心,依然无法囊括所有闪烁的意念。所以佛学深处就有了渡的接洽——自渡、它渡或渡它,无非是一个人的选择。一道涟漪,一朵浪花,都是趋向或寻觅,它们与人们的量子纠缠,从来没有间断。常有觉悟者言道:心里希待世界怎样,这世界就会怎样——可能他们说的对,但只是他们无法用语言解答、无法用模型摆证、无法以形态相仿。于是一个个省思像朵朵浪花一样,绽开了也就失灭了;于是一茬茬贯通者如涟漪一般,疏忽间就被下一道涟漪淹没了。大海也不是永恒的,它有起源,就像涟漪涌起,它有丰沛,就像浪花盛放,但它也有消逝的时候,只是因为它比一个人、一代人乃至前赴后继的人更久远,因而具体的某个人,或许永远也无法说清楚,大海如何汇集,又如何枯干……

  赤条条的才是生命,而它一旦被包裹起来,就成了生活。

  所有人不等于全人类,而是现世人类中看到、听到、想到和被看到、被听到、被想到的部分人。

  法律可以被废掉,而曾经被废掉的法律废掉的那些人如何复生?孟姜女心中的生存与一个民族想要的生存未必是一码事,但若是孟姜女的心思已占了大多数呢?

  风语无字,所以任何人都可以替它表白。而人世间所有为风代言的语文,都不是风的本义。比如说春风十里桃花,比如说秋风落叶瘦马,这都不是风之初衷,也不是可见的情绪,而是人格的借用、自心的比拟。自然界不会有“微风吹皱一池春水”的情怀,而只有雁过无痕、水过草生、风过树倒的因果。朴素的人文与华丽的悲怆,虽然都会被文学的障眼法掩盖,却无法瞒过一缕倦怠的阳光……

  漠视人性的弱点,把原罪推及于各业众生,将人格比拟于机械,就会出现过犹不及。若是人人皆有罪,让此群有罪的人去管束那群有罪的人,才是天下之大滑稽。一旦压力与张力的抵触超过界限,必然是势不可挡的滥觞。

  其实季节并没有表演的意愿,哪怕落叶飞舞、哪怕巧云退隐,哪怕菊花弄姿,哪怕芦苇削瘦。可在我看来,恒温的生命依然温热着、期盼着、经验着,而不像冷血的族类,不管不顾地眠去,仿佛暂离红尘、修得来世。有时真的可怜巴巴,为一拨拨的人,虽然越来越长寿的这种生灵,却不知为啥越活越难——资源、病菌、人伦、苦痛、幻想、梦呓,还时不时关注着草木、虫鱼、花果,以为能拯救一切,竟不料,最终拯救自己的,还是那庄稼、云风、阳光、雨露。今晚,洒水车又把路面弄湿了,我以为是下了第一场冬雨。路面湿漉漉的,车轱辘的噪音就更响亮了,城市里,沿街住宅的睡意就这样被噪音叨扰的厉害。其实大家都是受害者,又都是施噪者。所以,这就是现世报,报来报去谁也怪不得谁。乡村振兴这路子对头,那会让许多不堪城市的人,找到静宁的去处。掐灭最后一支烟,我把捏扁的烟盒扔进了垃圾桶,见一老兄又来巡视纸箱子、纸盒子及其它可回收的物品,相互点头示意,他忙他的,我走我的,一个世界,际遇自掸。

  妈妈带着俩孩子,一边觅食一边警惕张望着四周。俩孩子叽叽喳喳地抱怨:妈妈你走得太快了,我们跟不上。妈妈说:孩子,慢在路上会被狐啊猫啊捕捉的,我们要时刻准备起飞,否则你们就长不大……

  看到欧洲被遗弃的城堡,孤独地矗立在山巅、水畔、海边,我就想,这要是让中国人去装修、居住、开发,那就会立刻焕发生机。勤劳而耐磨的民族,走到哪里都会花团锦簇、盎然春意。

  情寄晚秋,梦寐雪后,一样相思,两地淡愁。弱水缓流,一瓢够,回眸未见,红酥手。红尘客栈浪人歌,待风起,温酒纵笔不诉求。荒草千里天涯客,遐思沾羽万里游,魂约不改,紫云楼。

  先抑后扬,是纷争的节奏。千年百代人世间亦然四季分明,哪一拨人遇到肃杀的“多事之秋”,就会历经若大的天灾人祸。比如波及全球的二战,比如蒙古铁蹄狂奔大半个世界,比如冰川纪动物大灭绝。人类活到今天不容易,就像卖玩具的店老板笑呵呵地说的那句话:难也得活下去,闭着眼也要走到最后一步。老同学拍了他种的猕猴桃给我看:果实饱满。这就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他说:有空来摘桃子吧,不是为了一口吃的,是来看一看一枚种子,如何结出一个个充满希望的未来。不会表达的植物,不曾懈怠任何时节,你瞧,明年春天,它们又是生机盎然。

  轻易就被冠以什么家,那些“家”就只能蜷缩在家里了。动辄就唤作了大师,那些大师就启动不了心灵了。平凡之路上,恪守本分已是英雄,打工者创造的历史行迹,将另起一行。每个人都要问自己:为什么喜欢,为什么不愿。其它的哲学问题、社会问题都可以暂且搁下,这两个问题回答到自明,才是星星点灯的境界。

  声声慢,慢声声,君若有心与茶听。七弦思魏晋,五音忆古风,一拨一世界,一揉一慧通。抚琴送,弄琴迎,只缘红尘又重逢。

  前方有多远?在水那边,在山那边,在天那边,在心那边,在梦那边。而你只用一颗泪,就拦住了我的追逐,而从此止步不前。

  凄风苦雨渲秋冬,暖阳艳云染春夏,人间从来多懊恼,世界并非无忧怕。

  红尘百丈,不愿相信注定、因果或欠缺,但那就像唐僧取经必须的九九八十一难,少一劫,都不算“完成”。世间许多许多事,好像是“自己深思熟虑的选择“,但没有人能解释的清楚,那一念究竟“源起”何处。

  站在人的立场,看什么都有人格化的倾向,如柔情似水,如似水柔情,如春风得意,如得意春风。风过不留,水澄如故,哪儿敛储有一丝人的情绪化?是人们借物抒情、自作多情罢了。

  一树继古往,乱枝承梦将。叶蓬待风起,凋零留岁长。莫道已消魂,年轮漩过墙。

  永恒是在你笃信的地方,以你笃信的样态,存蓄了你笃信的意念,寄托了你不灭的笃信。

  认识,不在无形无状的超意识纠缠里,认识还是凡尘的惯性习知。冥冥不谙的境地,只有斥或集。

  有的碑立在心里,有的人已“”死去“多时。遥望看不见的地方,请相信心念所到之处,灵魂从不孤独。

  那一夜,他忘了关门,让灵魂兀自出走了。第二天清晨,他却有了不一样的苏醒。从此再无挂念,从此再无相欠,而只以自然的形式归回了自然……

  善,可以归纳为几个词或短句。比如:不说,慎言,笑容,韧忍,避让,扶助,成全,牺牲……其中会说话应是第一善,当然溢美之词是夸张的善表。

  过度自恋的女人,要比心眼狭小的女人更可恶。因为前者只是一种浮于表现的自私,而后者则是源于内在的糙戾。

  没有病痛就不知健康的重要性,没经历过磨难就不知素淡无聊的日子其实就是幸福,没遭受过打压就不知宽容很是难得,没际遇过离别就不知重逢即是奇迹。人间社会,比较可能造成伤害,但也会让人逐渐识得生命中,哪是应该在意的、珍惜的,哪是不应介怀的、不该执意的。以白衬黑、以失醒得、以古喻今,是一种鉴量、一种学习、一种醒悟,但也许会招致别样的拘囿。

  男人是一种孤独的存在,那是内心原质的永恒缺失感。所以当外部因素刺痛了最是脆弱处,力量的外显就成了伪装。随着机器、智能的介入,伴同资源匮乏、探新乏力、矛盾积蓄,社会包容度越来越低,而人心麻木度却越来越高。男人在世间的尴尬,从此无处遮蔽。

  时间不复返,错过不再来,往事不可追,后世不相聚……那说好的轮回呢?轮回还将轮回,那些不复返、不再来、不可追、不相聚还会发生,只是时间、地点、人物不再是你、不再是我、不再是它。

  一只苍蝇的审美,一只蚊子的追求,都是大自然代码的有效运作。人类企图改写这个、改写那个,直至改写出四不像,直至改写掉自己的本质属性,那就是人类的宿命,因为人类的终究追求就是“消灭”自己,化作另一种存在。而那另一种存在其实未必就更永恒、更欢愉、更舒适、更有个体人的体验价值。但谁知道呢?反正化变到那个状态的“人类”已连“考古”都成了奢侈的“梦境”,甚或那个境界的“人类“已无做梦的功能。

  不必动辄提抑郁症,或以此暗示自我。其实抑郁症是西方假科学之名贩卖的一种概念。沮丧、悲伤、颓废、忧伤、无助……等等等等的情绪,是情感人类不可避免的感染,它们就像喜悦、快意、振奋、冲动、活力……等等等等的情绪一样,都是生命的陪伴。自愿成为一种伪概念的俘虏,不主动从压抑、低沉、拘囿、困顿的状态中挣脱出来,这其中既有先天质地、品性和后天修养、学识有关,又难免季节、时代、处境、际遇的叨扰。有句话说得比较深刻:人最难战胜的是自己;还有一句话: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几乎是同一个意思。所谓的自己,既有生物性的,也有社会性的,还有思悟性的。一个人,既是兽也是魔,既是意识也是行为,还也许,人曾经是神的“孩子”,有神的“基因”。不必刻意摆脱什么、笃信什么,以不变应万变,以万变对不变,才是生动活泼的人的基本属性。社会属性中的人,每每被社会性的概念和规则压迫,是因为人逐渐被动地放弃了兽的勇猛、魔的顽韧、神的灵透,成了“机器”、成了“零件“、成了“角色”,变成了更大主体的微不足道的附属的一部分。这是个体人能力的丧失,也是个体人完整的丧失。如果与社会妥协、与遭遇妥协无助于跟自己妥协,那还不如随心所欲,完整而艰难地为自己活着,以健康和自如的样态,经验一切。

  每次施与恻隐,都会程度不同地伤害自己,却每每像唐吉可德一样不能抑制。其实说到底,世俗定义中心软意善者大多是太看重自己了——就觉得自己不帮助人家就麻烦了,就觉得自己不那样人家就过不去了,往大了说就是感到离了自己地球不转了。而往往是,硬撑的杠杆断了,地球也没有被撬起来。被感叹为“不长寿”的那些“好人”,终于还是成了死人……人间世代,非不知不能,往往是不愿也。

  鱼虾进了人的肚腹,蜉蝣生物进了鱼虾的肚腹,转了一圈才发现,整个宇宙都是排泄物。于是那条咬尾蛇的图腾,那个八卦图的意象,还有那个轮回说,都指向了吞吐的画面感。大概“人世间”所有的道理,都终于经不起推敲,所谓科学的论证也终将被证伪……仔细揣悟后,竟觉得郑燮的“难得糊涂”,不止是感慨。

  秦时明月,对酒放歌。汉时边关,风静沙闲。那条汉子,那曲羌笛,转眼已成往事。往事随风,忆靠秋冬,岁月流淌着,在城市里伶仃。还是那轮玉盘,像一只惦念的眼,看见了梦,梦里从前。

  人间不止一场雪,白春皑冬各色泽。若是相守陪梦在,尘世寂静情不跎。

  世上许多事,真不是自己想遇到、想避开、想早来、想晚去,就能如愿的。反而,会以别样的安排给出经验,使人格外不耐受。邻市老兄刚到花甲,忽然心梗,差点要了性命。电话里闻其声,明显气力不足。庚子年,好消息并不多,不舒服的信息倒屡见不鲜,都快使人麻木了。远方也有伤痛的人,在出人意料的环节上遭受了折磨。身外的世界再精彩,也只是片刻复片刻,若是一生漫长,绝大多数时光是自己的经历。冬装渐厚,满目凋零愈加夸张,气温与生灵的沟通渐有障碍,有些物种已经换代,有些物种沉默寐眠,只有人间,无法间断。

  地瓜红薯各所属,晒干存储仓有余。拯民安生寻常物,相传明朝入中土。

  小雪之晨雨霏霏,枯叶飘零任风吹。回眸已见秋影远,又是年轮去难追。

  秋水长,汩汩流到冬。寒气袭人的时候,冰瀑是定格的柔情,只等你看一眼,再看一眼。就那一眼,痴心不改了五百年。非人格化的境界里,缘分前赴后继。灵性深处,万般一同。

  生命何往?出心。灵魂何往?归心。心从何来?余念。念起何处?无妄。妄肇何时?寂停。

  勿伤害最穷的人,别打压最难的人,不逼仄到最后一步,莫戳穿最后一层……在最是脆弱的年代,千万不可崩断了那根底线。人世间一旦弹去浮华,就是歇斯底里。向死而生者不缺,向生而死者更甚。芸芸众生,其实都在挣扎,从来到的那一刻到离开的那一刹,没有例外。

  少年不识愁滋味,将来生活会还以百倍。一开始不知你是谁,后来你不知自己是谁。最是寂寞的片刻,你要看穿一滴水,那是生命中无法轻视的谲诡。

  悲观的好处是不会被生活轻易惊喜,乐观的最大困扰是每每笑不到最后。心静如水与麻木不仁绝非一码事,而善忘才是时间的要义。

  人生没有标准件,整齐划一误英雄。脓疮终究要会破口,残肢断臂不止疼。自然原本有规序,逆势天性必凄零。

  如何处理好人工智能、制造业升级、农业现代化、智慧城市与无特长者、普通大学生、农业富余人口、手工业者和小微业职员的关系,确保人人有事做、体面地维持生存和精神追求,与及早谋划妥善处置长寿人口增多后老龄社会的尖锐矛盾,一样重要,是关乎国泰民安的顶级难题。防止两极分化日趋严重,防止老龄社会高寿不高兴,真到了已雨绸缪似迟晚的状况。不要让时间说话,因为时间一开口,就是不可思议、悔之莫及。

  老骥伏枥瞻顾远,洞察深透睁法眼。智者箴言当入心,未雨绸缪不悔晚。

  信息化,智能化,不能切割和绑架人性化。老龄化,阶层化,不能被岁月边缘化。车越走越快,不小心就会甩掉抓不住的人;路越走越宽,不经意就会丢掉分道的人。红尘万里,跌宕起伏,如果不是不得已,应格外善待无助的人,而不是不动声色地嫌弃。

  阳光下,亦然发生腐烂。月华里,亦然萌芽生机。霉变和重生,不全是自主自愿,选择和盲从,不都是发乎本心。人性的大部分元素,都是自然造化,那些人为难人的后天臆造,恰是些以高尚之名毁掉人本的东西。可悲的是,这世界上总由那些根本看不到更走不到未来的自负的人,为未来代言——而他们即使腐朽了很久,也依然无法挣脱历史的讨伐。

  常人怎么变“坏”的?恶人怎么“洗”白的?一路走来,谁成了君子、谁做了小人?是贫穷刺激了贪婪,还是富贵诱发了奢靡?一个怕穷、怕死、怕富、怕丑的遮遮掩掩的民族,如何遮蔽心灵深处一道道疮疤?越是言语犀利的年代,越是声厉内荏,越是猜忌横生,越是意懒神散,越是性冷情淡,越是尔虞我诈……太极图已画出了很久很久,却未能阻改人们的一刀切思维、未能使模糊数学原理化变为探索的力量,人折腾人的结果一直都是以悲剧收场,但每每是,悲剧的始作俑者往往已逍遥而去,一任身后洪水滔天。兔死狐悲,不是狐狸心生悲悯,而是它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基础,金钱刺激的游戏玩到最后,从来都是一地鸡毛。红尘客栈里,聪明人都是不动声色看戏的人,他们不一定笑到最后,但他们可能会为苍生之苦,落下最是苍凉的泪滴。

  为什么不少人对法律缺乏信仰?有一种源因是很多法律皆为“事后诸葛亮”。只有发生了、结果了,某些法律才现身,但已于事无补。法律的威吓、震慑作用,对于那些孤注一掷、心灰意冷、歇斯底里者,简直毫无阻碍。别动辄拿法律说事,如果法律是万能的,这世界如何恼怒丛生?美国不禁止个人拥枪,其实就是从骨子里看透了人性的本质——不阉割私权的最后一种救赎,就是给弱者最后的同情。仅仅是从这点看去,倒也释然了一些原来始终纠结的困顿。

  减薪增岗,让更多人分享工作的快乐,找到社会角色扮演的体面,许是别样的妥协。工资低了,但劳动强度也减轻了,工作时间也减少了,在经济自由度降低的同时,闲暇时段增多了,放松自我、陪伴家人、安然社交,未必不是心灵的补偿。一直以来,让少数人(科学精英等尖端人才群除外)拿那么多银子,让多数人卑微地生存,绝不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人伦和谐。人口大国,有些方面不要被精英论误导——大家都吃糠咽菜,就那几个人暴殄天珍,他们怎么能咽的下去?理性回归不是倒退,而是要重提一个颠扑不破的天理:众生皆是人。

  寒冷的日子刚刚开始,心旷的人不必急着填充暖意。且让年轮冻透,且看人伦深处,还剩多少僵而不死。凡尘千里万里,日月明里暗里,所有的走过,都靠相信自己。相信自己才不会哀求、才不会待毙、才不会以萎缩的姿势换取鄙视。此生注定不会带走什么,因为人世修行只有一次。不要向时间赋予希冀,也无须把心事分享与知己,哪怕绝望也别寄愿来世——放不下就是挣不开,那是灵魂的高利贷。这越来越斑驳陆离的世界,揭穿到底不过是诸多概念盥洗出的样子,纠结的本质是被千年百代灌输的意识。残害人的人终将被时间屠戮,五百年后再看,蹒跚学步的孩子,可轻易踩死一只蚂蚁。

  人间世界是个相欠相还的关系,不经意中的误伤一定会还报肇事者身上。所谓因果的内在机理,与此同频。因此所有幸运的人所得到的幸运,都是一个个轮回中无数个善意的积攒。越是接近大数据,越是理解大数据的本质,越是对各种类型的蝴蝶效应、牵一发而动全程的天道地理人伦,越是感到敬畏。

  世俗化尘沾世俗,佛土弹埃净佛土。出家亦是回家去,弗如未必在如弗。悲歌含笑迎风泪,戏说忧愁祛江湖。云山雾罩迷行客,一梦酒醒化浮屠。

  老师,是一种荣誉,是一个尊称,是一份责任,是一种期待,是一个寄托。老师,还是一种救赎,还是一场缘分,还是一个标尺,还是一座路标,还是一种信仰。老师,有深邃的指代,有岁月的蕴藏,有民族的趋向,有未来的方向,有心灵的皈依。老师不是职业、不是行当、不是角色、不是谋生,而是虔诚无我的信徒,为追求安插翅膀,为暗淡点亮蜡烛,为凄冷燃烧自我。老师刻在学生生命意识里的善良、宽容、正直、勇敢和梦想,可永不耗蚀,深切记住的人,将有大写的一生。

  画大饼刺激不管用了,银子刺激。银子刺激不管用了,位子刺激。位子刺激不管用了,棍棒刺激。棍棒刺激不管用了,那就只能黔驴技穷。人性是怎么支离破碎的?当然归咎于刺激。刺激到麻木不仁或歇斯底里,除了崩溃别无出路。

  夜是夜的归途,晨是晨的苏醒,水是水的故事,海是海的收藏。云朵是出离的游子,季风是岁月的情绪,遇见是寄念的解脱,告别是永恒的放弃。但是那一道执拗的涟漪,终于还是在冷漠的礁岸,撕碎了自己,像一个梦泡,了却了攥不住的往昔……

  烦恼是活着的财富,无忧是死亡的馈赠;结婚是离婚的肇因,遇见是忘却的开始;知性是罪恶的起头,富足是迷惘的导师;进化是退化的伙伴,进取是进取的胁迫。塞翁失马,转身骑驴,驴倒翁毙,同归殊途。

  先活着,然后再考虑是否幸福。先吃着,然后再品味是否可口。先爱着,然后再反思是否明智。先放下,然后再选择何去何从。人生一句话可以概括:因为是我,所以才有如此经过。

  佛学中空色的解读,就是以时间为背景的,时间的河流已经且还将继续带走的,不止是空、色,还有迷顿于空、色的觉察空色又看破空色的那些人。时间的意义就在于,它让一切终于变得没意义。

  一直坚持独立思考的人,你哪怕孤独到死,也不要与人云亦云者辩解和诠释,更不要企图晃醒装睡的人。古人寄物咏景、造神遣妖,也许是自己与自己对话的别样方式吧。

  世上如果全是因果,那时间也无法悖逆。枯荣如果全是规律,那过程已微不足道。抽身事外的人和物,依旧是在大演进中,无非插曲和主旋的类似苍干和瘦枝的默契。各路走来,殊途同归,明白人明明白白死去,糊涂人糊里糊涂离开,依然教不会剧中人免蹈覆辙。以史为鉴的人文灼见,只在小章节上荡起涟漪,大趋势之下只能顺遂“天安排”。视线的前方,有被倒伏的路沿石绊倒的孩子,爬起来没哭,而是拍打拍打裤子上的沾染,以眼神向妈妈表示了歉意——他以为是自己不小心,不会意识到那就是因果。从路沿石被一位壮汉踩翻,起因早就伏笔以待,果然应到了小孩子的身上。妈妈回身将路沿石镶回了原位,她不经意中结束了下一个因果。时间冗长,一如既往。

  最近空气中飘荡着污染,可能是这个原因吧,本来就易传感冒的秋冬时节,周边不少人患了咽喉肿痛、轻咳嗽的毛病,极个别的还伴随高烧。因为年初“新冠病毒”的肆虐,使人们对过去司空见惯的头疼脑热症状,有了别样警觉。自古以来,人与病毒的纠缠,从来就没有绝对胜败之分,只有相互妥协、相互适应,直到抗体和药物制衡了病毒的恣意。人类生命进化史就是与病菌对峙的过程,双方都有看不见、看得见的牺牲。人类在空间领域所有的挣扎,都抵不过时间的磨损和增叠,这就是人类的过去与未来,不容疑猜。

  不图恩报的人,大概也不怨恨背叛,那是自我修行并自觉自愿的品格。吃一堑长一智,不是为了杜绝,而是为了学会为善先善为,不可一再学东郭先生,既不分是非、不辨善恶,又贻误了人生进程。做人像做柿子,历经风雨、历经坎坷,为之为修成正果。当籽粒饱满的日子悄然到来,那心念的传递如期完成,哪怕粉身碎骨,亦会开口而笑……

  夜未央,流年殇,人间又彷徨。莫道岁月阻碍多,智者无语,不端茶凉。一枚黄叶归尘土,勿相忘,待风长,转眼桑麻旧话,不嗔不恼,只因那时迷茫。

  曾经的沙滩,一望无际。那时海岸边没有高大建筑、没有沥青马路、没有川流不息的车辆。那时退大潮后的平展细腻的沙滩上,不会露出嶙峋的礁石。那时抬眼眺望,不会有淡霾遮住冬天的清晨暖黄的旭日。光阴荏苒,过往已矣,我的少年印象与当下少年人的认知,再也无法达成一致。波光粼粼,诠释着一忽儿又一忽儿的时间流痕,东临碣石有遗篇,凄冷寒风今又是。过去的你是你,现在的你还是你,未来的你,是否依旧还有看海的心情、听海的虔诚?

  保洁工有保洁工的难处,小老板有小老板的烦恼,公交车司机有公交车司机的喜悦,权威人士有权威人士的忐忑,快递小哥有快递小哥的追求,博士生有博士生的困惑……人们都是红尘过客,却没有谁把自己当外人。可是当王老师被李护士扶上手术台的时候,张大夫竟然接到了做警察的妻子牺牲的消息。过去常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人们该明白,旦夕祸福都难以预料,哪里耐得住几十年的岁月荏苒?当年不到三十岁的刘奶奶,一边怒骂着为拯救溺水儿童而献身的丈夫是骗子,一边含辛茹苦独自把一双儿女拉扯成人。这世界有故事也有情义,只是不知缘起缘灭在何时何地。眺一眼午后的云翳,那上面既有离去的魂,也有踏风而至的投生者,除了躲在冥冥之中的“编剧”,山水之间,一切都蒙在鼓里。

  有人说,某国超前消费已超过二十年了,如果不是靠信贷支撑,那点“私房钱”、“救急钱”可是不敢随便抛撒的。从“穿衣吃饭量家当“到“借钱吃海货不算不会过”的巨大观念转变,硬是把一个传统储蓄社会改成了借钱消费社会,而且谁借的多谁会活着、谁牛气、谁时尚。老子、孩子、房子、车子、学历、素养、通讯、医疗……一座座山川相连,呀啦嗨,前方是青藏高原。膨胀与紧缩、投资和亏损,像形影不离的伙伴,一齐来了,折腾的人们呼吸困难、步履蹒跚。内卷时代,适应力是最大的能力,不跟自己为难、不与他人为难,包容地陪着时光一路走去,要坚信活着就是幸福。

  此刻,冬夜像批改作业的老师,删掉了枝头上的琐碎,扫除了人们脸上的浮躁,摘掉了叶瓣间的浮荣,让黑影大面积印染于街市乡野,灯光下的暧昧毫无质地感,目光由此开启困倦。逐渐深沉的夜,城里的噪音无法消弭,因为某些人的生计多在夜里。乡下的灯早就拉灭了,村路安宁,没有声光的叨扰,故而梦里的境况就格外祥和。村西头独居的孙大爷忽然失眠了,下午他听村长捎话说,他在外打拼的儿子近期要带女朋友回村见见他。辗转反侧的孙大爷一骨碌爬了起来,从不显眼的旮旯的瓷坛子里取出了几个黑色的汽水瓶子,他数了又数,也只有六万多块钱,那是他去城里捡瓶子、收纸箱赚来的一点积攒。这点钱还不够定亲的彩礼钱呀,以后儿子成家用什么办事?孙大爷攥着一沓钱愣了许久,终于还是挡不住睡意的侵蚀……沉沉的梦里,孙大爷在村委门口的老槐树下,迎到了儿子和他女朋友,儿子开了一辆崭新的车,女朋友很漂亮。看孙大爷木呆的样子,村长用力拍了拍孙大爷的臂膀说孩子混出个样了,都当老板了。儿子向女朋友一引见孙大爷,女子立刻甜甜地喊了他一声大叔……

  想开了的人,不必向苍天祈求什么,因为天意有个原则:它从你身上拿掉了一样什么,就一定会还你另一样什么。同理,如果它给你了一样什么,也会拿走一样什么。这一生是前世的果还是后世的因,你不知道,所以你无须把你以人形意识觉察的一切当作所有的所有、全部的全部。

  一朋友远程电话问候,嘱咐我说:一定要好好活着,人间将越来越精彩,故事套着故事,会越来越有看头。我反问他:那你教我如何躲在故事一旁看故事?他说:没办法,大家都在故事里,又都对别人的故事感兴趣。不过。他接着说:只要记得一切都是故事,就能恪守一份平常心,耳闻目睹到一场接一场的故事会。

  为富不仁,以权谋私,人穷志短,误人子弟,朝三暮四,招摇撞骗,寅吃卯粮,欺软怕硬,薄情寡义。哎呀,若这么打眼看去,究竟还有没有正常的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1-1-18 14:27 , Processed in 0.04799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