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67|回复: 0

[2020] 随想随记之三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0-12-7 23:16: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世道轮回,皆如是。你不信命,你能信啥?如果都在心里,心又在哪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并不难,难的是不喜不悲者又非人寰。在所谓“科技进步迅猛”的年代,依旧拯救不了富裕对贫穷、权力对财富、教化对追问的倾轧。当所有的“真理”被颠簸的岁月戳破,谁还捂着良心抵御妖怪?干冬湿年,或湿冬干年,还是无法选择的际遇,一个人的欢喜和痛苦,像北极圈的一只孤单的海鸟,即使它锲而不舍地叫唤了一个漫长的冬天,也依然不会遇见……

  末法时代,是围剿和虐杀英雄的时代。不谙真相的平庸和世俗,依然欢欣鼓舞。只有焰火照亮了夜空、霹雳搅碎了甜梦,才会觉察已入膏肓的疼痛。凡胎肉体的肚腹内,有难以计数的菌群,它们才是支配生命的主宰,一旦杀灭了它们,性命也不复存在。而那正是世界的章法之一,漠视了细微的力量,就是自我割离。这世上最是徒劳的问题,就是“为什么”。

  一百年前的言之凿凿,一百年后晒然一笑。十年前的气扬志高,十年后灰头土脑。生命在局限里,局限在生命里,一瞬间的恍然已是了不起,一辈子不执自己当是超逸。给你二十年创造奇迹,再给你四十年毁掉奇迹,哪个选项才是岁月的本义?可怜的斑斓世界,终究没有理解一棵树的宿命。

  天有眼,人们看不见;地有眼,人们看不见。风云无眼,人们却给它们造出了眼,如台风眼,如云翳散开后的天开眼。衣冠楚楚的人类社会,其实早已闭上了那只洞察秋毫的感应之眼,那只眼又叫直觉。越来越不信赖直觉的芸芸众生,开始只相信看见,逐渐盲了天赋灵性的敏感。世界从此化变为世俗。

  别轻易祭出剑,要明白,剑是双刃的凶器。不流血的疼痛,不出声的愤怒,不显色的记恨,最终会荏苒成阴沉的力量,只等点燃引爆。任何斩钉截铁的言行,都是空色,任何非此即彼的论断,都是极端。从容淡定的人往往有大把时光,他们沉默的理由只有一个,不便表达又不想说谎。

  恐战,恐不战;怕争,怕不争。都是基于各自的站位的趋利避害的意志。他死,我赞美他,我死不行。天塌了,有个子高的顶着。女娲当时就没得选择,它看到的皆是举手无措、冷眼旁观者。为啥成大业者身边必有三个死士?因为那是成就追求者必须付出的最少的代价。像那个因为孤独绝望自沉于太平湖的学究,身边就没有陪伴到最后的人。可是人生究竟为什么要走极端?人类为何要你死我活?争来争去、战来斗去,仅仅是为了从头再来吗?小岭子村王大爷说,如果不刨我种的三亩亩土豆,不抢去我手里的家伙什,不推倒我的四间石头房,谁爱咋地就咋地。他的意思很简单,只要不改变他的生存处境,他不会去拼命的。王大爷身上体现出的朴素的人性,推及全球也不算偏颇。

  除了惊飞的鸦,时节格外肃静。除了奔驰的车轮声,街市再无喧哗。除了聆听和缄默,人伦木然无声。安然无妄的日子,最适合修行。禅不说话,佛不立言,道士拂尘去远,岁岁之后,还是年年。

  塑造灵魂与出卖灵魂,只隔了一念间。崇高神圣和自信不扰,只差一条街。念起念消白马非马,去路回程道亦不道。

  看视频上德国科学家关于新冠病毒源起意大利、然后优化变种在全世界传播的论断,联想到病菌能在低温海产品上寄存传播、食水产品的貂也感染的情况,再考虑科学家认为新冠病毒不是自然进化出的品类的研究结论,继而突发奇想——福岛核电站核燃料、核废料泄露到大海,是不是促成病菌畸(奇)变的外因呢?科学研究应不应该关注核辐射与病毒性状的关系呢?

  调动情商的有善良、有欲望、有心愿、有期待,但归根结底没有功利色彩的只有善良。如果现今很多课本、工具书上教化和激励的情商,是为了功利,那情商一定是与智商毫无瓜葛的,而且副作用一定很大。

  一边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一边说:人间正道只一条。两相对比一琢磨,简直让人无所适从。

  顺民心者必知民愿也,低可就而高则不攀。如果不能面面俱到,不如放之自如。

  在某个家庭、某个单位、某个地区、某个国度,为何清扫垃圾、保持卫生的难度格外强、量度格外大?因为没有形成人人保持卫生的良好习惯,因为没有形成生活工作的条理感,因为没有形成我以外即是公共秩序的自律观念。举个例子:一把插在工具筒里剪刀或水果刀,有人用过后会放回原位,有人的用完后则随手一放了事。再举个例子:在车上吃橘子,有人把橘子皮收集好,待到目的地收拾干净放到垃圾桶,有人则开窗扔到路上。家庭内也有公德意识,社会上更应时时处处自觉自律。

  从一个好看的人变成一个耐看的人并不容易。爱情歌里唱道:为你我愿承担所有风雨……可真的风锤雨打到疼痛难忍时,又悔恨不已、怨声载道,可见荷尔蒙、内酚酞之类的催化作用下的誓言,毕竟不是心志不改的初衷。待岁月老去,我希望看你的眼神一如年轻,因为我不在乎曾经,也不期待轮回。修长城的人究竟是谁?史书上记载的是始皇帝嬴政,四大爱情传说中记载了孟姜女的丈夫范喜良,两位都是参与者,其他的人已被时光淹没……这是个概念套着概念、概念诠释概念、概念创造概念、概念演变概念的世界,人类正在被概念驱动着,就像被程序驱动着的机器,你看还有谁能挣脱出来?

  我有一条鱼,与君共品味。我有一筐鱼,与君共斟酌。我有一棚鱼,与君晒秋光。而其实我没有鱼,我只是看到了朋友晒的人家晒干鱼的照片,我只能与君分享照片,然后与君许一个邀约,他年如相见,一起烤鱼干,把酒问云风,他年是何年?

  黑夜给了孤单以厚厚的被窝,灵魂因此有了安全感。于是梦境敞开了大门,孤独的心念回归了一种无形无状的安详。

  权力对权利的主宰,就像司兽员扔一只鸡给虎群。只恐怕,走出司兽员的位置,失去权力者的命运,还不如那只鸡。因为老虎把一切都看成食物。权力给后文明时代对人类造成的幻觉,将导致巨大的灾难性后果。

  墙外旷远暮西涯,绰约枯影摇蒹葭。时光又近大雪日,万物白头待春华。

  岁月是一位有耐心的慢画家,它勾画草图时,就连日月之光也看不透它将要画出什么样的场景和情势。而且,岁月还喜欢擦抹,倏忽就让曾经的栩栩如生化为乌有。某一刻定格时光,岁月或郁郁葱葱、或苍白晦涩、或艳媚娇柔、或枯瘦干瘪……当然那都不是岁月的真容,也不是认知的全貌,只是心情、物象、光影和知觉的碰巧。在岁月延展的恢弘画卷中,人们历经四季验证沧桑,一路惊讶、淡泊、愕然、欢愉、忧伤……终于被凝成几句慨叹、滴落虚无。岁月一如既往、不动声色,放佛早已开始,恰似早已结束。

  不经意,一抬头,哦,那大树的树枝上的叶子都已散净了。忽然羡慕一棵树的宿命,明年春来,它依然会蓬勃青翠,依然迎风眺云,依然饱咂甘霖。经年之后,它枝上或有鸟雀筑巢,每天有莺歌咏晨、燕舞夕光。浮来山定林寺院内,有一棵古银杏,龄逾三千四百多个春秋。那个雨中抱搂过它,第一个喊出“七搂八拃一媳妇”的人却早已逝去百年,而今古树依旧枝叶茂盛、生机盎然。想起青春时代那个与一棵树的约定,不禁顾影晒笑,谁能等到五百年的轮回?

  一人走过路边的花丛,忍不住啧啧感叹:那几朵花真香。又一人走过,闻到花香,找到了最大的一朵,拍照留念。再一人走过,寻香而动,将几朵花采到了手中,拈花自去。远处旁观的老者对伙伴说:花知人,人不知花也。

  冬日海天,伫望静泊的船,像定格的思念,寂然落下了追忆的帆。云在眸的空白处,抹一缕杳远,杳远匿藏了生命中所有的密码,随着南去的雁,封缄了不待开启的夙愿。

  人世间,一个不断更换角色的故事。一代代的我们,时常被好人感动的一塌糊涂,时而又被坏人挤兑的伤心欲绝,但每一次抬头望远,总是坚信善待,才是心酸的人性深处不愿放弃的执着。善待人间其实就是善待自己,因为我们都在其中,都在生命体验的唯一一次行程。

  时节是一次次的提醒,为了记住人世间年轮的刻度。颗粒归仓的日子,老农的心里堆满了温暖,憧憬即使看不见,团聚时刻也已不远。相守的缘分是五百年的遇见,在春天开启,在寒季相依。众生皆是流浪的灵魂,所以只有离别或陪伴。时间是最真诚的朋友,它比空间更有意义,因为它不止于一个人的未来和从前。

  大雪标志着黄河流域,正式进入深冬,如果年景匀实,人们会看到“瑞雪兆丰年”的喜人物象。雪野皑皑的时节,大地像盖上了一床硕大厚实的被子,万物甜寐、心灵润贴。在人寰,个体和整体不可能和谐一致,因此古人提倡求大同存小异,为的是以相亲相爱抵御薄凉之情,大家一起抵达和煦的日子。听说庚子年冬季将格外寒冷,所以特别需要人伦善待、不弃伶仃。幸好岁月一直安妥延伸,希望鞭炮声炸响于守岁的夜,壮威大江南北、万户千家。哪怕是遭遇挫折和伤痛的人家,也要点亮烟花。上苍并非只旁观漠视,它自能读懂众生心语——若相信未来必来,那么郁郁葱葱的世界,定不负任何人的期待。

  这个甲子开局就明显突兀,至今智者们还看不清企图,然而老实人正在走出迷途,逐渐看清了什么是贪婪、什么是权术。勤劳、朴实不是愚昧,而是对奸诈和邪恶的无睹——心灵干净的民族,从来不追赶弯路。大自然是有心的,只是它喜欢慢慢扫除,善恶到头终有报,老天爷历来不会糊涂。有迹象表明这世界正在悄然兴替,阴霾散净时,唯有怀揣良心者可看见希冀。

  南去,从秋末到冬至。远方不是归宿,归宿成了远方。大自然也在路上,整个宇宙亦然流浪。三千大千世界,唯有不灭的心念,是漂泊的母港。敛收翅膀安歇岁月的片刻,不妨枕一缕月光,抚寐无常……

  经年之后,你会发现,善良的人比你想象的还善良,奸恶的人比你预计的还奸恶。对你好的不曾期待你的回报,而使你坏的人总是甜言蜜语。菩萨从不惩治恶,因为它明白恶人终究逃脱不了恶果。凡人未必睚眦必报,因为他们知道时辰未到。十年像是一个档期、一道波纹,你要有耐心,静待岁月的结论。达摩面壁出关时,已无关悲喜。

  假如你两只手都放不下,你就腾不出双臂拥抱温暖。在最冷的冬天,你要在胸怀里点燃宽恕的蜡烛、觉悟的香火,然后对自己说,只要能穿越漫长的冬夜,就能与春风对酌。

  不远的未来某一天,你必会恍然:原来这一趟人生历程中,只有自己亲身经验之后,才能遇见彻悟的答案。

  心有多宽命有多宽,命有多宽心有多宽。心源于道,命起于红尘,它们是人也是魂,把它们粘合在一起的,是导致灵性注入的缘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1-1-18 15:46 , Processed in 0.04594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