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82|回复: 0

[2021] 闲言碎语辑三:春渡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1-2-27 22: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年年相似,岁岁不同。盼翻篇的有憧憬,期长驻的无心事,看似时间分段,实则愿望迭接。物质和能量的流变,催生着人伦的演绎,春夏秋冬的更替,牵动着红尘幻觉。如果精神可以具象,星辰都是希待的眼神——其中人们最注意的那颗,就是注定的因缘际会。在春天,在岁岁年年。

  如果人类承认食为天,那么供养众生和自食其力者即是天。

  暖阳照棚绿翠红,岁末年初绽春情。摘下番茄送亲友,酸甜入味节气浓。

  鼠年数过忧和愁,牛岁端出茶与酒。与君共勉红尘路,扬眉迎春看新柳。

  吉言一句一颗心,好话一段一片情。人伦一生又一世,春秋一路再一程。

  电影剧情中有一句台词:……在心中留下了一颗眼泪。人世间,留下一颗眼泪,已是前生今世的足够。人伦变迁的岁岁年年,人们可曾有把握断定,自己留下了什么,留给了谁,能否穿越时空熙熙不灭?只怕没几人,一念起,而永不消。

  一起,在时间之船。相逢是近,离散是远,惟有记念,可穿世逾空,一刹间如是我见。人与人的爱恨情仇有多大的几率,恐怕一串串庞杂的大数据也无法清算,红酥手,黄滕酒,数尽满城春色宫墙柳,亦然找不到源起,也猜不透结局。春来发几枝,云水回暖时,只因为那个念念不忘的世界,已刻写了心愿。

  让孩子读童话、听童话,目的是教化孩子从小明事理、辨善恶、知好歹,引导他们走向勤劳智慧的人生路。但任何事情都有利有弊,童话情结也会拴上孩童的心灵——只要真诚,就有朋友;善待他人,就有福报;爱情可以感化顽劣,不顾一切能换来奇迹……成人世界中的“心灵鸡汤”、宗教学说、以各种社科体系实施的“庞氏骗局”,其诱人领受的力度与童话之于孩童毫无二致。不少“巨婴”和偏执者都是源于童话的“误导“,一代代被童话(包括神话传说)教大的家长们既是始作俑者,有的也是程度不同的“受害者“。塑造美好的幼年心灵,不让他们看见社会上残酷伪险的一面,避免他们被污染被伤害,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小瞧了孩童们“纯洁而好奇的眼眸”深处,那被大人们忽视的洞察力。童话是成年人写的,而成年人一旦告别了童年、远离了童心,就无法“模仿”孩子们的思维——头顶三尺有神明,也许小孩子更能理解这句话,而童话的无节制无差别式灌输,可能恰巧推开了孩童们自有的调动潜意识的天性。

  民风,民俗,民谚,民谣,民乐,民歌,民服,民饰,民画,民器,民技……莫不是民智,莫不是民愿,莫不是民心,莫不是民志。传续承继之,乃不可偏废的民族之魂的涵养润泽是也。

  正月正,看空城,风里带雾,雾里有风。恰似双休日,好像小假期,而其实这是农历大年初二,正在一年最重大的节日。除夕寂静,初一寂静,初二寂静,没有鞭炮声,一盘已不稀罕的饺子,躲躲闪闪的拜年者,构成了后疫情时代、经济低迷的岁月中,缓缓趋向的一段不可选择的行迹。网络日渐发达——从电脑台机到智能手机,从图文联网到诸事网办,从人联事联到物联景联,用了不到二十年。虚拟技术和人工智能突飞猛进,粗老笨重的活儿渐渐被剥夺了。但是人们反思过那一切背后,有质的变化吗?有吗?联网能联出花的芬芳、冰的寒凉么?虚拟能虚出稻米、能拟出泉水么?假如未来是泯灭人的本性、淡化身体的存在感、忽略个体独立自在的境界,那些生于世俗长于现实的几代人,将情何以堪?幸好,他们和我们也许都走不到那一天。以后的以后,感觉好不好,且由后来者自己去领受吧。

  此刻辛丑牛年正月初二近正午,我像呆瓜一样倚在阳台晒日光。日光被窗扇切割成了淡金色方块,恰似放大版的黄墩人最擅长炸制的翻花果子的一种叫做糯米尺子(音译)。被太阳晒的暖洋洋的人很容易进入懒洋洋的感觉,昏昏欲睡的样态,大约是这个假期最是惬意的片刻。我从不承认自己是个体的存在,即使一个人怔呆于一段孤单的时空里,我也觉得自己被无线联网了,至于我的灵性被联到了何处,网在了哪里,我想将来必有智者慧见。老家村边即是日照水库,传说前人曾看到大鳖在好天气时出水晒盖,此时回想起来,忽然悟得——它们是用阳光杀菌、增钙,就像老年人晒太阳补钙一样。呆瓜群众之我,也到了多晒太阳补补钙的年岁,虽然再也回不到“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生态,总比被动佝偻下去好一点。阳光给人以温暖,月光予人以梦境,前者赋予能量,后者施与智慧,古人的阴阳说,自古至今从来就没人能领略全貌。认识一位老中医,他说,那么多人被思维西化,嘲讽中医药,不是中医中药腐朽了落后了,是一代代后来者悟性不够、传承不好,因为中医之博大精深、之循序渐进、之通达自然,不是靠一知半解、弄巧耍技就能传承发展的。晒着太阳想像这个宇宙,先人的“天地人”本一体,也许玄机毕露,只是今人愚钝偏执、行差踏错,忘了独立于所谓的科学、技术、推导、验证之外的思考和探索精神。心出了问题,晒太阳补钙,照月亮修魂,还是解决不了困顿。有时候反思一下当下所谓正确的先进的科学的东西,与内心本愿碰撞一下,是不是感觉舒畅呢?未然也。

  降生于凡尘,哪个人不食人间烟火?哪个人不沾腥荤香臭?非不可也,是不能矣。比如一双手,谁没攥过?谁没握过?谁没拿过?谁没掐过?谁没抹过?谁没拍过?……所以没有例外,所以无所谓纯洁,所以平凡是所有人的底色。

  金牛奔腾新年来,万众寄望尽抒怀。刻刀如梨耕沃野,文心雕龙励英才。

  物质生活比起早年当然丰富多了,但为何内心变得空虚和贫瘠了呢?一路走来,人们究竟丢了什么?那是不是人世间最该珍贵的敛藏?三个月长成的炸鸡翅真的比熬了两三年的老鸡汤更有口味更有营养吗?瞬间抵达的语音聊天真的比一周才收到的信封更令人期待吗?这世界真的只有多少、对错、长短和得失吗?我和那只蝴蝶真的符合庄周的两难选择吗?一百年真的是人生全部吗?一天又一天真的是梦的隔断吗?不要把问题看成问题,而应把问题变成刀刃,用它剔除心中的毛刺。

  海岸线,空旷而寂然,你向北,我朝南,东西无间。辛丑年,金牛耕田,憧憬像一枚种子,丰收如愿。世界在岁月里,岁月刻画着世界。旅途迢迢,惟以爱之名陪伴,情长长,路远远,相约无限……

  正月初,月牙瘦清,燃一盏孔明灯,照亮寂寞夜空,虽不知遥眺远望的尽头,其何所终。但一时间的璀璨,已然无穷。人生亦然如此,知天命而敢前行,从不怨雨风,爱我所爱,随愿酩酊,即使时空一刹,也是完成。

  生活中,有的人重形式,有的人重内容,此事古难全。尤其是对待年节上,仪式感很重要,如果把它过成平常,人生就显得格外冗长。但内容充实与否,其意义亦不可小觑,细节决定成败,说的即是内容。当然,形式与内容若是能兼顾,既形式漂亮又内容丰富,真就如“甄嬛体”所言:那是极好的了。然而,在日渐稀薄的当下人伦,内容愈发显出珍贵——放下手机,跟长辈聊天,引动他们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向他们表现出敬佩之情,估计要比送他们一身新衣服、跪叩感恩,更使他们有成就感、自豪感。

  现世人群中,不少装糊涂的,也有真糊涂的,慢说“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这样古久的哲学难题,能说得出上数三辈祖宗名字的恐怕也寥寥无几,甚至叫的出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名字者亦然凤毛麟角。来处尚说不清,奢谈何处去,岂不令人贻笑大方?生活不复杂,思绪也简单,只是人世间太多舍近求远、好高骛远,直把眼前弄得灯下黑,遑论天下人间。

  正月年初近海捞,风梢满筐靠栈桥。客问鲜活价几许?船家巴掌摇三摇。

  清旷的码头,勤劳的渔民出海归航,忙着卸货卖货,那景象让人不由想到一句民谚:一年之计在于春。大年初三的牧鱼,收成未出意料,不多也不少。不过近海作业,受出海时搭载的捕捞网具的制约,可捕获的品类并不多。虽已多年采取了休渔养海的强制措施,海之涵养仍是日渐稀薄,地球之上,无论是山林、河流、湖泊还是海洋,快要担不起庞大人类群体供养的重任了——多年前看过一个文本,标题似乎是《海穷了》,论述的是对海洋近岸环境的莫大担忧,不知此文现在还能不能从网络上搜到。人心无尽,天地有涯,自然界确实有适可而止的法则,但人类一次次僭越,且不畏将来的后果。

  没情绪的人形是石像,没情感的行走是星光。但这个判断也是主观臆断,因为石像有没有情绪,星光有没有情感,人们不知道——并不是人类特有情绪或情感,人类只有自己的表达式而已。

  所有入心的话,都是生活阅历的印迹,本来已经忘了……而那些所谓使人怦然的句子,不过是一次心灵回眸,叨叨过了,还是忘却。

  老是翘着脚跟、撒开小跑过日子,坚持不多久的。自信来自从容,而不是窘迫,奔命状态不能是常态,否则将不战自溃。如果牺牲一代人又一代人,仍然是慌不择路、饥不择食,就该考虑换个活法。个体生命与整体生存,都应是多选项,而不是所谓的没得选择的选择。回眸过往,什么是享福,什么是受罪,也许谁给出的答案,都不如各人心中的识认,都不如“我愿意”。

  春光乍泄映海天,海天一色印眸端。眸端未见心念旧,念旧何必泊云帆?

  念头少,人就活的岁数大。心思多,命就耗蚀速度快。所以有研究者认为,费心费神是最大的能量流逝,有研究也表明,人体能量的百分之八十给了大脑。因此活的简单其实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需要放下、忘却、疏松和释然。民间有一句老话:庄户人生命强悍,因为只有身体好才能活得下去。

  梦见一老妪在海边的石凳上给人算命:你眼前的一切不快都将是以后回忆中的美好。说完那句话后,老妪看了看其他人,也看了一眼抱膀站一旁的我。她说:你们当下的一切不如意,都将是以后最难忘的美好回忆,你们所有人都是如此。言毕目合,再无表示,仿佛入定了一般。见状,找她算命的人从钱包数出二百块钱,转身离去,就在他走出不到十步远的时候,那二张百元钞票忽地燃烧了起来,很快化为灰烬。那人愣住了,一时间不知所措。他旁边走来一位戴帽的老者:不必在意了,该干嘛就干嘛去,钱帮不了她什么,也帮不了所有人,钱是最没用的东西,不久你就会明白。梦醒来,听到手机响,拿起一瞧,原来是微信的提示音——群里在抢红包,抢到数额多的人快乐地发着表情。钱是最没用的东西,斯言会在什么境况中,陡显中肯?

  站在三叔退休后返归故里的老房院内,从屋脊上眺望远天,穹空碧蓝如洗,缓缓迁移的白云与孩提时代的目睹,别无二致。都说岁月不老我们不散,散去的人已然不少了,他们曾是我生活中重要的陪伴。就像那窄窄的街巷,因为拓宽硬化而变得陌生,还有屋前院后的那些老树,早已被砍伐掉了,取而代之的是实用的功利的植物,如香椿,如月季花,如凌霄花,不是好吃的就是好看的。三叔三婶的大院子里栽满各式各样的观赏树、果树,不同时节可看到、吃到不同的花色和果实。但在新岁初春,都是一副凋敝的样态。院子西南角偏房里,三叔养了一条小狗,因为喂养不及时,听到我们进了院子,它吱吱呜呜,一听就是讨吃食的声调。向三叔要了饺子,喂了喂它。听三叔说,小狗是他孙子捡的——不由为那条狗唏嘘,生来就是弃儿,领养的人家主人年岁大了,喂养并不上心,也许那就是它被注定的幸生苟活的狗命吧。

  辛丑牛年正月初四,天气晴丽,能见度很高,大概得益于四五级风的清扫吧。忽然想去老家瞅一瞅,瞅一眼那山那水那人。于是径直先到了日照水库,刹那就感受到了春寒料峭。水库蓄水十分充足,碧波荡漾,波光粼粼,完全分不清是库水还是海水。就是那片水泽,成为市区人口主要的生产生活资料,没有那片水润,城市毫无意义。听传说演绎,一千多年前,因为湖光山色不错,古人曾有意在此设置一个县治,起名叫明照县,意思是天光放亮、水面映明。但由于地势不算开阔而另选了县城叫日照县。水库就在被弃之未用的明照县村的村南岭下,随着需要而不断扩容的水域,早已淹没了明照县村的旧址,村名也因为避免歧义而改为明照现村,这个村为了水库扩容而一次次北挪,成了“移动”的村庄——听说最终还是要整村搬迁安置到南湖镇驻地附近的新建社区,将水库周边大面积缓冲涵养地带彻底改造为林区花海。“人是永远的异乡人”,世世代代莫不如此,因为自然变化,因为社会动荡,因为生存发展,因为诗和远方……人生如水,河川云雾皆是安身立命,所谓乡愁,不过是一种念念不忘的过往吧。

  趁年假期间,回到了我的小学母校看了一眼。所谓母校,既是母亲曾经从事教学的地方,也是我读小学读到三年级的课堂。学校的校园布局大体未变,房屋虽经修葺仍是原貌,除了房顶瓦片和门窗更换了,依然是几排石头房子。面对实景回忆往昔,情节是散碎的、凌乱的,甚至有可能是有意无意“加工”过的。有些事情注定是无法旧日浮现,古人之所以慨叹“往而不可追”,是因为即使凭超强记忆回溯和剪辑的情景,仍是个体主观的意识,他人它物和时空炎凉并不介入。就像那时那刻那境我的感受和遐想,根本就与我身外的此时此刻此景无牵。毛泽东在其词句虽然写到了“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也只能感叹“粪土当年万户侯”。人世间,自己记得已是完整,期与同学少年一同印证,实在是难啊。

  古韵今听未领情,当下无处祭空灵。我劝天公再抖擞,掸去拂尘归山暝。

  一直收藏着一个曲子,大约得有二十一年了,曲名叫《往事》。从春听到夏,从秋听到冬,从眉清听到鬓白,从白天听到夜晚,只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它像朋友,也像茶杯,更像记忆。它从未打扰过我,却总是被我启发被我关停,却从未丢失一个音符、从未变奏一个音节,二十多年依然如初。天地之间,陪随人一生的,除了时间就是音乐,一点都不磨损,半点都不走样,无论是谁,不管穷富。《往事》是无穷尽的过去,也是不休止的当下,更是不间断的未来,彼时彼刻是往事,此时此刻是往事,相亲相爱是往事,情仇意恨是往事,活着的缘分是往事,逝去的生命是往事,人间世代,都在《往事》里,都在往事里,都以往事的形态和笔墨,演绎着时空的意义。

  城市主路路当中,好像是一只猫或刺猬被碾死了,成了饼子,只见毛皮,不见貌样。远远地看到一只喜鹊落在那饼状毛皮一旁,没深思它要干什么,只是惋惜那意外之死。城市街巷,车来车往,别说被豢养、被弃养的小动物,就是人类丧命车轮下的也不计其数。从古代到今朝,夺命取魂的因素不断在变化着——从凶兽到病菌,从战事到谋杀,从天灾到人祸,每一段历史的转折都是淘洗,每个个体人血液里都流淌着痛苦和哀伤的基因。生物界亦然如此,自然界亦然如此,乃至宇宙时空万物亦然如此。一念千千结,解开了,就是永恒的空灭。

  如果地球人类容忍基因袭击、生物侵害,科幻电影里描写的僵尸世界,恐怕不再是供应娱乐需求的惊惧感,而是某一天的社会现实。如果国际研发不警惕机器装备和智能技术对人类的操控、绑架和最终导致的奴役,血肉之躯被智能机器群体当做生物能源的可能性,不是毫无根据的假说,一个人站在庞大的港口装卸机器面前的感觉,足以令人担忧。而今肉眼看不到却能随着气流四处漂泊的新冠病毒,更是让人深刻理解了鼻毛、睫毛、耳眼里的绒毛,是怎样的功能……隔着口罩呼吸久了,才明白科技是层层递进的牢笼,最终是人人入瓮的圈套。

  有的人不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而是在见到棺材之前已经进了棺材。

  不愿醒来的小确幸,终将在汹涌的时代浪潮冲击之下,变成了被淘净血肉的壳皮。在更大的灾难叠加摧残下,生命只有本能可以凭借。看到那么多人倒在人伦的撕扯中,不由使人厌恶假以文明手段实施的争抢……如果连一阵风一朵云都不再同情混沌、冷漠、自私和愚蠢的人类,那一刻时间和距离,已没有意义。

  社会人伦互动中,有许多言行和事务似是“无用”的,但正是那些“无用”的,暖护了很多深陷炎凉的人。一段话,与失去亲人的悲恸,于事无补,而却缓冲了刹那间的孤独。拉住了一双手,减缓了冲动的节奏,也许避免了下一个意外的路口。人间烦恼是情多,红尘作伴是情牵,情也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意识波纹,它却是粘合了一个民族、一方境界的唯一根脉。一如阳光、空气和水,须臾不可离。功利性进程越快,越不能忘了“无用”的宝贵,丢了“无用之心”,人就变成了“物”。

  芸芸世间,岁月如汤,熬着熬着,就使人厌倦了翻滚……于是从厌倦到厌烦再到厌恶,不少人就不想跟着玩了。小孩子会说不跟你玩了,大人们多会以疏离的样态悄然转身。介子推就是以极端的方式选择了不玩了,屈平也是以决绝的做法彻底不玩了。不跟着完了达到别样境界的当数越国范蠡,那“老滑头”竟是全身而退且潇洒走一回的典范,江山社稷不如山水之间,他自嗨了后半生,以经济自主遍地逍遥。浪子燕青更是个识时务的聪明人,纷乱局势下他“携得美人归隐去,从此深藏功与名“。不跟着玩了是一种自愿自主选择,就像是否进入婚姻是否走出围墙,就像是否为五斗米折腰,就像甘愿受穷而不改艺术初衷的那个雕塑家,就像不按套路出牌或干脆扔掉牌局走出名利场的独行侠……不跟着玩了其实就是发乎内心的放下,哪怕夕阳西下,尽管功成名就,乃至一贫如洗,就是那么选择了,霎时豁然开朗,顿然一身轻松——阴晴圆缺,我即天涯。

  道不同,不相为谋。斯言在社会分工越来越细而行业界限越来越模糊的当下,越发需要质证。大道不同当然不相为谋,小道不同也许应该包容共进。极少数人既做眼前事也兼顾长远打算,多数人只做也只会做眼前事,个别人连眼前事也不做或做不了——被社会学俗话定义为垃圾人就是此类。学历很高却百无一用的就是被古人贬斥的那种“书生”,有用却没有受过系统学历教育的,只能用而不能谋。一茬人不接一茬人,才是思维断裂的表征,也是不祥之兆。放眼世界之未来,品德、观念、理念、信念和领悟力的差别,正在撕裂一以贯之的思辨接续,让人类社会步入了思想选择的战国时代,而这就是乱象丛生之缘起。

  让一个人承认自己是普通人、平凡人有多难?超出想象,难于使他承认自己是傻蛋、智者。

  春启年华送暖风,雨水泽润万物兴。门上春联红似火,路旁柳梢翠芽青。

  大地之上天光下,高楼林立望春画。春画犹在山野间,红芽绿叶相融洽。

  城市细节,守望寂寞,只一刻,随我知我亦忘我。除了阳光、空气和水,不断电不停气不止暖,才会有安和人间,岁岁年年。

  没遇到大事,没赶上坏事,就是安逸生活。不是弄潮儿,别羡冲浪人生。高估自己,误判时境,冀望太多,或是一类人注定的烦恼。

  火星燃起后,水温悄然升高,青蛙们缓缓地感知到了水泽慢慢从冰冷到温热,心情渐渐愉悦。至于那沸腾时的灼烫和疼痛,暂且不必在意——不是有心灵鸡汤说过嘛,聪明蛙无须为未至的灾难提前惊悚。来不及的时候,反正大家都来不及,天塌了由个子高的顶着。虽然,那只是麻木不仁到了极点的一厢情愿。

  我不理解的是神话,我能理解的是故事,我已笃信的是人生。“我”是我的意识,“我”是我的主观,“我”是我的言行,“我”是我的行程,“我”是因果。人间只是个境界,是诸多境界之一,就像人操控程序、程序操控电脑,电脑操控游戏,如智能机器拿捏器物、制造工具、代工生产……别问“我”是谁,因为每一次问的都是“我”,在人类能够认知的范畴,没有一方境界外的察觉,如此而已,而已而耳。

  时光里,万物都在等待,诸神也在等待,攥住人的命运的神,也被其它操控者攥着命运。剥茧抽丝的过程就是等待,而到最后,只是一个空盒子,哦,不对,空不在盒子里,有盒子还不是空。问题从头再问起,该问的是,那盒子属于谁呢?

  装作很快乐、很顺从、很振奋、很虔诚、很坚强、很从容,是个好活,一直保持定力,终于演出成功的人当是少数。仔细排比一次,大多数人按捺不住心情,表现出来了焦虑、烦闷、狐疑、沮丧,西方医药学阴谋家们把本是正常的情绪化统统归纳为抑郁症。如果那些都是抑郁症的话,古代才子佳人一以贯之的症候,似乎世代相传了。无事非人间,有情在红尘,若为自由故,脱壳做游魂。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只要能活下去。哪怕不是自愿的选择,也要笑着面对时光,因为岁月喜欢精雕细刻,把一生画成一幅画像。

  凡是对世间人伦和事物恋恋不舍、意犹未尽者,都是对红尘客栈当了真。

  牛乃人间一伙伴,相濡以沫几千年。但愿未来犹相敬,莫以荤素忘从前。

  碳基生命之载体,每个人都须有口进、有口出,包括灵魂的吐纳,也是须臾不可断的。被逐渐神化的量子学说和技术应用,大概能超越现今科学和技术的堵塞、突破一些瓶颈,但不会解决所有问题。一切令人狂喜的发现,都是短暂的意外,这个短暂时间可能是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但它终究是短暂的。人解决不了人的终极问题,神也不能解决所有症结,就像它们解决不了自己的困扰一样。这世界,乃至无数个世界,都是环环结扣,所有的扣结解开的时候,一切都不存在了,连存在这个词义的所有泛化指向亦不复“存在“。

  人和神,人和万物,万物和神,都是一种依存关系,如果以虚对虚、以无对无、以有对有、以相生对相生、以相灭对相灭,那就没有无意义的意义和有意义的意义本质同义了。

  一日之计在于晨,莫做患得患失人。忽冷忽热料峭风,不负春水波嶙峋。

  万物皆有灵。古人深信之,故而过往的历史天空下,总是尘归尘土归土,相安无事。后来之今人因为“见识“多了,就慢慢变的不信了,所以率先失掉灵气、趋向物化的便是当下的人。

  多舛年代,即使玩不了实的,也别玩虚的,哪怕玩真的会丢了自己所期待的。一个人的质地,越是纯粹越是能遇到有缘人。遇到有缘人,这才是大因果套着小因果、小因果套着现世报的不重复相似。最近见到一剪纸老师,一幅长卷不舍得送展、不舍得挂出,我建议她拍成视频上载网络,那幅剪纸长卷一定会遇到有缘人。世间不止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也还有重叠印证、串联皈依,如同那取经的师徒历尽的九九八十一难,若不一一经验,修不完正果。一块顽石最终被漫长岁月磨砺成圆润的鹅卵石,让有缘人捡了去嵌入某个摆件,传递给九代血缘承继,又是漫长岁月的成全。如果不站在人本位、人格化的思维,而与万物同心,这无尽世界哪来的起初和末日?哪来的嬗变与永恒,一念起,一念消,而已。

  摸着车门把手,他甚至不舍得拉开车门,为了省一点蓄电。最后一箱油,已加了三十多天,除了把邻居送医急救,他再没启动过,而那也已过去了半个多月。这箱油用尽,车就成了废铁一堆。拍了拍发动机盖,他叹了口气:尽头终于看到,原来寂静的时光,竟是以慢生活的回归,完成了轮回。这世界上,其实有无数次蛮荒。

  城市街道和乡野小路上,有被剪去了翅膀的天使——它们已没有神力,却内蕴了一颗暖热的慈悲心。有个视频,拍了一个小孩子向路边的老丐拜年,老丐很开心,扣扣索索从褴褛中取出了五元钞票,递给了孩子作为压岁钱。小孩子看了随行的拍视频的妈妈一眼,得到示意后收下了钞票,道了声感谢。视频注释文字特别写到:不收,是怕老丐觉得被嫌弃。老丐、孩子和妈妈,在那一瞬间,都现了原形,他们都是被剪了翅膀的天使。

  夜是梦的背景,梦中无光,一切看见都是用心捕捉。在梦里对接的情节,无法以画笔描写,只有意会。阳光下的真实,也是梦境,不要相信平行世界的假想,且以最善良的天性,去完成此生最接近虔诚的修行。光影之外,灵魂透明,沾染的越少,归回之日,去向越轻盈。

  时不待人留白处,空无一物萌青苗。阳气未壮试水浅,阴云已厚阻逍遥。春来何必问溪壑,秋去哪里宿候鸟。提笔无字意消散,闲步坡野踏荒草。

  夕阳落幕小雨滴,归魂遗躯飘向西。人间依然演爱恨,逝者寂灭再无期。

  枯草朽散嫩芽吐,世间新生换旧俗。路人只见春染色,不念曾亦嫣如许。

  把自己看轻,才能像鸟儿一样轻盈飞翔。把自己看淡,才能似清泉一样潺潺流淌。把自己看透,才能拿掉障目的自欺。把自己放下,才能游离于太虚之境。沧海一粟,瞬间一瞥,哪里执我?哪里见我?一千个理由,不如一个不争,一万次回眸,不如信步向前。

  雨本是水,水本是冰,冰本是气,气本是霜,霜本是雪,雪本是雾,雾本是云,云本是水……生灵亦然如此——执于冰,就没有水的流畅;执于雪,就没有气的温和;执于霜,就没有雾的朦胧;执于水,就没有云的飘逸……不执不是不执,不执亦然执也,蒙追蔽守一场空,何不随遇零或一?

  天公落泪觞与春,甘露遍洒汩于心。世间有亦无常法,池中倒影映贪嗔。

  生命是一次必然,更是一次偶然。其独特而不可重复的唯一性,无论对哪个境界、哪个层级、哪个疆域,都别具意义。入世为人,最难的不是个体的沉浮成败,而是促成了怎样的故事演进。这就是最顶级的忘我,也是最本质的价值。反倒是,个体生命的趋善或致害,已不是一个世俗的要义。

  沿着路走,会有尽头。随着心走,此生不够。思悠悠,睹悠悠,只顾眼前,不管身后。一道加法题,与你攒到白头。

  城市路口,每次绿灯时,左转通过车辆约十六至十九台,从侧面反映了一座城市的速度和效率,因为礼让行人更是降低了单位时间内的通过率,城市风貌蕴含着城市人群的素养、意愿和生活习惯,也表征了未来的走向。同理,通过环卫工人更换和处置垃圾桶的态度,也能看出一个人的职业操守与每日心情,一以贯之的日子,不缺插曲,那就是冗长而平淡岁月中的“佐料”,心情好就做事流畅、干脆利索,垃圾桶码放的整齐划一,心情不好就拖沓,甚至摔摔打打,倒伏的垃圾桶也不管不顾。每个人都是故事,所有人的故事汇编起来,就是诗史。

  人,只有一身不言语的侠骨,才能支撑起这冷漠的世界上,最后一缕柔情。如果每个人不给自己懦弱和苟且的理由,连神和命运,都会改了主意……硬汉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以俗世小丑们,无法理解的姿势。红尘万里,唯有英雄才惜英雄……

  最是悲怆是别离,我还是我,你已不是你,我在这里,却不知你在哪里。五百年一道轮回,再无交集,无欠无还,把永恒留给灭寂。情感尘世,如来如是如水干无迹……

  遇到了山,遇到了川,遇到了风,遇到了雨,遇到了剑,遇到了酒,遇到了花,遇到了草,遇到了生,遇到了死……在陌路天涯,在红尘万里,那一切不过是经历,不犹疑怯退,未迷茫癫狂,可为何那一霎心动,勒疼了全部过往,拴住了所有的曾经?

  许许多多的不联系,其实就是淡了。淡了,不是远了,不是散了,而是岁月输给了时间。时间是分段的,一段接一段,似连非连,似断非断,只靠记忆串起,又靠情怀藏敛。不必忧心,人间彼此,并不相欠,哪怕儿女与双亲,亦是一个因果,生灭百年,已算完满。

  几乎所有的父母亲,都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于是“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的论调甚嚣尘上。可是谁会真的往深了捋一捋呢?起跑线画在哪里?是从祖父母开始,还是从父母开始?如果孩子只是一个赛段的接力,那么赢在哪里、输在哪里,也许不能一目了然。

  蹲墙根,晒太阳——每次看到那些暮年老者投向路人,也扫过我的身影的,略显冷滞的目光,忍不住就想,他们心里会不会说:别用同情和怜悯看我们,谁都年轻过,但不是谁都能活到蹲墙根的年岁的。前方是终点,而他们已修达至从容。

  斯人已逝忆影在,嬉笑怒骂留心寨。众生有缘萍逢君,共与星爷划时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1-4-15 04:21 , Processed in 0.04614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