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223|回复: 0

[2022] 乐评合辑:聆听心性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2-5-5 17:25: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闲庭絮,叙闲情,一曲春暖水,四弦指柔风。莫道困苦惆怅,岁月自有光景。千年汉唐共俗雅,诗犹在,静心听。

  声声慢,慢忆从前。从前有座山,杏花素淡,长辫子的妮儿,酒窝里洋溢着甜。声声慢,慢向窗边。窗边的兰花草,花蕊点点。俊朗的哥儿哟,为什么横吹缠绵?白云舒展,绿芽荏苒,又是暖阳普照的春天。

  凄风过后,必将告别寒冬,雪野融水,必然大地葱茏。没有人不相信岁月的前景,是解除围困的奔放热情。因为一份笃信,键盘从滞重到滑润,琴弓从沉涩到轻盈。之所以九州岁月静好,定是有一群勇敢的人,在支撑着不屈的篙。海岸线上依然日出先照,玄鸟也已展开翱翔的广袤,红日照耀,涌动希望的春潮。释放曾经的忧郁吧,坚持以音符串起新的歌谣,一起,用锃亮的铧犁耕作梦想的田园,直到风华正茂。

  梅花三弄,千年回声。弄花弄草弄春风,却终是,弄不过痴梦惺忪。宫商角徵羽,在天道一旁,在地理一边,倾了又诉,聆了又听,只怕那弦外之音,扯了懵懂,牵了虚空。

  波斯击弦扇面琴,明朝悦动中土魂。风里听,雨中闻,将军令起送昭君。今时花信浮梦至,心香念尘,寄语那人,纵使春水千里去,声声近,情愿跟。

  款款深情,潺潺随风。家国情怀,尽赋琴铮。莒地古国,忆韵重生。赤子之心,昭昭翠菁。日月可鉴,文心雕龙。浮来钟鼓,岁月晴空。

  心中有一支小号,吹向季风,吹向翠青,吹向所有的黄昏和黎明。世界与我们同在,我们就是世界,以爱和善待,我们一直憧憬清朗的未来。阴晴圆缺,悲欢离合,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命运是永无休止符的旋律,我们都在用虔诚的信仰与奋斗的脚步,铺展着岁月的长幅,直到人间处处,花团锦簇。

  这世界有那么多的人,不知是否,都长了一颗热忱的心。这世界有那么多的心,不知是否,都住着一枚恻隐的魂。这世界上有那么多的魂,不知是否,都牵着前尘的根。这世界上有那么多的根,不知是否,都扯了缘分的因。我只是悄悄地问,问了所有的缘分,问了所有的前尘,问了所有的恻隐,问了所有的热忱,就像数遍了漫天的星辰。风拂过时空窄窄的门,门外空无一人,梦了无痕。却原来,岁月无心,云上无魂,前尘无根,寂寞无因,唯是执了一念,兀自出神。

  不像二胡知名度那么高,不被众人皆知的坠琴,却是山东吕剧伴奏乐队的主弦(类似交响乐队的首席)。用坠琴演奏出的音乐,很像人声唱出来的,格外亲切。《夸山东》这个奏曲,轻松欢快,尤其是被阳光帅气的年轻乐师带着自信的笑容演绎出来,更是给这个仲春增添了温度。奏曲《夸山东》夸的可不是古代的山东六国,而是齐鲁大地——这个憨厚朴实的老大哥,总是在危难之时只做不说、挺身而出。“一山一水一圣人”的妙语和典故,让天下四方对山东的山水和人品有了别样的认知。夸不是骄傲,而是自知、自信和传承。仁义礼智信,人性之修行也,当礼乐山东再次展翼腾飞,人们有理由相信,孔孟之道,礼仪之邦,一定能引领新一轮文化风尚,助力文化强国建设。

  指尖一拨千年醉,丝绕双弦百丈醒。彼时树下你独去,此刻风中他痴等。杏叶又绿春又来,婆娑光影轻抚筝。莫问尘寰情何物,缘起人伦因初衷。

  以人们最耳熟能详的二胡,演绎心中的愿望,既不太过直白又不至于过度隐晦。音乐的魅力就在于它从不搅扰聆听者被声响触动的灵思。世俗众生中到底有多少人喜欢摆弄二胡,还真难以计数。它就像过去流行的手风琴、口琴、笛子和四弦琴一样,成为很多人努力掌握的一门“特长”,在某些年代,会拉几支二胡曲,就是有文秀的表征之一。名曲《二泉映月》让许许多多的人记住了瞎子阿炳,也征服了卡拉扬和小泽征尔。作为民族乐器代表之一,二胡像朋友、如知音、似载体、若记忆,当弓与弦同频共振,当心绪与音符和光同尘,当昼夜轮回和人生际遇达成共识,那一曲抑扬顿挫,那一场如泣如诉,那一个无我忘我的片段,又怎是一种境遇了得?

  春花已开,晴日暖照,一曲陶笛,音邀逍遥。岁月荏苒,阴晴纠搅,幸有春风,拂走料峭。紫李盛放,鹊上梅梢,柳枝点水,鸭撩湖笑。千寻百度,红尘可找,缘来是你,恰逢正好。

  一篇兰亭序,文和字搭建了传奇。人世间是个长长的故事,你讲起,她讲起,讲着讲着,就都进入了故事。天籁之音,尘世之响,皆是为了声情并茂,皆是为了消解压抑和沉寂,企图在最是平和的情态中,给星转斗移,划分段意。一袭红衣,像个仪式,操琴一曲,只为驱赶心悸,让这个冷冷清清又迫不及待的春季,回归从容,葳蕤美丽。

  上巳清光启芳菲,童趣逐风牵线追。三月初三踏青去,诗忆年华沐春晖。七弦七情君子梦,知音漫客夕阳归。

  抬头望,望春风,又见白鹭归影。岁月可期,再约垄上行。苇草曳,野花红,心弦拨动。四月光景几行诗,日丽天明。

  那时候,不少人有手风琴。那时候,不少人会唱同一首歌。那时候,不少人风华正茂。那时候,不少人怀揣一颗赤子之心。那时候,不少人熟悉红色娘子军。那时候仿佛还在不少人的“眼前”,而那时候,已经距离今天过去了很长时间。时空回不去了,但记忆可以剪辑翻看,一幕幕、一篇篇、一段段,仿若昨天。有时候,人们听的不是音乐,而是在静聆岁月的回响——万泉河水清又清,人生之路长又长,红尘万里,不离不弃勿相忘。

  古琴新韵,一腔侠骨柔肠。红尘此起彼伏,我自闲庭信步。空城独奏,吓退十万疑兵;轻揉丝弦,笑看万里云风。忆高山流水,知己亦知彼,再文心雕龙,一任潮涨潮落。文雅中国,何惧刀光剑影?娴熟人伦,怎怵圆缺阴晴?天下四方,一曲抚平。

  时光匆匆,岁月以往,从前的所有辗转反侧,已悄然隐喻诗行。思忆是一本厚厚日记,畅想是一曲余音绕梁。无忌的曾经,有形的忧伤,只为那时春光,只因那时梦想……花开一朵,自带芬芳,不管风雨几场,无论几回朝阳,唯有敞开心扉的日子,天不老,地不荒。

  中国经典戏曲艺术是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之大成者。它既博采众长、精要汲取又是各类东方艺术门类的灵感源泉和学习楷模。用传统经典戏曲乐队的“武场”乐件演绎春天的节奏和风情,总会使人产生别样的代入感、沉浸感、穿越感。才子佳人、帝王将相亦然在季节里,亦然在景色宜人的春风里,亦然被花团锦簇所感染,亦然叫青翠欲滴所惑动。日月交替,年轮盘旋,世代接续,人伦纠缠,直将昨天、今日、明朝串成了历史。历史如剧难免跌宕起伏,岁月如河难免波澜壮阔,一代代人经验其中,各有各的际遇和机缘,各有各的悲喜和欢忧,那又如何?五味要尝,日子得过,花开了就去看看,下雨了就去避避,内心强大的人,不会误读明媚亮丽的山水与暮春。

  费玉清唱火的歌曲《一剪梅》中,有这样几句让人久久难忘:总有云开日出时候,万丈阳光照耀你我;就在最冷枝头绽放,看见春天走向你我。如果人的记忆库足够庞大,就能从中领悟到许多奇妙对照,就只说歌词,有的简直就是大预言,当年的一句抒情竟可以一语成谶。混血歌者费翔翻唱的《冬天里的一把火》,让大兴安岭的大片原始森林烧了很多日子。诺查丹玛斯的《诸世纪》,一开始也只被视作平常的无逻辑诗歌,后来却成了预言诗的经典之作。今时今日,重温费玉清的《一剪梅》,再翻诺查丹玛士的《诸世纪》,静思东方朔的《推背图》,或能玩味出别样的感触。也许人间不止是一个庞大的游戏,还可能是一个修行的大境界,无论比渺小更渺小,还是比硕大更硕大,皆不可缺少。情感人生,灵魂也是有温度、喜光泽的。

  胡琴一曲迎暖至,心悦三春接灵犀。碧海潮生托朝阳,青山风起传花期。

  话语手语,花语鸟语,琴语心语,全是为了表达。表达是人与人、人与物、人与天地自然、人与时光岁月的融会贯通。都在尘世,都在春风,所以包容善待,所以彼此感动,所以珍惜相逢,所以山水之间,爱和希望永远是最美的风景。

  一代人的郭靖,几代人的黄蓉,记住了黄日华,忘不掉翁美玲。天苍苍,野茫茫,英雄不屈,女儿多情,被琵琶声声,被中阮呢哝。永远的八十年代,热血沸腾。四十载转瞬去,如今鬓白如葱,蓦然回首时空远,青翠人间,已换光景。

  执着春望,一路逐光,这一世向阳而生,诗句成行。一个人的衷肠,也能叫醒山高水长,只要希冀在路上,心境永远宽敞。笃信万里红尘,我自风柔花香。

  地球上已有七十多亿人,却不知谁最知音。用一把大提琴,声声问,问春水问秋云,问遍山海星辰。清风徐来,鸥鸟飞近,意起愿生,皆是缘分。春光里,落英缤纷,随遇随喜随自心。

  快板追云荡春水,指尖芭蕾飞鸟惊。四月海棠待谷雨,万亩茶树听风声。抚琴莫忘红尘事,键盘之上亦酩酊。

  半山听雨兮,风相依。空谷幽兰兮,露珠滴。雾气缭绕兮,睫眸湿。弦涩涩,音迟迟,深思浅念兮,君不知。千年一瞬兮,情未移。万世愿心兮,终无期。指向瑶琴声声问,归去来兮。

  云漫青山月润水,横笛一曲红尘醉。春风十里闻讯来,蜂出巢房蝶舞媚。世间万物皆有灵,轮回千年神归位。莫道天涯旅途苦,棠梨煎雪缘际会。

  仰望星空,灵性蹁跹,紫薇闪烁,北斗慢转。嬗变四季,章回各篇。键盘上,依稀莫扎特,恣意忘我小少年;曲谱中,贝多芬命运多舛;最是理查德曼,恰逢其时,洒脱人间。专注是一种别样的美感,弹奏仿佛入禅,情感律动心声,连岁月都听得见。

  季节并不是空灵的遐想,而是逐步展开的万紫千红。音乐并不是虚幻的波段,而是同频共振的精神和鸣。春天的兴盛没有止息,它会在时光的迁徙之旅上埋下伏笔。当四海八荒奔向了交集,太阳风就打开了缘起。地球是个巨大的生命体,允许所有的景致与声响漫延,而情真意切的人最渴望听懂和看透,进而在光影和音律中找到灵魂的安妥。春夏之交,试着遣散焦虑与浮躁,去搭一座通往敞亮境界的桥。不是所有的日子都美好,唯有经过了经过,才能遇到期待中的遇到。

  天上,万物,皆有属于自己的波长,而唯只人间有旋律。人间旋律很多很多,而能入心入情的却稀少。除了沉默的文字、开口的声音,这世界上还有器乐,陪伴着芸芸众生。如果文字可以抵达遥远的时光,那么音乐能触及肉身去不了的地方——比如遐想,比如梦想,比如山之巅,比如灵之远,比如云之上,比如海之渊。当沉浸被一遍遍,当思绪被牵又牵,生命之意义,已不止眼前……

  在人间,以最饱满的情态面向生活。惊喜的高音,忧伤的低沉,烦恼的嘈杂,都是生命主旋律的映衬,都不能扰乱神定气闲。人生在世,只要坦然于平凡,只要甘饴于平凡,就能在天地之间、山水之间、来去之间、得失之间、爱恨之间,恪守心愿。

  海岸望眼,波澜无边。山巅眺远,起伏连绵。山水之间,世代尘寰。琴瑟和鸣,灵犀一点。一花一叶一世界,冬去春来,情怀无碍。一星一月一梦台,灵感难猜,思绪留白。凌乱的年代平凡的人生,慢慢习惯了不期不待,试着比弦音坦率,学着比云风自在。岁月如水,愿它一直流光溢彩。

  从前玄机在青山,遥望峨眉藏妖仙。民间传说蕴情义,多少愿景付江川。侧耳再听传说处,弦音微颤忆忧添。古往今来悲欢事,晨钟暮鼓云水间。

  定力十足的伟人曾有词句: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一代伟人那宽广的胸怀、辽远的境界,跃然纸上,感染了无数壮志凌云的中国人。前行的道路上,越是艰难越要胜似闲庭信步。文化是激励,艺术是感召,一字一句皆是信念,一歌一曲全是号角,为之为,民众生活的怡然自得,为之为,民族复兴的历史超越。

  发髻高挽,天阔地宽。我抱琵琶大写意,你追云风越千年。从市井到田园,从晨光至暮晚,都在仰望星辰,都在恪守心愿,我听懂了弦外之音,你也理解了生命之荏苒。鸟飞鱼跃竞自由,不负流年。

  炎黄古风,笙笙世世。簧片如巧舌,音质清越俊雅,曾启发了西洋乐器的创新。听一曲笙箫,似乎看见了远年的儒雅随和。每一件古老的乐器都有一个绵长故事,而很多历史章节,也化为了深情的乐谱。笙笙如诉,山水人伦千百度。

  有调侃说:唢呐一响,百乐尽退。斯言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这种乐器的声色气场的阔绰。据说,孔子也是一位唢呐高手,还会吹笙吹竽,在婚丧嫁娶的乐队中属于领衔。时在春去夏来之际,多地传来好消息,一如唢呐曲《胜利秧歌》所表达的,希望在前,胜利在望——田野上,拔节的麦子长势喜人。古话说:苍天不负有心人。神州大地,必将又是一派祥旺。

  纵是最深情地演绎,也无法诠释尘世间最隐秘的心迹,而琴意袅袅难却触及,刻骨柔情沁思忆。最远有多远?天涯又咫尺?半遮琵琶一把胡,春风十里不如你。从汉赋诵至元曲,从唐诗读到宋词,太白醉盏空对月,清照西窗梦棠梨。青衣素面声声慢,碎碎念,那时迟。

  鼓锤随心敲,声震气息高。爵士乐风行,那时更逍遥。曾经情绪派,击打忘烦恼。青春人人有,岁月亦年少。世道起伏大,出名要趁早。

  山海之间,有灵性飞扬的诗情画意,也有阳光普照的芬芳。如果你远道而来,请换上那颗悠慢的心,把烦尘掸掉,品一杯茶,吃一口菜,喝一口酒,然后与对面而坐的人说,原来这就是生命中可遇而不可求的味道,阳光的味道。

  相信自己,所以相信你。风已暖,雨未至,绿荫下的遐想,是一首婉约的诗。路边的紫苏繁盛无比,荏苒着从前和今后,不曾脱节的故事。原来情感的宽裕,就是回忆和记忆的交织,只因为你是,只因为是你。

  怀揣梦想的人,总能走出自信的舞步,在春之水、夏之夜、秋之风、冬之雪,在禅茶一杯、淡酒一壶,在情感交汇的海岸、谈兴正浓的山坡。从城堡到园林,从街市到书斋,岁月一直带着节奏、带着乐感、带着灵魂的音准,与所有的邂逅和重逢,达成了共识。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境界;每个人的灵魂,都有一个去处;每个人的梦想,都有一个远方;每个人的意念,都有一个落点。它或是一幅写意山水,它或是九重天界之外,它或是一条歧路的尽头,它或是一个人的微笑。没有寄托的人生,恰似一架钟表,有计数无盼头。凡人心经,不过是一份小确幸,不过是一场独钟,不过是人间烟火带来的踏实感,不过是诗情画意促成的浪漫事。每一位坐在钢琴凳上的人,在抬手抚键前的那一瞬间,已是音乐的一部分,浑然忘却了一切。艺术之于生活,诠释的似乎是,生活就是艺术。

  人多力量大,团结兴中华。攥指为拳,试看谁赢天下。七十多亿人的地球,十四多亿的华夏,得失沉浮可以放下,爱恨情仇可以放下,为了一个大,搁置那些小,不以己悲,不以物喜,去成全世世代代梦想的那个天下。迎着夏季之光,只愿岁月静好,安然夕阳朝霞。

  鸿雁南去又北归,枯草转眼再葳蕤。万里红尘恍如梦,千层年轮忆往谁?但愿海曲山风和,道是无为无不为。

  青春如酒,举杯畅饮不言愁。无羁年华,情真意切逐风流。诗意春秋,言无尽,曲不休,一梦传奇神州。只道前路遥迢,旭日升,再从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2-8-18 04:19 , Processed in 1.50575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