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查看: 208|回复: 0

[2022] 壬寅絮叨之五:物无语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22-6-5 16:5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所谓体面、修养和秩序,都是在经济向上、条件优渥、失态代价高的情况下,一种社会平衡状态。一旦经济无力支撑、条件深陷窘困、生态无法维持,多数人将基于本能需求而凸显原形。

  世上事没有美好不美好,只有自心安妥不安妥。除了无拘无束的孩子,每个人都有很多手提肩扛情牵意念的东西,在远近亲疏厚薄之间,有条理有分寸有取舍,最是相宜,其中最关键的是参照系要健全和公允,甚至能摘出自己。

  因为亲近而喜欢,因为喜欢而珍惜,因为珍惜而爱护,因为爱护而守望。每个人心中的家乡都有不尽一样的解读,每一次解读都是回忆与展望。澄蓝之海,澄蓝之天,澄蓝之心境,在眸在望在夏季的暮晴。

  水光天色如镜明,人间五月寂心情。但愿浮世有真义,不与图穷现狰狞。

  秦时明月汉时关,俱是寒意冷风穿。文才武略曾兼备,只惜后世删又减。但愿血性再苏醒,智勇儿男克艰险。

  人人都长着脑袋,却不一定都有脑子。人人都长了肝胆,却不一定都有胆略。人人都长了心脏,却不一定都有良知。人人都长了臂膊,却不一定都有力量。人人都长了腿脚,却不一定都有追求。众生皆苦,是因为众生都指望他人,而不愿靠自己。

  俗话说:风雨只打落难人。尘世波折,只有自己能挺过那苦难的路途。这个路途既是感觉中的时间,也是经历中的事件。忧伤是自己的,别人分担不了,幸福是自己的,别人理解不了,反之亦然。所以不惧风雨,风雨也就不再是凄苦的,而是顽韧生命进度上的背景,是帮助人们追忆往事的渲染。

  沉下去的,很难再浮上来。很多事跟浮力无关,根本还是心气问题。消沉是一种症候,来的慢去的也慢,需要时间足够长,人非物非境象换。大自然有周期,众生只有跟随而不可逆。所以境遇之内,个体的挣扎徒劳无益。

  红尘深处所有的故事,都有深沉的内核,亦或还有突兀的结局,每每令善感之人,含泪而涕。人世间,怎一个情字了得,可就是一个情字了得。

  地球人都知道的事,又如何?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不该发生的也正在发生。芸芸众生皆是宿命。

  解决老龄社会问题,研发使用高端智能机器人是解决策略之一。可解决老年人照顾护理难题,虽然不如普通人那么周至,却也没有其它负面因素困扰。还能解决用工荒、用工贵、素质不齐、挑肥拣瘦等方面的困扰。其实,时下低于五十岁的人不用担心老年生活,理由有三:其一是纳米技术、生物技术日渐发达,不远的将来,估计能更换除了核心部件以外的其它肌体器官,还暮年以活力;其二是关乎尊严生的相关规则有可能出台,让生命多了虽程序繁杂但遵循本愿的终止选项;其三是众生选择了一荣俱荣,让世界进入了静止模式。

  对蝴蝶效应的繁琐解读,常常使人一头雾水。其实换成普通人能一目了然的话就是:因为一点不好的事引起了方方面面的不好,直到不可收拾。反之亦然。

  虽然时间是一个圈套,但岁月毕竟要留痕。任何风华绝代,也终究要步入沧桑难辨。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普通人也有必要在最有滋味的年岁,活出最丰沛的自我。

  借古讽今无新招,倒是通俗人易懂。世风清浊有源头,只叹禁忌难透明。

  几度风雨几楚酸,弹指一挥不复还。勿期年轮描新景,岁月也是势利眼。

  天下大势,风云跌宕。是寻求画地为牢式的主观自由,还是追逐开膛破肚式的多向放达?这不是主观选择或客观盲从,而是融入剧情实现宿命,还是跳出惯性撕开结界的完成。古代著名典籍其实已见端倪,只是能窥见线索的人太少,以至于太多被岁月淹没。而真相却以科学技术的另一个侧面,逐渐剥开了另一个反证的维度。从中窥见出本末倒置,也许还能挽回远年的智慧之元。

  不是世界太另类,而是你与世界不一样。

  太多虚无缥缈,太多花式套路,太多徒劳无功,太多固步自封,只会桎梏自欺,只会贻误战机,只会积重难返。既然都已不择手段、拔刀相向,必须拿出真法子、实法子,祭出各路神仙、各显能为。新战国时代,赢者通吃,管你玩不玩赖。

  如果人人都觉得不得劲儿,如果事事都觉得不得劲儿,如果时时都觉得不得劲儿,如果处处都觉得不得劲儿,那就真的是不得劲儿了。

  从普遍意义上讲,人与人没有根本的差别。所谓的先天不同,就是禀赋的深浅,所谓的后天不同,就是领悟力、想象力、创造力的宽窄。至于人情世故,不过是趋利避害的求存技能而已。所以那些大哲学家、大科学家、大企业主、工匠大师,真的是超越常人的存在,不在服不服、认不认的范畴。

  没有错过,只有错觉。没有合适,只有愿意。没有福祸,只有角色。没有生发,只有轮回。

  脚步没有可能抵达的地方就是远方。远方不是距离,也不是行程,更不是空间,而是以憧憬和遐想为始,却永远无法抵达的境界。

  没有可信预期的日子是最纠结的,也是最令众人不安的,许多思路和规则因之改变。悄然间,不得不换了活法。

  沧海横流过桑田,岁月恍惚已经年。尝遍甜腻再吃苦,方知过往曾怡然。

  莫名其妙的消沉是心神内向的释放,按捺不住的轻狂是情绪外向的静养。所有的人都是身不由“己”的,因为“人”只是物质、能量和不可知力的载体。

  夏云漫空,缕缕轻。树上光影,随风驿动。岁月静好,不妄虚清。陪一壶茶,恬然无争。看一回大千世界,之外行僧。

  惧耻,则无惧死;怕穷,则心不富;胆怯,则无从容;忘祖,则其根断。源来是我,缘来是你,皆是因起而果,否之,乃气泡一抹,终将幻灭。

  解铃还须系铃人,莫让空腹装大神。不怕群雄逐鹿兽,只恐梦深事惘闻。青山处处鸟无语,隐士酽茶对空门。作茧自缚留史笔,后世哂笑画罪臣。

  时常听闻某某民族是“战斗民族”,纵观古今之外,真正的战斗民族其实是中华民族。如今这幅员辽阔、这天南地北、这山河锦绣,哪一寸哪一丈不是通过战斗取得的?拿起战刀、穿上战靴、骑上战马,就是战士、就是勇士、就是死士,放下兵刃、化剑为犁、牵上老牛,就是庄稼汉、就是打渔郎、就是打铁匠。汉人霍去病,以青春之灿烂,将自诩为强悍一族的匈奴赶出漠北。辛弃疾文武双全,敢打能胜,文韬武略堪称男儿经典。林则徐文胆智勇,能屈能伸,竭尽毕生报国家。一寸山河一寸血,中华民族无懦夫。从波澜壮阔到细微之处,从来没有哪个族群敢小觑这源远流长的中土世界。正因为中华民族深谙战争是什么,所以格外珍惜和平、特别慎言战斗,因为人类本是一体,哪怕散布五湖四海。和合与共当然是最高追求,但若是豺狼来了,迎接它的一定是猎枪。古人曾说: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这不是恐吓,这是宣言。

  星际间只有人类社会是文明吗?这问题似乎折腾了不少科学家。但首要的问题却是:文明的定义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还没有找出确切可信的答案,就急着去探索星辰大海,岂不徒劳?先笃定要去找什么,就得先确定文明的定义是什么,就得先把碳基人类文明挪出唯一参照系。

  守望,以饥饿的名义。收割,以勤劳的名义。活着,以期待的名义。繁衍,以信仰的名义。

  一只猫,让流浪汉觉醒了责任、学会了照顾和陪伴,进而重新归回社会;一条狗,让失独者找到了寄托、感到了依靠和抚慰,继而适应了新的生活。而其实,并不是一只猫、一条狗幻化出了什么,而是人的心灵得到了投射。

  岁月无声,万物有情。细碎阳光下,是绿树青山掩映中的村落。世世代代,祖祖辈辈,不知从何时起在此安顿,也不知从何时起零星离散。唯有心愿在春联上一遍遍念叨着,还有老树在年轮上一圈圈记载着。百岁老人坐在门前,晒着初夏的晨光,回忆着从前的辛酸与欢乐。石头砌成的人间客栈,迎来送往了太多故事,每一次讲起,都像是在心灵上刻字。情感人间,涓涓血脉,在岁月中流淌成澈澈小溪,浇灌着树木,也滋润着生命和奇迹。

  夜雨突降,间或轻闪闷雷。雨势稳定,流量客观,只是稍微来的晚了些。下午我看到山坡上的麦田,有的已收割,有的正在收割。玉米棵蔫蔫的没精神。太旱了,去冬今春几乎没像样下场雨。今夜雨润,三夏农事可喜,庄稼喝足,则秋粮丰收在望。几场雨若是接二连三,那蝉鸣就会绵延,那蛙鸣就会此起彼伏。期待着。

  有谚云:一物生,必有一物死。其实,真实世界中的现象大多是:一半生,一半死。在叠层迭代压茬的时空进度上,人们感到的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而只注意了突如其来,忽略了积少成多、量大促质变的潜在酝酿。

  心性短缺、情怀阴冷的人,自然无法输出宽厚和暖意。反倒是位卑而言轻、贫瘠而从容者,更能谅解和容忍世态炎凉。

  趁人之危,成人之美,不是一百万到一千万的差距,也不是一百年至一千年的代际,更不是低学历与高学历的层级,而是天性和人性的共识、良知和观念的融造、风骨和灵魂的甄选。一念,与时间、与距离、与出身、与处境、与际遇、与因果无关,一念是一,无中生有。

  不要因为自己曾苦大仇深、历尽沧桑,就心私蓄恨、怨气荡胸,你不放过自己,你就永远走不进宽敞明亮的境界。

  普通人的诸多失落和烦恼,大多是因为囊中羞涩造成的,一般情况下只要有了钱问题就会得到解决。而富人的麻烦更棘手,因为用钱解决不了。

  把节日还给孩子,让童年多姿多彩,不要替孩子塑造人生,未来只属于未来。模具浇铸不出来艺术品,天籁只有源于自然的声音。别被一时一事的现实放大关注点,相信明天比今天长远。你没有成为爹娘希望的样子,才有了你如意的自己,那么经年之后,谁愿意岁月被强迫性复制?

  人是被造物主甄选出来的最佳方案,可造物主不曾料到一切都在改变——造物主自己被改变了,人也在改变自己且改变了世界。造物主变没了,人就成了造物主,继而大步流星踏上了造物主曾走过的老路。

  现代与原始相隔多远?是千百年还是几万年?可为何如今还是吃土里长的、水里游的?为何还是换了材质不换本质?一双筷子上的杠杆原理,依旧使人大快朵颐。其实很多很多事没有变,原始与现代的差异不过是表象上的更替。

  人家怎么着你就怎么着,那人家得了病你也跟着去得病吗?人家破了产你也追着去破产?所以那种思维模式显然不妥。当然,人家那样你非要这样,似乎也有找别扭的嫌疑——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你非要反其道而行之,岂不自取灭亡?自己掂量掂量,自觉是普通人就别冀望翘楚,自认为非同凡响那就要承受万般磨砺,靠坐而论道不沾露水而攀比得逞,那叫愚蠢。

  豹子嘴里叼着的母猴已经死去,而紧紧抱着母猴的小猴却不知母亲已死。母猴摇荡在豹子的利齿下,小猴子抱挂在母猴的腰间……时间仿佛是静止的,图景却在驿动着,弱肉强食的世界,没有无辜和不幸,只有概率和宿命。一眼目睹后,久久难以释怀。人世间,那么多人何尝不是如此?

  忽如一夜降风霜,只道那时是寻常。欲言又止今非昨,岁月倏然起苍黄。

  柴火悠慢煮粽香,五色五行佑泰康。一枝艾叶祛邪气,百姓百业共兴张。

  守持一颗天然之心,远眺长大的世界,不随世俗苍老,方得纯粹的灵魂。

  所有装作成熟、稳重和从容的人,都是为了掩护一颗单纯的心。

  其实,顽劣也是童心未泯的一种表现。

  该说的话都说了,不该说的话也都说了,依然不离不弃,就可以做一生一世的朋友了。

  若是没有怕丢的,就不会把人都防成了贼。

  丢了媳妇怨邻舍。这是一句古话。有其道理,也毫无道理。有讥讽之意,也有警示之喻。家和万事兴,猜忌祸端起。人间人心人与人,一场分分合合,一回非非是是,不喜则不悲。

  每条路都通向生路,只是代价不同。舍得是不舍得,不取决于智者,也不取决于勇者,而取决于莽夫。莽夫是唯一能豁上的,包括豁上豁上着自己。历史告诉人们,所谓的规律都是后来总结出来的,换句话说,事情出现变化以前,几乎不可预判,因为没有哪一条规律能帮人们作出接近正确的选择。

  未来,人机难分,大概只能以型号加年份予以辨认。个体的人一直活着当然不可能,因为智慧承载——包括那个所谓的松果体,不是永动的。故而记忆复制终将成为梦魇,被不同的后续者解读和重温。那是不是福音?以现今的思维判断,定是众说纷纭。幸好未来只能属于未来,现在模拟的未来,不过是断章取义,更像自以为是。

  批判的文化,文化的批判,遭遇和才情,哪个才是事实?哪个才是假象?包装无处不在,其中有一种无形无状,却能让人云里雾里。能从纪念中窥见别样的悲伤、狰狞的真相,也许纪念才具有批判性,文化的批判才能成为镜子。

  为何人会变得狭隘和自私,为何人与人之间会有猜忌和敌意。这不是问题,而是答案。

  末日不是一日,而是漫长的渐进过程。在梯次型涨起和台阶式下跌中,不同代次的人会有不同的感受。而总的趋势,就是滑向酷冷的境地,哪怕其间会有火爆的阶段。人类都盼望长寿,却不知长寿意味着经历更多的跌宕起伏。昙花一现的生命,反而躲过了太多严峻的日子。末日元年早已离远,磨难将日渐频繁,一季花开一季花落虽然能抚慰世人的侥幸心,却终将骗不过岁月撕裂的痛楚。

  曾经什么样,未来就是什么样。反之,未来什么样,曾经就是什么样。这大概是以史为镜、平行宇宙、时空折叠、世道轮回的思维起点。只是,一茬茬的现世人,无法给出证明,因为即使有证据也留不住。

  那一天,你醉卧江边,对着江水,念了一遍又一遍。我命在我不在天,却为何,天天患得患失,度日如年。火中涅槃的人,已化尘为烟;图穷匕见的人,血如喷泉。这人世间,究竟争什么?到底为哪般?纵使看穿未说穿,也不过是落寞的雨,也不过是孤漂的船。亿万年轮替中,一篇又一篇抄写着,似曾相识却终未逢面。情怀深处,每个人都只是一片云,薄薄滑过山之巅、水之畔,入了眼,入不了灵感。投江而绝,是结局吗?又为何,被翻找了一遍又一遍,碎碎念的尘寰,依旧如故,自以为,我命由我不由天。

  用一个幻觉,重新描写过往的失落,算不算切割了所有的纠结?那其中,你是唯一的假设。

  数学是一切科学的基础,却算不出理性对感性的消耗。在你竭力标榜人生的意义时,你却说不出人的功用和价值,从何时起逐渐趋向式微和贬低。当数理将世界细分到分子以下的时候,你唯一的情愫大概只有一定限量的氢二氧一和其它杂质。

  货币正在由币回归货,而人物正在由人趋近物。前者因时境所归,后者由科技所逼。究竟福兮祸兮,经年之后必见分晓。

  陶醉在过往,依赖在经验,浮漂在表象,自信在自欺,展望在创作,难道是为了证明什么叫黔驴技穷、什么叫不堪一击?

  过去的历史,今天的你无法修改,未来的是非,现在的你无法表态,一代代人都经历在某个阶段,应该明白,该去的已去了,该来的还未来,一拨拨玩家,不过是自己跟自己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22-8-18 04:18 , Processed in 1.56643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