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76|回复: 0

[2018] 碎语集:红尘早已剧透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8-3-11 16: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青春的谐音是清纯,其本质就是清纯。走过了清纯,也就走过了青春。当丰熟开启了夏秋,一切都是收获。

  都说乡愁,都有乡愁,谁知乡下有多“愁”,愁到无可奈何,不得不弃田逃走。走出乡土的那一天,却不知何时回头。也不知经年后,还有没有故乡,在远方寂然守候。

  那一世,我假装是一条鱼,蜉蝣在你滚烫的泪水里,愿以最疼的结局被你超度。又一世,我假装是一只鸟,跌落在你锋利的箭镞下,愿以最快的速度被你俘虏。再一世,我假装是一棵树,伫立在你流浪的小路旁,愿以孤独的守望等你依附。还一世,我假装是一湖水,荡漾在你寂寞的小船边,愿以温柔的承托听你呓语。这一世,我假装是一过客,悄然跟随在你的旅途,不期望你回眸看见,只希望你邂逅幸福。

  那个女孩的生命,永远停住在了十八岁,病床上紧攥的舞鞋,是她唯一未竟的梦想。那女孩的人生固然短暂,命运虽然止于遗憾,却带上了梦想,以纯净的心灵辞别了世间。如果她活到了二十八岁,她就会明白,舞蹈并不是梦想,而是走向梦想的一种姿态。如果她活到三十八岁,她就会觉悟,舞蹈并不是姿态,而是奔赴梦想的一份凭借。如果她活到四十八岁,她就会理解,舞蹈并不是凭借,而是怀念纯真的一种方式。如果她活到五十八岁,她就会释然,舞蹈并不是怀念,而是对理想的一次追忆。如果她活到六十八岁,她就会恍然,舞蹈并不是追忆,而是对理想的一句表白。如果她活到七十八岁、八十八岁、九十八岁……她就会放下,舞蹈并不是梦想,而是一种情结。梦想近在心窝、远在天边,而舞蹈,只属于青春岁月。她把舞蹈当成了梦想,所以把生命留在了永恒的青春——她不知道的是,她以最虔诚的形意,完成了红尘独舞,达成了一个人最是无牵无挂的希冀之美。

  历史的车轮,一直在时间的长途上,滚滚向前,一直在空间的无垠中,徙徙不止。人伦亦然迁变着,以执着、顽强的心念,添补着意识,维继着习惯,却终于折了矛、弃了盾,走向新的纠结——人世尘寰,有些东西留不住,有些东西留不得,总有新桃换旧符,常见老树吐嫩芽。桎梏不是执着,而是圈套,惯性多是惰性,习俗深藏私心。看透了人间这点事的人,不知所终,因为他们不再怀念这一方境界,尤其是当他们知晓了“人间曾是天堂的旧址”这一真相后。

  惬意,永远来自内心。那些时时处处陷入焦虑不安的人,除了个性、处境的内讧外压,大多是因智力不够、能动不逮。最好的解决方案是转身退出。

  十分复杂的人体结构,加上天造地设的智慧系统,足以证明这个宇宙对人类的偏爱。从某种意义上讲,人类就是冥冥时空创造的奇迹。但是,即便人类有日新月异的科技突破,到今天,人类自我拯救的能力仍有瓶颈。精密的人类生命体,经不起外来损害对任何一个“零件”的破坏。幸好人类是一个对“未来”充满希望的物种,但恐怕,人类终究还是无法突破造物主设定的智识边界。

  人世间所有的折腾,都没有意义,就像吃鲍鱼与吃地瓜都要排泄一样。始于不甘心,终于不甘心,一切缘起缘灭皆在“心”。人类的心,鸟类的心,鱼类的心,与人造智能的芯,其机理有何异同?假如人类能仿照自己造出类人类,或许就会明白当初“我们”的雏形是怎么诞生的了。

  人类在科技支撑下,终于像鸟儿一样可以翱翔蓝天、俯瞰大地,甚至比苍鹰飞得更高更远。按说,人们的胸怀和见识,应该更宽广、更辽遥。但事实并不乐观,科技带给人们的并不是旷达,而是膨胀,科技给人的只是更加多了一些毫无道德底线的可任意选择的手段,去毫无节制地“实现”自我。甚至在某些方面,人类还不如鸟类克制与知足。这样一想,就对儿时遥望雁阵掠空的片刻,心底浮现的遐思,产生了不小的怀疑。美好,其实不全建立在“外部”凭借上。

  如果未至绝望,别诋毁人类共识的美好。除非那些美好会伤害另一些美好。

  在有意识的范畴,人们的想象力是最接近创造力的,它可以勾画现实中并不存在的图像。但是这些想象依然是基于已知的创见。只有深陷梦境,随无意识的激流漂荡而去,或能窥见人的智商所能理解的图景——人们能够记住并讲述出来的梦,也只能局限于这个层面。但对于凡夫俗子,有了这些已经足够,毕竟“我们”是在注定的境界,做了一只“笼中鸟”。

  现今很多社会现象让人感觉非常不舒服,不知是有些人太明白,还是骨子里糊涂到没螺丝。那些糊涂大脑作出的判断,通过有话语权的大嘴喷发出来,让这世道无所适从,以至于人人都步步惊心、难找分寸。所以躲躲闪闪到理直气壮,所以倒了不扶、见了不问,所以窘迫的风气成全了平庸而苟且者,所以更加隐晦的曲款以更加巧妙的方式依旧暗通。当昭然如揭的恶与深藏不露的善都蜷缩了手脚,萧瑟人间,一地鸡毛。

  世事沧桑梦交错,人伦惊悚心闭塞,仰观俯察宜言它,从此茶余谈风月。

  梦是心愿,意在行先。这世界不过是量子纠缠。春困秋乏,夏懒冬怵,却幸好,都在一起,经历。阴沉的日子,不妨吟诵一首隽永浪漫的诗,躲一隅清静,想念一次。

  世间谁人不苦愁?圆缺至今犹未休,春来风向又慢转,一壶浓茶淡眉揪。

  现代人一生中,最少要尽心于两个角色,一个是家人,一个是职场人,这两个角色都是扮演出来的,都需要学养、教养和修养的积蓄,这俩角儿都不是完全的自己。与家里其他人相处,需要迁就、妥协,或不加克制的任性、狰狞,与同事相处,也需要谦让、成全,或放任自流于刚愎、自私。那么真正的自己在哪里?还有其它偶尔扮演的角色在哪里?前者在自己心愿里,看不见摸不着说不清,后者在别人的眼眸与口碑里,拿不准听不全不由己。站位决定思维和姿态,不可混淆颠倒,不然可就糗大了。

  织一个长梦,诉于夜听,绕梁不绝,心弦不停。舞一段水袖,表于风中,缠绵悱恻,大音希声。敲一场板眼,接于伶仃,真情假意,自辩分明。耍一支花枪,气贯长虹,才子佳人,白发英雄。台上台下皆人间,一梦六百年,岁月悠悠未从容。

  老了有什么好?什么都做不了,又要人伺候,还要看颜色,生命成了煎熬。所以趁着年轻,历尽欢喜与懊恼,将来的日子,以最丰足的回忆,陪伴寂寥。

  夜阑路冷,暖灯沿街行,世代此时,各有憧。忆当年幽兰仙境,鸟雀慢声,一壶浊酒到天明。 字字珠玑,唯有灵犀看懂,薄纸素笺,比山重。沧桑流年,一剪梅,风月遥影,云去,谁乘?

  任何一种行当,如果入行者把它当作了信仰,而不是职业,就能把它做到极致,而任何事一旦被练达到极致,就成了艺术。被称作艺术的技艺,其顶巅是唯一的,是不可被同时代的其他人所超越的,所以任何极致的峰巅上,都很显宽敞,拥挤的总是世俗。不幸的是,在通向巅峰的道路上,能攀登到最高峰的名副其实的人一直都是少数,他们被称作凤毛麟角,被誉为人中翘楚,被赞为杰出大师。更不幸的是,人们只看到了结果——他们的成就,而忽略了他们的付出。重视结果是人伦深处最是单薄、浅陋的判断——电视选秀中涌现出的名人之所以赢取了市场、捞到了银子,就是基于这种世态的大众化普遍。但幸好,消费者的理性已逐渐复苏,随着受过系统教育的人群日渐长大成熟,他们开始认识到了综合素养的价值,并基于对这种价值的认可,进而对靠走偏门旁道的投机取巧者的单薄,有了逐渐复苏的警惕。推动这世界进步的人,终究还是那些具有真才实学、远见卓识的大智大勇之人,耍嘴皮子、玩心眼子、靠包装、玩炫彩,给地球带不来真正的审美的价值、科学的发现、生活的巨变……如果有一天,时下炙手可热的政客、商人、各类掮客不再颐指气使、飞扬跋扈,科学家、艺术家、哲学家就必然成为岁月的主宰——那时人们或能忽然发现,原来生命的意义,并不像以前那些人为编造的概念忽悠的那样,人的价值,只在于人的本身。身在此时,我仍然坚信,人类会有觉悟的那一天。

  有一种人,可谓是耐得住寂寞,又称得上执着与从容。你说的对,他们就是钓客。春夏秋三季,海岸,塘边,河畔,库区,处处能看到他们的身影,安逸,自在,寂然……与水相望,听风不语,他们是偏爱栖身自然的人。在等待的时光里,他们的心神也趋于静和,在与鱼儿斗智斗勇的片刻,他们找回了智识的萌芽。有时候,攒了太多放不下的烦事的人,不如拿起钓竿,以自然山水为友,可找回那颗恬然的心。

  人,自从心跳启动的那一刻起,一生一世就开始了倒计时。红尘滚滚,流年似水,有人是为了了却,有人是为了偿还,有人是为了索取,有人是为成全,也有人什么都不为,像影子一样,飘过了千山万水,旁观了这方境界,然后一尘不染地归去。这世界究竟是什么,只有那颗跳动的心在悄然做着记录,它停止跳动时,就是刻满,就是完成。

  夜籁俱寂独醒神,只为待讯逐远魂,愿君梦境遥望时,相视一笑有缘人。

  当今社会职业操守大面积下滑,是个严重的问题。尤其是民营企业的供职人员,几乎都抱着不“打长谱”的思想。一方面民营企业的管理运营、用工制度和薪酬待遇普遍存有瑕疵,另一方面各层次供职者及其家人的思想认知存在误区。有本事的人不安心,没本事的人混天撩日,这个问题必将影响经济发展的稳定度。

  留住秘密是有代价的,有的人因为无法承受那种孤独而放弃了坚守。人世间,命运会有一种安排,没有选择,只有责任。 假如一个人笃信自己的决绝就是自己想要的,那么这世上在没有别的判断可以改变自己,而这就是天意与人生的默契。

  再过一段或长或短难以确定的时间,人类获取已知的知识,将不再需要依靠圈养式教育,随着人体科技和生理科学的发展,“注射”或“拷贝”能让人在不同年龄段,得到不同水准和量级的信息。那时人就能从围栏灌输的拘囿中解放出来,只需在悠闲的时光里“觉悟”和“冥想”。未来世界,知识只是孕育智慧的手段,而不是生活常识认知的基础,但有价值的人仍将是那些通过知识积累、知识默化、知识酝酿而激活灵感的彻悟与觉醒者,人类社会进步的两大支撑,一直都是创见和技巧,它们互为因果、相互逻辑,过去是,将来也是——辗转反侧,豁然开朗,总是发现和洞见的前导。

  三生三世,在花季等你,像个小孩子,纵了一种成熟的顽皮。而你已迟到了几辈子,我对路人笑着,笑着,不是为了掩饰,只为了你一转身,看见的还是愿意。我还有最后一个轮回,但我绝不放弃,你的诺言已刻上山巅,那是我的名字。太阳一次次从海上升起,红色光芒散发无尽暖意。这一程,我还等你。

  每一个单独或连锁的网络暴力事件背后,都汇集了一堆恶毒的心,像蛆虫一样,只要放在阳光里一晒,立刻化为脓水。其实躲在屏幕后面的许多拇指侠、键盘侠,不少生活的还真是很体面,看上去很阳光,人伦中也很有身份,但却在隐匿的暗处,无法抑制内里深处,某种连自己也觉得肮脏的东西,但是它们能带来快感——说不清的短暂的快感,而且使人上瘾。“文明”本质上是制约和教化下的“装作”,是块遮羞布,盖上了它,就让人们以为这世界已美好到无以复加,连瑕疵都成了残缺之美,世人都曾为“纳粹”之罪、日本军国主义之罪感到“惊愤”——“美好”人间怎么还会有那么凶残的心念?但那就是一大群一大群的理直气壮的人干的。发生那些人神皆怒的罪恶的时期,距今似乎已很遥远,而其实积蓄且深藏于人们内心深处的暴戾,一点都没减少,人能做出的任何事都不奇怪,只要条件和环境允许,只要无所畏忌,似曾相识的一幕幕,一直都在以各种方式不停地上演,而这就是修炼了几十万年的人类——凭着永不言弃的欲望,膨胀到了快八十亿,这个地球终于要迎来她的极限。却原来,无限的尽头还是不堪。

  偶然观看了纪录片《2018考古进行时~刘家洼考古记》,为中国野外考古工作设备之简陋,感到莫名愤慨——时至今日,考古挖掘工作竟然还处于“半手工”状态,直接反映了中国考古设备研发和制造业的严重滞后,也从侧面折射了中国诸多方面在宏观与细节上,存在严重差异——大的方面十分重视,小的方面太多糊弄。当然考古经费总体不足,也是无力撬动相关器械科研的主因之一。曾看过某国更换窨井盖的作业视频,其流程之严谨,工艺之考究,设备之专业,令人叹服——服务于工作细节的专业设备的研制与使用,体现了一个国家发展的覆盖面和深邃度,只看大处,不看细微,说明社会进程还只是处于粗糙的阶段。只提倡工匠精神,不给这种精神以机制和资金上的保障、支持和激励,终究还是一阵空谈。

  天真本无错,只怕命难过,世俗如丛林,强者欺凌弱。心性简明人,不畏江湖恶,倘若知好歹,避险远灾祸。天涯风雨路,红尘一忽略,但愿挫折少,生程多愉悦。

  戊戌春雨淋清早,涤尽烟灰净叶苗,元宵节后年味散,惊蛰又叫梦醒了。

  鸡年一别十二年,狗岁恍惚到眼前,竟是旧时堂前燕,又回乡居落屋檐。

  一场春雨贵如油,遍洒甘露解旱愁,湿年滋润兆丰获,兴盛还靠孺子牛。

  未来的一个早晨,远来的神灵们检巡人类遗迹时,忍不住大发感慨:这个物种真奇怪,它们费尽心机,把自然的改造成不自然的,又把不自然的改造成模拟自然的,攒了那么多用不着的东西,却从不满足,每个人的一生,都不如一只田鼠活得自在。直到最后,自己把自己折腾没了,这世界才算消停。

  天地之间,有无数张大网,捕捉着尘世人心与生命。从情网、法网,到互联网、关系网,无数类似网的圈套,一层层、一道道,大扣小结,疏而不漏,收拢了各式各样、五花八门。因缘之网更是密如针眼、无边无际,没人逃得过它的过滤、筛选和编织。人们即使挣脱了这网,也逃不出那网,直到被死神的黑网,一网打尽。

  一叶知秋,一花知色,一果知味,一人知悟,一就是无数,一就是一切,一就是因始。纷繁世界,看似眼花缭乱,却终究万念归心。心就是元一,始也是果然。红尘不止一种维度,一转念,或是浮屠。

  在回忆中忘记昨天,在辗转中度过经年,一刹那,只剩当下攥的一点点,转眼,又不见。终究我们什么都留不下,包括童年的稚气,昨夜的温存,刚才拂过面颊的风。我们时而把几千年的人脉视为一体,时而再把人伦断章取义,在随心所欲情绪跌宕的日子里,扭了腰伤了胯,昧了良心。人雄的梦想,豪杰的追求,智者的淡漠,仁者的哀伤,一直奴役着众生的茫然和胆怯。其实就在众神毁灭的那一刻,注定到来的火光,照亮了造物主狰狞的企图。一个红灯,阻拦了千奇百怪的莽撞,一句承诺,羡煞了好吃懒做的痴人,大地之上,一幅幅幻觉,化作了尘世的布景,被念想之绳拴住的心,已忘了灵魂的疼痛。

  人生像一枚鸡蛋,活得太世俗,就孵成了一只鸡,活得太虚幻,就沦为了一个蛋壳。前者总会被生活煮熟,后者总要被岁月碾碎。

  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这就叫无可奈何花落去。但真正的无奈,是不为自己的无奈,因为这是舍小我也无法成全的处境与结果。

  你咬牙切齿地说,你看透了这世道、这人间、这花花绿绿掩藏下的狰狞和冷酷。但你的眼神暴露了你的心思——你看透了,却难逃其境、难离其情、难避其困,只因你终于还是放不下。人所有窘迫的因起,都是源于放不下,放不下的是自己,是包裹心灵的一次生命。

  老熟人凑堆,当然还是怀旧——曾经的光荣与尴尬,过去的默契和误解,都在记忆中做了剪辑,却不可追回。记忆是有选择的记忆,记得才能忆起,那些不记得自然石沉大海,似不曾发生。所以人生有三种旅程:亲身走过的阅历,记忆回溯的重播,他人怀念的片段。三维成立体,每个人都如此活着,如此活过。

  花钱可以买高兴,却买不到宁静。财富可以换得舒适,却换不来满足。人的世界,任何事都有个“封顶”,任何趋势都有个极限。这上下左右的时间和距离,就是红尘——大到看不到尽头,小到无立锥之地。

  曾很欣赏星爷前额上飘逸的几缕白发,很有沧桑之美、醇厚之范,但不知他是故意挑染的,还是年轮的落雪。为此还专门搜查了一次,结果莫衷一是。待到自己也双鬓褪色,才明白,有些迹象是需要亲身验证的——别人只看到表现,却不谙真谛。人伦深处,大多知其然,很少知其所以然,此事古难全。

  能几句话说明白的就别长篇大论,能言简意赅的就别东拉西扯,能通俗易懂的就别故弄玄虚。文牍主义、繁文缛节,已经拖累了华夏几千年。老百姓过的是日子,每天清早起来还要磨豆腐买豆腐,没有时间停留在入世心切的书生的聒噪中。

  一路走来,不管起初有多少陪伴,到后来还是要一个人走去。阴沉天际,鸟儿的翅膀越来越杳远,山水之间,脚下的旅途越来越陌生,喜悦是偶然的捡漏,蹉跎是注定的邂逅,寂寥的日子习惯了,就成就了灵魂的静宁。

  一朵花,就是一个重生到了灵魂。至于缥缈虚无的灵魂,如何转化为有形的色泽,自有一个隐晦的系统进行转化。也如同,一粒种子被地力转化为一棵大白菜。花香花艳花无语,闻馥睹物思故人。红尘人世,总有一次我巧遇,采了一捧,剪了一枝,即为了却也。

  你只看到了他的玩世不恭,却没看到他的肃穆庄严;你只听到了他的插科打诨,却没听到他的深邃睿智。不是你眼拙聪蔽,而是你没有走到一个人的另一面。人世间一切皆有缘,也就是说,人与人的际遇,都是有因果的。没有无缘无故的戏谑,也没有毫无来由的严肃,越是追究人心的本源,越是雾里看花。意懒心惰者一目十行,情深义重者千里不谎。你是什么人,你只能遇到什么人。眼界不及,心界不达。群分类聚之墙,一直垒砌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边线。

  有人认为,永恒是人类的一剂麻醉药,永恒的概念诞生了不足五千年。也有人认为,永恒不以时间为衡量,而是一个心念。其实无论怎么纠缠,永恒只是一种象征、譬如或执着的别述。相对于渺小的人类个体,及其一百年左右的短暂生命期限,永恒指代的恒远、恒定、恒久,更像愿望、誓言或寄托。

  自古红颜靓春色,从来母仪佑子息,人间烟火千百代,倾慕绵绵无尽期。试看如今舔犊情,依然汩汩润新枝,苍天不妒溪水长,柔情迎回倦鸟栖。

  常有人抱怨:我经常做一些好事、善事,也尽力自律于纲常伦理和道德规范,为何就是没有期许的福报呢?反问之:你没有做过不当、不轨、不合伦常,甚至小恶之事吗?譬如,是否有参与口舌不净、撒谎等招是惹非的日常琐碎。要知道,不管善意还是故意乃至恶意的口舌之争与谎话,其导致的一系列因果,可能很严重,其连锁反应之长度不可估量,能抵消一连串的做好事、做善事积攒的功德。世间因此才有莫作恶、多行善的警言。还要知道,当功德不抵恶行之罪时,就是资不抵债,就会“破产”,诸多麻烦当纷至沓来——要么作用于自身,要么殃及亲缘。红尘为人,大多数都是平常人——既不好也不坏,既无大好也无大坏,既不是大奸大恶也不是大德大善,这就是等式平衡的人间常态。所以,渴慕大富大贵的人,要有思想准备,有些高峰与低谷的跌宕起伏,并不是谁都承受得了。一世百年之光景,做个平常人,心暖眼热、手脚勤快,已经挺好了。

  心香一朵向憬期,日月如梭皆此时,愿捧艺德感天下,赤子之情最可惜。

  凡是跟今生过不去的人,一定是上辈子留了巨大遗憾。此生不珍惜不在意的人,下辈子一定会有恍然若失的空虚感。生命是一个环环相扣的周期,执拗与麻木都是耗费,贪图和荒虚都是丢弃。别相信一介连“人”都没做好的生命,能突出重天戴上光环,成为超拔俗世的神圣。当下是从前的未来,未来是以后的当下,时者势也,每一个动作都关乎因果,都已埋下了伏笔。就像此时的处境,早已从生命之初,给出了注定。

  知足常乐这个词几乎人人耳熟能详,却没找准逻辑重点在哪个字上。是的,就是那个知字。明白了自己,清楚了世界,觉悟了人生,就对“足”有了恰切定义——极限划定,就顺从了安身立命的高度与位置,也就有了力所能及的追求和抵达。

  你是一滴水,有一片叶子,成就你滴露之美,足矣。你是一弯小溪,有一条山涧的际遇,给你幽谷之声,足矣。你是一条大河,确准了一个方向,能千里奔流,归回大海,足矣。你是一道波澜,纳百川,托舟船,迎日出,足矣。你是什么不重要,你晓得自己是什么才最关键。

  匠心只能独运,其匠心创造的技法、模式和成果,可以共享成为社会福祉。都说十年磨一剑,有的人一生都没磨出一根绣花针,荒废一生乏善可陈。万金油式的人除了油滑于世俗,对社会进步毫无功用。

  网络迅猛传播的时代,让低能、迟钝、浅陋的人,那点微薄的智识积蓄和模糊不清的想法,再也成不了大气候、来不及擦亮自我,就被淹没于岁月的洪流。这就是大浪淘沙,不由人不服。

  风不含羞,袒露云霞的浓墨淡彩;雨不掩饰,敞开情怀的万般温柔;花不藏艳,绽开心愿的姹紫嫣红;路不好走,伸延岁月的蜿蜒曲折。越懂得人生是什么,就越理解山水自然。人的一生一世,只为一个瞬间,被夙愿成全。

  夜半不寐,你在等谁?更深不眠,与谁话缘?春暖伊始,待到讶异;试看枝头,绿杨翠柳。风轻刮来,眉梢展开;花开之日,一梦成集。粉色翅膀,一路皈依。

  岁月是一串疙瘩,我们企图用生命破解。我们带着希望,顶着风雨,努力去解啊解啊——我们解开了夜,迎来了昼,我们解开了圆,遇到了缺。我们笑着流泪,我们止血擦汗,直到人生的天色已晚。我们想直起腰,回眸过往,眺望前方,却发现我们已挺不起腰杆,也没有了时间,而岁月的结扣还是一望无际。那一刻,我们其中有些人或许释然——毕竟努力过,也有些人或许愤懑——那一切岂不徒劳?世间万物,其实都存在于过程,既然过程已经完成,结果还重要吗?

  憾雪喷云砥狂澜,固守海岸眺舟船,莫道红尘难为水,日月不弃梦千年。

  小孩子把尿尿零碎了,少年人把话说零碎了,青年人把梦做零碎了,中年人把心操零碎了,老年人把觉睡零碎了,晚年人把记忆删零碎了。人生就是零零碎碎的瞬间和片段,串起来却觉得是连在一起的,是整体的,是完整的。或许这就是生命与意识,最狡黠的合谋——东拼西凑的因果,填满了跌宕起伏的一生,弥漫了悲喜交加的一世。

  人间烟火中,有慢慢熄灭的灰烬,有被经常拨亮的火苗。生命的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注意,一以贯之的是个人的天质和性情。命运拨弄的是心念,心念拨弄的是情智,情智搅动的是情节,情节串起的是故事。世人之所以那么爱听故事,是因为听的同时总不自觉地把自己摆进了其中,以遐想的方式假设了自我的另一种存在,仿佛自己的生命因此而变得丰富多彩。人们讲故事、听故事、改编故事,终于也成了一个从前的故事。

  显摆,是一种自我满足,跟他人无关,属自恋的样态之一。显摆是人生的故意、自觉和主动,是忍不住的粗砺情操。一个人显摆的东西越多,说明他缺乏的东西越多,一个人显摆的东西越少,说明他稀罕的东西越少。诗云:青竹未妒百花艳,溪水不慕云上仙,暖风又扶紫叶李,春光静慢遇好天。

  千万次的问,不如一次心的自答。向外求证的徒劳,与指望别人的确准,都是毫无意义的追究。生命历程上,一切妥帖和安逸,是自己与自己的和解、自心与本意的相认。尘世人间,大多数如愿,大多数喜悦,除了“我”心所欲,就是际遇的借助——所以幸会了他,所以交集了她,所以有了得到和失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8-12-13 15:36 , Processed in 0.11467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