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6|回复: 0

[2018] 碎语集:别回头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8-8-5 12:5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曾经受惠谨记心,誓言此生定报恩,时光荏苒境迁后,烟消云散谁当真?

  群众是靠不住的,像一堆沙。如果没有水、没有粘合剂,捏不上块。水是信念,粘合剂是钱财,如果这两样都没有了,什么都别指望。人民的凝聚力无非三种:一种是利益,一种是信仰,一种是前两者混合体。如果日子不好过,如果没了指望,如果爱戴变成了仇视,唾沫都能把一切淹没。

  老龄人口十分严重的社会,保障水平非常低下的社会,医疗费用居高不下的社会,生无可恋死无遗憾的社会,选择死的权力,其实是自己超度自己。

  背影高大托英雄,心灵伟岸举风情,群氓哪懂德性人,世间只见鬼逞能。

  风是一个画家,画着画着,就哭了。时间跟在它后面,很不解问它,为何哭了?它说,那么美好的长卷,你怎么忍心抹了去?时间摇摇头,说你往前看啊,你面前那大片大片空白,也是我为你铺展开的呀,否则,你在哪里绘画呢?

  人与人之间,才滋生孤独。人与自然,毫无间隙,本为一体。如果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为何还要等待灵犀?

  你的瞳孔是黑白的,而你却把世界看成了色彩。光没有骗你,是你自己骗了自己。梦是你不舍的愿望,而你在其中,看不见万紫千红。

  不管你信不信,人世间只是一隅偏安。在其中,生命只是一种循环。你只注意了人类,而忽略了茂密的灵魂。纯粹的心,从来不用眼睛描摹,感应的意义,人类早已忘记。

  意识里的天空,与眼睛中的天空,不是一个天空。就像现实独立的你,和我心中的你,并非一致。这就是自己给自己设定的距离,即使穷尽所有的努力,也无法使其消弭。

  思绪空白的时候,什么都不要填充。因为那就是生命的静灵。

  思绪如海,再汹涌的潮水,也无法超越岸滩的阻拦。能量转换的方式,人们只知其一,而这让红尘,变得斑驳陆离。

  总有一搏决雌雄,但却不知谁东西,天圆地方我不信,乾坤挪移辨鹤鸡。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你非我,怎懂意之浑?山上树,哪见沙之丘?邦之墙,何必断路桥。情之欲,不谙梦之远。人之命,不离金木水火土。一缕雅音,起于心,寂于心,无须面其人。

  蒙上眼,未必看不见。捂住耳,未必听不见。人生一回,自欺可悲,自瞒可怜,为之为,必经的悲喜,必尝的苦甜。

  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还是心念为根、愿望籍凭?红尘旅途中,人们时常纠缠在虚实真幻的辨别。其实看到的被忽略了,等于没看到,其实想到的忘不了,将刻于执念。就像人们无法割舍对冥冥的牵挂——不管存不存在。假如情非得已,不如坚持自己。

  一个人厚不厚道,既不是由自我感觉,也不由众人口碑,而是因果报应的潜在律法,而是关键时刻下意识的决定。尖酸刻薄未必不仁,温和悠慢未必义气,厚道是有意识之外的不自觉。

  晨光海角腾朝霞,暮色落日是天涯,心境最远是荒芜,荒芜一隅你是她。

  一梦醒来又入梦,恍惚曾经再曾经,草木人生命如炬,灰烬凉透尘随风。

  所谓轮回,就是质换,就是转圈,就是绕弯。小石爱上一女孩,女孩也喜欢他,可惜他父她母都不同意,拗不过,依依惜别。三十年河东,他鳏她寡,又遇街头。几句寒暄之后,旧情复燃。结伴旅行的第一夜,他们住在青城山上,望着山下的灯火,她不由感慨:当初只笃信这一世,有缘无分,谁知途经那多么弯路坎坷,还是回到了起点,竟像是转了一圈。他笑了:月弦如旧,只是鬓霜染,夜黛梦来,已无怨无憾。

  永无兑现的“庞氏骗局”,不止在金融领域,其它层界亦然生机盎然,只是起了其它的极富蛊惑力的名字。信了的人活的有干劲有奔头有指望,每天都充满期待,不信的人过的没精神没心情没兴趣,每夜都呆于无眠。人就是那么一种营生,要么被世界骗的兴高采烈,要么被自己骗的忘乎所以,不然就没着没落。男人呢,骂他一句挨天刀的,他乐滋滋地去干活去了。女人呢?哄她一句你是最好的,她笑眯眯地洗衣服去了。这红尘世道,你都不当真不行,你都当真也不行,你半真半假也不行——因为时间久了,真真假假的就分不清了,就陷入了稀里糊涂。所以啊,没必要问那么多问题,因为有些问题永远也没有答案,或者永远也不会有回答。当然,有的问题是故意问的,其实早有答案,他的问只是为了启发你的答。而屈夫子的问,却是绝唱,因为他用自己的行为艺术,回答了自己。

  你长了一双翅膀,却从此不愿飞翔。不是你忘记了远方,而是留恋于他的慈祥。鹤是仙界使者,却为何驻留于尘俗院房?其实那个白发老男人,曾是它的前世情郎。肉眼看不透的渊源,潜藏着灵感牵动的漫长。今生他把它当成了乖巧的女儿,它把他当作了陪伴的欢畅。爱可以有无数种形式,比如雨露凝聚于蒲草,还比如大海托起了朝阳。一只鸟和救助者的故事,感动了我的心肠,原来我跟那个老男人一样,不只有想象。

  窗外,传来了一种久违的吆喝声,“戗剪子咾磨菜刀”。不知何方游侠,不是曾经熟悉的“磨剪子来戗菜刀”的吆喝词,但说的却是一种营生。都互联网胡加八加的时代了,竟还存有掌握那种稀罕手艺的人,可见某些大咖论述的中产社会,还是掺了水分的。靠手艺吃饭,要么津津有味,要么饥饱难料,却是自食其力。难猜那个游方匠人生计如何,这室外温度奇高的二伏天,希望他康健平安……

  人的所有的好品性,都源于自心,一切际遇、处境、教化、感召……都只是契机。好的东西,即使没有外显的机会,也会一点不少地蕴存在心灵深处。因此人人都应相信,世间众生都是被分配于“角色”的,那是“使命”,也就是所谓的命运的安排——好人坏不了,坏人好不了,这并不令人忧伤,只是叫人无奈。

  曾经我怨不识你,如今你恨你自己,东西只交南北路,十字街口又分离。

  如果生命的每一天都有如影随形的镜子,瞬息不离地映照着自己,不妨定格刹那,反观自我的此时此刻,是什么姿势、什么样态、什么心思、什么情意。也许一刹那的定格,可以像切片检验一样,洞察生命的一种本质。

  遣思绪追风,让智识前瞻,才有出路。老是分拣过往、拘囿昨日、背负太多,就会负担很重。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真不是一句泛泛空话,深有其机理——人的精力就那么多,搁在过去太多,放在未来就很少。所以别回头,一心一意往前走,登山渡河,风雨不碍,定然别有洞天,达成所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8-8-22 03:52 , Processed in 0.11849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