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5|回复: 0

[2018] 碎语集:留不白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8-10-10 12:2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太古,原人为了生存而聚集。上古,野人因为恐惧而聚落。远古,先人为了合作而聚会。近古,世人因为纷争而联合。曾经的岁月,人伦社会的形成,无关寂寞,只为活着,不怕孤单,只怕失去。可如今,处处都已城市化,且速度还在不断加快,人群已密集居住到近似饱和,可人们依旧感到空虚——不找点事干,就难耐躁慌,即使假期,也不愿安静的独处,哪怕在拥堵的路上抱怨不已,哪怕花钱数人头一掷千金,哪怕抱着手机让耳畔聒噪视线模糊……广场上闹哄哄,海岸线闹哄哄,公园里闹哄哄,山涧里闹哄哄,即使宅在门里的人也要把房间里弄出点动静来。恐怕除了道路不通的僻壤,除了殡仪馆的周边,这世界几乎再也找不到安静的所在。心不宁,无论身在何时,不管走到哪里,亦然难觅净空幽境。

  当今社会,充斥着太多太多的混账逻辑,借着浮躁的风气,肆意滥觞。都不想举例子,因为拿他们那胡说八道的文本、东扯西凑的观点举例子,太抬举他们了。他们以所谓的家国情怀、正义公平的腔调,指责这个、抱怨那个,却没说出一句有用的,纯粹就是喊口号、发牢骚、打嘴仗、发癔症、玩意淫。那些毫无血性、全无创见、自毁信念、卑鄙阴暗的费话、谎话、鬼话、胡话,像毒气一样,侵害了人心,也必将殃及他们自己。

  在创意产业、旅游产业肆无忌惮的野蛮生长过程中,许多地区、许多行当、许多企业自己正在不由自主地陷落。他们连起码的道理都不懂——别人那么做可以,自己那么做不行。有明白人,但说了不算,所以拦不住;明白人中也有说了算的,但他们还是选择了挖坑,因为他们除此以外束手无策而别无选择。跑掉了鞋子也要追赶的后果,是将来的一地鸡毛。

  从老妪布满斑纹的脸庞,谁能读出羞红的曾经?从枯败不倒的苍干虬枝间,谁能想见当初华盖如伞的浓荫?三千大千世界,能够“回放”过往的,只有忆念,它是一支永不惜墨的笔,灵感涌起,它便肆意。幻象实觉中,所有的色彩都是情绪,冷寂的黛灰,热烈的玫红,都是情绪的渲染,只要一道目光炯炯。我个人喜欢把偌大的尘世,看成一个游戏,不管谁在布局、操控和指使,无论使命串联起的情节是悲是喜。人生一世,最洒脱、最超然、最欢快的活法就是不当真,不当真就不会悲怆,就不会哀伤。

  公元前一十八年,一个小厮站在山坡下,仰望着山寨门口站着的皮甲卫士,热切地畅想着——未来我一定能像他一样。时光倥偬,岁月荏苒,这一世他如愿了,小李不知自己为何那么喜欢保安工作,即使遭遇了贵妇人的白眼,他也不曾有一丝不快。也许此生来世的注定,原来只是自己的梦想成真。

  不舍得放下的人,连梦之虚静都无法抵达。而那里,才是安顿灵魂的故乡。即使平行宇宙成为现实可信,也无法抹去梦的原创性。

  只有点击没有消费,只有流量没有膨胀,只有人气没有拉动,只有热闹没有汇集,这就是当下相当一部分经济模块出现危局的原因。当互联网除了加热钱吹泡沫,而其它什么都减耗的时候,人们终将明白得不偿失的道理,没有实实在在的价值,任何虚浮的价格都是纸钱,而不是真金白银,不是猪肉白面。如果彻底束手无策,别去大包大揽充圣人,坊间自有活路,只要不被干预。

  乱石砌齐垒石墙,小院矮房住爹娘,红尘众生皆过客,乡音乡情梦忆常。

  有人认为:一个不善待民众的政体是不可能善待世界的。假若斯言逻辑成立,那么其领域内的自由自在、天真烂漫的文化情态与坦然风气,也终将无法形成宜人的气候,质朴无华又不妒高雅的样态必不受尊崇和追随。二者互为因果。

  卤水用多了豆腐就僵硬,用少了豆脑就稀薄,干脆不如喝豆浆更原味。好与坏,对与错,是个人为的判断,很难适度,而难适度的尴尬就因霸王硬上弓。道学提倡顺其自然,事物自有调节,可这世上总有一些人,非要悖自然弄出些不自然,逆流而上,耽搁大势所趋的节奏和速度,终是徒劳无功。

  过去说一个人无赖,叫耍光棍。徒穷四壁者除了手中的那根棍什么都没有,你还真拿他没办法,还有一个注解就是“赤脚的不怕穿鞋的”。可是,一旦手里攥到了一点浮财,一旦脚上穿了鞋,再去耍光棍,风险就大了,胆气就弱了,为什么?不舍得全部都豁上了。当然,真被逼得的没招而豁上了也未尝不可,无非鱼死网破。但有两个问题得琢磨琢磨,一个是为什么要豁上呢?都愿豁上吗?能否同仇敌忾?另一个是万一鱼未死而网破了怎么办?老油条遇到小光棍,这回恐怕是,狭路相逢智者胜啊。

  回眸岂止一千年,沧海几回化桑田,借问行者何处来?可见卫青凯歌还?

  平常人伦和为贵,逼仄相怼退则耻,中庸未必惧虎狼,非我族类辨睦歧。

  抑己拱它,挟外制内,假公济私,是一方水土大量流失的根本原因。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不管听懂听不懂,不论合身不合身。一时兴旺,经年镂空,谁之心疼谁知道。

  历风经雨念不休,种藏根源岁岁究,缘来缘去如梦令,人间果然又秋收。

  枣熟栗果亦落土,红尘轮回离离苦,屈捡落叶知秋恨,仰天指问谁做主?

  江川东去别梦溪,云风南往会缘期,怎奈竹影又寒露,不沾诗雅一夜痴。

  都在红尘做过客,一草一木一昼夜,人生不解兽心累,狞牙刃齿惧饕餮。

  人生在世,不过是白马过隙,所有印迹,弗如一湾流沙。不必托付天老地荒,只要真诚对待每一秒。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只要原野还在,春风拂面吹又生,世间全部轮回,五行相克相生之理已说的很清楚了。碎碎念的人伦,一直在明知故问、明知故犯,这就是人间社会的复杂和简单。

  游轮出行是什么体验,笔者不曾涉猎。但可以肯定那是一个流动的岛,一座迁徙的囚牢,一种行进的污染。从邮轮到游轮,只是换了称谓,漂泊的本质未曾改变。从一隅寂寞到另一隅的孤单,无非由这边走到了那边。如果身旁有欢喜,何必流放自己。

  流淌,是一种意象,也是一种声响,还是一种动态,更是一种愿力。流是起,淌是过程,而目的地终究归回心憩。

  这世上,滑天下之大稽的事物,似乎突然增多,魔幻现实日渐成为生活常态,以至于许多心知肚明装糊涂的人,有时也忍俊不禁,只好含泪大笑。难道戏如人生、人生如戏的箴言,化变为真了么?

  内外双重的抑制,不止是经济的沉闷,还有创造的热情。情感和人伦可以局部窒息,年轮和岁月不可阻止。一场秋雨一场寒,阴沉落寞心胆寒。如果不谙曾经沧海难为水的真理,无法走出历史的怪圈。

  任何事一开始,都很简单。任何事到最后,都很复杂。简单是得以开始和继续的因起,复杂是招致结束和灭亡的缘果。这世界是由简单与复杂叠代递进和交替衰减的,不是整齐并排,而是犬牙交错,所以无法摘出单一事物,论断南飞雁。

  耍心太重,荒戏成瘾,是一个时期一部分人的新思维模式,就像好斗的那一茬人喜欢折腾,早已开启新思维模式的一茬人特别喜欢玩——什么世界很大要去看看啊,什么诗和远方啊,什么什么节都快乐啊,什么过把瘾还不想死啊,什么这友那友啊,什么月光族啊,什么穷游啊,归纳起来就一个字,玩。假设未来是智能机器支撑世界,人活着的唯一使命就是玩,是不是机器们会这么想:供养了这么些个耍孩子干么使,还不如弄去做生物发电的原料。

  为什么有的人成不了大器、做不了大事呢?因为扛不住、担不起、稳不下。一粒石子就能绊倒斯是一类,一点权力就能烧包斯是一类,一张小钱就能膨胀斯是一类,一个苗头就显狂妄斯是一类。随意这类人等,都是半途而废,不只废了事业,同时也必废了自己。

  打嘴官司若能解决问题,那么这世界上只要人人能说话,就不存在困境。要是“网吵”能安邦定国的话,织布机的噪音也能当部队用了。扯闲篇可以,要是拿着瞎叨叨当作力量,国际上的兵器工业估计全倒闭了。对付那些嘴硬的人,嘴硬的国家,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巴掌掴上去,一排子弹打过去。秀才后面如果没有兵加持着,连个耍光棍的都不如。

  末与未,只是两横长短之微差,却昭示了世间程度。未始和结束,只差一点,已差之千里、别于云泥。懵懂红尘,要么活在未启,要么生在末端,可惜了一往情深,可叹了彻彻灵思。

  其实人意识中所有的美感,都比所见的“实像“更完美,这就是思维的再创作、再妆饰、再美化之功效。因此也就有了“看景不如想景”、“一见不如百闻”的感慨,因此也就有了“见到明星本人不如影视画面上好看”的失落。传说中的倾国倾城、美轮美奂,更是与“真相“大有偏差。乃至初见不如不见,大抵亦循此理。

  一直被你牵着手,走过那么多盛夏,却不料那个春天刚刚开始的时候,你松开了我的牵念,从此我生命中,只剩下了秋。我不怨你,只恨尘缘啾啾,未说透。秋风萧瑟,不言休,哪怕皑皑白雪,遮新盖旧,白了眉头。

  离得太近,反而心远。离得很远,却会心念。若即若离,常情常理。此近彼远,本性天然。三千大千,皆是因缘。

  人间至理是不理,人间大法是不法,不理则自成自在,不法则万般皆法。理无常理,法无常法,自然而然,理通法行。

  不给机会,一棍子打死,群起而攻之,踏上一万只脚……这些冷横硬的腔调是不是并不陌生?人性之冰爆,盲目之怒火,世俗之蒙昧,是如何被渲染和催生出来的呢?温良之心,不可失了恻隐。

  凡事有度,过犹不及。乐极生悲,否极泰来。这些箴言谶语,不是劝世,而是律理。太极图的阴阳鱼告诉人们,极者限也,人间烟火里,不可逾正而倾斜。

  富人帮穷人不是积德,而是怜悯。富人帮富人不是义举,而是同情。穷人帮穷人不是善行,而是恻隐。穷人帮富人不是品德,而是本能。人伦间没有理性的真相,只有心念的突显。

  遇到怼方强硬,而又一时没把握一击其倒,那就不妨一边叨叨着理道,一边摩拳擦掌,等力量和机会都齐了,再做了断未为晚矣。屈伸之间,相信不如自信,自信不如坚信,而正确的选择只有一次,当然错误的决定也只有一次。

  乱象不止于一隅,才是丛生,丛生必有土壤和气候。如是,则需先看一下自己是不是也踩在泥里,先扪心自问自己是否亦然龌龊自私。每一个欲伸指者都先指向自己,你是不是心藏恶意。庄稼都长在土里,云彩都飘在天上,恶心的东西都游荡在肚腹——天地人间,谁是个例?

  高尔基赞美海燕,画家赞美海燕,文学赞美海燕,而只有自然科学明白,若真是遇到了特大风暴潮,海燕如不躲或无处躲藏,也会折翼沉沙的。大千世界,任何无限放大的期冀,都是自欺欺人。哪怕是神界传说的能者,亦有不可违逆。自然规律,大势所趋,冥冥定数,纵使粉身碎骨,亦无逃脱。信仰是一种希望,而希望是环环相套的不止穷尽的谎言。有人不相信绝望,哪怕他们完全明白,绝望只是无数个失望的总和。

  洪荒之力,是水到渠成。水从何来,渠向何方?未知不疑,已知不信。难猜乱想,一念之差。云泥同界,生死两层。大德不善,大智怯语。苍生一粟,白发过隙。

  海角无非是彼岸,天涯不过绕一圈,倘有从前必以后,若无心起念何牵?

  晨钟暮鼓遥相唤,朝花夕拾意紧随,昼夜轮替若不止,春秋依旧画山水。

  岁月是一场幻化,从乾坤分隙,从凹凸不平,从冷暖自知,从起伏跌宕,从虚实无界,从进退两难,从生死之间,从爱恨不得,从古往今来。智识像一根根楔子,拴着一条条线索,生命从此无解,纠缠团团围住。而无情最是好去处,一片空白归如初。

  一个人,若是被他(她)最熟悉的人、被曾经挚爱他(她)的人厌弃,那才是无处谅解的悲情。

  跟风随势是人间的一大盲从,但秩序也籍此得以建立。仅从这个意义上审视,事物发展的尽头,注定是个破而再立、立而再破的死循环。

  尘心有染蔓青苔,情怀无悸拒惑来,一方清净自在处,枯荣各画不留白。

  榴籽粒粒藏心机,楂果枚枚蕴酸意,千滋百味涵灵感,唯有年轮无痕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8-12-13 14:27 , Processed in 0.11250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