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人文社区 - 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7|回复: 0

[2018] 碎语集:飘摇

[复制链接]
子曰 发表于 2018-10-11 18:0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下已非当时,如是并非如来。西游里的紧箍咒,唤不来一百单八将。诗人酒杯里,喝不出氯化钠的味道。西湖岸畔的期待,等不来宙斯的翅膀。你只知道你没有什么,却不知你已有什么,你已是存在,却不知你为何存在。

  明知难为事,不如不想。不想就不知,不知就不忧,不忧就无虞,这是自我麻醉之法。得此法是不得已,不得已就不选它法,是为无奈何也。

  偷闲并非贪虚景,只为片刻会周公,烦躁尘世隔壁寂,匀息不扰闭心声。

  心境如梦净极致,情怀似画澄光明,可怜尘埃沾肉身,难却风雨兼一程。

  若非一路人,不可将心比心。非是一世界,不能袒情亮魂。因为蛟龙不谙虫鸣,因为鬼影不遇朗晴。大道朝阳,小径通幽,不必苟同,不会苟同,不可苟同,亦无苟同。

  欲望是一个个坑,大多数是小坑,即使有心无意掉下去,也还能攀上去、爬上来,有人因此而掉以轻心、不以为然。不在乎的人终会掉进大坑,即使费尽智力逃脱了坑陷,亦已元气大伤。但世道沧桑,有的坑是死坑,一旦跌落就是入了死穴。欲望每每被人轻描淡写成了希望,换算成了指望,甚至披上了期望的外衣,却不知,欲望的本质是自私唯我的,是恶念的芽秧,是削切人性和善的。望人好、盼自福,为此追求,这是生的希望、活的指望、心的期望,而绝不是以满足贪婪为主旨的欲望。欲望太强的人,是没有罪恶感的,欲念旺盛的人心里除了自己几乎没有他人,直至六亲不认。

  嫩枝经年变苍干,风催雨打魂不散,世人匆忙追空去,老树依旧缠藤辫。

  凡事众生应醒己,切勿纵言责他人,世道风气先正我,见贤思齐善比邻。

  救一穷而无策富一方,乃施舍也。助一时而无计拯一世,乃权宜也。天下本凹凸,中庸只大约,培土护根方有葳蕤之待,揠苗助长哪来兴盛之期?若不授以渔,就别授以鱼,不知味美反倒不惹馋欲。多快须以好省为基,瞻前必以顾后为要,之所以警惕三十年河东,因怕三十年河西。表演型的浮漂做派,难免某一刻不得不退场的尴尬。

  作为人,只有一次侥幸,那就是生来。活于世,只有一次注定,那就是死去。剩下的那些或长或短的时间,那些或褒或贬的言行,那些或苦或甜的经验,都只是集合了众多变数的定数。

  行下的好被别人忽略,不必惊诧。做下的恶被别人深刻,理所当然。你吃过多少橘子你或已忘记,但被你吃掉的橘子,恐怕永远也忘不了。

  明知他作恶多端,而她一让再让、复加宽谅,不是她良好,而是她有耐心——她想看到他遇到比他更恶的人。不要谴责她幸灾乐祸,没人了解她的伤痕,有多深。

  未经生死与共,别谈义薄云天。未同千辛万苦,别说情深意长。世俗中的苟且,不过萍水相逢,无谓轻重。

  星星灭了的夜,影子找不到我。于是声音失去了聆听,眼睛里下起了雪。都说人有三魂六魄,其实哪有那么多,命里坚持绷住了一根筋,已足够站成人格。

  英雄一词被滥用,不禁让人忘了其它的词汇。比如壮士、勇士、义士、侠士。比如善人、好人、汉子、烈女。上下五千年,英雄没出几个,几乎都被神化,且塑了神位。可如今似乎凡人中的英雄层出不穷,真是到了英雄层出不穷的地步。 虚张声势、惊天动地式的浮躁用词,一定让许多溢美之词贬值,甚至质变。

  瞅那人嘚瑟而不生气,瞥那人浪闲而不愤懑,见那人下作而不在意,看那人阴暗而不戳穿,知那人自毁而不提点,你或已洞明如来,或目闭口呆。

  热到极致必趋冷,寒到极端再无觉。只怕不温又不火,拿不好拿搁难搁。能屈之身亦能挺,耿直之心不藏掖。最是小人敢忘我,一旦得意嘴翘撇。善行未必攒福报,无意救恶算自得。世上万千劝人方,不如伸手把疮揭。昔日霸王若知趣,哪会江边歌诀别。

  无需落叶亦知秋,有期无待各怀忧,南窗暖晒北墙冷,西风向东摧枯朽。

  浮华不过是一梦,可惜梦中人难醒,南唐后主再缠绵,不及今人酒味浓。

  忙而无功已是悲凉,忙而无益更是可怜。可大家都在忙,却不知忙这忙那都为何。世上没有无缘无故,所以忙碌自有因果,但值得怀疑的是,空想驱动下的空忙,不只竹篮打水,还可能误了大好光阴。

  揪光了鬃毛的狮子还是狮子吗?当然还是,只不过裸狮的雄风将变得非常滑稽。而滑稽却是一种悄然不觉的侵蚀,正在悄然拔掉那头醒来不久的雄狮的鬃毛。

  从人均寿命的数值上研判,现代人的半生,不到四十岁。因此人们有理由这样表述:已过不惑,半生浮沉。敢这样表述的人其实还需要胆大——有把握自己活过八十岁。从人的有效年龄段进行研判,人生最好不过三十年,这还是从二十岁算起,到五十岁为限,如是这般,那有效半生,其实只算到三十岁不到。人一辈子,真正自主过活的日子,真是少之又少,因此说吃一口多一口、喝一杯多一杯,还真是不是便宜话。七八岁以前,七八十岁期间,人生几乎都是筹备阶段,前者准备长大,后者准备衰竭。人类这种肉体“智能机器人”的设置,看似时间不少,实际上有用的年岁不多。如此一想,还真羡慕一只短命的候鸟,它们虽然活着就是为了活着,却充实得没有时间倒腾烦恼。

  没事不要找事做,闲来呆读亦忘愁,从前无你雨也下,以后无你水自流。

  温和之人不养狗,暴戾之徒猫不就,痴迷情色心力衰,阳光一路身健瘦。

  有的人做不了他人的“小猫咪”,因为他连安顿自己都很困难。有的人当不了他人的“避风港”,因为他面对尘世已哆嗦不已。世人若是都读懂一点“逍遥游”,都浅悟一点“小乘教”,也许众生就能相互不碍、安详顺命,出不了那么多的幺蛾子。在人人都想渡人、人人都想被救的世俗心态下,相互指责或相互勾结就势成必然。

  日本名著《菊与刀》,作者似乎获得了诺文奖。他认为日本国民性兼顾了菊的品格、刀的利韧,其实这还是略显偏颇——世人都是环境,什么环境造就什么人文理念、生活观念和是非执念,如果把谁从襁褓中抱去异国他乡,其人生品格一定会随乡入俗、难成另类。人与人的区别,只是文化观念的区别,而这是靠环境和经历养造出来的,并非天然塑就。人与人之不同,毕竟不是人与豺狗的差异,虽然人和万物都有类似的人类一时难以洞察的深蕴之内质。

  阳光清丽的秋,每每令人不安,太“真实”的世界总觉得分外“冷清”。就像一台大戏,去掉灯光效果、音乐渲染、场景钩织、衣妆扮饰,就直接看人演事,总觉得难入其境难解其理难感其动。秋天似乎是一个穿帮的过程,它每一次都会冷漠地解开了春夏的“虚幻”。相较而观,忽然发现,冬季反而更宽容一些,因为它叫停了另类的惑动。

  若是梦里无岸,何处望断?哪里都是人间,只怪对面无缘。四月的天际,替不了十月的浅蓝,一张思念的网,获不着意怠阑珊。如果原点就是终点,尽一生忙慌,也无满圆。

  绽放不一定全是欢畅,也可能是一次疼痛、一阵恐慌。人心不懂花芯,只因隔了前世今生的轮回。所谓一花一世界,不过是花的拟人,所谓一叶一菩提,更像是人的物化。以人的存在看待,其它都是心境呼应身外。

  人人都有不懂事的年岁,需要历练的过程,这个过程中的人是可以被谅解的。不能被宽恕的是,有的人历经沧桑却依然浅薄粗鄙。

  人生不幸之一,就是忙忙碌碌几年十几年,费心尽力的一切得到,终归是为了成全一次完全彻底的失去。就像为了拯救绝症,而倾尽家财万贯,末了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对一个平凡的人而言,前方没有什么是无比重要的,无非是一场寒一场暖,尽头终归是虚无。

  法令禁止的越多,对某些事物的放纵就越多。人为干涉的越多,人为损耗的就越多。文化冲突作用于观念的矛盾,一旦渗透了社会管理的机制,就会自生形成繁多的新矛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 ( 鲁ICP备11027416号 )   |

GMT+8, 2018-12-13 14:27 , Processed in 0.11130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